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剑舞

第五十六章 剑舞

        赤树部留守的族人,怕是做梦也没想到。

        他们日盼夜盼,满心期待。

        没有等来他们的勇士带着抢来的雍人财货,欢声笑语、满载而归。

        等来的却是一柄柄来自雍人的冰冷屠刀,以及响彻整个赤树部的无尽哀嚎与绝望哭泣。

        但这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毕竟这世上哪有贼吃肉,没有贼挨打的道理?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只是就在某些将士差点没控制住下半身的时候,韩绍还是没忍住出手阻止了。

        当一抹鲜血将那将士泼了一脸之后,看着地上不断抽搐的蛮女尸体,韩绍冷声道。

        “冷静下来了?”

        第一次被韩绍用这种冰冷眼神注视的那将士,嚅嗫了下嘴唇,咬牙道。

        “他们可以,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韩绍断然道。

        “他们是野兽!是畜生!你也是?”

        在那将士愣神间,韩绍再次强调道。

        “杀人可以!凌辱不行!这是军令!”

        军令如山!

        违令者,斩!

        这是一个刻在每一个从军武人骨子里的铁律!

        听到韩绍这般冰冷的言语,那将士最终还是抱拳领命。

        “喏!”

        看着那将士提刀冲出去,准备用杀戮浇灭心中那抹邪火的身影,韩绍摇头苦笑。

        在另一方世界翻过无数史书的韩绍,远比这世上大多数人更加清醒的知道,有些口子不能开!

        有的事情一旦开了坏头。

        人心坏了,军心也就坏了。

        毕竟一帮子彻底沉沦的野兽,又哪里谈得上什么军纪?

        而如果没有军纪的约束,再精锐的军队也会很快腐蚀堕落,最后被彻底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所以韩绍可以允许、甚至纵容他们以杀戮来发泄心中的仇恨与愤怒。

        但必须给他们的心中加上一层枷锁。

        这层枷锁就是生而为人的最后底线!

        ……

        临近天黑前的那一刻,竟然出了太阳。

        这让原本已经快要黑下来的天色,又挣扎出了几分光亮。

        晚霞映天。

        红得耀眼,红得刺目。

        大雍属火德,故雍人皆尚赤。

        洁白的毡房被嫣红的鲜血侵染,装点出一抹抹让雍人觉得喜庆的红色。

        也让赤树部的‘赤’字,变得名副其实起来。

        只可惜原本身处其中的赤树部族人,此刻都睡着了。

        神态安详地被那些身穿黑甲的将士们,从毡房群落的四处拖拽而出。

        而后堆在赤树部最显眼的一处所在。

        因为司马说他要继续在这里垒上一座京观,用来作为对这些北方邻居的回礼。

        顺便也用来告慰那数万镇辽将士的亡魂。

        只是让他们感觉别扭的是与他们一同拖拽尸体的那小蛮狗,竟然表现得比他们更卖力。

        甚至还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们,怎么拖尸体才最快、最省力。

        本来他们对此还不屑一顾,可一试之后,发现竟果然如此!

        见鬼!

        你家大人平日里就教你这些?

        等等!

        有将士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这些人此时拖拽的这些尸体,可能其中就有这小蛮狗的亲族长辈。

        这么一想,不少将士顿时背后一凉,心中生出几缕毛骨悚然之意。

        ‘这一族果然是豺狼心性!非人哉!’

        面对身边这些雍人古怪的目光,台吉害羞地挠挠头,不好意思道。

        “我从小生得瘦弱,力气比别人小,所以只能瞎捉摸一些省力的笨法子,见笑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眼下这小蛮狗既然已经被司马收下为奴,将士们也不得不强行按捺住了杀心。

        冷冷看了他一眼,却没有接话。

        台吉面色不变,只是依旧对每一个人陪着笑脸,越发卖力的干活。

        直到最后一刻,他亲自将族长那个老东西的头颅,摆在了京观的最上方。

        随后又在所有人怪异的目光中,将图兰的尸体拖到了族长的旁边。

        这才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图兰,这里高,看得远。”

        “旁边还有族长爷爷陪着你。”

        “你看,我对你多好。”

        “等阿爸他们回来,你一定要替我告诉我阿爸,我很想他。”

        “你一定会帮我的,对吧?”

        台吉一边体贴地为图兰摆了一个好姿势,一边嘟囔着呢喃自语道。

        “对了,我以后不做狈了……”

        “主人让我做狗,最聪明,最凶狠,最会咬人的狗。”

        “我会活着,会活很久,然后替你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感激我吧,图兰,我的好安达……”

        ……

        暮色渐渐降临。

        当最后一缕阳光,被拖拽到地平线以下。

        黑夜便彻底笼罩了整个草原。

        热闹的赤树部,点燃了往日节日才会点燃的篝火。

        一道道身影围着篝火纵情欢笑着。

        他们大口饮酒、放声高歌,彻底享受着这难得、甚至可能是最后的放松。

        这世上没人是傻子。

        自从他们跟着司马转道向北的那一刻起,所有人其实都知道这一路,很大概率就是一条不归的死路。

        九死一生?

        呵呵,十死无生才对!

        可那又怎么样呢?

        这一战死的人太多了!

        死的袍泽,也太多了!

        也不差他们这区区三百人的残军了。

        既然司马都不怕,大娘子那位公孙氏的世家嫡女也不怕!

        他们这些厮杀汉还怕个球!

        忽然有将士陡然高歌起司马之前那首古朴诗篇。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沧桑嘶哑的语调,有些难听刺耳,可身边一众袍泽却浑然未觉。

        很快便跟着嘶吼起来。

        “岂曰无衣,与子……”

        阵阵慷慨激昂的声调,让飞身而回的韩绍微微一愣。

        “你去哪儿了?”

        听着耳畔早已熟悉的清冷语调,韩绍轻笑一声,回应道。

        “给充当夜不收的兄弟们,送了点酒肉。”

        “他们担着兄弟们的命,总不能让他们受委屈。”

        韩绍这话无意中飘到在场某位将士耳中,顿时让那将士心中一热。

        一番传递之后,所有将士全都看向了韩绍,举杯嘶吼道。

        “为司马仁义贺!”

        韩绍莞尔一笑,举杯回应。

        而就在饮完盏中酒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司马护着兄弟们一路拼杀!兄弟们铭记司马之恩!”

        “今日便让某家为司马贺上一舞!”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韩绍霍然抬首。

        因为说话那人,正是当初将他从死人堆里拉出来的那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