爬爬小说 - 侦探推理 - 星空华幕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婚礼 下

第二十七章 婚礼 下

        星空华幕正文第二十七章婚礼下古思楞欢快的离开了办公大楼,上了自己的吉普车。一路小心地驾驶着,在军营里规整的穿行,不一会儿来到了自己的营地。回到营地里,他第一件事情就想起了娜塔莎,他下了吉普车。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的卧室,打开了电脑,在电脑上远程呼娜塔莎。嗯,一会儿就接通了视频。娜塔莎脸色好像不太精神,看着古思楞说到:“有什么事情这么激动的,就把我叫过来。我还有好多工作呢。”古思楞,那嗯笑着说道:“好消息,马上上。我已经可以去北京大学读天文学专业了,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娜塔莎在电话里那一头说道:“这是好事情啊。但是。你是要离开军队吗?现在你已经是上校军衔了。”哦。古思楞笑一笑说道:“余大哥也是这样说的,他建议我先保留军衔,不要从部队里退役,可以有一段时间去读博士,这没有什么问题。”娜塔莎笑着说道:“那你自己的想法呢?我知道做军人不是你所想要的职业。”古思楞认真的说到:“的确,军人的确不是我想一直从事的职业,我。就想是成为一名伟大的天文学家。中国都在,星际探索方面深耕了很多年了。嗯。有一部分人已经移居了火星。我想即便我不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也要让我的研究使中国的深空探险走得更远,走出太阳系。在太阳系外找到适宜居住的星球,这才是我人生的目标。”

        娜塔莎点点头说道:“的确,现在中国完全有这样的实力。和科技只等待着一批人能够将它实现。这样不光是中国,也可以引领全球向探索太空的领域上走进。一大步。”古思楞说:“现在好了,我可以到北京去专门学习深空探索。还有一个好消息是,在学习阶段,不像部队一样这样的拘谨,我们可以支配大量的时间,也可以选择国际上著名的学校进行联合研究。这样我就可以到俄罗斯了。然后去你的家乡圣彼得堡,我们就可以愉快地在一起度过一个暑假,或者一年更长的时间。”听到这样说话,娜塔莎高兴地尖叫起来:“那真是太好了,你知道的吗?我现在想死你了,巴不得你现在就过来。嗯异地恋真是一种煎熬。好,在马上我们就可以不用这样煎熬了。”古思楞笑着说道:“是的。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我就抓紧时间在这一段时。期间内做出一些小成绩,然后带到北京大学去。嗯。毕竟我在履历上是完整的,参加过对日作战的军官,国家都有优惠政策。我的导师刘伟长教授也说,我不用考试就可以去读一年的硕士。然后直接读他的博士。”娜塔莎羡慕得说道:“还是中国的政策好。”

        两人在视频里相互聊了一会儿,接着娜塔莎说实在要工作了,随后双方互互道了祝福,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古思楞依然陶醉在即将要去读博士的这件事情上,这是他多年以来的心愿。作为草原上的孩子,他的启蒙人就是刘伟长。如今刘伟长答应他要指导他天文学的学习,这让古斯楞十分的高兴。他把这个事情想立刻分享出去,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娜塔莎,已经跟娜塔莎视频通话呢。接着他就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刘彤和童启武,必须,要跟他们告别了。想一想,不仅照顾着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大家都是在一起。从学校时光,到走上工作岗位,成为一个特种部队的军官。然后是参加对日作战。这样的经历在任何一个军人的生涯里都显得无比的宝贵。当同期的人员参加对日作战。大部分人失去生命,难得的是这个小寝室里面的所有成员都还幸运地活着。只有吴京圈不幸失去了臂膀。但是怎么说,大家活着就是最大的运气,毕竟战争是不会挑人的。

        古思楞。大脑里浮想联翩,决定不再胡思乱想。他打通了电话,跟童启武、和刘彤说道:“兄弟们,嗯!下午我们一起聚个餐,我有事情跟你们说。童启武在电话里说道:“你小子有什么事情?要说,现在就说,还需要聚餐说吗?”古思楞笑着说道:“这不跟你们学的嘛,卖关子。晚上下午一起喝喝酒,吃点菜。慢慢的说,显得有仪式感一些。”童启武在电话里说道:“滚犊子。又在扯淡。”随后就挂断了电话。下午的军营生活并不是十分的忙碌,特别对于这种高级军官来说,都能自己处理自己的事物。大家各自处理手头上的事物,觉得。时间像未察觉一样的流逝。最后,终于太阳慢慢慢慢的快要接近地平线了。吃饭的时间到了,几个副团长带领着团走进了食堂,他们唱着军歌,依然是。保持着这支部队最初建立的风格。

        古思楞,彤启武和刘彤三人到了一间雅座坐下。童启武还特地带了一瓶茅台。刘彤说道:“古思楞我们是认识多少年了。你有什么事情搞得这么神秘,跟我们说吧。”古思楞,笑一笑,然后说拿着童启武的茅台倒了两杯,说到先喝酒。三人喝过一吨酒。古思楞似乎有些伤感说道:“京圈已经退役了。祝福他,他已经结婚了,走上了人生的另一个篇章。于大哥去北京读博士了,现在我们寝室的就剩下我们三个人,还在军营里。”童启武说道:“这样不好吗?”古斯曼说道:“我也要去读博士了。今后军营里可能就只剩下你们两个人。”刘彤说到:“读博士什么时间的时候的事。”古思楞说到:”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一个北京大学的教授,他是我的启蒙老师。我立志要在天文学上有所发展。到国防科技大学读书以及参军,都是余梓岳大哥的安排,这并不是我最终的目的。”听见古思楞说的话。在座的两位有些伤感,他们倒起了酒,默默地喝了一杯。然后说到:“还是祝福你。”

        好友的话总是说不完。特别是在几杯酒下肚之后,三个人相互诉说着各自对离别的伤感。酒一杯一杯的喝。菜,一碗一碗的吃。酒逢知己千杯少,说的一点也不假。最终大家喝得快要大醉。毕竟是军官,所以在酒醉之前还是离开了食堂。走出食堂后,三人各自分别往自己的寝室走去。一路上微风吹得凉凉的,酒劲被立刻吹散了,清醒了不少。天空中月亮明亮的像一轮圆盘,却看不到几颗星星。月华似水如诗般的倾泻着,大地上似乎镀上了一层水银,亮晶晶的。童启武踏足小路心中想到,像这样的小路也许就这几次会走了。以后离开军营很大几率不会再回来了。想着恨不得多走几步,最终来回到了寝室。还好自己没有醉倒,他拿起手环,嗯!拨通了于竹枫的电话。于竹枫在电话里那一头,听见他的声音就说道:“我知道你读博士的事。已经有消息了,是不是?”古思楞说道:“你猜得不错,的确,我可以马上去北京大学了。”嗯,于竹枫说道:“那非常欢迎你到时候,我们两人都在北京,相互之间可以照顾。按我的推论来说,你在北京大学读博士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毕竟你是战场上归来的英雄。”

        古思愣说道:“谢谢于大哥一直关心我,提醒我,让我重新有机会。追求我人生的最终梦想。”于竹枫说道:“那里,赶快跟你的阿妈和弟弟也说一声,毕竟他们关心你很久了。”古思楞笑了一笑,说道:“说来说去,居然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记了,看来我这个儿子当的还是不够好。”说完,就跟于竹枫互到了晚安。挂断了电话。在接到贴木尔接通电话之后,贴木耳说到:“哥,这么晚了还有事情吗?”古思楞问道:“阿妈睡了没有?”贴木尔说道:“阿妈已经睡了。你有什么事情吗?”古思楞说道:“你阿哥马上就要到北京去读博士了,所以跟你说一声你。阿妈醒了之后,你也跟他说一声。”贴木尔说道:“读博士是好事情啊,我一定把这高兴的事情立刻告诉妈妈。等妈妈明天早上醒来之后。”然后他又笑着说道:“那我知道,北京离我们家现在很近,我们很快就可以再见面了。你参加对日作战一直没有跟我们联系,搞得我们担心死了。现在好了,不用在军队里。其实对于我来说,你读不读博士都无所谓,反正你知道兄弟,我现在。有的是钱。我们一起做生意,在商业上有所发展,比读博士好像强得多。”古思楞说到:“你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对知识上的探求也是人生成功的一个目标。不能把自己的目标仅限于在金钱上。就像你说的,你现在的钱已经够多了,所以精神财富上也需要加强,不能做一个满脑子都是钱的暴发户。”贴木尔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也有我的想法。”然后话锋一转说道:“那娜塔莎嫂子呢?你们什么时候正式结婚啊?结婚呢给我也生一个大侄子。”古思楞说道:“你小子,就你会说,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会提上日程的,不用你操心了。就这样吧,”两人互道了晚安之后,各自睡下了。

        随着几天的过去,古思楞在军营里完善着自己该做的最后一些事情,收集着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准备为离开军营做好最后的准备。在这里他还学习了一些将天文学知识的笔记,统统梳理上传到自己的个人空间。将一些在日本作战时的照片制作成相册,以及那些军队里的战友和刘彤。童启武、余梓岳将军,个人的合影,点点滴滴。古思楞做得十分的仔细。终于忙碌了差不多一个多星期后。是时候和大家告别了。古思楞与大家告别后,走出了军营。这时候他感觉到一身轻松,上了一辆自动驾驶的出租车,就来到了火车站。在火车站里坐上了火车。火车里人很多,但是却异常的安静。人们都没有。过多的交谈,有的是匆匆的看着窗外的景色,有的是低头听着音乐,更多的是想着自己的人生如同遇这趟旅途一样,不知道来未来的一个方向。古思楞在列车上。一会儿列车开动向北京的方向驶去。不知道用了几个小时,列车终于到达了北京。刚来过北京这已经是你这个月的第二次了,他非常熟悉这时候。

        吴京圈的车已经在外面了,同行的还同一来的还有于竹枫,两人把古思楞接进车里。然后像翠微烟雨公园、杨丽莎的别墅驶去。一路上,车来车往,人川流不息。汽车在车流中飞驰,不一会儿几转左转,终于来到了翠微烟雨公园杨丽莎的别墅。几人下来了,相视着哈哈大笑。别墅里面并没有魏艳玫,她已经到国防科技大学上班。三个好朋友,再取出冰箱里的酒,还有桌子上已经准备好的菜,畅谈着。几杯酒下愁下肚,更像打多开的夹子说不完一样。于竹枫先说道:“我已经到西山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我已经在就读了。听见这句话,两人对于竹枫表示祝贺,于竹枫说道:“你马上去到北京大学也不错。有机会我也想到北大的图书馆去看一看,毕竟那里是相当的有名。”古思楞说到:“很好,还有一件事情,你们俩别忘了说好的,冬天就去我们内蒙,我们内蒙的手把肉是一流的。好。那大草原上面的羊长的是又肥又壮。冬天节吃起来绝对的滋补。”两人一听说之后哈哈大笑说:“一定一定会到内蒙去,尝一尝草原上的手把肉,见一见格尔乐大妈,还有你的弟弟贴木尔。我们都知道贴木尔发现的成吉思汗的陵墓,这也算是我们这辈中的一个传奇人物。”古思楞哈哈大笑说道:“没有什么,他一个小孩子全是运气。”两人说道:“呃全世界这么多人都在找成吉思汗的陵墓,有一千多年了都没有被人发现,偏偏能被你们家发现,不可能是简单的说只是运气。”

        三人之间畅快的聊着天。说着一些奇闻异事。为酒席,先增添一些故事。最后酒足饭饱都倒在了桌子上。瓶子里的酒,一滴一滴的滴到地上。桌子上的菜肴还冒着热气。三个大老爷们。随意的躺在椅子上,无拘无束。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三人都一会儿进入了。微妙的梦想。有一点醉醺醺的样子。太阳,已经慢慢地接近了地平线。黄昏的晚霞,十分的漂亮。阳光透过了窗子。屋子里的温度暖洋洋的。古思楞,由于在半醒的状态中。一会想起了壮美的大草原。一会儿又想到了。炮火纷飞的战场。他用手似乎想抓住什么。于竹枫和吴京圈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别墅里面的管家和仆人都不敢来打扰他们。就这样,时间到了9:00,众人终于醒来。自己回到了卧室。睡了过去。

        第二天的天气是个好天气,太阳一早就跃出了地平线。太阳带来了温暖的光芒。整个大地都显得生机勃勃。翠微烟雨公园的鸟儿飞了起来。古思楞起来作了一下早操。这是军营里的习惯。洗漱好自己。吃了早餐就开了一辆车。往北京大学一路开去。随身的公文包,带着各种准备的资料。他的心情十分的激动。马上就要见到刘伟长教授了。那还是小时候的时候。在那广阔无比的对内蒙古大草原。一个几岁的蒙古小孩。遇见了到内蒙古大草原看流星雨的刘伟长。两人之间做了一个约定。现在这个时间已经快30年了。想到这样怎么不使人激动呢?终于来到了北京大学。停好车后,在北京大学里走了很长时间。来到了天文系的大楼。找到了刘伟长教授的办公室。敲门进去了。里面坐着的是一个身材微胖。50多岁的中老年男人。戴着眼镜,看进进来的古思楞,说道:“你是谁,要找我干什么?”古思楞说道:“刘伟长教授是我,我是古思楞。已经快30年了。那之前我们在内蒙古大草原见过。”刘伟常听见古诗人的话,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时光过得真快。想不到当初那个小男孩如今已经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军人了。是不错,是国家的财富。”古思楞笑着说道:“就一直想读您名下的博士。”说着尽了一个军礼。

        2022.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