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皈依者

第六十四章 皈依者

        南狗?

        怎么可能!

        可汗不是已经带着大军南下了吗?

        有那数十万精锐大军横亘在前方,怎么会有南狗突然出现在草原上?

        那乞颜部族老先是有些本能地不信,可当他感应到地面的轻微震动后,瞬间脸色一变。

        根本来不及多想,伸手一招,那柄跟随着他征战数十年的弯刀,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逃!快点!”

        不管是不是南狗真的来了,如此密集的马蹄动静,也绝不是好事。

        这个时候让这些已经被吓傻了的孩子先逃,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

        只是就在他准备放声高呼‘敌袭’,招呼族中留守的勇士,准备抗击来敌的时候。

        已经来不及了。

        脚下地面震动的频率与动静,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来得快。

        几乎是转眼间,便滚若闷雷。

        一些觉察到不对的族中勇士,快速从各处冲出,口中惊呼道。

        “族老!怎么回事?”

        “族老……”

        阵阵慌乱地惊呼声中,乞颜族老那张老脸凝视远方,露出了一抹生平最苦涩的表情。

        “我乞颜部……完了……”

        视线中,那急速席卷而来的黑色洪流,有如死神的使者。

        在所有人都想像不到的时间,以想象不到的方式,出现在乞颜部面前。

        深秋那本就没什么温度的阳光下,隐约折射出来的冷冽刀光,更是让乞颜族老心脏冰寒一片。

        是镇辽黑甲铁骑!

        ……

        老实说。

        当韩绍看到那名蛮族少年挥舞着弯刀,单人一骑怪叫着向己方军阵冲来的时候,他是有些发懵的。

        这么虎的吗?

        还是一不小心撞到了某个热血番的男主?

        韩绍有些不信邪。

        只是就在他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身边一道略显瘦弱的身影,瞬间弯弓搭箭,一箭射出。

        咄——

        看着那直接栽倒马下的身影,韩绍又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台吉。

        只见这个半路收下的蛮族少年,目光狂热地看着自己。

        一副主人快夸我的模样。

        韩绍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目光。

        而得到回应的台吉,心中顿时狂喜。

        事实上在得到主人‘恩赐’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处在亢奋的状态。

        这不单单只是因为体内那股从来没感受过的强大力量。

        更是因为他很聪明,聪明到让他瞬间意识到只要跟着主人,做主人最忠诚的狗,就能体验以前从见过,甚至连想也不敢想的辉煌未来。

        比如更加强大的力量。

        又或者他这个小蛮狗也许可以用另一种方式,‘侵入’那片传言中的,雍人的世界。

        又或许他甚至可以尝试着做一个……真正的雍人!

        这么一幻想,台吉心中原本那点对于背叛同族的羞耻感与罪恶,瞬间消失殆尽。

        而后便是一股浓郁的恶心与厌恶情绪,在他心中不断滋生、蔓延。

        他开始为自身体内流淌的血脉而感到恶心。

        开始厌恶这草原上的一切。

        为此他甚至在背地里偷偷学这些雍人的样子,挽起自己的发髻。

        只是头顶髡去的一片头发,却让他暗地里丧气不已。

        不过他也没有为此太过急躁。

        头发总是会重新长出来的,这需要时间。

        而自己让主人看到更多的忠心,展现更多的价值,这也需要时间。

        ‘不要急,台吉。’

        台吉在心底告诉自己。

        他已经想好了,等自己在主人面前立下一个大功劳。

        第一件事,就是求主人给自己赐下一个雍人的名字。

        为此,他甚至愿意整个草原的同族,都献祭给尊贵的、宛如神明一般的主人。

        反正他们是那么肮脏,那么野蛮,那么的卑贱!

        想到这里,台吉望向韩绍背影的眼神越发狂热。

        有如刚刚皈依在神明脚下的狂信徒,心中迫不及待地想要为神明奉献上自己所有的一切。

        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虔诚。

        而韩绍自然没有无聊到去探究一个小蛮狗的心理活动。

        就像他压根不知道自己马蹄下踏过的那具少年躯体,是一个千骑大部的少族长。

        未来注定翱翔于天际的草原雄鹰。

        他只是觉得刚刚那半大家伙有点儿蠢萌,死得也有点儿草率。

        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没人性?

        或许是吧。

        因为自打他出现在这方世界,这方世界就没有给自己留下丝毫展现人性的缝隙。

        所以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不是吗?

        “镇辽军。”

        “在!”

        听着身后三百虎狼发出的虎啸,韩绍面容寡淡地吐出两个字。

        “拔刀。”

        伴随着一阵刀锋出鞘的声音,韩绍顺手一摆。

        “杀。”

        顷刻间,眼前剩下那几个呆若木鸡的蛮族少年,便被瞬间淹没在冷冽的刀光之中。

        马蹄踏过,留下一地血泥。

        而后三百黑甲骑军猛地拔高马速,势如破竹地向着前方冲锋而去。

        千骑大部?

        黑色面甲的遮蔽下,三百黑甲骑军嘴角泛起一抹残酷的狞笑。

        砍的就是这样的大部族!

        他们虽然不知道什么叫‘以彼之道还诸彼身’!

        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浅显道理,他们还是懂的。

        昔日那些蛮狗在幽州欠下的血债,今日他们便要一点点收回来。

        “杀!”

        ……

        这些雍人铁骑来得太突然。

        来得太快。

        来得太过让人难以置信。

        仓促之间,跨上战马拔出弯刀冲上去的乞颜部勇士很快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阵阵狂暴的刀光,宣泄着复仇的怒火。

        这带来的后果,那便是这些冲上去以命相搏的乞颜部勇士,甚至连具全尸也没能留下。

        而这并没有阻碍其他留守的勇士,前赴后继地悍勇冲杀。

        因为与以往跟雍人对阵不同。

        以往他们南下时,往往都是有如群狼一般,纵马劫掠。

        而后留下一地膻腥和哭嚎之后,又纵马逃离。

        可今日不行。

        因为他们今日无处可逃!无路可退!

        身后就是部族,就是妻子、儿女!

        这样他们不得不跟真正的勇士一样,死战到底。

        哪怕他们明知道这样做也是徒劳的,也不能退!

        “走啊!快走啊!”

        有妻子哭嚎着,让丈夫逃走。

        可下一刻,迎来的却是一道残酷的刀光。

        她死了。

        因为战场之上没有人性。

        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妇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