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睚眦

第四十九章 睚眦

        骑军对冲,生死、胜败,都在电光火石间。

        双方只一个错身,那支百余人的蛮族游骑便败了。

        丢下一地尸体后,剩下的数十骑没有调转再次回冲,而是头也不回地疯狂打马逃窜开来。

        听着身后急速奔近的隆隆马蹄声,仅剩的数十蛮骑各个面露惊骇。

        “该死!”

        刚刚骤然遭遇这支雍骑的时候,他们本以为对方是无意中闯到这里的雍人溃军。

        所以他们才会在对方数倍于己的情况下,向对方发起冲锋。

        可交手之后才发现,他们错了!

        错的离谱!

        这支撑死了不过三百骑的雍人残军中,竟然拥有着数位先天宗师,以及一位天门境大宗师!

        这他妈不是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嘛!

        本来以为能够趁势收割一些人头,用来为身后京观‘添砖加瓦’的他们,彻底傻眼了。

        这一刻,也顾不得看守身后京观的职责了。

        在丢下大半族人的尸体后,便开始了亡命奔逃。

        只可惜乌丸马向来以耐力著称,单纯以爆发力相较,又如何敌得上精心培育,以精料喂养的辽东大马?

        几乎转眼之间,身后那些有如地狱死神一般的黑甲骑军,便紧紧缀了上来。

        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跑不掉了……”

        他们这支游骑的百夫长,刚才只一个照面,便连带着身后数名族人被那雍将一刀给斩了。

        说话的是其中一名十夫长。

        后天真气境已经接近圆满的他,只差半步就可以踏入先天,与百夫长同境。

        所以才没有跟着可汗的大军,南下与雍人搏命。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安安稳稳窝在战场后方的他,却没想到这一转眼就祸从天降!

        “狗曰的长生天!”

        死到临头了,就算是至高神明在这一刻也没有了丝毫的敬畏可言。

        这般咒骂一声,那十夫长面色一狠,猛地拨转了马首,口中呼啸道。

        “狼崽子们,跟那些雍狗拼了!”

        他们这些蛮骑,哪一个不是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

        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被同样是骑军的敌人追上,是个什么后果?

        与其被那些雍狗缀在身后,一个个砍死,还不如奋死一搏。

        所以在听闻这话后,只略作犹豫便同样将心一横。

        “好!跟他们拼了!”

        ……

        以数十对三百。

        按理说至少能拼掉一些黑甲骑军。

        只可惜战场之上,从来都不是数学上简单的加减法。

        在一方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往往会出现一方全部死绝。

        而另一方却毫发无损的情况。

        就好比此刻,相较于那些蛮骑,这一支从数万大军的死亡筛选中活下来的黑甲残军,已经不能用简单的精锐来形容了。

        与他们战场厮杀,这些蛮骑明显不够资格。

        在同等人数上,换成他们可汗的王帐军还差不多。

        一番秋风扫落叶的席卷之后,这一支百余人的蛮族游骑终于整整齐齐了。

        唯有那刚刚叫嚣着与雍人决死的十夫长,出人意料地还活着。

        见那些雍狗在杀完己方所有人后,却独独留下自己。

        那蛮骑十夫长不禁有些不解与羞恼。

        座下战马已经被斩杀了的他,怒吼着徒步向四周那些来回游曳的雍骑杀去。

        只是他这一举动注定是徒劳的。

        灌注体内近乎全部真气的巨大刀气,被人随手抓碎。

        暴散的余波将他像条死狗一样,震飞出去老远。

        等他挣扎着撑起身子的时候,只见那雍将跨着一匹高大惊人的神驹,在身后数名骑军的簇拥下,踱步到自己面前。

        然后用锐利修长的刀尖,轻轻挑起了他的下巴。

        长刀上冰寒刺骨的触感,让他本能地浑身寒毛炸开。

        这种被人居高临下俯视的感觉,更让他心中屈辱不已。

        “呸!雍狗!”

        一口裹挟着血沫的浓痰吐出,却被护体罡气直接震开。

        韩绍手中的长刀睚眦,依旧挑在他的下巴处。

        那模样既像嫖客在挑选窑姐,又仿佛在查看牲口、祭品的品相。

        “你在求死?”

        韩绍的声音,在黑色面甲的遮蔽下,显得有些沉闷与肃杀。

        “呸!雍狗!”

        又是同样的言语,又是同样的姿态。

        这素质……太低了!

        韩绍有些皱眉。

        好在这时身后的吕彦适时解释道。

        “司马,这蛮狗怕是听不懂人话,只会这一句……”

        在雍人眼中,只有雍语才是人话。

        这种独属于雍人的傲慢,韩绍暂时还理解不了。

        让他感觉有意思的是,这蛮族会的这仅此一句雍语,竟然如此的具有指向性。

        雍狗……

        这种蔑视与仇恨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积蓄的啊……

        “那乌丸可汗,倒还真是个人才啊!”

        韩绍心中叹息一声,缓缓收回了手中的睚眦。

        本来还准备问问情况,可既然这蛮族不会雍语,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刚准备一刀杀了。

        不过在看向不远处由镇辽军头颅筑成的那座巨大京观时,他忽然改了主意。

        ……

        很快百余具蛮族骑军的尸体,在将士们的肆意拖拽下聚集到一起。

        层层叠叠地垒起一座尸山。

        与旁边那座巨大京观遥遥相对。

        小是小了点,但这只是开始不是吗?

        韩绍跨坐神驹,见一旁那唯一活着的蛮族十夫长,对着自己等人怒目而视。

        口中不断骂着听不懂的话。

        身后的吕彦勃然大怒,当即就要拔刀斩了那蛮狗。

        却没想到被韩绍挥手阻止了。

        “别杀,让他骂,司马我喜欢听。”

        身后的吕彦以及一众将士面色古怪,韩绍似笑非笑。

        “你们不觉得他这种无能狂怒的样子,很有趣吗?”

        包括吕彦在内的一众将士,品味显然没有达到他们司马的高度。

        这让韩绍惋惜不已。

        毕竟这种不能分享自己乐趣的感觉,总会让人感到分外寂寥。

        韩绍踱着马步,来到那蛮族十夫长身前。

        眼神带着几分怜悯,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口中戏谑问道。

        “你知道人棍吗?”

        ……

        天高地阔。

        几只食腐的秃鹫盘踞在高天之上,锐利的鹰眼俯视着下方的草原。

        很快便发出愉悦的啼鸣。

        因为它们知道自己接下来一段时间的食物又有了。

        在它们贫瘠的小脑看来,人类是慷慨的。

        他们甚至会不断地杀死同类,然后用同类的尸体养活这草原上无数肉食者。

        眼看着那一支黑色的骑军,呼啸着远离。

        那些盘踞在高空的猛禽,终于壮着胆子俯冲而下。

        巨大的鹰翼掀起的狂风,吹得下方残雪纷飞。

        只是就在它们准备大快朵颐享用美食的时候,某道食物的身影忽然动了!

        这一动静顿时将一众喜欢食腐的秃鹫吓了一跳。

        唯有一只胆子大一些的,有些好奇地歪着脑袋看向眼前的食物。

        随后试探性地从对方身上扯下一口碎肉。

        “啊——”

        由百余尸体筑成的京观上,一道手脚俱无的身影,举目望天,双眼圆瞪。

        那张空荡荡的口中,并无喉舌。

        ……

        “那把刀与你倒是相配……”

        耳畔清冷的语调,听不出情绪。

        睚眦吗?

        那就权当是夸奖吧……

        韩绍面甲下白净的脸上挂着淡淡的轻笑。

        再次回望了一眼那座巨大京观的方向,韩绍幽幽道。

        “老固啊,我现在火气还是很大啊……”

        区区百余骑蛮军,有如杯水车薪,如何能浇灭他神魂中剧烈燃烧的邪火?

        一直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中行固,头皮一麻。

        “司马待如何?”

        韩绍此时的笑声,带着几分阴恻恻的意味。

        “明日太阳落山之前,至少寻到一个部族,用来证明你的价值。”

        “否则的话,你懂的……”

        中行固很想说‘万一明日没有太阳,怎么办?’

        可面对韩绍那双黑色面甲下,直欲择人而噬的阴冷眼眸。

        中行固哪里还敢饶舌,赶忙颤声道。

        “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