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第四天灾

第六十六章 第四天灾

        教你做事?

        我这个公孙氏嫡脉的大娘子,军中一部校尉,没资格教你这个别部司马做事?

        公孙辛夷差点被眼前这厮气笑了。

        眼神斜昵了他一眼,刚想刺上两句。

        可没想到这厮已经收敛了玩笑的口气,难得认真道。

        “或许吧。”

        或许选择杀了所有人,然后苟起来猥琐发育,才是最理智的做法。

        韩绍语气有些感慨。

        “但我还是想先尝试着做一个人,而不是被……驱使的杀戮机器……”

        是人,就有底线。

        就需要一些生而为人的锚点。

        就好像他之前替将士们守住最后一点底线一样。

        眼前这奋力厮杀的三百将士,乃至身边的公孙辛夷,也是他在这方世界最初、也是最后的锚点。

        所以在还有选择的前提下,韩绍并不想失去和放弃这一切。

        因为那意味着在另一方世界,耗费二十多年间塑造成的那个‘我’,将被彻底同化、湮灭。

        从此沦落为只知道‘打怪升级’的无情傀儡。

        “所以公孙辛夷……”

        公孙辛夷此时还在琢磨韩绍刚刚那句话。

        ‘机器……是什么?类似墨家机关术创造出来的傀儡么?’

        韩绍口中经常会蹦出几个新鲜的词汇。

        粗听可能会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甚至会觉得可能是这厮胡编乱造出来的。

        可事后一回味,却总感觉这些词汇浑然天成,每一个都有着独特的指向性,仿佛本就该存在一般。

        此时骤然听到韩绍第一次喊出自己的名字,一时间竟没觉察到这厮的口气有多无礼。

        “你说什么?”

        听着公孙辛夷讷讷回应的语气,虽然彼此隔着冰冷的面甲,可韩绍还是从中感受到了几分呆萌的感觉。

        努力将这个想法甩出脑海之后,韩绍收敛了情绪,低沉着嗓音道。

        “永远不要逼我走到那一步。”

        说完,也不管公孙辛夷理解不理解这话的含义。

        随即便策动着座下的神驹,踏着脚下汩汩流动的血水,缓缓往乞颜部走去。

        至于说公孙辛夷能不能接住自己的那份善意,就看她自己了。

        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他给这方世界留下的最后一份善意。

        毕竟第四天灾,能被冠以‘天灾’之名。

        不是没有缘由的。

        ……

        千骑大部,之所以能称为大部。

        原因很简单。

        因为想要供养这样数目的武者,至少需要十倍以上的人口。

        乞颜部自然也是如此。

        尽管族中大部分精锐都已经被族长带着南下了,可留下的生口数量,依旧不少。

        只是可惜的是在这样武力超凡的世界,数量的多少并没有太多的意义。

        毕竟当后天真气境的武者一刀斩去。

        在没有同境武者阻挡的前提下,刀气纵横扫过的那一瞬间,能杀死多少人,只在于那一片区域,人站得有多密集罢了。

        所以当乞颜部一众留守的武者被彻底击溃、冲垮之后,等待他们的无疑是一边倒的屠戮。

        “别杀了……别杀了!我等愿降!我等愿降!”

        有乞颜部众高举着双手,痛哭流涕地厮杀呐喊着。

        只是他们那一通叽里咕噜的蛮语,那些身穿黑甲、面甲遮面的雍人将士无人能够听得懂半句。

        所以屠戮并没有因此迟滞半分。

        又或者就算他们听懂了,也没人会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因为那些不断挥舞着雪亮长刀的将士知道,就算他们答应。

        廊居和定远城外,那两座比城头还高的尸山,不会答应!

        之前一战,那数万阵殁在草原上的袍泽,也不会答应!

        幽州这数十年来,惨死在边地的无数百姓,更不会答应!

        而面对这些黑甲铁骑的疯狂屠戮,仅存的一些乞颜部武者,精神已经陷入了彻底的崩溃中。

        “疯子!魔鬼!”

        “投降没用!他们是要屠光我们所有人!”

        意识到这一点的他们神色绝望,有人双目赤红癫狂道。

        “冲!跟他们拼了!”

        可下一刻便被身边人拦住了。

        “不要冲动!”

        听闻这话,先前说话那人怒极反笑。

        “不要冲动?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这些魔鬼屠光部族的所有人吗?”

        “呸!你这个懦夫!”

        被吐了一脸口水的那蛮族武者,神色同样悲痛,怒吼道。

        “冲上去也是死!有什么用!”

        这支看似人数不多的雍人骑军,实在是太强了!

        单单先天宗师就有三个!

        这样强大的力量,又岂是他们这些留守部族的老弱病残,能够抵挡的?

        与其冲上去作无谓的牺牲,还不如……

        “走!趁着那些魔鬼还没杀到这里,咱们走!去王廷求援!”

        求援?

        就算求来了援,又能怎么样?

        到时候族人们已经全部都死光了!

        还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最先说话的那蛮族凄厉一笑,断然道。

        “好!你们走!去王廷!告诉左贤王!”

        “让左贤王为我乞颜部复仇!”

        听闻这话,其他蛮族武者神色一愣。

        “你不走?”

        那双目赤红的蛮族摇头。

        “就让我与族人们死在一起吧!”

        说完,不给一众同族反应的机会,跨着座下从小养到大战马,呼啸而去。

        “乌拉!”

        不管哪个种族,其实都不缺少慷慨赴死的英雄。

        也不缺为之殉葬的勇士!

        这一刻,如果抛开屁股底下的立场不谈,就算是韩绍见了这样的人物。

        也会心甘情愿的称上一声‘勇士’。

        然后用手中的长刀,顺势斩下他的头颅。

        再用座下的战马,踏碎他的脊梁。

        真英雄,惜英雄?

        这是踩着敌人的尸体时,才能说的话。

        在这之前,越是这样的勇士,越该用手中的长刀彻底斩碎他!

        无关对错。

        只因为一句话。

        彼之英雄!

        我之仇寇!

        而眼看那同族勇士悍然向那些雍人魔鬼冲了过去。

        那些仅剩的乞颜部武者中终于有人忍不住拍马跟上。

        “你们走!”

        简单交代一句后,数名乞颜部武者手中弯刀高举。

        “为了乞颜部!乌拉!”

        “乌拉!”

        下一刻,当着所有人的面呼啸而去。

        而眼看着族人这一壮烈赴死的一幕,剩下的乞颜部武者无不泪流满面。

        说是他们怕死也好。

        说是他们发自内心的想要让王廷为乞颜部复仇也罢。

        总之,在最后看了一眼那些同族勇士之后,他们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悲痛,策马向部族之外冲去。

        他们要去王廷!

        去告诉左贤王今日乞颜部的惨剧!

        让左贤王为他们乞颜部复仇!

        让这些该死的魔鬼,付出血的代价!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冲出部族的那一刻,耳畔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喜的哈哈笑声。

        “哈哈!终于轮到我赵某人了!”

        磅礴浩瀚的真元之力,裹挟着大笑之声,有如惊雷于天边滚动。

        “第四个……先天宗师!”

        听着那些蛮狗绝望、难以置信的惊恐呼喊,虚空中的笑声越发畅快。

        “儿郎们!我们是什么?”

        一阵戏谑且凶残的笑声中,回应道。

        “司马赐名!铁鹞子!”

        已经策马而动的赵牧,手中长刀一指。

        “那还等什么?”

        “替咱们司马,撕碎这些杂碎!”

        “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