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侦探推理 - 星空华幕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承诺 上

第十六章 承诺 上

        看着吴京圈的样子,古思楞站出来说道:“京圈,其实我在进入军校之前曾经受过一次伤,我的腰部也也是没有知觉和痛觉,但是我不是一样走出来了吗?”吴京圈看着古思楞大声吼道:“你的腰部没有痛觉和触觉,那只是一局部。我现在有什么,我就是一个怪物,我失去了整条手臂。我是半个机器人吗?”说到这里,吴京圈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几乎要流了下来。于竹枫看见他这个样子心中十分难过。说到:“京圈,无论你会是怎么样,你都是我们最好的兄弟,我们一起吃、一起住、一起学习、一起战斗。你有任何困难我们都会帮你。我把礼物就放在你这里了,下一个星期天,我们依然会来看你,直到陪你走出这段阴影。”说完,于竹枫将礼品放在桌子上,四个人都没有什么话说了,十分的尴尬,也只有走出病房。好不容易走出住院部,看见蔚蓝的天空,他们心中想到,对于健全人这就是蔚蓝的天空。但是对于身处病痛中的病患来说,那么世界就没有这么美好了。

        医院的景色十分的美好,绿油油的草地和郁郁葱葱的树木,不时还有一些亭台,一些病患就在这里悠闲的打发着时光,似乎感觉不到这是病患的聚集之地。然而从病房里出来,古思楞和于竹枫等人心情无比的沉重。自己的好兄弟吴京圈这样颓废而自暴自弃,而今后他人生的路还挺长。所有的日子就像繁茂的大树上的叶子,数也数不完。现在他这个样子该怎么办呢?大家对此都非常苦恼,默默地在路上走着。突然。童启武说到:“能、解救吴京圈的只有一个人。”他的话一出,大家把所有的目光都看着他。说到:“是谁能帮助吴京圈走出困境?童启武,严肃地说道:“你们难道忘了吗?京圈的外号是什么?”于竹枫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其余的人看着于竹枫,于竹枫说道:“京圈的外号不就是叫京包吗?沙包的包。能让京圈变成京包的人,只有我们的教官。魏艳玫了。”

        听见于竹枫说出魏艳梅的名字。刘彤和古思楞恍然大悟,说到:“的确,看来只有魏教官,可以帮助吴京圈走出这段阴影。童启武神秘地说道:“不只是这一点。在我们离开国防科技大学的时候,京圈曾经对我说,他向魏艳玫教官求过婚,具体什么细节我也不知道,但是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能帮助京圈走出困境的,看来就只有魏艳梅教官了。”刘彤说道:“那魏艳梅教官不是还在长沙吗?我们可是在宁波市。”古思楞说到:“这个事。不要紧,我可以跟我大哥余梓岳,给你们告个假。谁去找魏艳梅教官?”于竹枫说道:“看来这件事情还是得由我和童启武两人一起去最为恰当。”刘彤说道:“的确,你们俩能去最合适,我也可以放心了。竹枫,你的沉稳和小童的机智。魏艳梅教官一定会到这里来的。”于竹枫说道:“我也没有。有十足的把握,就要看魏艳梅教官和吴京圈的关系有多么深。”说完回头看了看,住院部似乎能看见。吴京圈在住院部的病房里期盼着魏艳玫的到来。

        古思楞和于竹枫几人回到了军营,军营里一切都是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四人思考着怎么跟自己的上司余梓岳少将请好这个假。三人的目光都看向古思楞,他们知道古思楞,就是余梓岳的小弟,两人关系十分好,古思楞,看着他们说道:“不用看我,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我去跟余梓岳大哥请个假,你们在这里等我的消息。”说着古思楞开着吉普车直接到余梓岳的。办公楼,下了吉普车,走进办公大楼,来到办公室,敲了几下门,走进了于子月的办公室。余梓岳坐在椅子上,正在看着一份报告,表情十分严肃。看见古思楞进来,也没有跟他打招呼,只是摆了一下手,示意古斯楞坐下。古思楞看见余梓岳神色严肃,便不好开口,只有乖乖地坐下。

        余梓岳花了几分钟将报告看完,突然猛地摔在桌子上。说到:“我们特别通情旅一些士兵,行为散漫。这件事情已经通到了李志军中将那里,他严格要求我们进行整改。我们是特别通勤旅。是东部战区的拳头。是草原上的雄鹰、山林中的猛虎、海里的蛟龙。如果不建设好,怎么对得起国家和人民?”古诗论听则余梓岳的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想了一下,大家对他的希望,还是顶着头皮。对余梓岳说到:“大哥,我有个事情想跟你麻烦你。”余梓岳看着古思楞说到:“有什么事情快说。这让古诗楞更为紧张,古思楞结结巴巴地说道:“于竹枫大哥和童启武想让我跟您请个假,他们的确有事情,要离开军营。可能需要一个星期左右。”余梓岳说道:“于竹枫,童启武要离开军营一个星期。”古思楞说到:“是的。”余梓岳,看着古诗论说到:“我刚才说的话,你都没听见吗?我手下一共就四个团长,现在两个团长给我告假,要出去一个星期。不是军令,不是命令,就不要在我这里通过。没有事情你就先出去吧。”

        古思楞,灰头土脸的余梓岳的办公大楼出来,也不开吉普车了,一个人独自走着走着,在军营里有些感到落寞。好不容易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了操场上。于竹枫、刘彤和童启武,翘首以待的希望他的好消息。古思楞看见他三个人苦笑道:“今天运气不太好。余大哥可能受到了李志军将军的训斥,将我说了一顿,请假的事情我没有办成。让大家失望了。”刘彤说道:“平时,你在余将军那里说话不都是挺管用的吗?今天怎么了?”于竹枫接着说道:“也许今天余梓岳少将的心情不好,就像古思楞说的,受到了李志军中将的训斥,没有通过我们的请假也很正常。我想余梓岳将军想,一共就四个团,两个团长请假了。这这个特别通勤旅,还怎么带?”古思楞看见于竹枫说道:“余梓岳大哥也是这么说的。”童启武在一旁说道:“那怎么办?如果不是,魏艳玫教官。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吴京圈走出阴影?”

        于竹枫听见童启武的话。说到:“这个假我们一定要请,看有没有别的办法。”于竹枫忽然说到:“对了,我知道余梓岳将军非常疼爱她的夫人。娜仁花博士,如果这件事情有娜仁花博士出面,请一个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童启武在一旁说道:“娜仁花不是古思楞你的嫂子吗?你既然说不动余梓岳将军那么,说动你嫂子的任务还是交给你了。”古思楞。看着,童启武一脸苦笑道:“这的确是违反纪律和原则的事情。不过纳兰花博士就在医院里,她是医学博士,已经陪着余梓岳大哥到了宁波市。如果不是你们说起来,我差点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刘彤说道:“的确,将军夫人是可以随着将军同时安排工作调动的。我们的这位上司夫人我也没有见过她的面,如果。这次能够请动她,我们大家一起见见面也是很好的事情,也不至于以后跟余梓岳将军去请假和办事的时候这么的困难。”古思楞看看大家说道:“好吧,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我,你们继续等消息吧。”

        由于特别通勤旅,参加了对日的作战,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在宁波市,古思楞和娜仁花并没有太多的交集,此时想起来觉得自己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这位好大嫂了,而且两人都是蒙古人,彼此之间又多了一分亲近。古思楞想了想,还是直接上门找娜仁花,将事情说清楚反而更好一些。想到这里。古斯曼开着吉普车从军营里出来,在路上的一个花店里给娜仁花买了一大束百合。然后。就开上吉普车,径直到了宁波市最大的医院。他知道纳兰花是宁波市这所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作为宁波市最好医院,神经外科的学术带头人娜仁花博士十分的繁忙,平时大多都呆在医院里。古思楞想了想,还是在吉普车上打开了一个电话,拨通了娜仁花的电话。过了一会儿,电话里听到娜仁花甜美的声音说道:“是古思楞啊,怎么现在才想起给我打电话?好久都没见你了,你的伤势还好吗?”

        古思楞在电话里说道:“我的伤势老早就好了,谢谢。嫂子现在还在医院里吗?我想来见见你。娜仁花欢快地说道:“好吧,要来就赶快来吧。下午我还有一台手术。我在办公室里等你。”古思楞说道:“十五分钟之后,我就到你的办公室里来找你。”挂完电话,古思楞,一踩油门,吉普车飞快地奔驰着,把身边所有的。车辆都甩在后面,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医院。通过安检、通过大堂然后找到了住院部的电梯。电梯直接通往了神经外科的住院部病房,通过门前的护士的沟通,古思楞终于到了娜仁花的办公室,推开办公室,就发现娇美如花的娜仁花正在看着一份资料,看见古思楞的到来,娜仁花站起来,说到:“好久。不见,你现在才来看我。还给我带什么花。”古思楞苦笑道:“这不是有事情要麻烦嫂子了吗?”娜仁花笑道:“有事情直接找你。余大哥。找我干嘛?”古思楞窘迫的说道:“我就是在于大哥那里吃了闭门羹,所以来找你帮忙给我说说话。”

        古思楞,将娜仁花办公室里的一株枯萎的花离开。在瓶子里装满了清水,将这一束盛开的百合全部放在里面,摆在办公室桌子上靠阳光的部分。做完这些后,股市论来走到了一张椅子边,稳稳地坐下,看着娜仁花心中有一些感激。当初自己见义勇为的时候,是娜仁花联系了医生,跟自己做了手术。虽然有创伤后遗症,但毕竟是从死亡线上挣扎着活了过来。想到。这一点,古思楞不由得说道:“娜仁花大嫂很久不见你了,我十分想你。你还挂记着我的伤势,我的伤势老早就好了,已经不碍事了。其实这一次不是有事来找你,我也想来跟你见见面,毕竟我时常可以看见于大哥,看见您的次数就非常少了。”

        娜仁花笑颜如花的说道:“想不到升上校了,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跟大嫂说得这些话,让大嫂听得很高兴,这不是见着了吗?你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尽管跟我说,我一定尽力来帮忙。”古思楞于是把自己兄弟吴京圈的事情说给了娜仁花。娜仁花花了十分钟的时间听完了古思楞的故事,心中想到自己的丈夫余梓岳拒绝古思楞,一定是按原则办事。自己作为他的妻子,也应该给余梓岳以支持。不过现在是古思楞求到自己了,这个面子总要卖的,也不是什么原则上的大事。娜仁花想到这里笑着说:“你的事情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我来跟梓岳说,我说的话他总是要听着。”古思楞听见娜仁花的话,心中不禁笑了:余大哥疼爱娜仁花大嫂,那是真正的疼爱。在余大哥那里碰的钉子,往往在娜仁花大姐这里就可以轻易而取得解开。

        古思楞想到这里,笑着对娜仁花说道:“那我就谢谢大嫂了。吴京圈是我上国防科技大学到一直毕业,在部队工作的好兄弟,他如今现在这个样子十分的颓废,我们几个室友看了都非常过意不去,一定要帮忙他从阴影中走出来。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许只有他追求的恋人。魏艳玫教官。嗯,情爱方面我不懂,但是娜仁花大嫂一定可以理解的。”娜仁花哈哈大笑说道:“不要在,我这里说,情爱方面你不懂。你和娜塔莎相处的不就十分不错了吗?我还等着喝你的喜酒呢。”听见娜仁花这样说道,古思楞不仅窘迫起来,赞红了脸。说到:“我的婚礼一定会让大嫂亲自主持的。”娜仁花哈哈大笑说道:“好了,不要跟你闲聊了,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会跟梓岳说的。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古思楞站起来行了一个军礼,对娜仁花说道:“谢谢大嫂,我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说着以军人标准的身姿走出了办公室。在走廊上引起了一众小护士的羡艳的目光。

        古思楞快步的走出了住院部的大楼,然后穿过厅堂走到了医院的外面,来到了停车场,取出了自己的吉普车。一踩油门,吉普车飞驰一般的冲了出去。上到了高速公路桥。在宁波市的公路上,有高架的高速公路桥,上面的行驶着十分的惬意。蓝天白云、轻轻的海风,能够在高速桥上驾驶的汽车还可以看见。那些一栋一栋的摩天大楼,有机会的时候还能看见远处的山,这让古思楞十分的惬意。驾车的时候就是一种享受,而且自己的事情还办得这么圆满。吴京圈的事情压在心头已经有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娜仁花轻易就把这块石头搬开了,这怎么不能不让古思楞高兴呢?当古思楞陶醉在驾驶的乐趣中时,时间过得总是很快的。

        不一会儿,他不察觉的时候,他就已经来到了军营。将汽车停在停车处,他兴冲冲地出来了。马上拨通的手环,跟于竹枫的电话拨通了。他在电话里说道:“于大哥,事情办妥了,娜仁花大嫂一口就答应了。按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推诿,看来这个事情在大嫂那里应该非常容易办成,我们不用担心了,等着消息就行。”就如同古思楞说的那样。只等了半天,余梓岳就跟古思楞打通了电话,在电话里说道:“古斯楞,你个小兔崽子,居然去找你大嫂说话。不过在我这里,你大嫂说话还是管用的,我可以批准于竹枫去。出军营一个星期,但仅此而已,只有他一个人,童启武还得给我留在军营。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