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河豚

第六十九章 河豚

        马蹄轻缓,公孙辛夷去而复归。

        听到韩绍这厮将自己比做老虎,心中刚刚压下去的火气,顿时又上来了。

        冷冷看了他一眼后,只觉得此獠果然面目可憎!

        而被一前一后堵在中间的乞颜部族老,就没有这么复杂的心境了。

        两位天门境的大宗师!

        区区三百人的小股骑军,怎么可能?

        浑身散发着恐怖罡气的乞颜族老,眼神中闪过一抹晦暗的绝望。

        可困兽尚且犹斗,何况于人?

        “将军,难道想鱼死网破?”

        乞颜族老单臂持刀,冲着韩绍怒目而视。

        一瞬间,本就铺天盖地的天门境气势,再次爆发了几分。

        鱼死网破?

        高居马上的韩绍听到这话,笑声已经不加掩饰。

        向来只有鱼死,哪有网破的?

        更何况……

        你他妈以为是河豚吗?

        嘴巴里鼓足了气,涨得跟个球一样,别人就会怕你?

        韩绍笑声骤然一顿。

        按在手边的睚眦,瞬间化作一道恐怖霸烈的刀罡,向着老蛮狗横扫而去。

        这等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让那乞颜族老瞳孔一阵剧烈收缩。

        快!

        太快了!

        乞颜族老眼睛跟上了这一刀的痕迹,可老迈的身躯却终究慢了一拍。

        轰——

        暴烈的罡气震荡四周。

        韩绍归刀入鞘,高居马上的目光,居高临下。

        “这就是你说的鱼死网破?似乎也不怎么样……”

        噗——

        身形倒飞出去老远的乞颜部族老,张口呕出一口热血。

        先前强行撑起的惊天恐怖气势,也在这一刀之下,彻底烟消云散。

        仿若先前的一切都是错觉一般。

        “族老!”

        “族老你没事吧?”

        “族老你……”

        数十名乞颜部少年没想到刚刚还宛如神明一般强大的族老,竟然转眼之间便败了。

        甚至连那南狗将军的一刀也没挡住。

        这等巨大的反差,让本就惊惶不已的他们,神色越发绝望。

        怎么会这样?

        他们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早晨一切都还好好的。

        阿妈甚至用茶沫做了自己最爱喝的奶茶。

        可一转眼之后,一切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阿妈死了。

        隔壁一直对自己很好的达姆叔,也死了。

        死了!

        都死了!

        满地流淌的红色血液,在毡房门前的小道上缓缓趟过,像是枯水期过去后,从上游流下的第一道溪流。

        红得刺眼,红得让人作呕。

        有精神近乎崩溃的乞颜部少年,猛地拔出了腰间的弯刀,像野兽一样嘶吼着向那些南狗冲去。

        见到这一幕的乞颜族老,挣扎着起身,惊呼一声‘不要!停下!’

        可在这种情况下,‘不要’和‘停’,大概也就跟某些语境下的‘不要停’差不多。

        咄——

        一柄锋锐的利箭,从那少年额间突入,脑后破出。

        少了主人驾驭的马儿,本能地还在往前冲。

        可感受到前方那些可怕的气息之后,身子一转,便撒丫子跑远了。

        台吉缓缓放下手中主人赐下的良弓,眼神厌恶地看着那一具栽倒在地上还在抽搐的尸体。

        肮脏、野蛮又无脑的蠢物。

        活着,只会不断污染主人脚下的这片草原。

        台吉觉得那些正在不断挥刀的雍人将士,此时就做得很好。

        这片草原需要被净化。

        包括头顶的长生天。

        所以台吉眯着眼睛看着那些乞颜部的少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眼神充满了渴望。

        渴望他们能像刚才那个蠢货一样,不要命地冲过来。

        这样他就能合理地替主人,将他们……通通杀光!

        只可惜那些乞颜部的少年,让台吉失望了。

        当看到同族被一箭射杀之后,虽然眼神中充满了仇恨与愤怒,却没有人再次冲上来。

        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一旁强撑着站起身的独臂族老。

        虽然过去他们中不少人都将这位只会躲在部族里苟延残喘的老者,视作无能的老狗。

        可现在……这条老狗却是他们唯一,也是最后的希望。

        只是刚刚还气势惊天的老狗,此时肩膀处豁开了一道巨大伤口。

        伤口处残留肆虐的罡气,阻碍了伤口的愈合,鲜血染湿了他身上的皮裘。

        刚刚那一刀要不是他在最后一刻强行举刀阻挡。

        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死了。

        被所有人目光注视着的乞颜族老,看着地上那具少年的尸体眼中闪过一抹伤感。

        随后叹息一声,提着刀一步步走向那些族中少年的方向。

        “下马吧。”

        听到族老这声吩咐,一众族中少年彼此对视一眼。

        一时间也不知道族老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在他们看来,族老拼了命地要保护他们,肯定不会害他们。

        再加上今天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惨烈变故,早已让他们六神无主。

        所以短暂迟疑后,他们还是顺从地下了马。

        “族老……”

        有族中少年开口想问什么。

        可族老却没接话,只是哑着嗓音道。

        “跟我来。”

        而后竟然带着他们直接来到那南狗将军的面前。

        如此出人意料的一幕,让韩绍眼神玩味。

        “降了?”

        听闻韩绍这话,乞颜族老老脸露出一抹苦笑。

        “降了。”

        说着,直接将手中的弯刀随手丢到脚下。

        撑着独臂在韩绍马前跪倒,口中叹息道。

        “只求将军怜悯,为我乞颜部留下这些种子。”

        “他们都是乞颜部天赋最好的孩子,可以给将军当奴!”

        这些雍人来得太快。

        也太强大!

        在明知道部族已经保不住的前提下。

        他也只来得及收罗到这些天赋不错的少年。

        至于其他的,他也管不了那些了。

        残酷吗?

        但这就是草原。

        更何况他只是一条行将就木的老狗,能做到这些,已经是极限了。

        只可惜刚刚没吓住眼前这个年轻的雍将。

        否则的话,这个时候他应该带着这些乞颜部未来的种子,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的。

        只是如今说这些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能活下来,就好。

        哪怕是当奴,而且是给雍人当奴。

        然而他这一番苦心造诣,注定不是所有人理解的。

        就像身后那些蛮族少年,此时面对族老突然对着这些屠戮族人的仇敌跪下请降。

        全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而后冲着那乞颜族老怒目而视。

        “族老!怎么可以这样!我们怎么可以给雍人当奴?”

        “不错!我们宁愿死!”

        见那些乞颜部少年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模样。

        韩绍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意思却是懂了。

        正想说什么,突然其中一个蛮族少年张口便冲他吐了一口浓痰。

        眼中充满了刻骨的仇恨。

        “雍狗!”

        韩绍有些腻歪地拧了拧眉,眼神中忽然没了半分笑意。

        那依旧跪伏在地上的乞颜族老见状,瞬间色变。

        “将军!他年纪还小,不懂事。”

        “将军放心!只要日后好好调教,定然会是个好奴!”

        “将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