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王廷里面有奸臣啊!

第七十六章 王廷里面有奸臣啊!

        我本边军一小卒正文卷第七十六章王廷里面有奸臣啊!夜不收,是雍人边军斥候的别称。

        凡出征在外,向来都是以伍为单位撒出去。

        凡是遭遇敌情,一人快马回去禀告。

        剩下的,打得过便冲上去将敌骑剿杀,以免暴露己方信息。

        打不过,则还是会冲上去!

        为身后那名传递情报的袍泽,争取逃脱的时间。

        所以每逢大战,最先开始的斥候战都是极为惨烈的。

        这也是当时韩绍他们被万骑围杀前,只有一名夜不收带伤独归的真正原因。

        不过好在这一次,他们遭遇的并不是蛮族的游骑精锐。

        双方只远远对视了一眼,便迅速脱离了接触。

        因为双方都急着将遭遇‘强敌’的情报传递过去。

        ……

        果然当听到己方游骑的禀告时,正带着数千大军刚刚停下就地休整的哥利当户,手中的黄金酒盏直接洒了一半。

        “怎么会这么快!”

        是啊!

        怎么会这么快遇到那些雍人?

        明明他们已经故意放缓了速度,就为了能够避免撞上这支‘可怕’的雍人精锐!

        可为什么还是撞上了?

        哥利当户想不通!

        他们身边的一众蛮将自然也想不通!

        “会不会是……那些雍人早就已经发现了我们……”

        有蛮将面色纠结中,带着几分惊恐。

        “如今早已在布好了口袋,在前方等我们?”

        这话出口,顿时让本就沉闷的气氛,更加窒息了几分。

        片刻之后,不少蛮将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妈的!

        很有可能啊!

        不然这没办法解释,为什么他们明明已经将‘作出追击姿态’‘缓追之’这一既定策略,坚决贯彻落实。

        甚至将一天能赶的路,生生拖到了三四天。

        可最后还是撞到了对方!

        实际上被他们忽略的是这几天以来,他们大抵上一直都是走的是直线。

        而韩绍他们一群人则是奔着各个部族来的。

        所以后者大抵上走的是个‘之’字型。

        于是一场美妙的误会,就这么诞生了。

        就好像身为数千蛮骑首领的哥利当户,在听到身边众人这番推测之后,手中黄金酒杯中已经洒了一半的酒水,又洒了一半。

        “都他妈还愣着干什么!”

        哥利当户一口将残酒一饮而尽,珍贵的黄金酒盏重重地摔在地上。

        口中又气又急地怒吼道。

        “还不快整军备战!”

        听闻这话,一众蛮将也是不敢怠慢。

        毕竟这可是生死关头啊!

        于是赶忙从盘坐的地上站起身,口中怒吼着。

        “当户有令!”

        “快!快!整军!备战!”

        可他们这支数千人的庞大队伍,本身又是各部族收罗来的杂兵。

        哪能像那些精锐一样,真正做到令行禁止。

        当听到自家统领的命令时,不少蛮族士卒面露茫然,直到被各自的十夫长、百夫长,拿起鞭子抽了一顿,才慢腾腾动弹起来。

        看到有些士卒到死到临头了,还不舍不得嘴里的肉干,那些蛮将气得七窍生烟,口中怒骂道。

        “都他妈别吃了!雍人杀来了!”

        “吃吃吃!等死了,去他妈吃祭品吧!”

        草原上自然少不了祭祀。

        除了祭祀给长生天和巫神的,剩下的残羹冷炙也会留一点给亡魂。

        等等!

        雍人?

        听到这里,这些士卒先是再次一愣,随后终于惊醒过来。

        雍人杀来了?

        怎么可能!

        这几天他们在军中也听过一些流言。

        隐约知道自己的前方,有一支‘强大’的雍人军队。

        不过他们只需要跟在后面,做个样子就行。

        根本不用他们上阵与之血腥厮杀。

        可这一转眼之间,怎么突然就变了?

        蛮族士卒们心惊肉跳间,再也顾不上嘴里的肉干了。

        连忙狂奔着往自己的战马走去。

        “混蛋!这是我的马!滚开!”

        “放屁!看清楚了!你的马在那边,这是我的马!”

        “刀!我的刀呢!艹!哪个犊子把老子的刀顺走了!”

        一时间,原本还算有序的数千人队伍,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中。

        亲眼见到如此不堪一幕的哥利当户,顿时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无力感,让他整个人从头顶一直凉到脚后跟。

        妈的!

        难道老子要带着这些货色,去跟那些强大的雍人精锐拼杀?

        这一刻,哥利当户只感觉自己的脑门上,好像已经被写上了一个大大的死字。

        等前方那‘数千’雍人精锐杀来,他们会斩下自己的头颅。

        然后用刀挑着一路狂奔,耀武扬威!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那些雍人现在已经没有将脑袋做成酒器、溺器的习惯。

        否则的话,自己怕是死了,灵魂也终究不能回归长生天。

        永生永世,不得安息。

        想到这里,哥利当户打了寒颤,随后近乎本能地将目光望向了身边的那位‘大贤’。

        而瞥见自家少族长眼中的恐惧与求救意味。

        那位之前提出‘缓追之’这个英明决策的‘大贤’,此时也是头皮发麻。

        又他妈看我做什么?

        战场厮杀这种大事,是我能够做主的?

        他又不傻。

        这种时候要是乱说话,万一出了乱子,就没死在雍人手里。

        事后肯定是要脑袋搬家的。

        不过在面对少族长的眼神逼迫,他最后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小声传音道。

        “少族长是天门境大宗师,万一事不可为,少族长当速遁之!”

        遁?

        那不就是逃吗?

        我堂堂一个大部少族长,统领数千骑的当户!

        怎么能做出这等不耻的事情?

        哥利当户对着‘大贤’怒目而视,唇息微动传音道。

        “万一事后王廷怪罪下来,怎么办?”

        ‘大贤’闻言,想了想,咬牙道。

        “数千大军都败了!”

        “这不更显得敌军强大吗?”

        “少族长为了将敌军的虚实,传递给王廷!浴血厮杀!强行突破重围!”

        “这可是大功啊!王廷怎么会怪罪少族长?”

        ‘大贤’一番绞尽脑汁、言之凿凿、有理有据的话,顿时将哥利当户说得眼眸一亮。

        说得好!

        本当户哪有什么罪责!

        当有大功啊!

        可是喜悦了不到片刻,哥利当户看着眼前这数千骑军,眼神又生出几分迟疑。

        这数千骑的当户之位,可是他阿爸用族中千骑精锐,跟可汗换来的。

        要是一下子丢了个干净,他回去又该怎么和阿爸跟族人交代?

        听得自家少族长这般顾忌,‘大贤’又苦思了一阵。

        不过这次苦思,倒是没有维持多久。

        因为他发现自己此时的思路,出奇的清晰。

        于是果断道。

        “少族长多虑了!”

        “如今王廷空虚,左贤王正值用人之际,怕是不但不会问罪于少族长!”

        “反而会更加重用!到时候别说是统领数千骑的当户了!”

        “说不得,就连万骑长,少族长也当得!”

        ‘大贤’越说越顺畅,越说越自信。

        见哥利当户眼中流露出认可的神色,于是又补了一句。

        “用雍人的话来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毕竟少族长以后可是要当族长的人啊……”

        这最后一句话,可谓是一锤定音!

        是啊!

        不管王廷会不会重用他!

        反正他是不能死了,最后将族长之位便宜给那个混蛋!

        哥利当户终于下定了决心。

        若事不可为,当速遁之!

        这个遁字,用得极妙!

        想到这里,哥利当户顿时也不慌了。

        眼神平静地看着身后那些蠢货乱糟糟地整着阵型。

        颇有一番巨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大将气度!

        不过好在这些来自各部族的杂兵,多少也跟着各自的部族打过几次仗。

        基本的战斗素养还是有一些的。

        在经历过最初的慌乱之后,终于还是找准了各自的位置,算是勉强维持住了阵型。

        说来也巧,就在这时,前方散出去的游骑,再次急速打马前来禀告。

        “当户!雍人来了!”

        听闻这话的人,除了早已胸有成竹的哥利当户和他的‘大贤’,全都神色大变。

        对此,哥利当户面色一沉,当即呵斥道。

        “一帮废物!慌什么!”

        “雍人来了,迎敌便是!”

        “就算他们再强大,难不成我们这些草原的儿郎!长生天的子民!苍狼的子孙!还会怕他们不成?”

        面对哥利当户一阵义正言辞,唾沫横飞的喝骂。

        全都羞愧地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哥利当户锐利的眼神。

        被激发出勇气后,有蛮将顿时应声道。

        “当户说得不错!”

        “大不了,跟那些雍狗拼了!”

        另一骑蛮将也是高声道。

        “不错!不能让那些雍狗看轻了我们!更不能让可汗蒙羞!拼了!”

        群情激奋间,有本想试探说‘要不我们跑吧’的人,也不敢说话了。

        只能强忍着内心的恐惧,伫立在大军中四处张望。

        “来了!”

        看着远处的一处缓坡上,渐渐出现的黑色身影。

        不少怕死的蛮族骑军,不禁悄悄倒吸一口凉气。

        熟悉的黑色甲胄!

        远比乌丸马更高大的辽东战马!

        雍人来了!

        雍人真来了!

        “只是……”

        忽然有蛮将奇怪道。

        “怎么……人这么少?”

        视线中,那道一骑当先,身后跟着不过寥寥数十黑甲骑军的身影,在这片辽阔的草原上。

        显得是那么的渺小与单薄。

        这一刻,他们心中猛地生出一股意识。

        难不成我们都猜错了?

        实际上对方人真的很少,甚至只是一股脆弱不堪的溃军?

        这一刻,所有人都将目光望向了他们的当户。

        哥利当户心中一慌,顺势将目光望向他的‘大贤’。

        ‘大贤’有些茫然扭头望了一眼四周,发现没人看了。

        只能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将目光望向了远处那支渺小得可怜的雍人骑军。

        因为当初雍人两千人的数量,恰恰是他推算出来的。

        而哥利当户在汇报王廷时,只是在此基础上稍稍加了那一点点人而已。

        不多……才一千!

        若是出了岔子,哥利当户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而在哥利当户兜着走之前,他这个被哥利当户一举提拔为千夫长的‘大贤’。

        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死定了!死定了!让你当时多嘴!’

        ‘大贤’心中后悔得想抽自己巴掌。

        可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千万不能露怯。

        否则的话,下一刻他就会愤怒的哥利当户当场撕碎!

        就像当初那图千夫长的尸体那样……

        想到可怕处,他额间见汗,背后却是一片冰凉。

        他知道,这个时候谁也救不了自己。

        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死中求活的自救!

        而就在这堪称绝境的处境之下,还真让他找出了一线生机。

        看着远处那数十黑甲铁骑身边跟着的一些瘦小身影。

        那一刻,他激动得近乎难以自已。

        那是一群穿着华丽皮裘的蛮族少年。

        于是近乎本能的,他指着那些蛮族少年对着身边所有人嘶声喊道。

        “不好!”

        没等其他人说话,他赶忙又道。

        “那些少年必是我乌丸部族贵种!”

        “怕是有不少大部族已经跟雍人勾结起来了!”

        “他们要背叛乌丸!背叛可汗!”

        听闻这话,包括哥利当户在内的所有人,全都露出茫然不解的神色。

        这其中有什么必然的关联吗?

        见众人没能跟上自己的思维脚步,‘大贤’痛心疾首。

        “当户!王廷里面有奸臣啊!”

        “后面必有雍人大军!甚至有各部族的叛逆大军!跟在后面!”

        “咱们快跑吧!”

        ……

        先发一章,后面还有,看不能万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