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寇可往,我亦可往

第四十五章 寇可往,我亦可往

        虽然韩绍总拿脑疾来搪塞自己。

        可当听到韩绍亲口说出‘北上’两个字的时候,公孙辛夷还是觉得这厮怕是真的有脑疾!

        而且病得不轻!

        区区三百残军在这片宛如汪洋一般的辽阔草原上,就有如那一页扁舟。

        稍稍遇到一点风浪,就会被整个吞噬。

        在这片草原上死无葬身之地!

        就这,还想北上深入草原?

        公孙辛夷觉得韩绍已经彻底疯了!

        他这是准备带着三百残军去送死!

        见公孙辛夷用‘你疯了’寥寥三个字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韩绍淡淡瞥了她一眼。

        彼此眼神的两相对视间,韩绍顿时就知道她绝不会同意自己这个堪称疯狂的想法。

        索性不再去看她,转而将目光放在李靖四人身上。

        “司马……”

        面对韩绍有如实质的目光,四人顿感压力山大。

        从内心来讲,关于那个‘北上’的提议,他们是不认同的。

        不是不想认同,而是不敢!

        要知道现如今的乌丸,早就不是曾经幽北草原上艰难求生的小部族了。

        控弦百万!

        麾下强者无数!

        这是一个连整个大雍都要慎重对待的恐怖庞然大物!

        与之相比,他们这区区三百余人算什么?

        蝼蚁都不算!

        这一刻,就连平日里总是咋咋呼呼的冯参,张了张嘴也说不出话来了。

        若是只是单纯自己,屡次蒙受韩绍大恩的他们,就算舍得一身剐陪着韩绍这个司马彻底疯一把,也绝无二话。

        可现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三百将士。

        他们实在做不到一言不合就带着将士们去送死。

        毕竟他们不是所谓的江湖豪杰,而是军中将官。

        为将,就有为将的准则。

        一时的头脑发热,会死人。

        会死很多人!

        韩绍的目光从四人脸上,一一扫过。

        见四人全都沉默不语,韩绍心中不禁有些失望。

        因为他的这个想法,虽然是今天才产生的。

        但自从他披上了那层由前身所化的魂衣,就获得了前身的全部记忆。

        对所谓的乌丸部族,也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样一个由诸多大小部族强行糅合起来的部族,尽管看起来强大无匹。

        可实际上在某些特定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坚不可摧!

        这一点,单从之前的数次战场交锋,就能看出来。

        在蒙受一定的损失后,那些小部族的头领会下意识地保存实力。

        而不是选择死战到底!

        所以在意识到这一点后,韩绍每战都会选择其中一股,一鼓作气将其彻底打崩、打溃。

        然后任由这些溃军冲乱己方其他军阵,再趁机跟在他们身后挥军掩杀。

        不过这除了能证明那看似强盛恐怖的乌丸部,并不是难以战胜外,与韩绍生出北上的念头关系并不大。

        真正让他有这个想法的,正如公孙辛夷刚刚所说的那般。

        如今草原上的那些部族,现在应该真的很空虚!

        那位传说中乌丸历史上最伟大的可汗为了打赢这一场与镇辽军的一战,必然已经抽调了整个草原的大部分精锐。

        韩绍甚至能够猜到,一旦彻底重创、乃至全歼整个镇辽军。

        他必然会带着这些汇聚了整个乌丸精锐的大军,趁机大举南下!

        真到了那时候……怕是整个幽州都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的浩劫!

        届时,他们这区区三百余人的残军回去,又有什么意义?

        或许那才是真正的送死……

        只是这个猜想,韩绍并没有跟他们说。

        因为他知道,若是说了,这些人就更不可能跟着他北上了。

        毕竟他们的家在幽州!

        是他们的根基所在!

        而就在韩绍正苦思着怎么说服他们的时候,一旁一直低头沉默不语的李靖忽然抬起头望向一旁的公孙辛夷,开口道。

        “大娘子,末将斗胆问一句……”

        同样在苦恼该怎么劝韩绍这厮取消那个疯狂想法的公孙辛夷,看也不看李靖,便直接道。

        “问吧。”

        李靖也不客气,抱拳便问道。

        “末将敢问大娘子对那萨满神庙,有几分了解?”

        提到萨满神庙,公孙辛夷这才收敛了几分心神。

        “算是略知一二。”

        这话说着,公孙辛夷有些不耐烦道。

        “神庙的事,你们不用操心,有三大圣地镇压着,他们不敢太过明目张胆。”

        “能派出元神境真人下场争斗,已经是极限了。”

        “除非……”

        公孙辛夷话说到这里,面上已经是一片寒霜。

        “除非他们那位大巫已经活腻了!”

        儒家稷下学宫的无崖山。

        道门白玉京的金顶峰。

        佛门大禅寺的小灵山。

        每一尊存在都足以将神庙那位大巫只手碾死!

        而公孙辛夷之所以敢说这个话,除了她出身的公孙氏这个兵家一脉外。

        更因为她母族江南赵氏的老祖,乃是无崖山那位儒家至人的七十二记名弟子之一。

        什么世家?

        数千传承,彼此盘根错节!

        这就是世家!

        果然听闻公孙辛夷这话后,李靖紧绷的脸色顿时缓和了几分。

        在这个武道通神的世界,有时候兵力并不一定是一切的决定因素。

        一尊上三境的武道真仙出现,甚至能左右一场战役的胜负。

        所以在得知神庙中那些恐怖大能强者,不会随意插手这场战争后,李靖默默一盘算。

        忽然隐隐觉得韩绍这个看似疯狂的想法,似乎并没有想像中那般不切实际。

        于是短暂沉吟后,李靖便直接开口道。

        “末将倒是觉得……司马这个想法,确实有几分可行!”

        李靖这话出口,顿时惊得冯参三人眼珠子一突。

        脸上的神色,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其中齐朔心中更是直呼好家伙!

        老子拍马屁,已经算是不要脸的了!

        没想到啊!

        你老李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比老子更狠!

        拍起马屁来,这是连命都不要啊!

        而就在三人投来质疑眼神的时候,李靖接下来便将自己的想法,跟三人解释了一番。

        所说的内容,大抵上跟韩绍大差不差。

        冯参三人闻言,也是一番沉默盘算。

        片刻之后,眼中原本的质疑不但渐渐散去,反倒是亮出一抹奇异的光亮。

        “司马!这……这似乎可行!”

        在他们三人心中,只要不是带着将士们去作无畏的牺牲,白白送死。

        他们就没有意见。

        只是眼看着三人被自己说服,李靖本人反倒是有些疑惑了。

        他有些想不通,韩绍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区区三百人的残军,在这片草原上就算是霍出命去,又能掀起什么风浪?

        牙签搅大缸吗?

        这么比喻虽然有些不恰当,但李靖还是觉得凡战,必有目标!

        只是一味的浪战,除了白白牺牲将士的性命外,这样的战争将毫无意义!

        所以几经迟疑后,他还是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再次被质疑的韩绍也不生气,反倒是目光灼灼地看着李靖。

        区区一曲军候,在没有经历过系统的学习,更没有无数史料参考的前提下,能够自己领悟战争的本质。

        简直就是天生将帅之才!

        感觉自己捡到了宝的韩绍,心中不免也有些狐疑。

        ‘难道某些名字真的有气运加持?’

        韩绍心中腹诽一声。

        随后面对李靖抛出来的问题,想了想便道。

        “复仇,这个理由够不够?”

        复仇?

        这个理由对于江湖人,足够。

        但对于将帅,不够!

        看着李靖涨红着脸,第一次选择当面忤逆自己,韩绍叹息一声。

        转身拨弄着身前的篝火,摇曳、膨胀的赤红火光,将他那张白净的脸照得忽明忽暗。

        他最终还是没有告诉他们,继续向南可能遭遇的局面。

        只是幽幽道。

        “够了的……”

        韩绍这话说着,忽然轻笑道。

        “这几天,我其实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这么多年来,我们与乌丸部的战争,为什么从来都是挨打了,然后才还手?”

        “是我们不够强吗?”

        接连两个问题抛出,韩绍没等他们接话,便自问自答道。

        “不!是我们过得太安逸了!”

        “安逸得让那些草原蛮族,以为我们孱弱!以为我们是可以任由他们捕食的羊!”

        韩绍脸上笑意一收,霍然转身看着李靖四人。

        “可现在!我想告诉那些蛮狗!我们不是可以任人宰割的羊!”

        赤红的火光,依旧在摇曳。

        不是在篝火,而是在韩绍的眼中。

        看着那抹倒映在韩绍眼中疯狂摇曳的火光,李靖四人只感觉眼前的韩绍,火光灼人!

        正讷讷不得言的时候,却见韩绍忽然站起身。

        铿锵一声拔出腰间的长刀,倒插在地上。

        然后指着刀柄处的兽型吞口,喝问四人道。

        “此为何兽?”

        冯参讷讷道。

        “睚……睚眦……”

        韩绍点头,“对!睚眦!”

        “龙之九子也!”

        “睚眦之仇,必报之!”

        “莫不是我煌煌大雍,纠纠万世人族!还比上一只禽兽?”

        此时的韩绍周身散发着摄入的威压,巨大的压迫感之下。

        李靖等人只感觉脑袋隐隐有些空白,目光怔怔地看着韩绍,下意识涩声道。

        “司马何意?”

        韩绍闻言,没有丝毫停顿,断然回应道。

        “我就是想告诉那些蛮狗!血债必须由血来尝!”

        “昨日他屠我雍人一人!我便屠他十人!”

        “一朝不够!便屠他十日!”

        “我就是要告诉他们!”

        “这片茫茫草原!从今日开始!”

        “寇可往!我大雍亦可往之!”

        “此行北上,不为其它!只为杀人!只为复仇!”

        韩绍这话说完,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四人,激将道。

        “你们若是不愿,只管带着麾下将士南归!”

        “本司马将一人独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