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诛神!

第四十二章 诛神!

        金乌,乃是上古神鸟。

        传说昔日万族争雄,人族还未独霸天地时,这一族甚至出过一帝一皇。

        压得诸多上古神圣都抬不起头。

        只是那段岁月太过久远。

        拉善兀良也只是从神庙中某些残缺典籍,才得以窥得这一族的只鳞片爪。

        此时骤然看到下方活灵活现的九只金乌虚影,拉善兀良先是不信。

        可心中不断滋生的阵阵恐惧感觉,却让拉善兀良战栗不已。

        这份战栗不在身体,而是源自神魂!

        源自于神魂所化的鬼车元神之相!

        那种宛如惊遇天敌的震怖之感,仿佛亘古年间便被死死烙印。

        拉善兀良本能地想要逃,可身后的鬼车元神却隐隐有种向对方匍匐叩首的冲动。

        “该死!”

        拉善兀良低声咒骂一声。

        他出身神庙,曾经从来只有别人对他顶礼膜拜。

        就算后来被可汗折服,成为可汗近臣,也只对可汗俯首。

        以他的骄傲,怎么可能对一个雍人叩首?

        拉善兀良硬挺着身子,神色渐渐狰狞。

        目光死死地盯着韩绍的方向。

        他就不信了!

        区区天门境的蝼蚁,难道还能一箭射杀他这个出身神庙的元神真人?

        只是转瞬之后,他这份狰狞与不屑便化作了无尽的惊恐之色。

        因为随着那由天门境武道真罡凝聚的九只金乌虚影,最终汇聚成一支火光流溢的诛神之箭。

        拉善兀良只感觉眉心紫府处,一阵剧烈刺痛。

        那是神魂在疯狂示警!

        “该死!该死!怎么会这样?”

        “区区天门境的蝼蚁……”

        拉善兀良想要逃,可元神想要跪。

        所以这一刻的他悚然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只能眼睁睁地那道充斥着无尽流火的神箭之影,气机越来越强盛,越来越炽热。

        拉善兀良此时这才猛然然意识到当这一箭射出……

        他真的会死!

        他算是看出来了,凝聚这箭型的武道真罡或许不算什么。

        真正要命的是箭上蕴含的恐怖神意。

        别说是他这个元神真人了,就算是在他之上的存在,也不一定能挡下这一箭!

        因为这是一支专为诛神的箭!

        诛的是神魂!是元神!

        一箭之下,形存而神灭,这才是这一箭的真正恐怖之处!

        想到这里,拉善兀良开始战栗,开始恐惧。

        他还不想死!

        他还要为可汗的大业,奉献一切!

        不!

        该死的!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区区天门境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神意!

        拉善兀良不理解,更想不通。

        可这并不妨碍他在这一箭之下,陷入无尽的绝望之中。

        心神一阵失守后,出于与神魂相融的鬼车元神的本能,拉善兀良忽然膝盖一弯。

        竟然真的跪了下来。

        当着无数蛮族骑军和数百雍人残军的面,他跪了。

        这一跪,顿时引得无数蛮骑大声惊呼。

        “大当户!”

        他们同样想不通,同样不理解。

        在他们心中宛如神明的大当户,竟然向着那南狗将领屈膝跪下了!

        怎么会这样?

        这不可能!

        一阵难以置信之后,无数蛮骑只感觉自己心中的某个信念开始轰然崩塌。

        一双双充斥着迷茫与愤怒的目光,仰头望天。

        被无双道视线凝视的拉善兀良,总算回过神来,心中霎时间无尽的羞恼与屈辱。

        而就在他想要挣扎着站起身的时候,神魂中突然响起一声冷哼。

        “跪?”

        “跪也要死!”

        ‘声音’粗犷中带着无尽的蛮荒之意。

        拉善兀良甚至从中感受到了一股古老、沧桑、伟岸的韵味。

        拉善兀良拼尽全力,努力梗起脖颈,目光死死地盯着下方的虚空中那道霸烈无双的身影。

        眼神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

        “你不是他……”

        可那道古老粗犷的‘声音’,似乎连半点搭理他的意思也无。

        只是机械地冷声宣判道。

        “冒犯天颜,罪不容诛!族!”

        “今日便自你而始!”

        寥寥几个字音落下,拉善兀良神魂越发剧烈的战栗。

        其中‘天颜’两个字,更让他瞳孔一阵剧烈收缩。

        恍惚间,他隐约意识到他好像无意中探究到了一个天大的隐秘!

        可这一发现不但没有让他兴奋,反倒是越发恐惧。

        “不可能!怎么可能!?”

        “天……”

        拉善兀良张嘴想吐出那个字,可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任何字音。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尽的天地元气,化作资粮往下方汇集而去。

        而后一道炽烈的流光,划过天际。

        直奔自己而来。

        吾,死期至矣!

        拉善兀良只来得及生出这样一道念头,那道赤焰流光便一闪即逝。

        他似乎听得身后凶厉的鬼车元神,一声凄厉的哀鸣,而后片片破碎。

        与之一同破灭的,便是他的本命神魂。

        一箭,诛神!

        ……

        不出意外,这一箭之后,那把上好的良弓化作一捧尘沙,于韩绍指尖婆娑消散。

        “臣告退。”

        随着脑海中传来的声音响起,韩绍终于重新拥有了对身体的掌控。

        隐约间,他仿佛见到一道壮硕的身影,正向自己躬身行礼。

        韩绍静静地‘看’着祂一步步向后方的那扇天门退去。

        天门开阖的瞬间,韩绍只见那门后无数道身影鳞次栉比,沿着一道不知道通向哪里的阶梯,肃然而立。

        当韩绍视线扫过的那一刻,那一道道憧憧人影似乎都匆匆向着他深深一拜。

        那模样似是恭迎,又仿佛是在告别。

        妈的!

        忽然觉得自己的脑袋里面似乎有点儿‘挤’!

        韩绍咒骂一声,一面迅速往嘴里塞进一颗丹药。

        一面脚踏虚空,于须臾间接住那道不断下坠的身影。

        顺势也给她塞了一颗后,目光瞥见她那充满震惊与困惑的眼神,韩绍赶忙打住。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再问就是上次摔马,摔坏了脑子,不幸罹患脑疾!”

        别问,问就是‘吾脑有疾’。

        匆匆撂下一句话后,韩绍见她脸色迅速红晕,便直接将她丢到一边。

        脚下再次一个踏动,便重新回到了阵中。

        韩绍目光冷冷地扫了一眼四周那些想攻又不敢攻,想退又不敢退,已然进退失据的蛮族骑军。

        座下神驹小趋前进了一步。

        见他们眼神畏惧的下意识退后,便没有搭理他们。

        转而抬头望向那杆狼旗大纛的方向,铿锵一声再次拔出了睚眦,长刀一指,口中便吐出两个字。

        “战否?”

        狼旗大纛下,半晌也没传来动静。

        韩绍冷笑一声,归刀入鞘。

        而后顺手一指那杆狼旗,嘲讽道。

        “此非狼,乃家犬尔!”

        说完,手中缰绳一抖,便对身后将士们纵横呼喝道。

        “带上你们的妻子,我们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