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侦探推理 - 星空华幕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婚礼 上

第二十六章 婚礼 上

        星空华幕正文第二十六章婚礼上几个人仍然在故宫里游玩。这时候古思楞已经没有了兴致。对,童启武说道:“我们还是跟大家一起汇合,然后回家吧。”童启武关切地说道:“你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我看你从钟表馆出来的时候,精神状态就一直不好。”古思楞点点头说道:”是的。头晕得厉害。”童启武说道:“好吧,那我马上联系他们。我们一起回家。”童启武拨动,手上的手环。联系了其他人。35分钟之后,大家到了。故宫博物院的后门。上了车。一路疾驰到翠微烟雨公园。杨丽莎的别墅。汽车使到别墅前的小空地。几个人都从车里下来了。然后都来到了客厅。杨丽莎看见白安妮。说到:“安妮,你就在这里用晚饭吧。”白安妮点点头。然后就走到于竹枫的身边。说到:“我在这里用完晚饭。你可要送我回家。”于竹枫微笑着说道:“那自然送你回家的。不然你还想住在这里吗?”这句话一出口。安妮羞得满脸通红。说到:“还是解放军的上校。说话也这样,油嘴滑舌的。”于竹枫的注意力。也没有在白安妮的身上。他一直关注着古思楞,童启武在手环里说得很明白。古思楞身体不舒服。所以要提前回家。而且一路上,古思楞,也没有说话。这让于竹枫十分的担心。

        餐桌上很快就存在了一幅丰盛的晚餐。大家都兴高采烈的吃得。唯独古斯勒选择有些心不在焉。他匆匆地吃了几口。我就跟大家告辞了。自己独自上呢。楼上的卧房。于竹枫对童启武说道:“古思楞,今天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童启武说道:“我们在钟表馆。看见了一个奇特的钟。古思楞瞪着那个钟看了十几分钟。出来的时候,他就说自己头晕不舒服。”白安妮好奇的说道:“是什么钟可以让他看十几分钟。就是盯着十几分钟看,也确实容易让人头晕。”于竹枫,当然不会这样想。他十分了解股市了。古思楞的身体是他们几个兄弟中最好的。强壮和健康。疾病都会绕着她走。看着,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于竹枫对吴京圈说道:“京圈把你的那辆红旗suv借给我。我要把安妮送回家。”吴京圈笑着说道:“没问题,车和钥匙都在车库里。随便去取就行,不用跟我说。”吃完饭的白安妮和于竹枫。来到了车库。取了钥匙上的红旗suv。车辆是自动驾驶的。速度达到了每小时300多公里的时候,就展开机翼飞起来。穿行在摩天大楼中。

        于竹枫和白安妮坐在后排。看着地面上灯火阑珊的都市和天空中繁琐璀璨的繁星。不由得整个心情都10分的好。安妮依靠着于竹峰的肩头,想要说些什么。这时候汽车已经到了目的地。一栋摩天大楼的顶部。两人只好不情愿的分手。于竹蜂调转了车头。不一会,而就回到了翠微烟雨公园。

        走进杨丽莎的别墅。他就来到了古思楞的卧房。古思楞并没有睡。只是呆呆的躺在床上。显得有些精神萎靡。于竹枫走上去,说道:“告诉我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古诗论看见是于竹枫。说到我今天看见的那个钟。左边的男人举着光球,右边的男人举着火球。这就跟我在外星人遗迹里看到的第二幅壁画一模一样。于是不出意外的我又见到了先知。古思楞,于是把先知。对,他说的话,全都转述给于竹枫了。于竹枫听到了这里。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是第一次遇见先知,那可能是个概率性问题。谁都有可能发现遗迹和奇迹。第二次遇见先知。这就是先知的选择问题了。这意味着古思楞。是被先知所选中的人。今后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于竹枫说道:“除了告诉我你不要告诉第二个人。这样会影响你的生活。随着事情慢慢的过去。说不定过于长段时间就会将他遗忘。”这样是最好的选择。于竹枫口里是这样说到。但心中却不这样想。这也许就是古思楞的命运。但愿她今后不要多灾多难。于竹枫从古思楞的卧房里出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这才想起要跟白安妮道一声晚安。他于是拨通的白安妮的电话。两人互道了,晚安。然后就沉沉的睡去了。

        魏艳玫和吴京圈的婚礼。预定于第二天的中午,就在翠微烟雨公园。吴国豪将整个公园包了下来。在此之前,魏家骏和王香莲依然没有见到吴国豪。但是今天是最紧张的时候。因为明天就是盛大的婚礼。杨一莎的别墅里。所有的人都忙得不亦乐乎。魏艳玫的婚礼服。早早的就定制好了。还有吴京圈的礼服。以及众位伴郎的衣服。大家换上崭新的礼服后,确实不一样的。与一般婚礼中的男性不同。这些人都是军官。在西装革履中透出军人的果决,以坚毅。显得无比的英姿飒爽。这使得长辈看了10分的高兴。于竹枫一直关注着股市了。古思楞的状态好像好多了。没有了昨天的萎靡不振。似乎将先知的事情,抛之脑后,这样看来,让于竹枫感到10分的高兴。然而这仅仅是表面的现象。这是命运对古思楞的眷顾。也是命运套在他身上的枷锁。大家都准备得忙忙碌碌。吴国豪请了北京的最好婚礼筹办公司。他们负责在翠微烟雨公园上。构筑一系列场景。北京饭店的厨师。准备在当天为大家奉献出最好的菜肴。随着婚礼的时间日益临近,大家的心情都十分高兴。似乎忘记了所有的不快乐。就在忙碌的今天。到了晚上的时候,大家坐下来一起用晚餐。然后各自回到卧室后,洗了个澡。早早的休息了。好准备迎接明天的婚礼。

        第二天的天气十分的好。太阳一早就跃出了地平线,散发着她温暖的光芒。天空蔚蓝如明镜。一缕缕得云朵像鱼鳞一般散布天际。早上9:00过后,吴国豪和他的。合作伙伴。北京商业圈有名的人物。都来到了翠微烟雨公园。有四五百人的规模。草坪上。编织出白色的花长廊。小教堂一样的。白色花厅。草坪的另一方全都是丰盛的佳肴。上好的红酒。婚礼公司的人员蛮忙,去。在整个翠微烟雨公园的外围。还有一小队保安人员巡逻着。上午10:00的时候,人们都在草坪的椅子上落座了。魏家骏牵着白色礼服的魏艳玫?缓缓的走过人群。将魏艳玫交到吴京圈的手上。两人幸福的。交换了婚戒。吻了一下对方。牧师在一旁对他们宣读这神圣的誓约。两位新人已充满了幸福的泪水。在下面坐的观众中。有为他们感到高兴的。像古思楞这一帮兄弟。也有为他们的婚姻感到不以为然的。还有的更是反感他们的结合的。比如王君怡和吴京权。总之,婚礼是一个仪式。是新人之间的盟约。只要两个人能幸福。健康的生活。就是对他们今后生活最好的祝福。婚礼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豪华和隆重。吴京圈和魏艳玫没回到了别墅。嘉宾们站起来享受着美食。相互之间攀谈得。这也是商业伙伴中最好的交际方式。通过这种有效的沟通,也许能够形成新的利益联盟。

        婚礼的仪式进行过后,所有的嘉宾都在相互之间交谈。眼看已经过了中午,在给新人送上祝福后,这些人就陆续离开了。留下了满是狼藉的草地。婚庆公司的工作人员。忙碌地收拾着。不用一个小时。翠微烟雨公园已经还原了它原来的模样。古思楞和于竹枫,一行人。回到了杨丽莎的别墅。这些兄弟们的兴致十分好。不约而同的想来闹洞房。白安妮也跑过来凑热闹。一时间洞房里热闹十足。大家闹腾的一会。散发了多余的精力。感到有些困倦。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卧房。休息了,晚餐的时候,众人之间提出了告别。古思楞对吴京圈说道:“我们参加了你的婚礼。感到十分的高兴。希望你和魏教官能长久的走下去。我们跟余梓岳少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现在是该回去的时候了。你也知道。特别通勤旅,就我们这几个团长。”吴京圈笑着对他们说道:“谢谢,谢谢你们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我会和艳玫好好的走下去。今后的时间还很漫长。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们是一个学校毕业的。也是一起端过枪,上过战场的。”大家一起说道:“这是当然。没有什么比端过枪的兄弟更珍贵的了。”吃完饭后,大家站起来相互拥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准备行李,怕是明天的归途。

        于竹枫来到了古思楞的卧室。古思楞,还没有睡觉。于竹枫坐下来,语重心长的说道:“古思楞我记得你曾经有一个梦想。就是想作为一个。著名的天文学家。军人生涯,只是你的一个部分。你并不想长期在军队里生活下去。从而成为一名职业军人。就像你的大哥余梓岳少将一样。现在是从军营里走出来的好机会。你已经是上校军衔了。又经历过战争。履历上是完全足够的。你可以找你的。北京大学的刘伟长教授。那个教授不是在你小时候就说过,有机会就去找他吗?你可以读他的博士。”古思楞。听完于竹枫的话,十分的感激。他说道::“我一直想做一个天文学家。后来就发生了许多事情。你也知道的。我遇见先知的事情。我觉得冥冥之中既有天定,我想我回到部队后,就跟余梓岳大哥提出来。争取到北京大学的天文系,找刘伟长教授。完成我最初的梦想。”古思楞,有些伤感的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习惯跟大家在一起呢。如果要离开部队。这意味着我们终将天各一方。不得不谋求自己的发展。像我们这样在一起,快活的日子就没有了。”于竹枫说道:“其实这也没有什么。我们每个人的到来都只是我们每个人人生中的一个经历。就像一句古话说的那样。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终究是会回归于孤独的。能陪你走完一生的,那是爱人。棱陪你走完一段的,那是朋友。你还是要为你的前程而努力。”说完这句话。于竹枫拍一拍古思楞的肩头。离开了她的卧室。

        第二天很早,古思楞。童启武和刘彤。就从卧室里起来了。他们洗刷后,用过早饭。和吴京圈和于竹枫告别。就上的汽车。到了火车站。坐上了北京到宁波的火车。一路上大家有些沉闷。吴京圈,已经退役了。于竹枫去中国人民。军事科学院读博士去了。这些昔日的好兄弟。一下子就走了两个。大家心里不禁有点伤感。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火车终于到了宁波市。几人下了车就回到了军营。他们首先到余梓岳那里报到。余梓岳看见三个人回来,十分高兴。说道:“吴京圈的婚礼怎么样?古思楞回答到:“京圈的婚礼很不错。举办得很盛大。大家都很羡慕他能找到魏艳玫教官。”余梓岳笑着说道:“不错。所谓的缘分就应该是这样的。你们现在已经回到军营里了。就应该立刻投入工作。把你们手下的团好好地整顿一下。争取第一时间恢复战斗力。”三个团长一起说到。收到您的命令。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回到了各自的团里。当天的晚上。古思楞回到自己的寝室。打开了电脑。找到了北京大学的网页。在北京大学天文系一栏找到了刘伟长教授的。通讯地址。古思楞在邮件里写道,亲爱的刘伟强教授。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曾经很早以前。您去内蒙古的时候。遇见过的那个小孩。曾经答应他。鼓励他。要把天文学作为他毕生的事业。如今那个小孩已经长大了。那就是我古思楞。我现在已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特别通勤旅的一个上校了。我在国防科技大学空天学院。学习的是深空探索。这也和您的专业比较接近。我已经参加了对日作战。并光荣地回到了驻地。履历上,我是十分完整的。我想在您的指导下,学习天文学的博士学位。祝你身体健康!那个从小就想追随你的小男孩。随着电子邮件的发出,古思楞回到了床上。幸福的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好好的睡了一觉。清晨的集合哨声。将古思楞从梦乡中叫醒。古思楞。穿好衣服洗漱。就来到了操场。和自己的士兵进行了晨跑。然后到食堂里吃的饭。接着是一天忙碌的操练。当晚上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寝室后,打开电脑,他收到的刘伟长的邮件。点开邮件。刘伟长在信件里说到。时间过了这么久。想不到曾经相逢的人还会相聚。那时候你的确还是个小孩子。我也只是一个在内蒙古大草原上观看流星雨的观光客。想不到那时候就给你的心灵种下了爱好。天文学的种子。你好,古思楞。我愿意兑现,我给你的承诺。你来报考我的博士生吗?我咨询过学校。参加过对日作战的军官。国家是有优惠政策的。你可以直接到我这里来读一年的硕士。然后直接就可以跳到博士。中间并不需要任何考试。我在北京大学热诚地欢迎你。你的老朋友刘伟长。古思楞看到这封来信,无比的高兴。他高兴得跳了起来。挥动的手臂。似乎就想高声地大叫但是一想人家都睡了。就把自己愉悦的心情压了下来。古思楞,接着来到电脑边上。将所有的资料。学位证书,证件。和荣誉证书。都发到了刘伟长的邮箱里。古思楞心情十分愉悦的。倒在床上。美美地睡了过去。

        军营的哨声准是那样的准点。所有的人都开始了一天的生活。古思楞,在团里安排了工作之后,开着车来到了。余梓岳的办公大楼。他从车里走了下来。快步轻慢的。走到了余梓岳的办公室。敲敲门。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请进,余梓岳。正在阅览一份文件。说道:“有什么事情?”古思楞笑着说道:“大哥有一个好事情。在我最初认识你的时候,是你要我报考国防科技大学的。”余梓岳说道:“是有什么问题?”古思楞接着说道:“在那之前,我曾经想说我要学习。天文学。这件事情你还记得吧。”余梓岳说道:“我记得。”古思楞,接着说道:“我这两天联系了北京大学的。天文学系的一个教授。我想在他的名下读博士。攻读天文学。这是我儿时的梦想。”余梓岳听到古思楞的话。郑重的站了起来说道:“你是要保留军队的军籍。还是要离开军队。去专门成为一名天文学家。”古思楞说道:“成为一个天文学家,就是我日时的梦想。我想我还是会离开军队的。”余梓岳认真的说道:“先不要盲目地下这个决定。在我这里,我还是可以保留你的军籍。等你读完博士之后,然后再决定是否要离开军队。毕竟现在你已经是上校军衔吗?用不了多久。也许你就可以跟我一样成为少将。这对于军人来说,是一个十分荣耀的事情。你不能轻易的就离开军队。至于你说去北京大学。学习天文学。我对你表示欢迎。你尽可能地马上去准备。等到对方单位给你通知。你就可以去那边报到了。至于你的团,我可以让陈锋来暂时代理。”古思楞高兴的说道:“谢谢余大哥。”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