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唯器与名

第六十五章 唯器与名

        “宝勒!”

        一声绝望的嘶声咆哮,足以让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可这世上伤心的人多了去了。

        这算老几?

        马蹄纵横间,雪亮的刀光很快便打断了对方的悲戚与哭嚎。

        这是复仇者所能给予对方的最大慈悲。

        因为他的刀真的很快。

        快到后者会有足够的时间,在踏上黄泉的路上追上前者的脚步。

        冷眼瞥了一眼地上那具怒目圆瞪的尸体。

        那将士片刻不停,继续带着身后的袍泽向着前方席卷而去。

        司马为人心善,见不得这世间太多的生死离别。

        趁早送这些肮脏的蛮族下去团聚,避免他们经受阴阳两隔的苦痛,才显现出司马的仁义来。

        所以在感受到体内不断增强的雄浑气血之力后,那将士有如夜枭一般地怪笑一声。

        “杀!”

        ……

        不得不说。

        在接连突袭了几个小部族之后,将士们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

        所以在有如奔腾而下的湍流一般,急速冲至乞颜部之后,便迅速分化为四股力量。

        其中三股在李靖等三位先天宗师的分别带领下直冲整个乞颜部毡房群落,务必保证在第一时间,将整个部族的反抗力量一举冲垮、击溃。

        而作为四人中修为最高的赵牧则带着手底下的将士,游曳到一个绝佳的位置,俯瞰整个部族。

        辽东战马本就是多年精心培育的良种,体内甚至掺杂着一些异兽的血脉。

        其爆发力,自然远胜以耐力著称的草原战马。

        而赵牧手下这些将士的座下,更是从袍泽手里调拨的最好战马。

        这样一来,无论那些部族的蛮狗从哪个方向跑出来,他们都能以极快的速度冲过去。

        而后毫不留情地将之彻底撕碎。

        当时这么安排之后,韩绍甚至给他们这支人数最少的队伍,单独起了一个别称。

        铁鹞子。

        鹞,是一种体型较小的猛禽,靠捕食飞禽为食!

        凶猛而迅捷。

        虽然这名字听起来不是那么雅致,甚至有种凶蛮的意味。

        但那些被选入赵牧麾下的将士们却因此极为满意。

        每每遇到其他将士都一副洋洋得意的倨傲模样。

        因为这不但是证明了他们比其他袍泽更强大。

        更是因为这是韩绍这个司马的亲自赐名。

        日后若是他们运气好,真能跟着韩绍这个司马活着走出草原。

        只要队伍一直不解散,他们就能一直以韩绍这个司马的亲信部众自居。

        而‘铁鹞子’一众将士的反应,也让韩绍第一次真正清晰地意识到‘名’的意义与价值。

        正如【左传·成公二年】中所言,‘唯器与名,不可以假人,君之所司也’!

        而要想将眼前这三百人变成真正的‘自己人’。

        ‘或许是该给他们取个名号了……’

        当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韩绍心中便有了打算。

        只是一时之间还没有合适的时机而已。

        是的!

        韩绍其实在心里已经暗戳戳地将眼前这三百人当成了自己未来的私兵。

        所以他才会费尽心思地融入他们,与他们增进感情,甚至不惜将系统这个天大的造化与他们‘共享’。

        这一切的行为,或许一开始的确是下意识的。

        因为稀里糊涂穿越到残酷战场上的一幕,那种极度恐惧、茫然与安全感的缺失。

        让他本能地去与人抱团,顺便寻求一定心理上的依靠与安全感。

        可渐渐地,他发现自己的想法开始变了。

        这些天,他一直在心底暗自模拟自己从草原回到大雍的情景。

        可越是模拟,他越是恐慌。

        因为系统的诡谲与强大,是绝对瞒不住的。

        当初包括公孙辛夷在内的所有人心照不宣地默认不去提,无非是有乌丸部这个外力的死亡压迫存在而已。

        可等回到大雍,回到镇辽城呢?

        那些动辄毁天灭地,视下位者如蝼蚁的上位者,会忍住不好奇吗?

        不可能的。

        没人会容忍一个不被自己理解和掌控的异数!

        更何况这个异数‘有可能’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韩绍自认换位思考之下,若是自己处在那个位置,面对自己这样的异数……

        如果得不到,或者无法掌控,自己宁愿亲手……毁掉他!

        韩绍每每想到这些,都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的冰冷寒意。

        这或许才是当时他力排众议,执意要带着所有人北上深入草原的根本原因。

        因为潜意识里,他宁愿面对北方这些看似凶残的豺狼。

        也不想匆匆回去迎接那该死的未知命运!

        他需要时间,让自己变得强大。

        也需要时间,让自己握住更多的本钱与力量。

        至少在面对他人的觊觎与撕咬时,不至于毫无反抗之力!

        当然……他或许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

        乞颜部毡房群落间的屠戮依旧在继续。

        无尽的哀嚎与惨叫,伴随着雷动的马蹄声与刀刃破空的呼啸声,响彻整片天地。

        公孙辛夷依旧习惯性地跟在韩绍身边,驻马停留在原地,没有亲自冲进去厮杀。

        不过二人那股庞大且浩瀚的神魂之力,却有如一张遮天大网一般,将整个乞颜部笼罩在其中。

        稍有异动,便会在瞬间迎来两位天门境大宗师的恐怖袭杀。

        “饶命!我愿降……啊!”

        “别杀我……”

        “跟这些魔鬼拼了!杀!”

        阵阵求饶声、喊杀声中,公孙辛夷忽然扭头望了身边的韩绍一眼。

        清冷、毫无情绪的语调,幽幽响起。

        “刚刚……你想杀我?”

        公孙辛夷这话虽然是用问句说出来的,可话里的意思却是肯定无比。

        因为天门境的强大神魂感应,再是敏锐不过。

        刚刚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恐怖杀意,虽然短暂到仿若错觉。

        但公孙辛夷很确定刚刚韩绍真的对自己动了杀心。

        目光定定地看着韩绍,公孙辛夷有些出神道。

        “为什么?”

        面对公孙辛夷的质问,韩绍迟疑了一下,准备再次敷衍过去。

        可没想到她下一句,却是道。

        “为什么又放弃了?”

        韩绍闻言,不禁一怔,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回应。

        见韩绍沉默了下来,公孙辛夷收回目光,语气有些飘忽道。

        “你知不知道,其实有时候你挺蠢的?”

        “如果我是你,我会杀了眼前这个碍眼的女人,再杀了那三百将士……”

        “然后带着自己身上的秘密,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

        说到这里,公孙辛夷再次望向韩绍。

        这一刻,在这片有如修罗炼狱的血腥之地上,两张冰冷狰狞的黑色面甲,彼此漠然对视。

        仿佛想要一眼看透对方的内心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公孙辛夷率先没忍住,发出一声轻柔地叹息。

        “韩绍,你知道吗?”

        “你的妇人之仁,终有一天会害死你的……”

        公孙辛夷这话其实只说了一半。

        剩下的那一半,她其实想说‘也会害死我的’。

        韩绍闻言,沉默了片刻,忽然哂笑一声。

        “大娘子这是在教我做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