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侦探推理 - 星空华幕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爱情

第八章 爱情

        智能全信息作战战法显示了巨大的战场优势。在这套战法的指挥下,协调了空军的作战单元、海军的作战单元以及最优的行动方案。受到这些作战要素的加持,余梓岳的团很快获得了战场的优势,对敌方的阵地进行了压制,占领了岛的南方阵地。然而贝利塔的团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只是凭着火力的优势和顽强的作战精神,对敌方的阵地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然而在北方阵地的顽强坚守下,这些冲击只能造成了更多的伤亡。随着不断的减员,而中央山脉地区的军队持续的增援。一个巨大的合围网已经对贝利塔团进行了包围,贝蒂塔团的形势十分的危机,要么选择撤退,要么选择增援。然而,智能全信息作战战法给出的最优方案是让贝利塔团消耗大量的守军士兵。这样,岛的中部形成空虚,然后方便余梓岳的团进行攻击和占领。对这样的战法来说,贝利塔团无疑是一颗被弃用的棋子,这就是所谓的战略牺牲。然而这样的作战战法在余梓岳那里是不可接受的。因为余梓岳已经收到了贝利塔上校的求援申请,贝利塔上校声嘶力竭地说道:“快来支援我们,不然我们就被完全歼灭了。”余梓岳通过战情系统对周兵少将说道:“周少将,我们需要增援贝利塔团,士兵是不能被牺牲的,何况我们还是盟友。这套战法虽然是最优作战方案,但它是冰冷无情的。我们是有血有肉的战士,不是程序中的一行代码。我要增援贝利塔团。”

        周兵少将冷静地对余梓岳说道:“智能全信息战法是最优的做战方案,每一个作战单位,都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有战争就会有伤亡,要胜利,就会有人被舍弃。这是必须的选择,你不能违背作战中心的命令。我要对全体演习负责,而你要对你的行为负责。”余梓岳说道:我尊重您指挥这场演习的权利,但是盟军的士兵也不能被白白的牺牲,我会巩固好我自己的阵地,派一部分人去增援贝利塔团,这样也是在巩固我们和俄罗斯军方的关系。这个事情得不到您的批准,我也会这样做的。”周兵少将说道:“智能全信息战法是最优的作战方案,这个方案必须有牺牲的部分,要获得胜利就必须牺牲一部分人。这一点我希望你明白,这是战争,请你不要个人感情用事,做好你自己做的事情。不然我就让人代替你做。余梓岳没有再回答周芳少将的话,心中下定决心,他看看了德力克说道:“老哥,这一次,我可要抗命了,这件事,你不用管,有什么负责的,我自己当担!”德力克拍了一下余梓岳的肩,坚定的说道:“老弟说那里的话,我们是多年的搭档,过命的兄弟,那有你的,我的,这一说。你放手去做,周少将那里,我们俩一起兜着。”余梓岳一拍手说道:“就这么办!”余梓岳说道:“蒋兴川。李保国,杨长河,你们三个营贯彻指挥中心的作战方案,魏清风的营立刻增援贝利塔的团。”

        魏清风的营开始行动了,四百多套机甲战士脱离了阵地,密密麻麻的像一个巨大的拳头,在空中腾飞而起,向贝蒂塔团的阵地飞了过去。剩下的士兵坐上了装甲运兵车。沿着海滩行进,还带走了五十门自行电磁炮。三十架武装直升机。军情紧急,救援必须立刻进行,否则贝蒂塔团就被歼灭了。古思楞驾驶着的机甲也随着刘彤的连队飞速的驰援。机甲战士就像风的精灵,龙的战士,这些龙骑士手拿着磁能枪,身后喷射出巨大的气流,在天空中形成了蔚为壮观的阵仗。一个个宛如天使一般。此刻,他们的心中想的就是立刻驰援,增援自己的友军部队。身后的武装直升机带着满全副武装的士兵飞行着,他们这样的速度将装甲运兵车的士兵远远地抛在了身后。青它山并不是一个巨大的岛屿,这些机甲飞行了十分钟就到达了贝利塔团的上空。他们像轻盈的雨燕、迅猛的苍鹰,立刻加入了战斗。贝利塔团的形势非常的危急,自己的机甲战士和守卫师的机甲战士。在天空中纠缠着,就像被黄蜂攻击的蜜蜂群,下面的士兵被火力压制着,不断地退出了战斗。当他们看到魏清风。带来的银色机甲战士来增援的时候,这些耿直的俄罗斯人大声疾呼,乌拉!,谢谢你们,中国朋友!

        俄罗斯军队机甲的战法是用派出机甲战士在前面射击,然后将侦查数据传送到后面的机甲。后面的机甲发射出小型飞弹来摧毁敌人。这样的战法虽然火力强大,但小型飞弹被用完的时候,就不得不用电磁枪来进十能枪来进行射击,火力就减少了一大部份。中国军队的作战方法就实用的很多,他们先是用机甲战士的磁能枪在远距离对敌军进行压制,不让敌军有效地靠近机甲,不到近距离的时候不会动用飞段。由于磁能枪的弹药充足,因此火力是不会减弱的。而这套战法,魏清风他们也是熟悉的。魏清风命令自己的机甲战士高速的穿插,不给敌人以瞄准和压制的机会,迅速的接敌,然后使用自己的飞弹锁定敌方的机甲进行攻击。一时间,魏清风的机甲战士就像凌厉的雨燕,迅猛的苍鹰,在天空中不断的翱翔,滑翔,俯冲。上窜。一时间,所有的战斗都被打乱了。然而当守军的机甲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无数枚飞小型飞弹便发射了一时间。摧毁了大量的机甲。守军压制贝利塔团的形势,终于被魏清风的攻势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古思楞驾驶着自己的机甲,发现了一个银色机甲上涂着玫瑰花纹的俄罗斯机甲,作战十分的勇猛。那个机甲战士不断地在空中变化着姿态,一转身用电磁枪就射掉了一个守军的机甲战士,然后发射自己肩上的一枚飞弹,到就命中了另外一个机甲战士。他几个来回下来已经干掉了三、四个机甲战士。由于太过显眼,便受到了守军七八个机甲战士的围攻,一时间陷入了窘境,形势相当的危急。古思楞看到就到挺身前去加入了战斗。古思楞一推加速杆,机甲顿时发出了巨大的气流,像一道利剑一样直插入守军的七八机甲中。守军还没有被反应过来,古思楞就是磁能枪干掉的一个,然后直插上空。这时守军的几个机甲才缓过神来,向古思楞进行追击,而那个玫瑰花纹的俄罗斯机甲则暂时脱离了险境。古思楞的机甲向前飞去。他呼叫童启武,说道:“小童哥,赶快来,我们打个伏击。我后面有四、五个机甲在追着我。”童启武的机甲悄无声息的飞到一个山沿边,像一个静待猎物的豹子。当古思楞的机甲飞过去的时候,守军的两个机甲飞过来,童启武发射了两枚小型飞弹,正好命中。后面的机甲看见了之后,马上改变了进攻策略,向他们包围过来。这时,俄罗斯的玫瑰花纹的机甲像游隼一样快的,插入到守军四五个机甲之中,端起磁能枪就干掉了一个。

        守军的机甲又叫来了两三个机甲战士,它们组成了强大的火力。终于有一个机甲瞄准了童启武的机甲,发射了一枚飞弹,童启武的机甲被飞弹击中,锁死后退出了战场。古思楞和玫瑰花纹的俄罗斯机甲在前面飞着,后面五六个机甲在后面追逐着,向他们发射了磁能枪弹,不幸没有打中,但是发射的飞弹也先后击中了两人的机甲。两人不得已在陆地上迫降,机甲退出了战斗。两人从机甲里出来。古思楞才发现,红色玫瑰花纹的俄罗斯机甲里出来的竟然是一位女战士。女孩,一头黑色的秀发,绿紫色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白里透红的肌肤,身材丰腴,凸凹有致。穿上了一身作战服,显得十分的英姿飒爽。正在古思楞看着女孩的时候,女孩对她挥挥手。说到:“快找掩护,敌人会追击我们的。”古思楞没有想到的是女孩说的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古斯楞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像女孩说的一样,机甲开始对两个人了射击。模拟弹打在地上,溅起了一大堆土花,两人慌忙拿起武器,一跃而下,跳进了下面的树林中,不断的奔跑着,企图摆脱机甲。最后来到了一个山坳。里面有一个小的山洞,两人钻了进去,守军机甲找不到他们,这才飞走了,离开了。

        女孩见守军的机甲离开后,爽朗地笑了一声,对古思楞说道:“谢谢你救了我。你叫什么名字?”古斯顿回答道:“我是解放军东部战区特别通勤旅的一名中尉排长,名叫古斯楞。”女孩哈哈一笑,显得自信的豪爽说道:“哦!原来是个小弟弟。我是俄罗斯东部战区海军陆战队先锋旅少校营长,娜塔莎。季奥耶娃,你就叫我娜塔莎吧!”古思楞从他的言语中感到了豪爽的自信,但是也体味到一点点的轻视,尤其是当对方的军衔比自己大的时候,古思楞的自尊心似乎受到了一点小小的伤害。他站起来说到:“谁是小弟弟?你难道比我大很多吗?”结果娜塔莎告诉了她的年龄,果然比古思楞大3岁。看着眼前的女孩是比自己大三岁,却已经是少校的军衔,而且说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不凡的机甲操作战术,古思楞毕竟是豪爽的北方汉子,便收起了他小小的自尊心。摆弄着手中的磁能枪,说道:“我的军20全自动磁能步枪,只有45发子弹了,军5磁能手枪也只有17发子弹了,如果只要被一个班不到的士兵发现,我们就会被击中,退出战斗!”娜塔莎检查了一下装备,也和古思楞的情况差不多。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架武装直升机降落在他们前面四十米不到的地方,从武装直升机下面的下来了四五个守军士兵。他们似乎没有发现古思楞和娜塔莎的踪迹,向另外一边去搜索去了。娜塔莎看着眼前的情况,对古思楞打了一个手势,做了一个挥刀向下的姿势。古思楞立刻明白了她的意图。古思楞把军二十磁能步枪放在了山洞里,然后掏出军5磁能手枪慢慢地摸了出去。娜塔莎也跟着向前摸了出去。那四五个士兵似乎是依然没有察觉眼前来临的危险。古思楞闪电般地掏出了枪,对着其中的两人就发射了两枚模拟弹,一下子就击中了两名守军。另外的三名士兵发现过。娜塔莎掏出了枪,解决了其中的一个,古思楞像豹子一样的迅捷,两三步就跨到一个守军身边,一一挥拳,将一个守军打晕了,娜塔莎轻盈的像一只燕子。掏出手枪,解决了一个士兵,爬上飞机。将枪口对准了飞行员,一枪扣动了,飞行员的也被击中,退出了战斗。古思楞说到,你怎么击毙了飞行员?这个武装直升机我可不会开。娜塔莎说道:“只要是武装直升机,我可不在话下。不管是中式武装机直升机,还是俄式的武装直升机。”说完,潇洒的甩了一下头发,古思楞坦然地说道:“好吧,都听你的,下一步该怎么办。”

        娜塔莎哈哈大笑,指着武装直升机和守军说道:“你看一看眼前是什么?”古斯曼一脸茫然地说道:“这不就是一架武装直升机和几个退出战斗的士兵吗?”娜塔莎说到:“你真是一个榆木疙瘩。想一想,如果我们换上这些守军的衣服,驾驶着他们的武装直升机,他们的部队还会认出我们来吗?这样我们就可以进入他们的指挥部,一举捣毁他们,从而结束整场演习。想一想,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激动的计划。小弟弟,和我一起冒险吧。”古思楞一脸的不高兴,大声说道:“我支持你的计划,但是以后不许叫我小弟弟,我叫古思楞。”娜塔莎,看着古思楞,嫣然一笑,说了:”好吧好吧,都听你的,都听你的,不叫你小弟弟就是了。你是一个大英雄好不好?”古思楞见她扮成一个小女孩的娇羞模样,心中呯然心动。说到:”就这样办,以后不许叫我小弟弟。”

        娜塔莎的计划堪称完美,但是那几个守军士兵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可不愿意了。虽然说是退出了战斗,但是要让人家脱下自己的装备,这可是军人荣誉所不允许的。娜塔莎和古思楞也没有好话对他们说,上去就是,展现了出色的格斗技巧。三下五除二就把几个士兵全部打晕了,然后脱下他们的衣服,换上来。古思楞本来就是中国人,穿上守军的衣服没有一丝的违和。娜塔莎是一个漂亮的俄罗斯妹子,她看了看飞行员,然后戴上了头盔,完美的遮掩了面部。嗯,是一个中国飞行员了。古思楞登上了武装直升机的副驾驶,娜塔莎也上去上了驾驶位。然后看一看,又下来了。她走到是那些晕过去的士兵身边,将他们的通讯设备全部砸碎,然后回到了飞机上。开心的笑道:”这下没有后顾之忧了。”拨动了飞机的启动按钮,拉升了操纵杆。武装直升机的叶片缓缓的转动,越转越快,形成了巨大的气流,将武装直升机拉上了天空。就当他们为自己的计划而高兴的时候,却遇到了眼前的。一个难题,也就是他们自己的部队,把这架武装直升机当成了敌人,有两个机甲战士向这边飞来。这时,娜塔莎脸色大惊失色,说道,哎!却没有想到这一点。

        那两个机甲战士对着武装直升机就发射了两枚小型飞弹。娜塔莎急拉操纵杆,武装直升机向一把利剑一样向上面提升,然后像燕子一样轻盈机动。古思楞拨动的按钮,发射了两枚诱饵弹,两枚飞弹击中了诱饵弹。古思楞想到,说,“对了,这是我们团的机甲,我能联系他们。”然后用通讯设备联系了对方的机甲。古思楞一联系就十分高兴,原来是自己连队的王星月和杨小龙,他在对他们说道:“不要攻击我们,是我,我是古思楞。我弄到了守军的武装直升机,我们正计划奇袭他们的总部,叫几个兄弟过来保护我们。”娜塔莎在旁边,立刻制止道:“你傻,不用叫你的兄弟来保护我们,这样一来不穿帮了吗?只要让他们别攻击我们就行了。”古斯楞一拍头说道:”哦!我糊涂了,明白,收到你的命令。”古思楞,然后把这个讯息马上传给了王星月。王星月通过战情系统立刻传到了刘彤和魏清风那里。大家收到这个消息十分高兴。这是一部非常好的计划,如果顺利的完成,将。立刻改变战局。于是神奇的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大家都都没有攻击,这架武装直升机。

        战场上奇特的一幕出现了,当大家都在搏杀的时候,一架守军的武装直升机却向守军的中央山脉飞去。守军没有智能全信息作战系统的指挥,无法监控整个作战单元。但是谁又会关注它呢?大家都打得不可开交。娜塔莎开着武装直升机轻松地哼着俄罗斯民歌。古斯顿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心想这个姑娘长得真漂亮。不仅军衔比自己高,格斗技术和自己不相上下,超一流的机甲和武器装备驾驶技术。古思楞心中想到,他第一次看见如此优秀而出色的女孩,心中难免有一些波澜。然后自己又想了一想,自己这样又穷又傻的傻小子,对方会看得上自己吗?古思楞不仅把自己大腿捏了一下,想到这是战斗,她只是一个俄罗斯的军官,和自己碰巧在对的时间进行了一场战斗,说不定她有男朋友或者是未婚夫。而且她如此优秀,她会看上自己吗?不要幻想了?娜塔莎却不知古思楞心中的波澜,她轻松的驾驶着武装直升机,哼着歌,用眼角瞟了一下古思楞,说道:“大英雄,你也想想办法,我们该怎么进攻呢?有没有什么好的计划?如果你提不出任何计划,那我自己就拿主意了啊。”

        古思楞点点头,心中有点小生气,说到:“不是一直都是你拿主意的吗?这种事情就不用问我了。娜塔莎回头看见普斯曼点赞一笑说道:”嗯这个主意肯定还是我来拿。我们飞到守军的中央山脉,找到他们的通讯指挥系统,破坏他们,用电磁弹破坏它们、锁死它们的系统,他们整个作战单元就瘫痪了,这样我们就获得了胜利。计划就这么简单,实用而且高效,不是吗?”的确,最简单,直接,也就是最高效的。娜塔莎看起来豪放不羁、英姿飒爽,其实内心是非常谨慎的人。这架武装直升机就像所有的刺客一样,慢慢的潜伏、悄悄的接近,仔细的侦查,瞅准目标发起致命的一击。然而这都是她自身谨慎的结果。实际上守军对自己的直升机根本是毫无戒备的。

        娜塔莎的武装直升机小心地飞了一圈之后,发现中央山脉上有两辆通信指挥车,周围有四部地对空防空导弹。在远处的一个掩体里,有不断的穿着高级军装的人来来往往。她瞅准机会,将武装直升机上的所有模拟弹打打光了,通信指挥车,防空导弹,还有四五架应急武装直升机,像遭到一阵冰雹的侵袭,被击中的装备绽放出蓝色的火花,她还向指挥所发射了四枚小型飞弹。巨大的电磁光生就像蓝色的光芒的闪电。一下子守军的所有通讯设备都被锁死了。屏幕上一片黑暗,前方的士兵得不到指挥,所有的通讯都中断了,奇袭成功了。娜塔莎兴奋的大叫,成功,乌拉。但是,她立刻发现,守军基地内的十几架机甲战士起飞了,向他的武装直升机飞来了。机甲发射的模拟弹密集地打在直升机的周围,她急速的拉升着操纵杆,武装直升机像眼镜蛇一样,杨起了头。接着像鸽子一样贴着树梢飞行。然而身后的守军机甲战士,就像一群鬣狗一样紧追不舍,数枚小飞弹几乎就要打到机身了。让古思楞惊出了一声冷汗。

        娜塔莎,操纵着飞机,武装直升机像一条蛇一样,贴着树梢上面蛇形,摆脱了来袭的飞弹。古思楞拿起通讯设备喊道:”兄弟们过来救我们,我们快要被击中了。”就在这条讯息发送发送不到一分钟,其实接应的连里的机甲战士已经过来了。他们跟追逐的守军发生了交火。但是,一枚飞弹还是击中搭载了娜塔莎驾驶的武装直升机上,武装直升机的设备立刻发生了锁死,情况非常的危急。直升机的螺旋桨慢慢的失去了动力,机体直接向下坠到树林中,向树林中滑行了一段距离。不断地有树枝插过,直升机的机身,有一个粗壮的树枝直接戳破了玻璃。古思楞见状急忙推开了娜塔莎。树枝叉一下戳中了古思楞的左臂,顿时鲜血直流。而此时上空的战斗还在继续,飞弹和模拟弹互相发射,但是前来增援的连队机甲很快击退了守军的机甲。连队的武装直升机救下了娜塔莎和古斯楞。而战场上由于守军的通讯,失去了通信,群龙无首,贝利塔团被完全地解救。余梓岳的团也攻占了中央山脉,演习获得的完美的成功。

        直升机开回去的路途上,直升机上的医务兵就给古思楞的伤口进行了包扎和止血。娜塔莎望着古思楞说到:”你真好,这是你第二次救了我。我。我该做什么才能给你好一些呢?”古思楞说道:“没什么,这是应该做的。娜塔莎,你可真漂亮。”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才发觉这是真心想说的。这也是古思楞第一次夸赞一个女孩子。且还是一个俄罗斯的美丽女孩子。你很漂亮的话语,当然不能打动娜塔莎。打动打娜塔莎的是,古思楞真诚的情感和为他两次勇于献身的行动。这个男人当五六个机甲围攻自己的时候挺身而出,使自己脱离了险境,在面对生死危险的时候,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戳向自己的树枝。也许如果不是古思楞,挡住了那个树枝,那个树枝就会插上自己的前胸,这个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就想着想到这里,娜塔莎的眼睛湿润了。

        演习结束了。整个进攻方和防守方,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将岛上的一切痕迹抹得干干净净。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即便在打扫战场的时候也显示了他的优势。余梓岳心头,有些不安,古思楞的伤势似乎有些严重。这位好兄弟真是多灾多难。然而让他头疼的事情是如何去面对自己的上司周芳少将?毕竟他的举动已经是抗命了,这是非常严重事件。当余梓岳顶着头皮进入周芳少将的办公室时,周兵少将平静地看着余梓岳说道:“我的演习获得了成功。但是你违抗了我的命令。鉴于演习获得成功,你们团表现优异,我不对你做出处罚。现在请你立刻离开我的办公室。”余梓岳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啪的一声,立正,然后偷偷瞄了一眼周兵少将。周兵少将面无表情,冰冷地像一个雕塑。余梓岳心中忐忑的,一个退步,然后一转身,以军人的姿态离开了周兵少将的办公室。出来了之后长吐了一口气,心中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虽然在周兵少将那里吃的闭门羹,余梓岳在彼得涅夫等俄罗斯高级军官那里,却收到了极大的推崇。仗义的人见了不少,但是敢顶撞上司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不多。俄罗斯人特别敬重汉子,像余梓岳这样的。有狭义心情的汉子更是受到了无上的推崇。就在余梓岳离开了,周芳少将办公室后。俄罗斯的先锋旅的军官。贝利塔上校就来热切地邀请余梓岳参加他们的宴会。贝利塔上校满脸热忱地对余梓岳说道:“余上校,十分感谢你的援助,我们是两个不同国家和不同系统的军队,你既然能为了我们,去得罪自己的上司。这种情况就是换了我也非常难做出的决定。就凭这一点,你就是我们俄罗斯人心中的真汉子,大英雄。我热切地邀请你参加我们先锋旅的营宴会,还有你的兄弟。古思楞,以及你们团所有的高级军官。

        余梓岳痛快地答应了。他心中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古思楞的伤情。他匆匆走到了战地医院,推开病房,看见呢一个俄罗斯女孩正在细致地照顾着古思楞。余梓岳知道眼前的这位女孩就是娜塔莎,他们的事情古思楞已经说过了。娜塔莎看见。余梓岳一脸的兴奋。说到:“谢谢你,余上校。是您增援的我们贝利塔团。帮助我们逃脱被歼灭的命运。我们会永远记住您的这份恩情的。”余梓岳挥挥手说到:”这种事情就不要再提了。”然后轻轻地走到了古思楞旁边说道:“你的伤怎么样了?还严重吗?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归队?”娜塔莎在旁边抢话到:“这要看医生说的,才能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归队。”听着娜塔莎的言语,看着古思楞看那娜塔莎的神态,余梓岳突然心里明白了些什么。说到:“娜塔莎,你们的贝利塔上校邀请我和古思楞一起参加宴会,你也一定要过来。”娜塔莎兴奋的说道:“好的,那太好了。”绿紫色的双眸流露出兴高采烈的神情。

        宴会自然是在俄罗斯先锋旅的营地的食堂里举行,虽然食堂看起来高高大大,十分简朴,但是被烘托了热烈的气氛。在这里可以看到中国的食物,红烧肘子、姑姥老肉、粉蒸肉,也可以看到俄罗斯的大列巴烤肉,各色的啤酒摆上了桌子。一个个强壮的俄罗斯军人豪迈的走动,更烘托了宴会的军旅气氛。当余梓岳和古思楞,以及团里的高级军官到场的时候,全体俄罗斯军官们一起起立,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道:“欢迎你,兄弟,乌拉。”彼得涅夫少将显得十分的高兴,他捋了捋他的长头发,走到余梓岳说那边说:“余上校。不论用什么语言,我都难以表达我对你的感激之情。是你的仗义之举拯救了我的部下。那我们在这次演习中能够保持俄罗斯军人的荣誉,为此,兄弟,我们干一杯。”余梓岳推开了。彼得列夫少将递过来的伏特加说道:“喝酒还是我们茅台的好。我是主,你是客,我请你们喝我们最好的茅台。一声招呼,魏清风端来了一整箱的茅台。余梓岳打开其中的一瓶,芬芳的香味飘荡在食堂的每个空间。这些俄罗斯人从来没有闻过如此醇香的白酒,一起激动地说:“好东西,好东西,能不能给我们也带回家?”余梓岳说道:”没问题,要多少有多少。”

        宴会的气氛友好而热烈。席间,俄罗斯人跳起了自己的民族舞蹈,中国人也吹起了笛子。俄罗斯漂亮的姑娘们和中国健美的小伙子们一起共舞,舞池里就像盛开了一朵朵的花朵,吹着几百年前的、优雅的喀秋莎。我跟中国人的这边也弹奏了,我爱我的祖国。俄罗斯是有着共产主义血统的国家,这一点跟中国的社会主义国家制度。完美的契合,友谊的花朵和深情就在这样的游淌着。彼得涅夫少将说道:”我们是军人,不能在联欢的时候总是跳跳舞,也应该切磋一下我们的技能,来证明、巩固我们这场友谊。”若维夫说道:“我们军队老早就知道余梓岳上校精通格斗技术,我们这里也不乏好手,不妨请余梓岳上校下场来指点指点,那我们也大开眼界。说好,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点到为止。”俄罗斯先锋旅的科洛维奇上校一直是先锋旅的格斗技术课的教官,对自己的格斗相当有信心。看见余梓岳就如同看见了一个久不相逢的高手,跃跃欲试之心溢于言表。彼得涅夫少将也看出了科洛维奇上校的神态。便说道:”科洛维奇,你就下场跟余梓岳上校切磋切磋。让我们见识一下享誉中外的中国功夫。”

        虽然科洛维奇上校对余梓岳仗义相助的行为颇为赞赏,但是作为一个格斗高手的他,对高手的期盼一决高下的冲动压制了一切。他对这个即将比赛充满了期待。昂步走下场,脱下了外衣,露出健硕的肌肉,就像铁塔一般。看来科洛维奇上校绝非浪得虚名。于是大家把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到余梓岳的身上。高手间的比赛绝不是切磋这么简单,它包含了对自己的荣誉、对自己的武技以及对格斗技巧巅峰的攀登。余梓岳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慢步的走下场,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古铜色的肌肤上,肌肉像岩石一样隆起。但是对一身高一米九几的科洛维奇,余梓岳身高也只到他的鼻子。这注定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所有的中国军官都为余梓岳捏了一把汗。而一向慕强的俄罗斯民族性格的俄罗斯人,露出了自然有些轻视神情。而中国人这边只有古思楞对余梓岳获胜,满怀信心,因为自己和余梓岳交过手,也许在格斗上有人会打败余梓岳,但是这个概率是很小的。

        穿着一身军装的娜塔莎走到了两人中间,说:“先生们准备好了吗?”两人点点头啊。娜塔莎拿出一个手绢,往天空中一抛,所有人的目光看着那对手绢。手绢,袅袅的落下,当它落到地的时候,比赛正式开始了。两人一开始的比赛比较沉稳,都在相互的试探。科洛维奇上校的步伐沉重而坚实,余梓岳的步伐轻盈而迅猛,双方在不断的试探。科洛维奇上校用自己臂长的优势控制着格斗的距离。余梓岳也想试一试科洛维奇上校的功底,也一时不忙于进攻。就这样相互试探的五分钟,科洛维奇上校火爆的脾气终于抑制不住了。他迈开大步向余梓岳一个摆拳,余梓岳举起右臂护住头部,拳锋结结实实地砸在余梓岳的右臂上,余梓岳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看来势大力沉的科洛维奇上校是不可以力敌的,只有采用技巧来化解。但是科洛维奇一击得手,立刻一个顶膝。这是空手道上面的一个常用的技巧。余梓岳双手一挡,身体被震后了三四步。

        科洛维奇几击得手,一个回身摆拳,余梓岳立刻蹲下轻松地化解。然后科洛维奇一套组合拳打了过来,机敏的像一只活蹦活跳的松鼠,一凌空滑步,又躲了过去。但是这样的战斗并不能使观众满意,部分俄罗斯人开始出现了嘘声,认为中国功夫也就这样了。余梓岳没有在乎这一点。科洛维奇继续利用他的身体优势。暴风骤雨般的输出。但是并没有多少打在余梓岳的身上。终于十分钟后,科洛维奇的身体开始吃不消了,他的汗水从头发梢上面一滴滴的滴了下来,双腿有些迟缓,双臂也不是那么有力了。中国功夫有一句话,双拳是门户,双腿立如根。余梓岳看他下盘不稳,抓住他的腿一个抱摔。科洛维奇狠狠地摔倒在地上,余梓岳飞身一个肘击,直接击中了他的膻中穴位。科洛维奇剧痛,但是毕竟还是一个格斗家,他马上用腿去踹余梓岳,势大力沉的就将余梓岳轻松的踹开了。

        科洛维奇立刻抓住机会站了起来,喘息了一下,立刻又发动了进攻,不断的用腿和手臂去攻击余梓岳。这是拳击和空手道的格斗技巧,但是在摔跤上却很有很大的欠缺,余梓岳瞅准机会,又将科洛维奇一个抱摔,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上去一个巴西柔术的绞索,用双腿搅住了科洛维奇的咽喉。用双臂绞杀住科洛维奇的腰部,这样仅凭他的腿乱踢,也无际于事。过了不到两分钟,科洛维奇就支持不住,他的胸口像海涛一样起伏,四肢有点痉挛。脸上红彤彤的,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了下来。这时候,彼得涅夫少将走到场地中来,大声的说道:“兄弟们,你们都见识到中国功夫的厉害了吧!与我们余梓岳上校进行格斗的较量,我看这就是不理智的行为。好了,我们来用掌声和花朵来庆祝这场精彩的比赛吧!”听到彼得涅夫少将的说话,余梓岳松开了绞杀,科洛维奇站了起来,粗粗的踹了几口大气。等身体平复后说道:“余上校,你的格斗技术真厉害,中国功夫果然名不虚传!”说完,给余梓岳一个大大的拥抱。

        余梓岳看看一旁的古思楞和娜塔莎,走到场地的中央说道:“我不是我们团里格斗技术最好的战士,我的兄弟,也就是这次夺岛演习,和娜塔莎少校一起奇袭敌军指挥部的英雄,古思楞才是格斗技术最好的战士。”听到余梓岳的这句话,这些俄罗斯人将惊艳的目光投向了手臂上挽着纱布的古思楞,娜塔莎的脸上一脸的骄傲。古思楞没有说一句话,心中在想余梓岳大哥为什么说这样一句话,真是琢磨不透。余梓岳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拿起了一瓶茅台,喝了一杯。然后,对着大家说道:“今天的联谊会,举行得很圆满,军营有军营的规定,到了熄灯的时候,还是早早的休息吧!”众人有些不情愿,还是遵守了军人的纪律,像一海潮一样慢慢的散去。娜塔莎扶着古思楞,慢慢的走向了营区的医务室。天上的月亮很明亮,星星眨着眼睛,微风吹着娜塔莎美丽的头发。娜塔莎好奇地问道:“余梓岳上校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是你们团里面格斗技巧最高的战士吗?”古思楞说道:“我大哥是这样说的,但是我跟我大哥打过几场,从来就没有赢过,我也不知道他这样说是什么意图。”

        202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