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侦探推理 - 星空华幕在线阅读 - 第二章 训练

第二章 训练

        时光就像颠倒的梦境,梦境展现出错乱的时光。一朵朵白色的云在天空中无忧无虑的飘着,几只鸿雁惊叫的飞上了天空。草原上绿草如茵,开满着各样的鲜花。就像五彩的地毯,牛羊悠闲的走着,突然一阵风,将古思楞的身形吹了起来,他在空中像一片飘浮的树叶。飘啊飘,看到了大河,看到了高山。突然电闪雷鸣,天空中下起了雨,就像是无数的子弹压向地面,地面立刻变成了个大泥潭,古思楞陷了进去,身体不断的挣扎,他绝望的伸手向上抓,希望抓住什么,可是除了雨水和空气,什么也抓不住。就在泥水没过脖颈时,天空突然一个霹雳,昏黑的乌云出现一个耀眼的光球,光球迅速的飞到古思楞的身边,伸出了一个梯子,梯子上的人居然是刘伟长。刘伟长将古思楞拉了起来,当古思楞要拥抱刘伟长的时候,发像眼前的居然是一个大头,杏眼,鹿耳,小鼻子,小嘴巴,身材修长的外星人。古思楞一阵头痛睁开双眼,看见识余梓岳和娜仁花关切的目光。娜仁花眼睛了泛着泪花说道:“你晕过去了半天了,医生说你身体强壮,换做别人命救没有了,幸好匕首没有伤及到脾肾,不过激光烧蚀大部分神经,你今后腰部就没有知觉了,医生也没有办法。”余梓岳说道:“好兄弟,你晕倒后,我们已经用交互式脑电波全息成像技术,查看你的记忆电波,那四个坏人,我们公安机关的同志已经抓获了,等着他们的是法律的严惩。”古思楞看看娜仁花梨花带雨的面容说道:“不要紧的嫂子,要是有再一次的选择,我还是会挺身而出的。”余梓岳点点头说道:“如果你是军人,只要向他们出示军官证,这些败类就会知难而退,在祖国,没有任何一个凶徒敢袭击军人和警察。抱考国防科技大学吧!大哥来找人。”娜仁花在一旁说道:“古思楞,你就听你大哥的吧!”古思楞看看他们俩,点了点头。

        古思楞的身体强壮,生命力旺盛,没有几天就出院了。正如医生所说的,他的右边腰部没有了知觉,而且以后的余生也不会有知觉了。古思楞毕竟还年轻,并不知道这对他意味着什么,他乐观的就像一颗小草,也许风雨无情的摧残,但是他依旧顽强的生长。古思楞只在余梓岳的家中呆了一天,就坐上他的车自动飞会到通辽市鲁北镇的家中。母亲格尔乐看见儿子回来了,眼中留下了泪说道:“你就是跟阿妈留了个言,就跑去呼市和一个刚认识余大哥家,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要阿妈怎么活啊?”古思楞看见流泪的母亲,心中满是愧疚。说道:“阿妈不要哭,我不是好好的吗?余大哥是个好人,是他救了我,支付基点给我住院,今后我一定听你的话。”格尔乐说道:“你的父亲格斯尔常年在过外工作,家里就你和你弟弟贴木尔,我一个人将你们带大,容易吗?”古斯楞想起了父亲格斯尔,记忆中的形象很模糊,仅仅停留在自己五岁的时候,那时候弟弟也只有三岁。父亲的身材很高大,一脸的络腮胡,他是c国核能集团驻肯尼亚地区的分部经理,然而随后的十几年,古思楞都没有见到过父亲。虽然有全系影像,但那并不能算是见面。弟弟贴木尔拉着他的手说道:“哥,受伤得重吗?”古思楞看着已经到他眉间高的弟弟说道:“呵呵,不打紧,要不我俩摔一场。”格尔乐生气的说道:“阿妈跟你说的当耳边风,吃饭。”

        从城市回到了草原,回到了家乡,古思楞感觉好极了,就像鱼儿回到了水里,鸟儿飞上了天空。熟悉的牛羊群,好管闲事的狗,还有自己亲爱的弟弟。时间是不会等待任何一个人的,因为他是永恒和公平的。在c国对于每个人一生中第一场重要的考试,高考来临了。考试早就淘汰了纸质的答题方式。全息交互影像技术广泛的应用到考试中,学生可以直接面对考官,在考试中会有虚拟的实践操作环节。考试一完成,成绩就会由系统给出,立刻决定你能上一所怎样的大学。是985,还是211,还是普通的一,二本院校。考试的方式更加的友好,可是考试的要求却大大的提高了,对于每个学生都有不小的心理压力。古思楞心中并不紧张,自己的成绩在全年级也是名列前茅的,虽然c国国防科技大学是面向全球招生,c国地区的录取率只有百分之一点五。但是古思楞还是有自信的,他沉着的应对了考试,考试一结束成绩就立刻出来了,659分离国防科技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少了两分。古思楞很气馁,就差两分,但是还是可以上其他的985高校。就在这个时候古思楞的手环传来了震动,出现了余梓岳关切的影像。余梓岳说道:“古思楞,考得怎么样,分数是多少?上线了没有?”古思楞懊恼的说道:“就差两分,哥,这可咋办?”余梓岳说道:“别灰心,交给哥想办法,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余梓岳先后拨通了自己父亲余远山和博导易安仁的电话,说明了事情的原因,接着就等待他们的回复。余远山拨通了国防科技大学副校长陆震的电话,说道:“老同学,近来可好,我有一件事要麻烦你了。”陆震笑道:“你这家伙平时就是无事不蹬三宝殿,说吧!”余远山说道:“我推荐一个好苗子,是梓岳的小兄弟,曾经在打击黑势力团伙中见义勇为,负过伤,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嘉奖,这次高考报考你们国防科技大学,就差两分,他的名字叫古思楞。这样一个好苗子,不能得到你们的培养,那真的是很可惜。你能破格录取他吗?”陆震说道:“有这样的好苗子,有血性和使命感,是个当军官的料,好吧,这件事放我身上,我和学校常委商量一下,我个人给你表个态,这个人我是欢迎的!”余远山说道:“那就拜托老同学了,草原上的孩子能考到这个分数,也挺不容易的。”就在余远山挂断电话的十分钟后,陆震接到易安仁的电话说是很像要古思楞做他的学生。陆震交谈了几句挂断了电话,心中不禁有点好笑,想到,余梓岳你这个小兔崽子,要你的父亲和导师来冲在前面,自己在后面摘桃子,不过也不能让这样一个有血性当担的青年失去学习的机会。路震第二天就和学校常委讨论了,很快就得出结果,破格录取古思楞。陆震拨通了余梓岳的电话,说道:“你这个小兔崽子,要你的父亲和导师给你冲锋,你在后面躲着,你什么时候滚动我这里来归队。”余梓岳笑道:“我早就想见陆伯伯您了,我这个中级军官,借我两个胆也不敢麻烦身为中将的您啊!只有我爸的脸面好使,我爸常对我说,他的这批老同学里,就数陆伯伯您为人最仗义了。”陆震说道:“你这小兔崽子,别拍马屁了,你的兄弟可以入学了。”余梓岳说道:“好的,谢谢陆伯伯,小兔崽子明天就归队。”

        古思楞只是得到了余梓岳的一句简单的话:“古思楞你可以到国防科技大学上学了,开心的玩一会,准备好行李,秋季入学。”只是古思楞没有想到自己上学的事,居然是c国人民解放军的陆震中将给他开的绿灯。古思楞把这个消息立刻告诉了母亲和弟弟。母亲和弟弟十分的高兴,向草原上的亲戚和朋友发出了邀请,请他们明天到家里吃手把肉。第二天,家外的草场上就聚拢了十几辆汽车,古思楞和贴木尔挑了两头肥壮的绵羊,屠宰掉放进了俩口大锅,将绵羊的血灌进羊肠子,蒸制成美味的血肠。羊肉已经煮好了,几大块放进盘子里,就像堆积的小山。客人们拿起手中的蒙古刀,一块,一块的割下来,蘸上酱醋和蒜泥,那鲜嫩敦实的肉感,加上美味的蘸料,激发了每个人的味蕾,就像化身成鸟儿在云朵中穿行,化身成鱼儿在水中畅游。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就是草原儿女的生活。蓝天流云远,一雁独高飞。远山葱茏绿,斜阳照晚晴。微醺的人们在草地上开始放声的歌舞,苍凉悠远的琴声就像是插上翅膀的信笺洒向整个草原,汉子们跳起了豪迈的舞蹈。这就是蒙古人,无论社会进步到什么地步,只要有草原,羊群,和酒,人们就可以舞蹈下去,一代又一代。欢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明天又要各自忙碌。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样的场景在草原是能常见到的,日复一日的景象,也是枯燥和孤独的。人就像被困在笼子里的鸟,不过鸟现在要展翅高飞了,他将见证更壮丽的河山,开创人生旅途上瑰丽的传奇。古思楞打点了行李,拥抱了母亲格尔乐,突然这一刻,感觉母亲老了许多,这在以前是从未察觉到,就在这一刻,温暖的夕阳斜照这整个草原,风吹着草,草点着头,星星碎碎的金色光点,就像是满世界金色的露珠。古思楞心中一阵酸楚,似乎就要流下眼泪了。细心的贴木尔不愿意,母亲也流下眼泪,说道:“哥,你在学校有空给我联系,我也想出去到大城市看看。”古思楞点头道:“恩,我会给你电话的。”格尔乐说道:“妈多说一句话,我知道你是有狭义心肠的男人,再遇见坏人,你一定会挺身而出,但是,答应阿妈,先保护好自己,好吗?”古思楞说道:“恩,我答应阿妈。”人生的旅途,最不舍的就是和亲人的离别,但是终究要分别,不论是短暂的,还是长久的。古思楞座上了汽车,汽车自动驾驶到c国通辽市。坐上了南下的磁悬浮动车,三个多小时就到了c国长沙市。国防科技大学的校门,巍峨挺拔,就像长城上的山海关一样守护着祖国。古思楞一踏进校门,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自己不只是一个学生,更是c国人民共和国的一名军人,军人的使命感和荣誉感使得自己心中热血翻腾。

        学习和技能不过是重复的训练。古思楞在空天科学院报到后,找到了自己的宿舍,当他推开门的时候,里面露出四个友好面孔,一个面容英俊,身材匀称的男子说道:“我叫吴京圈,北京人。”一个面容敦厚,身材高大的男子说道:“我叫刘彤,山东曲阜人”一个中等身材,面容精明的男子说道:“我叫童启武,江西上饶人。”一个神情俊雅,身材高挑的男子说道:“我叫于竹枫,湖北荆州人。”古思楞说道:“古思楞,内蒙通辽人。”童启武笑着说道:“哥,你身体可真壮,两个我估计也打不过你。”古思楞腼腆的笑了笑。于竹枫说道:“我看他说的是实话,听你的名字是蒙古族人吧!我是荆州的蒙古族人,很可惜我不会蒙语。”古思楞点了点头,汉语自己还不熟悉。就在这时候。一个军官走进来喊道:“立正,所有人交出手环和一切通讯电子设备,任何人不得出校,11点钟熄灯,早上6点晨练,违反一次,七天禁闭,第二次违反,记大过一次,第三次开除学籍。听见了没有?”五个立正喊道:“听见了,教官。”军官点点头说道:“我叫席天则,在今后的四年里,我是你们军事科目的教官,我的格言是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你们能考上国防科技大学是一块好钢,可是这远远不够,我要将你们锻造,锤炼,淬火,开锋,让你们成为保卫人民的剑,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但是你们必需坚持,因为你们的名字叫c国人民解放军。知道了吗?”五个人齐声喊道:“明白了,席教官!”手环和电子设备都上交了,古思楞心中有点落寞,自己给弟弟贴木尔的承诺不能实现了。

        第二天,五个人就领到了新的军服,童启武说道:“我们这几个兄弟,还是彤哥和古思楞身形魁梧,穿起军服真叫一个帅。”刘彤说道:“也不是,我俩都是北方人,自然生得魁梧些。”童启武说道:“京圈,也是北方人,怎么穿起来却像个戏子,呵呵”。吴京圈说道:“启武,你小子满嘴胡沁是吧!有咱这么帅的戏子吗?看我不抽你!”童启武说道:“圈哥,别,开玩笑的,在我心里你才是最帅的。”吴京圈说道:“这还差不多,在北京城我也算一个小角儿,知道呗!”于竹枫说道:“苏杭评弹呢喃暖,燕赵悲歌易水寒。烟雨朦胧百花娇,风霜雨雪松柏壮。一方水土,一方人,不同的地方,人自然也不一样,就像大地万灵,各有特点。”吴京圈说道:“听于哥说话,就是文化人,说得就是中听。”古思楞听着他们说话,觉得很有意思,露出孩子一样的微笑。于竹枫说道:“古思楞,你怎么不说话?”古思楞说道:“于大哥,我汉语还不是很好,正在学习。”童启武笑道:“古思楞,你还骑马,住蒙古包吗?”古思楞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个问题有不少的人向自己提过,其实,蒙古人都有自己的汽车和定居点,马和蒙古包早就走进了历史。就在五人在说话的时候,房间的一角投射出席天则的全息影像,说道:“你们五个人,整理军容仪表,下午到学校操场按班级集合,学校副校长陆震中将会给你们训话。”五人立正回答道:“明白,席教官。”

        九月的天暑热未退,太阳爆裂的炙烤着大地上的一切,新的学员军容整齐,排好队列从个自的楼栋里走出来。衣冠严整,军容威仪,一个人接着一个人,就像整齐的棋子,当整个操场上遍布齐整的棋子时,蔚为壮观的景象出现了。八千个战士牢牢的钉在操场上。万里无云旌旗杨,千军甲士仪仗亮。点兵沙场男儿志,热血涌动卫中华。在观光台上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庄严的站立着,阳光暴晒着他的皮肤,是他流下细小汗珠,他就是c国人民解放军陆震中将。他高声说道“孩子们,欢迎你们来到国防科技大学这座985和211双一流大学来就读,与其他的学校不同的是,你有一个荣耀的名字,c国人民解放军,你们将成为国家安全的柱石,人民手中的宝剑,让一切想侵略我们,损害我们,安全和发展,极其利益的敌人胆寒。纵观我们历史,汉的伟大,唐的繁荣,是因为他们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清和宋的财富都是当时世界第一,但是没有强大的军队,都灭亡了。国虽大,忘战必危。我们的祖国和人民都要靠你们来保卫。关于学习和训练,我送你们六个字,认真,重复,坚持。我们将在这里训练你们,让你们成为优秀的战士。”台下爆发出热烈喊声:“c国人民共和国万岁,c国人民解放军万岁。”训练正式开始了。

        c国防科技大学的学业很是繁重,但是拦不到这五个青年,只是古思楞的问题要大一些,他必须尽快提高汉语水平。国防科技大学早早的进行了改革,军事科目的训练占到了四成,其下有五个科目:格斗,射击,机甲操作,潜水,战斗器驾驶。对于五个人不同的喜好,五人选择了不同的专业。于竹枫选择了中国兵法古谋略研究。古思楞选择了深空物理。童启武选择了星舰驾驶。刘彤选择了作战指挥。吴京圈选择了通讯工程。军事科目的对于所有的人才是严峻的挑战,如果考核不合格将失去学习的机会,被退学。现代的战争不仅是培养学者,首先是一名军人。第二天的凌晨4点,房子里的警寻响起,席天则的影像出现说道:“十分钟到操场集合!”吴京圈睡眼惺忪的说道:“席教官,不是6点晨练吗?”席天则说道:“这是命令,记住第一条,命令大于规定,立刻,快!”五个人慌慌张张的穿上衣服,口脸也来不及洗,匆匆的跑到操场。席天则早早就站在那里,陆陆续续又有一百多人跑过来了,五人并不是最狼狈的,还有两人把军装穿反了,已经进入到秋天,凌晨还是很寒凉的,有几个人在小声的抱怨。席天则喊道:“所有人,向右看,列队,报数。”最后一个士兵报数到:“134”。席天则说道:“看看你们狼狈的样子,告诉我!你们是c国人民解放军吗?你们能打胜仗吗?那两个军服穿反的人,名字。”一个魁梧的士兵说道:“报告席教官,我叫魏大壮。”一个胖乎乎的士兵说道:“报告席教官,我叫杨小龙。”席天则说道:“魏大壮,杨小龙出列,一百二十个俯卧撑,其余的人围着操场跑6圈。”

        围着学校的大操场跑6圈对所有人讲是个不小的挑战,古思楞跑的比较轻松,他就是草原上的小骏马,撒开蹄子开心的跑。于竹枫的情况就没有这样乐观了,三圈过后,他就气踹嘘嘘,两条腿就像灌了铅一样,心剧烈的跳动,一口气吐出来,好一会才平复。吴京圈跟在他后面抱怨道:“这哪是学习和训练,简直就是要命。”童启武和刘彤跑在他俩的前面,保持着队形,显得十分的稳健。古思楞跑的就像是种享受,也没有心机,开心的就向前冲。领先了一圈来到于竹枫的身边,友好的问道:“于大哥,你还好吗?”于竹枫说道:“我踹不过气来,不太好,不过我会坚持的。”古思楞说道:“于大哥,你的呼吸方法有问题,越是累,越要放松,一过4圈就好了,我平常赶羊就这样。”吴京圈在后面听见了噗嗤的笑了出来。古思楞真诚的说道:“是真的啊!我没有说假话。”童启武说道:“京圈,你小子别乱笑,古思楞比你实诚多了。”于竹枫按着古思楞说法跑过4圈,果然感觉好多了。一百多号人都跑完了,魏大壮和杨小龙却没有能做完一百二十个俯卧撑。魏大壮做了76个,杨小龙只做53个。他们俩都混身痉挛,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席天则说道:“我让你们停下来了吗?”俩人无力的回答道:“席教官,我们实在,实在是做不动了。”席天则说道:“遇见敌人,你们也说打不过了吗?记住,你们是c国军人,要战胜一切困难,两人,跑6圈,立刻!”两人只好从地上爬起来,一步三晃在操场上奔命。席天则走到古思楞的身边说道:“为什么要领先大家一圈。”古思楞坦诚的说道:“我跑着开心,就跑快了,平时放羊就这样。”席天则说道:“所有人记住,你们134人是一个连队,是团队,集体的胜利才是胜利,个人要服从集体。”早上的训练结束了,大家都累趴下了,而这个早晨,对魏大壮和杨小龙来说无疑是残酷的。而整个连队的训练才刚开始。

        回到宿舍,吴京圈就趴倒在床上,刘彤却显得十分的平静。于竹枫说道:“彤哥,平时喜欢锻炼吧!”刘彤说道:“还好,平时就喜欢运动所以不太累。”吴京圈说道:“还是古思楞厉害,跑得就像兔子。”古思楞憨厚的笑了笑。童启武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倒是觉得,这个席教官很不简单,我们以后的日子很难过了。”就像童启武说的那样,这样的训练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时常发生,带来的结果是大家的体重不断的下降,尤其是魏大壮和杨小龙。吴京圈为人圆滑,善于交际,很快就和连队里,刘思若,王星月,肖战,陈锋,张诚,雷鸣,成为了好朋友。即使有高强度的训练,大家的学业并没有被耽误,显示了很好的学习能力。就在第一次训练两个月后,席天则将大家召集到,一个室内训练场。一边是各种各样的训练器械,另一边就是宽阔的演武场。席天则说道:“从今天开始,我要教授你们格斗技巧,包括散打,柔道,和摔跤,我向你们介绍我的副手魏艳玫教官,大家欢迎!”大家心中一震,魏艳玫,不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吗?就在万众瞩目下,一个穿着红色格斗服的年青女子走上前来,女子身材高挑,面容姣好,一头长发,声音动得像一只夜莺,说道:“大家好!我叫魏艳玫,是你们格斗科目的教官,很高兴和你们一起训练,请多指教!”吴京圈看着魏教官眼睛都直了,大家的心中都想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女会是格斗的教官,多少有点怀疑。席天则说道:“你们任何人都可以向魏教官挑战,获胜可以免修格斗科目。”这一句话一出,场下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吴京圈举手说道:“报告,我想试一试!”

        席天则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可以。吴京圈走下场地,活动着身上的关节,在看上魏艳玫的第一眼,吴京圈心中就呯然心动,她能当上格斗教官一定不是浪得虚名,输赢并不重要,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吴京圈这样想到。吴京圈行了一个礼,然后跨出左腿,伸出双臂来抓魏艳玫。那知道魏艳玫就像一道闪电,踩着吴京圈的左腿,飞身一纵,双腿已经缠到吴京圈的脖颈,利用身体的惯性,将吴京圈狠狠的摔在地板上。然后一个反手,吴京圈的右臂就脱臼了。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破绽。这是在散打中难度极大的绞杀,却被魏艳玫轻松的粘来。吴京圈本想熬过三招,不想一个照面就被制服了。席天则平静的说道:“送医务室。”肖战和陈锋扶着吴京圈就走出了训练场。古思楞看见眼前的一幕,只想到一个人,余梓岳。其余的士兵则是鸦雀无声。魏艳玫站起身,随手拍拍下战斗服,用手捋了一下长发,露出迷人的微笑。席天则平静的说道,还有谁想试一试。场下没有一丝声音,然后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军人的战场,永远都是用实力说话。魏艳玫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用无可争议的实力赢得了学员的认可。然而格斗科目的训练是极其艰苦的。

        在随后三周的训练里,席天则也会下场,没有一个学员能挑战成功,包括古思楞,这让大家有些气馁。席天则说道:“学习和训练不断的重复和坚持,没有三年的功夫,任何人都不能在格斗上有所小成,军人要有强健的体魄,和现代作战的知识。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能达成的。军事训练的五个科目会伴随你们四年,以至于你们以后的军人生涯。”训练对每个都是挑战,魏艳玫要求大家负重10公斤,6公里越野跑,锻炼体能。每天做100个俯卧撑,30个引体向上锻炼手臂的力量。这样的训练每周都有两三次,吴京圈的伤早就好了,每当上魏艳玫的课他就十分的兴奋,围着魏艳玫打转,在教授格斗课上被魏艳玫摔了一次,又一次也不气馁。魏艳玫则是招牌式的微笑和动听的声音说道,下次要努力哦。这使得吴京圈心痒难耐,确又无可奈何。有一天在寝室里,童启武说道:“京圈,你老是被魏教官摔来摔去,有意思吗,一爷们打不过娘们。”吴京圈笑道:“我看除了席教官,没人打得过魏教官,打不赢才要学习啊!”于竹枫说道:“我看,京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石榴裙下嫣。”说完这句话,连憨厚的古思楞都笑了。吴京圈说道:“没有,没有,不过魏教官真是十分的好看,这点没有人敢否认。”刘彤说道:“京圈,这样不行,你可要受罪了,我看魏教官外柔内刚,你还是不要打歪主意了。”吴京圈说道:“好的,好的。”但是还是在格斗课上被魏艳玫摔得东倒西歪。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京包”,沙包的包。

        半年后席天则带领着全连的人来到了射击训练场,指着地上的全自动步枪,和全自动手枪说道:“军20自动步枪是全自动磁能枪,可装弹45发,由电磁发射5.8毫米弹丸,能在击穿3公里外的20毫米轻质装甲。军5全自动手枪也是磁能发射,弹容量17发,9毫米弹丸,能击中1公里外10毫米轻质装甲。这是你们的武器,要好好的使用,在机甲武器上有更为强大的磁能武器,你们也要纯熟的运用。听见了吗?”大家一致喊道:“听见了,席教官。”说是射击科目,其实已经不只是射击,还有单兵的反坦克和防空导弹,可操控的侦杀一体无人机。古思楞穿上了防弹衣,带上了头盔,头盔的能接受无人机和战场信息平台发来的数据,对敌人实行超视距打击。在这个时代,信息和数据,才战场上制胜的关键,而不是靠士兵的双眼。这样的射击科目已经不像几百年前一样要求士兵的眼力和心手合一。显得有些傻瓜。大家做的就是熟练的运用装备。古思楞他们熟练了装备后,发射的子弹都命中了1,2公里外的靶心。这然大家都十分的高兴,古思楞却有点没落,他心中想到:“都说端过枪的才叫男人,打过胜仗才是军人,自己端了枪,射击了,就中靶心了,着未免有点儿戏了。”古思楞还没有明白,科学技术的进步,早就推动了几波战场革命,新的装备和由此带来的战术手段,早就飞速的提升。

        熟悉个人装备很快,比起考究功夫的格斗,实在不算什么。大家为轻松的通过射击科目而高兴,接着席天则就带着大家来到一个巨大军械库。里面停着几百个机甲机器人,蔚为壮观。每个机甲机器人有三个成年人一样高,背后是推进装置,肩上是火力装置,显得十分的威武雄壮。席天则,也不说话。用手环扫了一下一个机甲的腿部的图像,机甲的胸腹打开了,席天则熟练的坐进去,机甲合拢,就是一个完好的机器人。席天则挥动四肢做了几个战术动作,机甲也做的有莫有样。机甲走一旁的武器库,取了一把1.6米巨大的磁能枪。席天则说道:“看好了,这才是真正的武器,这把机20全自动磁能枪,能连接机甲上的弹药库,18毫米弹丸,弹容亮240发,可在三分钟全部发射完,击穿5公里外30毫米的轻质装甲。单独弹容量45发。”席天则操控着机甲大踏步的走出了军械库,对着远山的目标扣动了扳机,传回来的画面显示,5公里外的钢板靶人都被拦腰击断。席天则操控着机甲,推进装置点火,机甲飞到空中悬停。操作按钮,肩上的火力装置全开,12枚小飞弹拉着白烟,向目标飞去,在远处的靶子上爆发出一连串的火球。席天则说道:“机甲可以短距离飞行40分钟,肩上的飞弹能对10公里空地海目标进行攻击,所以机甲是你们依靠,你们是机甲的灵魂,在战场上的感知平台,和数据链可以协助你们作战,你们将是团队作战。”连队的所有学员都兴奋喊道:“祖国万岁,c国人民解放军万岁!”

        古思楞的心中最为兴奋,这个来自草原的孩子,还在为射击科目像儿戏,而倍感懊恼,现在却被眼前的机甲所震撼。深深的感到祖国的强大。接下拉的训练让是让所有人无比的兴奋,有人说过汽车是成人的第一个玩具,而眼前的这些机甲是军中的精英才有的玩具。连队的成员对此乐此不疲,对每一项操作熟悉摸透,操作机甲完成每个战术动作。当所有的人能将机甲操控的飞到空中,在空中排列成进攻和防守的队形,整个场面就像出动了整个机器人军团。古思楞操控着机甲在天空是肆意的飞行,就像自己的双肩插上了翅膀,化身为手持宝剑的天使,将所有的怒火送给自己的敌人。古思楞一寝室的五个人组成了战术小分队,在空中像老鹰一样的俯冲,像云雀一样欢腾,虽然不能直冲云霄,却也可以俯视大地。就这样大伙再兴致勃勃的操控了三个月的机甲后,也得到了席天则的认可。格斗科目的训练也在继续,大家后获得了不少的提高,吴京圈也不列外,每当被魏艳玫摔倒后,他都会说:“魏教官真是厉害。”魏艳玫总是招牌式的微笑和动听的声音说道:“下次要努力哦!”。看来京包这个外号可真是名至实归。国防科技大学各科目的学习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作为对军人的军事训练也任务重重,接下来的就是潜水和战斗器驾驶。席天则说道:“我们地球,海洋的面积占了71,海权对国家至关重要,你学习潜水和潜航器的驾驶,将会无声的将匕首插入到敌人的心脏。”潜水的科目开始了,这是这批队员第一次走出国防科技大学的校门,来到长沙市的湘江里进行训练。格斗虽然是古思楞的强项,但是在草原长大的孩子,潜水却成了他的短板。为此古思楞下了不少的苦功。

        在战斗器的驾驶里,席天则教授了,如何开直升机,和操控坦克。接下来一年里大家都在训练怎样更好的操控。就在学业快三年的时候,整个连队迎来了最重要的考核,实兵对抗,在实战环境中,检验每个士兵在军事科目的成绩。在一个晴朗的早晨,席天则对大家说道:“根据学校的惯例,和校领导的指示,我们这个连队,将在不设预案的情况下,背靠背和蓝方进行对抗,你们可以调配手头的资源,机甲,直升机,坦克,电磁枪,无人机,当然不会给你们配发实弹,取而代之是模拟弹,但是一但被击中,装备会锁死,士兵自动退出战场,全歼敌军才会获得胜利,我任命刘彤为连长指挥连队,于竹枫为指导员和参谋,古思楞为一排长,童启武为二排长,吴京圈为三排长,魏大壮为四排长。记住这次实兵对抗,对每个人都很重要,会记入到你们的档案,系统也会对每个人的表现评分。你们有信心取得胜利吗?”连队的成员齐声高呼:“排除万难,取得胜利。”做战任务是下达了,可是这却愁坏了刘彤和于竹枫,虽然刘彤的专业是作战指挥,于竹枫的专业兵法谋略,可是谁也没有指导过战斗。这样一个天大的任务就像大山一样压下来了。但是这毕竟事关连队每个人员的考核,也是捍卫军人的荣誉,认输是不可能的事情。

        202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