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永不封刀!

第四十八章 永不封刀!

        与南归之路的艰难险阻不同。

        这一路向北反而轻松了许多。

        连续两天,韩绍带着的这三百残军都没有遇到大规模的蛮族骑军。

        竟然就这么风平浪静地北上了百余里。

        期间,顺道路过了那两处之前被围剿过的战场。

        第一处还好,无论是袍泽还是那些女子的尸体,当初都被他们带走了。

        所以只是简单凭吊了片刻,将士们便沉默地离开了。

        可第二处就有些不忍卒睹了。

        看着一片散落在草原上的无头尸体,不少将士们双目赤红。

        那些蛮狗穷疯了,不但扒光了他们的甲胄!

        甚至连他们的贴身衣物都没有放过!

        “畜生!”

        一名将士弯弓搭箭,一箭将啄食袍泽尸体的秃鹫射杀,口中咒骂不断。

        一时间竟然分不清他在骂那些亵渎亡者的秃鹫。

        还是那些披着人皮的蛮狗!

        而他这一番动作,顿时引得身边一众将士一一效仿。

        一瞬间箭如飞蝗,一只只秃鹫被当场射杀。

        韩绍神色漠然地将其中一只振翅高飞的巨大秃鹫射落。

        这里就是当初他出现在这方世界的第一站。

        而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人!

        刀劈脑门的那一刻,韩绍隐约记得当时自己似乎浑身都在发抖。

        只是后来很快就麻木了而已。

        体型巨大的秃鹫凌空坠落,韩绍默默放下手中的骑弓,重新挂在马边。

        一旁的公孙辛夷却是看着刚刚那一闪即逝的九只金乌虚影,眼神若有所思。

        想了想,便策马取下那把骑弓,放入自身的须弥锦囊中。

        随后在韩绍错愕的目光中,递给他一把新弓。

        “以后用这个吧。”

        韩绍顺手接过那柄雕着繁复纹路的大弓,不禁意外地发现正是当初公孙辛夷一箭射杀那乌丸王族的那柄。

        “送我?你用什么?”

        公孙辛夷闻言,白了他一眼,口中不咸不淡道。

        “你比我更合适。”

        虽然她不知道韩绍能否复刻之前,以天门境修为射杀元神境真人的骇人战绩。

        但刚刚那再次出现的九只金乌虚影,却是做不了假的。

        韩绍也不客气,顺势便收了下弓。

        只是没有再挂在马边,而是直接收入了【包裹】中。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反正他已经欠公孙辛夷不少人情了。

        按照另一个世界的逻辑,这个时候该心虚的反而应该是公孙辛夷这个债主吧。

        哎,不对!

        我还救了她的命来着!

        这么一想,韩绍顿觉心里亏得发慌。

        “你这些天……为什么一直不肯与他亲近?”

        趁着两人靠近的间隙,公孙辛夷终究还是没忍住问出了这个让她疑惑的问题。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韩绍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才露出恍然的表情。

        “你是说姜叔?”

        公孙辛夷视线落下的那个方向,正是当初将他从死人堆里拉出来的那位。

        “你想起来了?”

        其实也不算是想起来了。

        前身的残魂,已经化作魂衣披在了他的神魂上。

        不但让他的神魂多出了一层屏障,其中蕴含的记忆,更是可以任由他随意翻阅。

        只是他一直以来,心中还是隐隐有些抗拒。

        因为在他看来,那是属于另一个的‘韩绍’世界。

        在没有想好怎么应对的时候,韩绍并不想轻举妄动。

        正沉默间,却见冯参三人踱着马步,靠了过来。

        “司马,要不要将他们安葬一下。”

        任由昔日袍泽暴尸荒野,禽兽啃食,他们实在是有些接受不了。

        可这话刚出口,便被紧跟而来的李靖断然拒绝。

        “不可!一来尸体太多,太过浪费时间!”

        “二来这里太近了……”

        若是将这么多尸体掩埋,时间上不允许的。

        而且这么多尸体消失,一旦让蛮狗游骑发现,怕又是一场泼天大祸。

        他们赌不起,也不能赌!

        这一点,他相信韩绍这个司马肯定也看出来了。

        只是这话他不能让韩绍说,否则的话,会寒了将士们的心。

        也会损害韩绍在将士们心中的威望。

        所以他李靖当仁不让。

        好同志啊!

        韩绍心中感慨着。

        脸上犹豫了一阵,最终不得不一脸沉重道。

        “李军候的顾虑是有道理的,便依李军候所言吧。”

        说着,目光扫向身后一众将士,断然道。

        “他日若我亡于战阵!将士们亦不必管我!”

        “继续冲锋便是!”

        见将士们神色终于缓和了几分,韩绍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我辈武人,战场厮杀!”

        “何处青山不埋骨?又何须马革裹尸还!”

        语言的力量,是无穷的。

        死的,可以变成活的。

        所以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活的,也可以变成死的。

        比如社死……

        短短两句话,原本情绪低沉的将士们,精神顿时一震。

        何处青山不埋骨!

        何须马革裹尸还!

        壮哉!

        我辈武人!

        烈哉!

        我镇辽韩司马!

        李靖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这位看似年轻得过分的恩主。

        除了这般豪情万分的话外,他更感慨于韩绍对自己的维护。

        一时间只恨此生与之相遇太晚,以致于大好年华尽数蹉跎!

        冯参等人此时也顾不得对李靖怒目而视了。

        仔细回味了一番韩绍的话后,脸色肃然向韩绍一拜。

        “谨受教!”

        既然连生死都抛诸脑后了,又何必着相这一身皮囊?

        一通嘴炮打完,看着四周那一双双灼热的视线,韩绍顿感浑身舒坦。

        只是眼前宛如修罗炼狱一般的场面,让他心中依旧沉闷。

        “走吧,向北!”

        ……

        三百残军继续北上。

        可不过半日,便遇到了一股百余人的游骑。

        双方没有任何言语,便开始了最直接的交流。

        地上还未化尽的残雪,裹挟着碎土,在马蹄的踏动下四下纷飞。

        还未来得及落下,便被上方泼洒下的热血,浇了个通红。

        赤红的热血融化了白色的冰雪。

        仿佛阴阳两个截然不同的道则,在这一刻展开了碰撞。

        强则强!

        弱则亡!

        杀!

        韩绍一刀斩出,天门境大宗师的恐怖威势,在这一刻展露无疑。

        迎着对方脸上还未凝固的惊恐之色,露出一抹凶残的狞笑。

        可当他于瞬息之间纵马冲破敌阵之后,望着露出的景象,他脸上的那抹狞笑也同样凝固住了。

        那是一座由无数人头筑成的巨大京观!

        倏忽间的一眼扫过,便可分辨出那些都是雍人!

        是最初那场大战阵亡的镇辽军将士!

        看着那一张张狰狞恐怖的脸,一股滔天的怒火与恨意,从魂衣上剧烈燃起,不断灼烧着韩绍的神魂。

        几乎完全被这股怒火侵染的韩绍,霍然转身间,手中长刀一指。

        “传我军令!”

        “滔天血仇在此!此仇不报!我麾下儿郎永不封刀!”

        “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