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跑了!跑了!(第二更~)

第七十九章 跑了!跑了!(第二更~)

        我本边军一小卒正文卷第七十九章跑了!跑了!还不知道自己在韩绍眼里绿色且安全的哥利当户,在看到那一骑身影从缓坡上直冲而下的时候。

        神色明显有些狐疑。

        脑海里闪过的第一道念头,不是别的。

        而是……

        ‘难道那雍将是来……劝降的?’

        是的!

        已经‘洞彻’了对方天大阴谋的哥利当户,自然不会以为对方单骑一人前来,是来投降的。

        肯定是来劝降的!

        劝自己加入他们,一起祸乱整个草原后方,甚至一举推翻可汗的统治。

        对此哥利当户自然是不屑一顾。

        他又不傻!

        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这些人一起赌命。

        哪有直接向王廷、向左贤王告密来的利益大?

        要是连这点账都不会算,他还什么资格称上一声草原豪雄?

        他已经算计好了,待会儿要是能将对方‘劝降’敷衍过去。

        他就带着麾下一起跑!

        毕竟这些杂兵虽然废物,但勉强也算是一笔不小的力量。

        但要是敷衍不过去,对方恼羞成怒之下,让隐藏在后面的‘大军’围剿自己。

        那就不好意思了。

        为了乌丸!为了王廷!为了可汗!

        他只好一个人先跑了。

        嗯,顶多再带上阿保机这个‘大贤’。

        所以在身边一众蛮将的惊呼声中,哥利当户面色平静,胸有成竹地道。

        “不急,先听听那雍将准备说什么,再做打算。”

        而他这份镇定,也感染了身边的一众蛮将。

        “当户果然有大将风范!”

        “是啊,是啊,这等临危不乱的气度,说起来比我以前见过的万骑长,也不逊色了。”

        “什么万骑长!咱们当户,以后起码是个大当户!”

        听着众蛮将一阵阿谀,哥利越发得意。

        大当户?

        等我去了王廷……倒也不是不行……

        然而就在哥利正在遐想连连的时候,突然感觉对面直冲而来的那骑雍将有些不对劲。

        等等……

        他要干嘛?

        疯了不成?

        感受着前方骤然升腾而起的恐怖武道真意,哥利瞪大双眼,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可再不相信,那正在快速凝聚的强大真罡之力,却是丝毫做不得假。

        出于天门境大宗师的强大本能,哥利几乎是瞬间冲天而起。

        而后足下暴踩虚空,整个人须臾间便往斜方向暴退出数十丈!

        或许是考虑到阿保机这位‘大贤’的价值,在这过程中他甚至还不忘一把操起身旁的阿保机,随手丢到一边。

        真是令人感动。

        妈的!

        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阿保机,心中骂骂咧咧。

        可很快他就骂不出来了。

        因为就在他宛如垃圾一样,被丢到一边的时候。

        恐怖的灾难降临了!

        那道几乎灌注了一位天门境大宗师全部真罡之力的巨大刀罡。

        从那骑雍将奔袭而来的方向,猛地绽放而出。

        这一刻的华丽与璀璨,阿保机甚至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那些还在诧异自家首领为什么突然腾空而起的蛮将、蛮骑,也无法形容眼前这突然爆发的恐怖一刀。

        因为他们根本来不及去形容。

        快!

        实在是太快了!

        等他们有所反应的时候,那道恐怖刀罡已经有如山倾海啸般呼啸而至。

        他们只能睁大了双眼,眼睁睁地看着刀罡破开他们的甲胄、躯体。

        甚至就连座下的战马,也没能幸免于难。

        狂暴的罡气在肆虐!

        嫣红的鲜血在泼洒!

        破碎的残肢在飞舞!

        并且顺着蛮骑前锋的方向,急速向着身后蔓延席卷!

        一息、两息……

        等到那道恐怖暴虐的刀罡,彻底消散于无形。

        有莫名其妙被泼了一身血的蛮骑,呆愣愣地看着身边方寸间被犁出的那道巨大沟壑。

        近乎本能地干咽了一口唾沫。

        差一点……

        就差一点!

        滴答滴答。

        黄色的液体,顺着马鞍汩汩流下。

        可他浑然未觉。

        那具曾经可以让他在马上闪转腾挪如履平地的身体,宛如中了巫术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就这么木然地看着那道黑色的流光,从前方骤然空白了一片的空档中进入,切开前方族人的身体。

        然后再轻描淡写地摘下自己的头颅。

        思维再次运转起来的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视线不断旋转,再旋转。

        等到模糊一片的时候,他才恍然意识到。

        我好像……死了?

        ……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

        别说那些蛮族骑军死得突然,死得猝不及防。

        实际上就连韩绍也是有点看不懂的。

        “这帮蛮骑他妈的不会傻子吧!”

        因为在韩绍视角里。

        就在他疾冲而至的时候,那些蛮骑不但没有做出防备,反而摆出一副迎接的姿态。

        似乎想要听听他要说什么。

        对此,韩绍自然是不理解的。

        毕竟大雍和乌丸两方,如今狗脑子都打出来了。

        还有什么好说的?

        最好的交流方式,不就是手里的刀兵吗?

        而这恰恰也是韩绍最熟悉的语言。

        所以在往嘴里丢了一颗回气丹后,韩绍举起了那柄被灌注了近乎全部真罡之力的睚眦。

        然后毫不客气地一刀斩下!

        轰——

        刀罡肆虐间,韩绍匆匆瞥了一眼小地图。

        原本密密麻麻簇拥在前方的灰白小点,顿时空了一片。

        唯一让韩绍惋惜的是那绿色小点跑得太快,没能被这一波直接带走。

        不过没关系,随着时间一息一息过去,刚刚吞下的回气丹不断发挥着作用。

        刚刚还贼去楼空的气海丹田内,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充盈起来。

        而似乎嗅到了空气中被寒风裹挟而来的浓郁血腥味。

        韩绍座下那食肉饮酒一个不落的孽畜,也渐渐兴奋了起来。

        四蹄纷飞间,嘶鸣的马声有如猛兽怒吼。

        几乎是毫不停歇的便化作一道黝黑的死亡流光,带着韩绍向前方数千大军直冲而去。

        “好孽畜!你也是个不怕死的!”

        于是本只是打算吓一吓这些蛮骑,让他们有所顾忌的韩绍。

        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这孽畜裹挟着没入了数千人的军阵之中。

        这一刻。

        他在进攻!

        一人单骑,进攻这数千人的庞大骑军!

        胯下狂暴直冲的辽东神驹,让他甚至不需要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仅凭马速,便可轻松切开身边路过的蛮骑身影。

        唯有每次遭遇到前方有蛮骑簇拥成一团挡在前方时。

        他才会在往嘴里丢下一颗回气丹后,狞起嘴角猛地聚起体内的真罡之力,再次一刀斩下。

        鲜血、残肢、哀嚎。

        马蹄所至!

        刀锋所过!

        皆是死亡!

        这就是韩绍化作的那道黑色死亡流光所过之处的真实写照!

        疯子!

        魔鬼!

        亲眼见证这一幕的哥利当户,远远地躲在一边。

        然后用惊恐的目光,看着眼前这堪称疯狂的一幕。

        同样都是天门境大宗师的修为,哥利自认自己绝不敢一个冲进数千人的军阵中!

        因为天门境的真罡之力,虽然强大且延绵不绝,但也不是真的无限!

        别的不说,单单只是那雍将最开始的霸烈一刀。

        他自问若是自己,只此一刀便会当场脱力!

        不!

        不对!

        以自己的实力,就算是动用族中秘法,拼尽全力也是斩不出那一刀的!

        而且他也认出来了!

        眼前这个于数千军阵中纵横无敌,宛如人屠的雍将,正是先前杀死那图的那个人!

        是了!是了!

        也只有这样恐怖的存在,才能一刀斩碎那图的脊背大龙!

        将他像条死狗一样丢在地上,逼问他!

        等得到想要的结果后,轻轻一刀抹了他的脖子!

        串起来了!

        串起来了!

        这一瞬间的灵感爆发,让哥利将所有一切的一切,全都串起来了!

        是了!

        这恐怖雍将一定早就知道从那图里知道了自己!

        这些天他一直在等自己!

        等着自己送上门来!

        眼下他单人一骑冲上来,只是为了拖住自己!

        然后等待后方的大军,从四周围上来!

        他要彻底剿灭自己这数千人!

        不行!

        我不能再待下去了!

        得跑!

        已经巨大恐惧彻底吞没的哥利,堂堂天门境大宗师竟然瑟瑟发抖起来。

        于是在瞥了一眼远处的那道黑色身影后,哥利再也顾不得其他了。

        身形一闪,便抛下一切扭头就跑。

        什么麾下数千骑军!

        什么临行前阿爸的殷切交代!

        什么智者‘大贤’!

        通通都是狗屁!

        活着!

        活着才有机会!

        活着才能去王廷,在左贤王面前揭开这一惊天阴谋!

        哥利越想越怕,越想越恐惧。

        越恐惧跑得越快!

        而和他一样想法的,自然不是他一人。

        还有一直拿命在给哥利出谋划策的阿保机。

        早在他被哥利丢出去的那一刻,他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不同的是,哥利还留下来偷偷躲在一边看了一会儿。

        阿保机则趁着那一刀的混乱,直接当机立断地跑路了。

        不得不说,先天宗师的脚力虽然比不上天门境大宗师的凌空飞跃,却也不慢。

        一番奋力狂奔,很快便脱离了身后数千骑军的军阵。

        不对!

        那不是军阵!

        是屠宰场!

        因为那里正有一个血手屠夫,在疯狂屠戮!

        阿保机只是余光往身后瞥了一眼,便有种亡魂皆冒的惊悚感。

        不过现在好了!

        这些跟他阿保机都没关系了!

        因为他已经跑出来了!

        哈哈!

        不但避开了那个可怕的屠夫!

        还成功远离了哥利那个蠢货!

        最近这段时间压抑的恐慌,一朝得到释放。

        甚至让阿保机想要仰天长啸。

        “我阿保机终于自……”

        “咦!阿保机!原来你早就在这里等我啊!”

        “本当户果然没有看错你!”

        “就连逃……遁走的方向,都跟本当户想的一致!”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阿保机口中喃喃自语的话音,顿时戛然而止。

        面色一片死灰地看着一脸惊喜的哥利。

        “走吧!跟我去王廷!”

        哥利!

        我艹你妈啊!

        没完了,是吧?

        ……

        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