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阴谋笼罩草原

第七十七章 阴谋笼罩草原

        我本边军一小卒正文卷第七十七章阴谋笼罩草原跑?

        数千大军面对区区数十骑,扭头就跑?

        这要是传出去。

        还不把人大牙笑掉?

        而作为这支大军的首领,他哥利也必将会成为整个草原的天大笑柄。

        到时候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草原上的豪雄人物?

        又有什么资格跟他那个混蛋兄弟,争那族长之位?

        哥利觉得他的‘大贤’怕是糊涂了。

        什么大部族跟雍人勾结?

        什么王廷里面有奸臣?

        简直是胡言乱语!

        若是真有大部族跟雍人勾结,他这个大部族的少族长会听不到一些风吹草动?

        这般想着,哥利黑着脸看向了他的‘大贤’。

        阴鸷的三角眼中,满是寒光。

        毕竟如果大贤不贤,那留着还有什么用?

        而且这狗东西还让自己丢了这么大的脸!

        想到自己听信了这狗东西的话,张口便向王廷禀告了三千人!

        哥利那张粗犷的脸,就是一阵隐隐的涨红。

        该死!

        我怎么偏偏信这狗东西的鬼话!

        要是那图在……

        这一刻,哥利又开始怀念起那图了。

        而那先前被哥利这位乌丸当户亲自认证的大贤,此时也顾不得哥利对自己隐隐露出的杀意了。

        不管那小撮雍骑的身后,是不是藏着无数大军。

        他都必须是!

        无论那些大部族有没有跟雍人勾结。

        他都必须有勾结!

        否则的话,等待他的就是死!

        这一刻,他的脑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急速转动。

        语气依旧是那般痛心疾首,那般急切。

        仿佛下一刻那些雍人就会带着无数大部族叛军,从缓坡之后杀过来一般。

        “你们还想不明白吗?”

        大贤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表情,指着远处那些少年身影,怒声道。

        “那些是不是我乌丸族的狼崽子?”

        在场一众蛮将能辅助哥利当户统领这数千人,修为自然不低。

        强大的目力加持下,自然能够清晰地分辨出那些少年是不是乌丸族人。

        可这又能说明什么?

        见众人点头后,露出迷茫、不解、质疑的表情,大贤再次道。

        “你看他们身上穿的衣裘,是普通部族的狼崽子能穿的吗?”

        众蛮将再次举目望去。

        视线中那数十蛮族少年身上穿的华丽皮裘,别说是普通部族了。

        就算是一般千骑大部的少族长,怕是也穿不起。

        这么一看,再一想。

        众蛮骑心中原本不屑的情绪,顿时闪过一抹狐疑与惊讶。

        随后便发现自己刚刚似乎忽略了许多。

        一是,那些雍骑身边怎么会出现他们乌丸族的狼崽子?

        二是,正如‘大贤’所说,那些狼崽子明显不是普通部族出身。

        这二者分开,就足以让人迷惑了。

        等结合起来想,却让人有些细思极恐。

        有蛮将强忍着心中的惴惴不安,小心道。

        “你的意思是?”

        ‘大贤’闻言,神色越发痛苦。

        “你们忘了可汗王帐军的前身吗?”

        王帐军?

        那可是可汗最精锐、最强大,也是最忠诚的军队!

        可这跟王帐军有什么关系……

        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可反应快的,也是有的。

        “你是说!当年……各部族的那些质子?”

        当年,可汗带着乌丸部本族横扫漠南诸部。

        凡是冥顽不灵死战到底的,全部诛除、灭族。

        而愿意归降的部族,为证明自己的忠心,族长则会将自己的子嗣送到可汗面前。

        一面可以充当人质,一面可以替可汗征战四方。

        而由这些质子组成的军队,为了自己部族的生存,也为了各自的荣耀。

        所以作战向来悍不畏死,本身又有本部族和可汗的双重供养,修为也极为强大。

        后来渐渐也就形成了如今的可汗亲军,王帐军!

        所以在听到这声惊呼后,就算反应再迟钝的人,此时也反应过来了。

        是啊!

        眼前的一幕,何其相像!

        特别是当他们看到其中两道蛮族少年的身影,此时一左一右紧紧跟在那雍人骑将的身后。

        这种似曾相识的既视感,就越发强烈了。

        是了!

        一定是那些大部族与雍人有勾结!

        为证明自己的诚意,甚至于是忠心,才会将各家的族子送到了雍人身边!

        就像当初他们面对可汗的征服时,做的那样!

        这一刻,不但是一众蛮将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甚至就连刚刚已经对‘大贤’的贤,生出几分怀疑的哥利当户,此时也不免多想了几分。

        难道我刚刚想错了?

        局势真的有他说得这般可怕?

        可是……那些大部族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呢?

        难道是为了趁着可汗大军南下,王廷空虚的时候,与雍人一起直捣王廷。

        再回过身,一举覆灭整个乌丸本族。

        从而恢复他们祖上的荣光?

        哥利这么一想,顿时觉得有这么几分可能!

        因为就连他阿爸,也时常在他面前感慨当初乌丸部本族没崛起前,他们部族的强大与威风。

        可自从可汗带着乌丸部本族强大之后,一番东征西讨,所有部族都衰落了许多。

        所以难保有人会不死心,想要趁机搞事啊!

        这么一想,哥利当户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阴谋!

        巨大的阴谋,似乎已经笼罩在整个乌丸部草原上空!

        甚至让一向自以为什么都不怕的哥利,都生出几分恐惧来。

        可是……这是真的吗?

        真的是这样吗?

        哥利看着他的‘大贤’,只见他的‘大贤’此刻目光坚定中,又带着几分惶恐。

        似乎跟他一样,正为洞彻了这个惊天阴谋,而恐惧。

        ‘果然大贤就是大贤!’

        ‘也只这样的贤才,才会跟本当户拥有一样的智慧!’

        想到自己刚刚冲动之下,差点亲手撕碎了这样的贤才。

        哥利当户就是一阵自责和惭愧。

        于是叹息一声道。

        “你果然没有辜负本当户的信任!”

        “本当户刚刚就觉察到了其中的不对劲,没想到你竟然也看出来了!”

        听闻这话的‘大贤’,眼神中的惶恐顿时消散去大半。

        生死当头走过一遭后,这种劫后余生的巨大喜悦,差点让他喜极而泣。

        “那……当户!咱们快撤吧!”

        “不然等那些雍人围上来,就来不及了!”

        ‘大贤’口气急促,有些焦急。

        不管怎么样,先忽悠了少族长退兵再说!

        因为现在他眼前面对的局势,已经很明显了。

        要是让他猜对了对面雍人的人数和实力,他们冲上去厮杀,肯定是个死。

        而如果他猜错了,他们冲上去一下戳破了事情真相。

        他还是个死。

        所以他决不能让少族长进兵!

        至于以后的事情,他也已经决定好了。

        等过了这一关,他就跑路。

        去他妈的千夫长,老子不当了!

        这种生死之间游走的感觉实在是太吓人了!

        他真的已经快要遭不住了!

        这一刻的他,甚至就连远在部族中的妻子儿女也顾不得了。

        毕竟妻子没了再娶,儿子没了也可以再生。

        可自己的命,只有一条!

        而面对‘大贤’的催促,哥利当户想了想便咬牙道。

        “好!听你的!咱们撤!”

        听闻这话原本紧张到浑身大汗淋漓的‘大贤’,心神一松,差点从马上瘫下来。

        只是没等他将这份喜悦保留多久,便听哥利当户沉声道。

        “这样吧,等退兵之后,你跟我去一趟王廷!”

        “我要亲自将这个天大的阴谋,向左贤王禀告!”

        开玩笑!

        阴谋之所以被称为阴谋,就是因为不为人所知。

        一旦让人知道了、洞彻了,它就不再是阴谋。

        而是一份天大的功劳!

        想到因为自己的禀告,而一举捣毁这样一个由雍人和叛逆精心策划的天大阴谋。

        到时候左贤王有可能赏赐下的泼天富贵与无边权势!

        哥利心中不禁有些激动起来。

        可当他看到他那位‘大贤’僵硬惨白的脸色,顿时不解道。

        “怎么?你不愿意?”

        我能说我不想去什么王廷,只想跑路吗?

        哥利自以为看出了‘大贤’的担心与顾忌,还不忘安抚道。

        “你放心!本当户为人向来大方!肯定会在左贤王面前分润你一些功劳的!”

        我他妈谢谢你啊!

        功劳?

        怕是杀头吧!

        他对哥利所说的话,全部都是猜测!

        还有不少是被逼无奈之下的灵机一动。

        这其中有几分真,几分是假,怕是只有长生天知道!

        而就在‘大贤’欲哭无泪的时候,哥利忽然想起来,又问了一句。

        “对了,你叫什么名来着?”

        狗,自然不需要在意名字。

        可去了王廷,还是问一问为好。

        ‘大贤’无奈,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少族长一辈子不问自己的名字。

        可现在只能抚胸道。

        “阿保机。”

        而就在这时,旁边一众蛮将中突然有人惊呼道。

        “当户!有雍人过来了!”

        什么!

        ……

        韩绍带着赵牧的数十铁鹞子,站在缓坡上。

        缓坡上的寒风,因为没有遮挡,所以有点大。

        这也方便了他们倒吸一口凉气。

        人数过万,漫山遍野。

        虽然眼前那些蛮骑没有过万,但远远看去,密密麻麻的身影。

        足以让人头皮发麻。

        韩绍还好一点。

        毕竟先前他对那名蛮族天门大宗师搜过魂,很快便将这支追兵跟之前那支对应了起来。

        “怕了?”

        听到韩绍这声笑问,赵牧尴尬地笑了笑。

        不过他脸皮厚,也不否认,直接道。

        “这么多人,谁不怕啊!”

        韩绍闻言,淡淡一笑。

        “放心吧,咱们马快,跑还是能跑掉的。”

        赵牧想想也是。

        不然司马也不会单独将他们铁鹞子带出来。

        对了,还有那些小蛮狗。

        看着那些临走前,被司马拧过来的小蛮狗。

        赵牧眼中闪过一丝古怪。

        毕竟待会儿对面的大军席卷过来,怕是不会在意他们是不是同族,直接会一刀砍了完事。

        这么一想,赵牧不禁对这些小蛮狗生出几分怜悯。

        而实际上韩绍将他们带过来,也是临时起意。

        主要是担心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这些狼崽子跟着李靖他们生出什么事端来。

        就像自己养的狗,或许在自己这个主人面前,温驯听话。

        可要是不栓狗绳就放出去,难免会乱吼乱叫,甚至咬人。

        所以也只有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安心。

        扭头看了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台吉和铁木阿骨打,韩绍用手中的马鞭指着远处那片大军,笑道。

        “感觉怎么样?”

        被寒风吹得缩了缩脖子的台吉,摇头不屑道。

        “不怎么样?拿主人麾下的猛士差远了。”

        确实。

        远处的那支军队,虽然人数众多,但拿韩绍麾下将士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

        这一点只要稍微有点眼力,就能一眼看出来。

        若是不顾及将士们伤亡的话,韩绍甚至有信心,凭借麾下三百生生将这数千人冲垮、冲溃!

        可惜韩绍舍不得将自己未来的私兵种子,浪费在这里。

        也太过愚蠢。

        于是在听完台吉的吹捧后,韩绍又将目光看向铁木阿骨打。

        不得不说,乞颜部不愧是曾经的万骑大部。

        就这一身明显与雍人风格迥异的华丽皮裘,就能看出几分过去的底蕴来。

        就算是以韩绍眼光来看,都感觉十分顺眼。

        但也能理解。

        毕竟这些华丽皮裘据说可是当初乞颜部少族长,平日里都舍不得穿的压箱底货色。

        如今倒好,全都便宜了铁木阿骨打和台吉。

        剩下普通一些的,也被赏赐给了其他乞颜部的少年。

        甚至还因此换来那些少年一通感恩戴德。

        毕竟哪个少年不爱美人,不爱华服?

        这是人性。

        想到这个,韩绍顿时又打通了一条收买人心的思路。

        而被韩绍目光注视的铁木阿骨打,在看了一阵远处的数千大军后,又想了想,然后才道。

        “回主人,奴总觉得那支军队身上少了一股……”

        铁木阿骨打憋了一阵,却没想到什么合适的词汇。

        只能老老实实道。

        “奴说不上来……”

        韩绍闻言,哈哈笑道。

        “少了一股一往无前的锐气!”

        说着,韩绍短暂思忖片刻,忽然拔出了腰间的睚眦。

        然后对铁木阿骨打,笑着说道。

        “让你麾下的小崽子看好了。”

        “什么叫一往无前!什么叫做锐气!”

        这话说完,韩绍又对另一边的赵牧道。

        “你们待着别动,我过去看一眼,就回来。”

        随后也不等赵牧反应,一拍座下辽东神驹。

        整个人便从缓坡上直冲而下。

        单人一骑。

        有如下山猛虎,势不可挡!

        而实际上,在临近大军的一段距离后,他打开了小地图。

        灰白一片的小圆点中,小白点也不多。

        只有一道绿点,分外瞩目。

        韩绍笑了。

        很好!

        绿色代表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