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解仇

第五十二章 解仇

        飞扬的马蹄,踏过那颗苍老的头颅。

        顺势将老脸上还未彻底凝固的哀求之色,印在了蹄面。

        一张张冰冷的黑色面甲遮蔽下,三百纵马狂奔的黑甲铁骑,在身上残破甲胄的映衬下,宛如刚刚地狱挣扎着爬出的死亡骑士。

        三百步!

        “风!风!大风!”

        一阵并不算密集的箭雨,向着不远处的毡房处倾泻而下。

        当偶尔几声惨叫顺着北风传来。

        马蹄已经踏尽了两百步!

        “风!风!大风!”

        箭如飞蝗!

        嗡鸣着划过天际,再次落于那片毡房处。

        这一次惨叫声,再次多了些。

        只是作为一切的始作俑者,没有人在意这些。

        有的只是在临近百步之时,再次呼喝出那句。

        “风!风!大风!”

        嗡——

        临战三箭!

        这一箭之后,马上的骑士默然无语地将骑弓重新挂在马上。

        “拔刀!”

        一阵整齐划一的铿锵之声,就算在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掩盖下,也尽显肃杀!

        “司马有令!踏平这里!鸡犬不留!”

        ……

        “族长!”

        当赤树乌日被斩杀的那一刻,有亲眼目睹的赤树部族人,顿时睚眦欲裂。

        热血上涌之下,很快便有十数人跨上了族中的战马,手持弯刀向着那些黑甲骑军冲了过去。

        只可惜热血、愤怒,乃至于仇恨,都杀不了人。

        否则的话,中行固的那些中原仇敌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区区十数蛮族就算是跨上战马,握紧弯刀,在那些黑甲骑军面前又算得什么?

        一阵璀璨的密集刀光闪过。

        十数蛮族便化作漫天血雨,残肢纷飞。

        而后马蹄纷至沓来,重重踩下。

        几乎转瞬之间,便将他们和脚下的草地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不过也就是这片刻的工夫,那些毡房中的赤树族人终于反应过来了。

        只是可惜的是这个时候已经太晚了。

        当他们一个个从温暖的毡房中跑出来的时候,正好撞上了那一柄柄斜拖着的冰冷长刀。

        甚至不用挥刀,只是凭借急速奔袭的马速,就足以切开这世上最硬的脖颈。

        “啊——”

        一声短促的惨叫声,滚烫的鲜血泼洒在身后洁白的毡房上。

        顿时让原本单调的赤树部,染上了一层喜庆的红色。

        只是这还不够!

        远远不够!

        随着阵中一声冷酷的声音,再次传令。

        “散!”

        下一刻,原本汇集在一起的三百黑色洪流,瞬间以伍为单位散作一道道支流。

        在数百毡房交织的缝隙里纵横奔行。

        一道道从毡房里冲出来的身影,被他们迅速斩杀。

        尸体抛飞。

        一蓬蓬热血顺着刀锋切开的巨大伤口,四处泼洒。

        鲜血横流!

        他们默然无语。

        他们挥刀无情。

        任何挡在他们面前的身影,都会被刀锋斩开。

        这一刻的他们,仿佛真化作了传说中幽冥死神。

        收割生命,是他们眼下唯一的职责。

        肆意屠戮,是他们应对这个世界的唯一手段。

        怜悯?

        抱歉!

        这种奢侈的情绪,早已在他们亲眼见到廊居、定远城外那座的巨大尸山。

        野牛谷那些女子的临阵之死。

        以及那一座由数万头颅所构筑的巨大京观。

        这一切的一切后,阉割殆尽了。

        那些高居庙堂之上的朱紫重臣,一通纵横捭阖地权谋算计,却生生将一个原本名不见传的撮尔小族,养成现在这样一个恐怖的庞然大物。

        他们不会在意他们这些幽州人这么多年来,在心中积蓄多少暴戾的情绪,需要发泄!

        更不知道他们这一代代幽州人,在流干了无数热血后,到底积蓄多少仇恨,需要化解!

        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

        他们幽州人!

        幽州的武人!

        有自己的方式来宣泄这股暴戾的情绪!

        也有自己的方式来化解这早已化解不开的仇恨!

        就算幽州苦寒,是那些庙堂大人物眼中的不毛之地。

        但他们还有手中的刀!

        还有这一幅血肉之躯!

        他们还能……杀!

        ……

        三百黑甲铁骑,在一个又一个洁白的毡房上开出了一朵接一朵艳丽的血色花朵。

        很快便一路冲到了这片毡房群落的尽头。

        一柄柄染血的长刀,垂于马侧,任由鲜血点点垂落。

        等眼前一片空旷的时候,转眼便看到数道身影已经在前方驻马等候着他们。

        是司马!

        是的!司马的修为高!

        马快!刀也快!

        快他们一步,也理所当然。

        连续从那片毡房中冲出来的将士们,眼中闪过一丝明悟。

        “可曾痛快了?”

        韩绍的脸上,依旧罩着黑色冰冷的面甲。

        可他们还是从那双深邃的眼眸中,看出了几分笑意。

        果然!司马懂我们!

        懂我们的恨!

        懂我们的苦!

        “不曾!”

        听着将士们冷酷的语气,韩绍淡淡一笑。

        “那就继续杀!”

        “得令!”

        一声声断喝声中,三百黑甲骑军再次呼啸。

        “返!”

        马首一转,马蹄便再次于须臾间踏动、狂奔。

        新的一轮杀戮,便再次开始了。

        见韩绍没有动作,公孙辛夷踱着马步上前靠前了几分。

        “你不去?”

        韩绍淡淡瞥了她一眼,摇头道。

        “我不喜欢做无聊的事。”

        受另一方世界的三观影响,有些事情他可以顺水推舟,甚至推波助澜。

        但要他主动亲手去做,他有些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或许这就是所谓读书人的虚伪吧。

        韩绍心中感慨着。

        正巧这个时候,数名蛮族女子拉着几名蛮族狼崽子,神色慌张且惊恐地从那片毡房群落中逃了出来。

        可当她们看到韩绍一行人的身影时,原本惊恐的神色,瞬间化作一片绝望的煞白。

        忽然其中一名蛮族女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求饶道。

        “雍人将军,他们只是孩子,能否放他们一条生路!”

        听着蛮族女子生涩的雍语,韩绍露出一抹讶异。

        “你会说人话?”

        女子没敢说,当年她丈夫抢回过一个雍女,只是后来死了。

        只是一个劲的磕头。

        “他们很听话!可以给将军当奴!”

        然后用最卑微的神色,将那几个狼崽子推到韩绍面前。

        “快!快给将军跪下!”

        韩绍眯着眼睛看着那几个狼崽子或恐惧或茫然的眼神。

        见其中一个狼崽子忽然冲他吐了一口吐沫。

        “呸!雍狗!我阿爸早晚会把你们杀光!”

        韩绍笑了,顺势摘下面甲,露出干净纯粹的面容。

        “别傻了,我不杀女人和孩子……”

        听着韩绍用温和的语气说出这话,那蛮族女子脸上闪过一抹错愕。

        呆滞了一会儿,见韩绍果真没有动作。

        赶忙一边磕头,一面将信将疑地拉着身边几个狼崽子缓步退下。

        只是就在他们转头踱步的那一刻。

        身后那道温和的声音,再次幽幽道。

        “哎,杀妇孺真是作孽啊。”

        “去,吕彦你帮我杀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