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烈

第三十七章 烈

        被无数马蹄踏过的草地上,翻飞的泥土污染了洁白的积雪。

        直到那一道温热的鲜血洒下,染红了污浊的泥土,也融化了积雪。

        似乎转眼就在这片混乱如炼狱的草原上,开出了最美、最烈的花朵。

        而女子天生就是爱美的。

        就如同她们虽然恐惧于游方僧人口中的地狱,却对那片开在轮回之地的彼岸花神往不已。

        有女子忽然想起来。

        传说,那又名曼珠沙华的幽冥神花也是红色的。

        与地上那抹嫣红,真的很像。

        看着前方已然伏尸马上的同伴,再环顾了一番四周快速逼近的蛮狗。

        以及另一边依旧在旁边不断纵马游曳,依旧不肯离去的黑甲骑军。

        她不禁有些困惑。

        若是真如佛家所言,今世之果,皆是前世之因。

        种恶因,结恶果。

        种善因,则结善果。

        这样算下来的话,她前世到底要做下何等的恶业。

        才会让今生蒙受这样的苦难?

        又是种是怎样天大的善因。

        才会让自己在彻底坠入黑暗后,得遇这样的好男儿?

        恍惚间,她隐约觉察到佛家那一套所谓的轮回地狱之说,应该是骗人的。

        可此刻她却宁愿这套骗人的把戏是真的。

        这样的话,往后的千世万世,总还有一丝得遇此等良人的希望……

        “妾名……只求若有来世……莫忘了今朝这一夕因缘……”

        ……

        前方有敌,后方亦有敌。

        数百黑甲铁骑纵横厮杀,锐利的刀锋不时在身上残甲上拉出一连串火花。

        破开的黑色甲胄,顺势被切开皮肉,溅出道道血花。

        不可谓不惨烈。

        明明人多势众的无数蛮族,拼死阻拦着数百铁骑的冲撞。

        可他们自认为的铜墙铁壁,却在那些黑甲面前,轻薄如纸。

        每一次耀眼的刀光闪过,勇猛的草原儿郎就好像被雍人老农收割的禾穗一般,成片地倒下。

        每一声凄厉的惨嚎,每一次绝望的嘶喊。

        都在诉说着这场战场的惨烈。

        可他们所有人的余光瞥见战场最中央那些女子的时候。

        忽然感觉这场战争最惨烈、最残酷的地方,却恰恰发生那里。

        明明那数百骑军为了避免厮杀波及她们,有意拉开了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明明那些不断围来的蛮族骑军,为了不让诱饵失去作用,也在极力克制杀戮的冲动。

        可事实偏偏就是这样。

        明明本该是这片战场上最平静的地方。

        不知从何时起,已经伏尸一片。

        嫣红的鲜血,流淌在这片残酷血腥的修罗战场上。

        真就仿佛那一朵朵开在地狱黄泉的接引神花。

        这一刻,就算是蛮族一方的不少骑军,也露出了复杂的目光。

        因为杀惯了人的他们,比所有人都更清楚。

        杀人,是需要勇气。

        可杀自己,则更需要勇气!

        看着那些曾经在他们眼中柔顺、懦弱的雍人女子,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

        这一刻,带给他们的震撼,甚至不亚于与数百雍人残军的一场厮杀。

        “疯子!”

        “这些疯女人!”

        有蛮将气急败坏地怒吼道。

        “坏我大事!坏我大事啊!”

        大当户定下的计策,出乎意料的顺利。

        那些南狗蠢货果然上当,一个个愚蠢至极地返回送死。

        可就在眼瞅着就要成功的时候,竟然让这些女子用最烈性的方式,用自己的死,硬生生地破了局!

        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围上去!攻!攻!”

        那蛮将满脸晦气,说着忽然想起来大当户刚刚的交代。

        “记住了!大当户有令!勿伤那领头雍将的性命!”

        没办法。

        那些女子已经死了。

        就如同一块已经失去作用的诱饵。

        这个时候就算是再舍不得麾下儿郎和族人的性命,也不得不去拿人命去填了!

        否则万一跑了这伙雍骑,大当户盛怒之下,难保死的就不会是自己。

        好在其他蛮骑统领也是这样想的。

        一面催促着手下族人去送死。

        一面在身边蛮族亲卫的掩护下,死死注视着那道冲锋在最前面的雍将身影。

        他们在等。

        等那雍将耗尽体内真元,身疲力竭。

        到时候只要自己把握好时机,定能将此獠一举成擒!

        想到大当户拉善兀良之前许下的厚赏,以及可能面临的责罚。

        一众蛮将也顾不得损失了,全都不惜血本向着那支数百残军冲去。

        ……

        韩绍依旧在冲锋,依旧在杀敌。

        可脑子此时却是有些空白。

        除了机械地挥刀,再挥刀。

        他更是在脑海中不断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将那些女子带出山谷。

        或许……可能那些女子本来是可以不用死的。

        至少不会死在今天的这一刻……

        又或许她们依旧可以选择屈辱的活着……

        可自己呢?

        明明看似给了她们希望……

        可没想到正是这一丝希望,却硬生生将她们逼上了绝路。

        想到那一道道刀锋,刀刃向内化作自己的脖颈。

        胸口压抑得要爆炸的韩绍,感觉有些难以呼吸。

        他已经很努力地在让自己适应这个世界。

        也很努力地让自己开始漠视死亡。

        可最终他还是发现这真的很难做到!

        毕竟他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只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

        他不是天生的主角!

        更不是天生的变态!

        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时不刻都在受着另一方世界的道德行为准则所牵引。

        在另一方世界,杀人是最大的罪!

        所以他这方世界杀人的时候,一直在告诉自己,这是在正当防卫!

        因为他不杀人,别人就要杀他!

        所以他觉得自己是合法的,合理的!

        他问心无愧!

        同样,在另一方世界,救人就是最大的善!

        虽然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可能会显得很蠢。

        可他还是做了!

        因为在另一方世界的道德约束下,若是不救,他会愧疚,会自责。

        所以他一意孤行、自以为是地救下了所有蒙受无尽苦难的一众女子。

        直到此刻,他亲眼看着那些女子一个接一个,用自己送给她们的刀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韩绍茫然了。

        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错乱的三观,不同的行为逻辑。

        让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我该怎么做?”

        韩绍干涩的声音,传入公孙辛夷的耳中。

        公孙辛夷甚至从中听出一抹说不上来的无助与迷惘。

        虽然她也不知道韩绍到底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可短暂思索了一阵后,清冷到毫无情绪的声音,还是回答道。

        “活下去……”

        “然后复仇!”

        复仇?

        韩绍黑甲面甲下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刚想说什么,却听耳边那道已经格外熟悉的清冷语调,再次传来。

        “冲吧,不要停,一路向南……”

        “要是能活下来,莫忘了……我名公孙辛夷,辽东公孙的公孙!”

        面对公孙辛夷这番没头没脑的话,韩绍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而后便听她语调一转,变得铿锵。

        “记住了!以后不许再说什么娘们儿如何!”

        “若是不信,便瞪大眼睛好好看一看,我们大雍女儿家的烈性!”

        这话出口,韩绍顿感不对。

        只是还没等他阻止,一道身穿黑甲的窈窕身影,从阵中冲天而起。

        “大雍镇辽校尉!请与蛮族大当户一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