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活一半

第七十章 活一半

        “主人!让台吉替你杀了他们!”

        这些蠢物根本不配拥有主人的怜悯与仁慈。

        台吉握紧了怀里的弯刀,露出比身边那些雍人更加凶狠的表情。

        只需要韩绍一个示意的眼神,他就会冲上去将眼前这些昔日的同族彻底撕碎。

        只是韩绍似乎并不准备给他这个机会。

        那乞颜族老更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所以他迅速从地上爬起来,用仅剩的那只独臂,狠狠扇了那少年一巴掌。

        口中用蛮语痛声疾呼道。

        “蠢货!你要害死所有人吗?”

        而面对他这声喝骂,那蛮族少年梗着脖子,怒声骂道。

        “少族长果然没说错!你就是个残废!老废物!”

        “要降,你降!我乞颜勃勒,长生天的子民!可汗最忠诚的勇士!绝不会投降!”

        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少,嘶声争吵着。

        韩绍虽然还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但人的肢体、情绪,很大一定程度是能替代语言的。

        这让韩绍感觉很有意思。

        这人呐,年纪一大,想得就多。

        反倒是没有年轻人纯粹。

        韩绍就很欣赏眼前这个异族少年的骨气与骄傲。

        所以为了尊重这份骨气,成全对方。

        他冲那乞颜族老努了努嘴,示意道。

        “杀了他。”

        听到韩绍那不急不缓的寡淡语调,正与那少年争执不休的乞颜族老,浑身一僵。

        一股巨大的无力感,从他心中生出。

        可他又能如何呢?

        独臂一展,那柄刚刚被扔到地上的弯刀,便再次出现在了手中。

        下一刻。

        刚猛无匹的刀罡倏忽间闪过。

        那名为乞颜勃勒的少年,原本怒气冲冲的眼神中,闪过一抹错愕。

        或许他到死也没想到,最后杀死他的不是那些南狗。

        而是……自家族老。

        只是临死之前,他还是努力将一抹嘲讽的笑意,凝固在了脸上。

        仿佛要嘲讽某些懦夫永远永远。

        ……

        少年滚烫的热血,泼洒在身边一名同族少年的脸上。

        血色糊眼的那一刻,他只觉得眼前一片赤红。

        而当那股浓郁的血腥味蔓延到嘴里的时候,他终于没忍住哇地一声就吐了。

        而他这一吐,顿时仿佛开启了某种链式反应一般。

        很快便引得不少同族跟着吐了出来。

        曾经自以为武勇,甚至幻想着要跟着可汗南下杀光那些南狗的他们,浑身战栗。

        第一次发现原来杀人,是一件这般恐怖的事。

        而一个人想要死,又是一件如此轻易的事。

        轻易到刀光一闪,一条命就这么没了。

        哪怕这个人,早间那会儿还跟自己一起纵马狂奔!

        哪怕这个人,昨日还在跟自己吹嘘若是他日后上了战场如何如何……

        这一刻,有少年吐着吐着就哭了。

        而一旁的韩绍却笑了。

        忽然李二说的那句名言,再是精辟不过。

        ‘狄夷,禽兽也,畏威而不怀德。’

        语言的交流,对他们是没有用的。

        只有用手里的刀兵,杀!

        杀到他们知道怕!

        杀到他们看到自己身上这身甲,就畏惧!就胆怯!

        这个时候,你要是不杀他了。

        他反而才会感受到你的仁慈与怜悯,对你感恩戴德!

        就像是眼前这些乞颜部少年,且不说他们的父辈、祖辈,南下的这些年造就了多少血债。

        单说他们自己,韩绍今日若是不杀他们。

        或许要不了几年,跨上战马挥舞弯刀,哈哈狂笑着南下劫掠、疯狂屠戮的就是他们!

        所以就在那乞颜部族老还沉浸在悲痛中的时候。

        韩绍手中的马鞭,顺手指着那些乞颜部少年,冰冷中带着无尽残酷之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太多了。”

        “只能留一半。”

        寒风冷冽,冰寒刺骨。

        可依旧抵不过乞颜族老背后生出的那股彻骨寒意。

        只是对此,他却没有感觉到丝毫意外和愤怒的情绪。

        毕竟曾几何时,他们在屠灭其他部族,又或者说南下的时候……

        所做的那些事,甚至比这还要残暴上许多。

        就像当初那个来自大雍的北行僧说得那样。

        这世上有因皆有果。

        今日因,他日果,不过是一场轮回罢了。

        这般感叹一声,乞颜族老踉跄了下身子,浑浊的目光扫过眼前一张张年轻的脸庞。

        孩子们,不要怪我。

        只要为我们乞颜部保留下一份火种。

        一切都还有希望。

        ‘是的,一定会有希望的……’

        就像草原上一直流传的某些传奇一样。

        英雄遭遇灭族的惨祸后,总会在经历过残酷且痛苦的挣扎后浴火重生,再次举起古老部族的旗帜。

        成就一代新的草原王者。

        这般告慰自己一声后,他很快便在一名少年面前站定。

        “阿……阿爷……”

        那少年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惊恐。

        阿爷要干嘛?

        他疯了吗?

        我可是你的亲孙子啊!

        那少年想说什么,可那道恐怖刀光已经无情斩下。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天赋依旧不够好吧……”

        在面临绝境的选择时,只有最优秀的火种,才配活下来。

        很明显他的孙子,担负不起这样沉重的未来。

        所以死亡,或许对于他而言,反而才是一种解脱。

        乞颜族老微微阖上双目,努力克制内心悲痛的情绪,等再睁开眼时,那双浑浊的老眼已经只剩一片冰冷无情的神色。

        这一刻,他心中其实是庆幸的。

        庆幸那年轻雍将将这个淘汰与选择的机会,给了自己。

        既然如此,他自然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于是下一刻,他身形一闪,便没入了眼前的那些少年之中。

        鲜血!

        哀嚎!

        那些少年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刻还被他们视为最后希望的族老。

        此时会向着他们这些同族后辈,举起了手中的屠刀!

        不过好在天门境大宗师的实力是强大的。

        族老虽老,但他的刀对于这些少年而言,依旧很快。

        短短片刻之后,那道恍若疯魔的身影,便已经停下了。

        长刀滴血,乞颜族老的心也在滴血。

        那些天赋不够的少年,已经被他亲手屠光了。

        可是……不够!

        还差一点!

        乞颜族老目光痛苦且煎熬,因为剩下的这些小家伙,每一个天赋都很出众。

        若是没有今日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惨烈浩劫。

        只要给他们一点时间,他们本该成为乞颜部……乃至整个草原的雄鹰!

        可惜他们没时间了,乞颜部也没时间了……

        几番痛苦地挣扎之后,乞颜族老终于再次走到一个少年面前,和声问道。

        “孩子,你愿意当奴吗?”

        那少年看着眼前这道熟悉却又陌生的苍老身影,下意识惊退了几步。

        可在瞥见身边一地昔日伙伴的尸体后,一股前所未有的勇气,伴随着怒火从心中涌起。

        tui~!

        乞颜族老不闪不避,生生接了下来,面色欣慰道。

        “是我草原上的好儿郎!”

        然后手中的刀再次斩下。

        少年的热血,挥洒在脚下这片他们祖辈生存的草地上。

        宛如夏日里怒放的火红萨日朗。

        乞颜族老小心避开地上的这抹嫣红,再次走到下一个少年面前,重复道。

        “孩子,你愿意当奴吗?”

        那少年闻言,看看地上的尸体,又看看族老手中冰冷的弯刀,终于坚定了心神。

        “我是乞颜部的雏鹰!”

        乞颜族老老泪纵横,赞许道。

        “孩子,我为你骄傲。”

        说完,又是一刀,斩下了他的头颅。

        年轻的头颅滚落间,乞颜部族老不忍去看。

        转而看向旁边的那名少年。

        只是这一次还没等他开口,那再次被浇了一脸热血的少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我愿!族老!我愿意当奴!别杀我!别杀我!”

        随后学着族中那些奴隶的样子,匍匐着快速向韩绍的方向爬去。

        似乎生怕晚了一步,就会迎来身后族老的屠刀一般。

        而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随着乞颜族老目光缓缓扫过剩下的少年,那些少年几乎条件反射一般,快速跪倒在地。

        而后快速沿着前者爬过的痕迹,迅速向韩绍的方向爬去。

        一边拼命地磕头,一面用生涩的语调喊道。

        “主人……”

        见到这一幕的乞颜族老,本以为自己会欣慰。

        可实际上,此时他的心中忽然有些茫然。

        是他,是他亲手折断了这些未来雏鹰的翅膀。

        打断了他们的脊梁。

        让他们彻底堕落成了狗。

        可是这么做真的对吗?

        这样的孩子,就算天赋再好,当真能撑起他所希望的未来吗?

        他真的不知道。

        所以在韩绍对他投来满意的目光时候,他赶忙挤出一抹谄媚的笑容。

        “将军放心,剩下的这些都是好孩子!”

        “以后他们就是将军的财物!会是最听话的奴隶!”

        韩绍闻言,摇头失笑了下,随后饶有兴趣地问道。

        “你觉得这么做,值得吗?”

        乞颜族老似乎努力地想了想,最后终于确定了答案。

        “活着,活着就好。”

        说着,不给韩绍继续说话的机会。

        手中弯刀一挽,便将自己那颗苍老的脑袋,完整地斩下。

        如此果决的狠辣,就算是韩绍也是微微一愣。

        直到脑海传来熟悉的系统提示音,才回过神来。

        “倒是个人物。”

        韩绍失笑。

        “就算是蠢了点……”

        不过或许也不算是蠢。

        只是韩绍不是很理解,草原上这一套冰冷残酷的生存逻辑罢了。

        韩绍稍稍感慨了下,便不再去想。

        而是神色玩味地看着下方的那一众蛮族少年。

        视线中某个正试图偷偷混进那些蛮族少年的身影,身上破碎且脏兮兮的皮裘明显与那些乞颜部的贵种,格格不入。

        “这是一个奴隶?”

        韩绍有些好笑地问身边的台吉道。

        台吉闻言,神色也有些古怪,刚想点头回应。

        可那正快速爬进那些乞颜贵种之中的身影,在听闻这话后,先是身形一僵。

        而后咬牙高声道。

        “将军!我是一个好奴!比他们这些废物还好的奴!”

        还会说雍语?

        韩绍有些意外,随口便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

        那原本属于乞颜部的少年奴隶,高声回应。

        “阿骨打!铁木阿骨打!”

        韩绍闻言,目光怔怔地看了他一眼,又瞥了眼身边有些不明所以的台吉。

        最后有些绷不住地抽了抽嘴角。

        好家伙!

        我这是跑草原上集邮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