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画家

第三十一章 画家

        “司马神射!”

        临阵一箭,射落敌酋,数百残军士气大振。

        反观敌阵,先是被头顶的箭雨一阵袭扰,虽然没有造成太多的伤亡。

        但原本还算有序的阵型,明显混乱了些许。

        再看到自家主将被一箭射落马下,一些蛮骑惊呼着,不管不顾地去救主将。

        几乎顷刻间,整个阵型顿时乱作一团。

        韩绍原先还在为没能直接将敌方主将射杀而懊恼。

        可看着眼前人仰马翻的一幕,眼眸瞬间一亮。

        也顾不得补射第二箭了,直接抽刀前指。

        “冲过去!”

        “杀!”

        一声暴喝,数百铁骑浑如一体,霎时间骑弓归位,扬刀出鞘。

        “杀!”

        长空之下,一众黑甲骑军有如一道不断咆哮翻滚向前的黑色洪流。

        势如破竹!

        势不可挡!

        与之相对,犹自陷入混乱之中的蛮骑,看着前方不断突进的黑甲铁骑,全都露出惊恐的目光。

        有人鼓起勇气,硬着头皮怪叫着迎面冲了过去。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般勇气的。

        马蹄踏动之下,大地有如战鼓响动。

        那些明显比乌丸马更高大一些的辽东战马,以及那一身狰狞威严的黑色甲胄。

        其形有如死神踏临人间!

        其势有如山海倾覆大地!

        “长生天在上……”

        惊恐的呢喃声中。

        不少蛮骑在越过前方混乱的前锋后,并没有迎着对面那些雍人铁骑冲上去。

        而是本能地调拨了马头,往旁边绕去。

        这样一来,本就混乱的阵型顿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仿佛在壮汉面前脱光衣服的婆娘,满脑子就写着请君入‘瓮’四个赤果果的大字。

        “该死……”

        被一众族人拼命抢救出的蛮骑百夫长,捂着被箭矢贯穿的胸口,面色苍白如纸。

        看着前方那些稀稀拉拉冲向雍人铁骑的族中勇士。

        再看了一眼另一边打马‘避敌锋芒’的混蛋,眼珠子赤红一片。

        “回来啊!混蛋!回来啊!”

        可这个时候,就算是喊破喉咙又有什么用!

        骑军作战,马蹄一旦踏出便是一往无回!

        就如同对面的黑甲铁骑。

        一骑当先的韩绍,透过狰狞的黑色面甲,望着前方那些冲杀而来的蛮族骑军,神色不悲不喜。

        手中刀锋一转,口中只吐出两个单薄的字音。

        “破敌!”

        刹那间,雪亮的刀光化作世间最精妙的画笔。

        以身前的这片战场作画布。

        韩绍泼墨挥毫!

        只一笔落下,便在这片荒凉的天地间绘上了一抹动人的猩红。

        “冲锋!”

        再一声断喝后。

        马蹄踏过,飞速错身的韩绍,黑色的残甲上身染点墨,手中画笔,挥毫不断。

        一朵朵嫣红的血花在身前接连绽放。

        这种残酷的美感,让他神色冰冷,脸上的表情也渐渐麻木。

        因为战场,本就是一副不需要任何感情的画作。

        死亡就是这幅画作的主旨!

        任何人都不能,也不敢偏离这个一以贯之的最终主旨。

        否则的话,死的就是画家本人!

        ……

        破了!

        短短不过十数息,那些稀稀拉拉冲上来的蛮骑,就被杀了个对穿。

        零星几个幸存下来的蛮骑,看着身边倒下一片的尸体,脸上的神色有些茫然。

        一时间甚至有些记不得刚刚那冲杀的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怎么就都死光了?

        再看那些急速远离自己的黑色背影,几个幸存下来的蛮骑眼里的茫然,渐渐化作惊恐。

        特别是当最后一道黑甲铁骑,扭头望了他们一眼时。

        那眼神就仿佛草原上最凶残的狼!

        不过还好他们走了,继续冲向了他们的族人。

        他们不用死了……

        正劫后余生之际,突然又是一阵马蹄的雷动传来。

        女人?

        几名幸存蛮骑先是一愣,随后便有如惊弓的鸟儿一般,飞一般地逃窜而走。

        此时他们的心中,唯有一个念头。

        可汗骗了他们!

        族长骗了他们!

        雍人并不孱弱!

        雍人不可敌!

        而他们,不想死!

        一众拼命打马跟在黑甲骑军身后的女子,在看到那几个幸存下来的蛮骑时,心中的惊惧害怕,甚至差点让她们停下狂奔的马步。

        可下一刻,那几个蛮骑竟然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恐怖的存在一般,亡命奔逃。

        这些女子脸上惊恐的神色,瞬间化作一抹愕然。

        而这时,阵中有女子鼓起勇气,喊道。

        “我等良人在前方厮杀,咱们千万不能落下,给他们拖了后腿!”

        这话出口,一众女子眼眸中终于亮起一道璀璨的亮光。

        是啊,自家良人还在前方拼命呢……

        这一刻,一众女子忽然迸发出无穷的力量。

        这股力量,名为希望。

        而经历过那种深不见底黑暗的人,有这一点亮光,就足以照亮她们的整个世界。

        ……

        快!

        太快了!

        黑色的铁骑洪流,就仿佛真正的洪水一般,所有它路过的一切。

        都会被它彻底吞噬、淹没。

        直至留下一地狼藉。

        “糟了……”

        勉强坐上马匹的蛮族百夫长,呕出一口积蓄在胸口的淤血,面色更加惨白。

        阵型大乱,前锋被一举吞没。

        就算是他再没有战场经验,也知道情况不妙。

        直到这一刻,他才深刻的意识到什么才是雍人所说的‘战场之上,瞬息万变’。

        只一轮箭雨,他一直引以为傲的族中勇士就乱了!

        乱得稀里糊涂!

        不对!

        是因为自己这个统帅主将,中了南狗的暗算!

        否则的话,绝对不会如此!

        他不服!

        蛮骑百夫长强忍着胸口的箭伤,怒吼道。

        “冲!随我冲!”

        只是他身边的一些蛮骑,却是阻拦道。

        “少族长!不能冲了!”

        “避开!避开就好!”

        这话说着,另一蛮骑也是道。

        “是啊!少族长,你受伤如此之重,得回去让祭司治疗一番,如何还能冲阵?”

        万一他出了变故,难保族长不会怒火冲心之下,拿他们的人头祭旗。

        他们好不容易爬上族中高位,如何愿意去赌生死?

        而面对身边一众近卫的阻拦,蛮骑百夫长当即便抽刀斩杀一人。

        “违令者,斩!”

        “都跟本少族长冲!”

        说完,也不管身边众人反应,直接策马向不远处快速接近的雍人铁骑冲了上去。

        他不能逃!也不能败!

        因为这一逃,这一败他就完了!

        他是族长的儿子!

        可族长却不只是他一个儿子!

        草原之上,人人如狼,吃人也吃自己。

        一旦这一仗他输了,未来的族长之位,跟他再也不会有任何关系!

        到时候,他那几个手足兄弟,不会放过他!

        所以……

        他宁愿拖着所有人跟他一起陪葬!

        “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