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狼与狗(首订!第一章!)

第七十一章 狼与狗(首订!第一章!)

        我本边军一小卒正文卷第七十一章狼与狗从一个千骑大部的少族长,沦落成为卑贱奴隶的这些年。

        铁木阿骨打逐渐忘掉了曾经的骄傲,也荒废了曾经引以为傲的武道修行。

        不过也开始渐渐学会了如何活下来。

        就像那会儿面对乞颜鸿业那个蠢货的鞭打,他在第一时间选择了抱着头蜷缩起身子。

        而不是头铁地站起身反抗。

        因为那样的话,必死无疑。

        再到后来那些浑身穿着黑色甲胄的骑军,呼啸而至的时候。

        他同样也没有选择转身就逃。

        而是直接就近找个干草堆钻了进去,然后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们开始杀人。

        看着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乞颜部贵种,有如牲口一样被人宰杀!

        铁木阿骨打很难形容自己那一刻的心情。

        痛快?

        比痛快还要再快乐一点。

        毕竟还有什么比亲眼看着仇敌,在自己面前被屠戮被毁灭,更快乐的事情呢?

        铁木阿骨打有点想笑,却又怕引起那些黑甲铁骑的注意。

        只能硬生生地憋着,着实有点儿难受。

        直到他看到那道被数名骑士簇拥着走出来的雍人将军。

        当对方被面甲遮蔽的双眼视线,扫过自己这个方向的时候。

        铁木阿骨打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甚至就连心脏都有那一瞬间都似乎忘了跳动。

        太可怕了!

        可怕到就连当初被铁木阿骨打视为神明的阿爸,怕是比不上对方。

        要知道他阿爸,当初铁木部的族长,也是一位天门境的大宗师!

        但阿爸当年给他的感觉,却远远没有这种一眼过去便足以让人窒息的巨大压迫感。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也恰恰证明了他的判断。

        那个乞颜部的独臂老狗,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和善,甚至不少乞颜部的笨蛋都看不起他。

        可铁木阿骨打却深深知道这条老狗的可怕与狠辣。

        因为当初屠灭整个铁木部的人,其中就有他!

        铁木阿骨打亲眼看到他以一己之力,杀害了无数铁木部的族人!

        所以铁木阿骨打一直很怕他!

        只是就是这样一个让铁木阿骨打无数次午夜惊醒的可怕人物。

        竟然在那雍人将军面前,连一刀都没有撑住。

        整个人就好像一条被人随意一脚踢开的老狗一般,狼狈而滑稽。

        铁木阿骨打承认自己那一刻,没有忍住地笑了。

        然后他就看到那位雍人将士往自己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在意他。

        毕竟谁会去在意一只躲在干草堆里蠕动的蝼蚁呢?

        而铁木阿骨打在那一刻似乎也忘了害怕。

        甚至隐隐有了一种极为安心的感觉。

        或许他在潜意识里,已经将对方视作拯救自己,以及替自己族人报仇的英雄了吧!

        所以在那些乞颜部的蠢货,一个个跪着爬到那位雍人将军面前的时候。

        铁木阿骨打几乎是下意识地也从草堆里爬了出来。

        而后学着那些蠢货的样子,飞快地往那位雍人将军的马蹄下爬去。

        嗯,他想鱼目混珠。

        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一身破碎的皮裘,混在一众乞颜部贵种之中是多么的显眼。

        多么的好笑。

        最起码韩绍就被眼前这个小蛮狗给逗乐了。

        于是才有了先前的那一番对话。

        再次打量了这小蛮狗一眼后,韩绍没有去问他这一口还算流利的雍语是怎么来的。

        因为他讨厌再听到那些不想听到的故事。

        今天杀的人,已经够多了。

        就暂且做一个阳光的人吧。

        所以韩绍顺手一拨,台吉腰间的那柄弯刀,便噗嗤一声插在了铁木阿骨打面前的方寸之地。

        见这小蛮狗也不害怕,顿时饶有兴致道。

        “倒是有几分胆色。”

        韩绍看着他,又指着旁边那些犹自惊魂未定的乞颜部少年。

        “你刚刚说,你是个好奴,比这些废物强……”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证明给我看。”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

        韩绍说到这里,话音微微一顿,语调渐冷。

        “但如果你接受了却做不到的话,你就是欺骗我了两次。”

        “这样做的代价,我想你不会想知道的。”

        听闻韩绍这话,铁木阿骨打跪伏在地上的身形,隐隐有些僵硬。

        他知道,一旦自己做出了决定,就是在赌命!

        赌赢了,或许就能彻底摆脱曾经暗无天日的生活。

        赌输了,就是一个字——死!

        所以看着眼前那柄触手可及的弯刀,铁木阿骨打眼神有些犹疑、有些挣扎。

        而韩绍似乎也不急,就这么静静地等他自己做出决定。

        反倒是公孙辛夷再次缓缓走到他身边,白了他一眼。

        “你真够无聊的。”

        区区几个还未长成的小蛮狗,生死都在一念间。

        她不明白韩绍为什么要浪费这个时间。

        韩绍同样也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刚刚还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怎么这一转眼间,就好像忘了一样,继续凑了上来。

        不过想了想,韩绍还是解释了一句。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见公孙辛夷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自己,韩绍摇头失笑,宛如自语地呢喃道。

        “庸者谋事,智者谋局。”

        “今日随手落下一子,或许明日就有奇效……”

        “谁知道呢?”

        就像老农捡到一颗种子,顺手把它埋进土里。

        没长成也就算了。

        真要是能开花结果,也算是一份收获不是?

        公孙辛夷目光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只感觉心中那股那该死的悸动又来了。

        正失神之际,忽然听到这厮轻笑一声,淡淡道。

        “你看,种子已经开始发芽了。”

        公孙辛夷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那跪伏在地上的小蛮狗,缓缓握住了弯刀的刀柄。

        而后站起身,看着韩绍道。

        “主人,我可以提一个请求吗?”

        韩绍自无不可,点头道。

        “说说看。”

        铁木阿骨打提着手中的弯刀,指着身边一众昔日贵种,认真道。

        “我想做他们的首领!”

        而听闻他这话的那些蛮族少年,此时也顾不得恐惧了。

        齐齐对他露出愤怒的神色。

        你一个奴隶,做我们的首领?

        你配吗?

        韩绍笑意不减,摆摆手道。

        “我需要的只是结果,过程不重要。”

        铁木阿骨打没有着急谢恩,而是紧接着急切问道。

        “那我可以杀人吗?”

        韩绍闻言,神色有些讶异。

        铁木阿骨打见状,赶忙补充道。

        “阿骨打知道,这些都是主人的财货!”

        “但请主人放心,阿骨打今日杀一人!日后定能为主人捉来十人!”

        “用来弥补主人的损失!”

        听闻这话的韩绍,似乎被逗了乐了,哈哈笑道。

        “好!现在他们都是你的了!”

        没想到韩绍如此轻易地就答应了自己的所有要求。

        心中原本还惴惴不安的铁木阿骨打,顿时涌出一股难言的情绪。

        “谢主人恩赐!”

        猛地向韩绍叩了一首后,霍然起身。

        随后转身看向身边这些昔日的乞颜贵种,嘴角泛起一阵狞笑。

        而被他这副凶狠眼神注视着的一众蛮族少年,心中一慌。

        有人习惯性地厉声道。

        “贱种!你……你敢!”

        铁木阿骨打不答,只是提着刀一步步向他们走去。

        看着他们这些平日将他视为猪狗牛羊的贵种,在自己面前惊恐、害怕,甚至瑟瑟发抖。

        铁木阿骨打心中的快意,简直要溢出身体。

        可他还是忍住了。

        因为他清醒地知道,他现在只是假借虎威的狐狸而已。

        离真正的强大,还差得很远!

        只是虽然心里这般告诉自己,可铁木阿骨打面上的神色依旧凶狠。

        果然,随着刀锋拖动草地的距离,越来越近。

        那些昔日高高在上的乞颜贵种,终于露出了恐惧的情绪。

        前一刻,还在色厉内茬地叫嚣。

        “阿骨打!你不过是卑贱的奴隶而已!你敢对我动手?”

        下一刻,面对越来越近的刀锋,忽然痛哭流涕。

        “阿骨打,我错了!别杀我!”

        “是啊,阿骨打,我错了,以前我不该欺负你!”

        “我也错了!阿骨打,我愿意认你做首领!我听你的话!”

        或许是乞颜部真正的硬骨头,已经被那独臂族老杀光了。

        又或者他们只是今日已经被吓破了胆。

        可眼看这些昔日贵种的不堪模样,铁木阿骨打还是有些失望。

        甚至有些愤怒。

        因为他很难接受自己这么些年,竟然一直屈从在这些货色的欺辱之下。

        一年又一年!

        想到那些不想回忆的屈辱记忆,铁木阿骨打握紧了手里的刀柄。

        他真的很想杀人!

        可这些蠢货都是主人的财货,不能乱杀!

        所以铁木阿骨打忍住了。

        更因为他始终记得自己需要在主人面前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的价值!

        而如果单凭恫吓住这些废物、蠢货,根本没用。

        因为这些已经被吓破胆的废物,根本不足以为主人所用!

        甚至会成为无用的累赘!

        这一点,别说主人接受不了。

        就算是他,他也接受不了。

        因为就在握住刀柄做出选择的那一刻,他的命运就已经跟这些蠢货牢牢绑定在一起。

        成,他们就是自己的进身之阶!

        不成,自己则会跟他们一起陪葬!

        想到这里,铁木阿骨打面色越发狠厉,忽然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举起了手中的弯刀。

        “你们自己选出三个人!”

        “然后用主人赐下的这柄刀,杀了他们!”

        “你们就都能活!”

        “否则……”

        铁木阿骨打神态癫狂,带着几分疯魔道。

        “你们这些废物全部都给我去死!”

        听闻铁木阿骨打这话,一众昔日乞颜贵种先是确认了一下他不像是在说假话。

        于是强忍着内心的巨大恐慌,彼此对视一眼。

        片刻之后,也不知道是谁率先起了头,忽然一脸凶狠地向身边的同伴扑去。

        而被突然扑倒的那人,在经历过最初的慌乱之后,快速翻身而起,与之扭打在一起。

        紧接着,一个、两个……

        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这一刻他们彻底抛却了昔日的同族之情。

        有的只有被逼无奈的疯狂求生欲!

        ……

        韩绍端坐马上,看着眼前这混乱的一幕,眉眼间充满了满意之色。

        随后忽然对身边同样看得出神的台吉,道。

        “你觉得你这个新同伴,如何?”

        台吉闻言,想了想,认真道。

        “主人,阿骨打,在蛮语里是英雄的意思。”

        韩绍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

        没等他说什么,便听台吉接着道。

        “阿骨打是天生的狼,可以替主人狩猎。”

        “而台吉是守在主人身边的狗。”

        “所以台吉与他,不是同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