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两生花

第五十九章 两生花

        赤红的篝火在黑夜中撑出一道光明的世界。

        可火光之外,依旧是一片无尽黑暗。

        直至那一道雪亮刀罡骤然爆发,璀璨的光明有如闪电一般,撕开了黑暗的天幕。

        将一切隐藏在黑暗中的一切魑魅魍魉,全部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天亮了?

        这种仿佛一瞬间便从黑夜跨入白昼的巨大反差,让不少将士有些不适应地怔了神。

        可李靖等四位先天宗师反应却不慢。

        “是蛮狗!”

        看着在刀光中暴露出身形的那道蛮族身影,四人惊怒一声。

        可那蛮族明显比他们反应还要快!

        还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暴露的他,脸上闪过一抹错愕与震惊。

        身形一闪便要转身就逃。

        只可惜身后的那道凝聚着武道真意的刀罡来得太快!

        快到他这身形刚动,那刀罡便于须臾间斩落而下。

        “好刀!”

        那蛮族面色疾变间,只能强行撑起护体真罡,硬扛这一刀。

        几乎是眨眼间,一股浓郁的黑色煞气,将那蛮族彻底笼罩。

        再下一瞬间,一黑一白两道凝聚了武道真意的真罡之力,终于完成了最原始、最激烈的碰撞。

        剧烈的罡气在虚空纵横肆虐,很快便向着下方蔓延波及。

        不少毡房瞬间这股暴戾的力量撕得粉碎。

        如此恐怖的破坏力,顿时让不少将士面色一变。

        “天门大宗师!”

        韩绍此时的脸色也不好看。

        他倒不是震惊于对方的实力,而是心疼那些被破坏的毡房。

        毕竟今晚他们还要睡的!

        于是黑着脸,脚步一个前踏。

        “止!”

        一声冷喝,有如言出法随。

        原本四散着向四方席卷的狂暴罡气,瞬间于虚空定住。

        等再动起来的时候,已经化作一股清风,吹拂而下。

        这一切说起来玄乎,但实际上天门境的神魂已经能够初步影响小范围的天地元气变化。

        这也是中三境大修士与下三境修士的最大差别所在。

        “司马!”

        一刀过后,李靖等人也终于回过神来,近乎本能地齐齐闪身阻挡在韩绍面前。

        一副要给他拼死挡刀的模样。

        韩绍眼神古怪地瞥了几人一眼,很想说上一句。

        ‘你们挡我道了。’

        但考虑到怕伤了他们的耿耿忠心,想想还是算了。

        同样心中也不免有些感慨。

        这世界终究是跟那边的世界是不同的。

        武道通神,强者为尊。

        凡居高位者,必是大能!

        越是高位,越是如此。

        所以那历代高居镐京九重帝阙的大雍帝君,无一不是这世间的至强者。

        这就是个体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彻底颠覆群体规则的具体体现。

        念头倏忽转过间,韩绍瞥了眼拧着一道身影飞身而回的公孙辛夷,顺势归刀入鞘。

        “你的刀,不一样了。”

        公孙辛夷随手将那天门境的蛮狗扔到了一边。

        清冷的声音,不急不缓地阐述着事实。

        因为她很确定,如果说在晋升天门境之前,韩绍那所谓的刀法,说好听一点叫‘一力降十会’。

        直白一点说,完全是以蛮力压人,妥妥的莽夫路子。

        可刚刚那一刀,公孙辛夷却看得很仔细。

        是技法!

        “永字八刀?你过去是儒家门下?”

        公孙辛夷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因为【永字八刀】,脱胎与儒家凝练书法的‘永字八法’。

        侧、勒、努、趯、策、掠、啄、磔。

        此八法囊括了大多数文字的笔法大体。

        运用到刀兵之中,也是同样的道理。

        同样能杀人!

        只是儒家子弟惯用长剑,视长刀为粗俗,所以一招一式用出来凌厉有余,却远没有韩绍刚刚那一刀的霸道与勇悍。

        听闻公孙辛夷这话的韩绍,下意识就想吐槽一下这两边世界的相似之处。

        太像了!

        语言如此、文字如此、人亦如此!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一株根蒂上开出的两生花。

        只是一边是群体构筑的庞大力量。

        而这一边则是个体走到极限的绝佳案例。

        二者韩绍暂时还说不上到底谁优谁劣。

        但不管怎样,韩绍都不喜欢有人居高临下地跟自己说话。

        甚至视自己为可以随意牺牲和践踏的蝼蚁、草芥。

        如果有,那就不顾一切地艹翻他!

        然后俯视他,凝视他,质问他。

        ‘汝,宁有种乎’?

        或许是觉察到韩绍的眼神忽然间变得有些危险,公孙辛夷下意识避开了他的目光。

        就好像柔弱的食草者在面对虎狼时,总是趋于本能地向对方俯首、屈膝。

        可当她意识到自己此时的举动,有多么软弱的时候,心中那股执拗与孤傲,顿时让她狠狠瞪了韩绍一眼。

        如此女儿姿态的模样,顿时让韩绍微微一愣。

        等神魂中另一道巧笑嫣然的身影一闪而逝之后,才终于回过神来。

        “儒门弟子千千万,多我一个很奇怪吗?”

        说起来有些好笑。

        在另一方世界已经沦为封建糟粕的儒家,在这方世界却依旧属于诸子百家中的开明势力。

        究其缘由,说白了就四个字‘有教无类’。

        韩绍此世的前身就曾受益于此。

        只是迫于天赋实在是太过感人,才无奈‘转行’了。

        有些唏嘘地感慨了一阵前身的糟糕境遇后,韩绍挥挥手让李靖等人散开。

        随后望向此时被扔到一边脸色惨白的蛮族大宗师。

        见他依旧一脸桀骜不逊,怒骂道。

        “雍狗!”

        韩绍莞尔失笑。

        这颠来复去的,就不能换句台词骂骂?

        真是够无聊的。

        “你这狗东西倒是阴险,竟然以神魂秘术蛊惑我叔父,刺杀于我!”

        “妄图让我失手错杀我叔父,陷我于不义之境!”

        “其心可诛!其行更可谓是无耻至极!”

        见韩绍突然收敛了笑意,语调森寒地说出这话。

        一众将士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原来如此!

        他们就说嘛!

        姜虎区区一个后天真气境,怎么会没头没脑地刺杀司马这个天门境大宗师?

        原来是想陷我等司马于不仁不义的境遇。

        如此阴险、狡诈的做法,简直是无耻!

        这一刻,将士们都懂了!

        而一旁已经做好了赴死准备的姜虎霍然抬首望向韩绍,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不是的……我……’

        姜虎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丝毫声音。

        最终只能无奈闭嘴。

        冷眼旁观这一幕的公孙辛夷,心中冷笑。

        虽然她并不知道什么‘指鹿为马’‘李代桃僵’之类的成语,但对于韩绍这厮的无耻,不禁又加深了一层印象。

        眼神怜悯地看着地上那蛮族大宗师,果然见他苍白的脸上,先是一愣。

        随即顿时有如被羞辱了一半,勃然大怒。

        ‘额,这蛮狗竟然能听得懂人话?’

        韩绍眉眼一抽,略微有些尴尬。

        于是瞬间将那满脸写着‘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乱说’的蛮族大宗师封了口。

        而后才幽幽道。

        “看着我……”

        短短三个字,就跟‘崽种,直视我’一般,充满了因果律的韵味。

        那蛮族大宗师下意识对上了韩绍的视线。

        而后便彻底挪不开了。

        韩绍那双深邃的眼眸宛如草原上传说的冥土深渊一般,一点一点侵蚀着他的心神。

        引诱着他不断坠入那深不见底的无间地狱,永生永世不得超脱。

        摄魂!

        这是韩绍从前身那被化作魂衣上的‘制作手法’上,得到的灵感。

        这第一次用出来,看起来效果还不错的样子。

        所以当那蛮族大宗师眼中的神采,渐渐变得灰暗、浑浊的时候,韩绍一刀便替他完成了解脱。

        等到虚空中扑面而来的大团血雾落在身上,听着脑海中的大笔【经验值】进账。

        韩绍嘴角勾了勾。

        大补啊!

        以他如今的修为,也只有同境的大修士才能给他这样的感觉了。

        当然……之前那尊元神境真人,不算数。

        因为那笔堪称丰厚的【经验值】,已经被点亮九只金乌虚影用掉了。

        韩绍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略做回味。

        随后便看向身边一众将士,沉下脸道。

        “今晚就到这儿吧,早点休息,再过三个时辰,我们就要再次启程了。”

        见韩绍似乎动用秘法,从那蛮狗大宗师那里得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李靖等人有些紧张。

        “司马……可是有什么变故?”

        对此,韩绍收起阴沉的脸色,无所谓地笑笑。

        “只是有些狗循着味道,追上来了。”

        “问题不大。”

        确实,区区数千骑,小场面而已。

        见韩绍神色轻松,李靖等人乃至一众将士顿时放松下来。

        “那司马……咱们接下来是先干掉那股追兵,还是?”

        韩绍白了说话的李靖一眼。

        神经病啊!

        三百人就想干掉数千人的追兵?

        你当你们个个都是先天宗师?

        当然是柿子先挑软的捏!

        他们追他们的。

        我们砍我们的。

        坚决贯彻教员当初的战略方针。

        这绝不会错!

        毕竟那位就算是不坐上那个位置,换到古代,也是能进武庙的存在。

        “继续向北!”

        韩绍一言而决。

        其它的事情,等老子真把你们都喂到先天宗师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