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人心

第二十五章 人心

        天光蒙白。

        韩绍终于熬过了穿越以来的第一个夜晚。

        冷,是最直观的感受。

        脏,也算了。

        作为一个大男人也不是不能忍。

        可他无法理解这么冷的鬼天气,那些该死的小虫到底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看着床榻边被真元震死一地的不知名小虫,韩绍头皮不禁一阵发麻。

        从床榻上爬起来,韩绍看着胡乱丢在一边的甲胄,陷入了沉思。

        这玩意儿穿起来是威风。

        可如今散乱一堆,顿时让韩绍有种小时候拆开玩具,却不知道怎么装起来的茫然。

        正头疼之际,却发现房门被人悄然推开,走进来一道身披甲胄的身影。

        韩绍拧着眉头扭头看去。

        他很不喜欢有人不打招呼就侵入自己的私人空间。

        哪怕是临时居所也不行。

        这也算是另一个世界带来的臭毛病吧。

        “司马,你醒了?”

        见韩绍神色不悦,那甲士有些局促,说话也带着几分小心。

        韩绍闻言,打量了他一眼。

        见他一身甲胄凝着冰棱,脸色冻得有些发青,顿时一愣。

        “你在外面守了一夜?”

        那甲士刚想回话,可谁知韩绍眉头却再次拧起,带着几分恼怒道。

        “谁让你来的?”

        “是李军候……”

        那甲士脸色有些发白,单膝跪地回道。

        “混账!”

        韩绍怒斥一声,忽然大步上前,一把把住甲士的臂膀,神色愤怒。

        可看向甲士的目光,却满是痛惜。

        “我麾下将士都是战场冲锋、百战余生的猛士!”

        “怎可做这等守门卫户的腌臜事!”

        说着,一面用力将甲士扶起,一面怒斥李靖不当人子,辱没勇士。

        那甲士闻言,原本冻了一夜有些僵寒的身躯,陡然生出一股莫名暖流。

        瞬间便暖遍了全身。

        他不过军中一名普通士卒,平日里听说书先生讲过不少‘士为知己者死’的故事。

        但那也只是听说,并没有太过直观的感受。

        可眼下面对韩绍,他似乎真的可以为此人的这一句话,欣然赴死!

        不过眼看韩绍竟然真有要去找李靖李军候算账的架势。

        那甲士赶忙再次单膝跪地。

        “还请司马不要怪罪李军候!”

        “非是李军候强行指派,是卑职自愿的。”

        见韩绍似乎不信,那甲士赶忙解释道。

        “昨日若不是司马赐下丹药,卑职昨夜怕是就已经埋尸这荒野草原之上了。”

        “卑职感念司马活命之恩,只可惜人微力薄,只能为司马做些牵马坠蹬的琐碎杂事,以求心安!”

        是这样吗?

        韩绍闻言,收敛起脸上的怒色,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

        这才想起来,这甲士确实是昨夜李靖四人送来的几名重伤军士之一。

        韩绍一脸复杂。

        “何至于此?”

        甲士抱拳,神色恳切。

        “非如此,卑职无以心安!”

        说着,见韩绍还未披甲,赶忙道。

        “司马要巡营吗?且让卑职替司马披甲!”

        韩绍眸子一亮。

        果然是个小机灵鬼。

        于是一脸为难地从善如流。

        “那好吧……”

        等披完甲后,韩绍见那甲士又准备去端来热水,供自己洗漱。

        韩绍赶忙打断,顺势拍拍他的肩膀,和声问道。

        “你叫什么?”

        “卑职吕彦!原辛字营……”

        韩绍懒得听这个,摆摆手再次打断。

        “我记住了。”

        说着,便往这间勉强能称为屋舍的门外走去。

        不过走到门前的韩绍,脚步忽然一顿。

        “对了,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现在跟我巡营。”

        见那名为吕彦的甲士涨红着脸色,没有接话。

        韩绍微微蹙眉。

        “怎么?不愿意?”

        终于回过神来的吕彦,当即单膝抱拳。

        “愿为司马效死!”

        韩绍终于笑了。

        他感觉自己正一点一点适应这个陌生的世界。

        并为此开始积攒、磨砺自己的爪牙。

        ……

        野牛寨,虽然已经被占据了不少年。

        可一帮子有如野兽一般的马匪,又懂什么经营。

        昨晚冲杀进来,在夜色的掩盖下,还不觉得什么。

        此时借着天光一番打量,才看出其中的破败来。

        韩绍目光扫去,入眼可及到处是胡乱搭建的木质窝棚。

        有些甚至只是几根木棍,上面蒙上一层破布,便算是一个窝了。

        这让韩绍不得不感慨,这鬼世界人类的生命力之顽强。

        “啊……司马!”

        “司马这么早啊!”

        面对一声声问候声,韩绍脸颊抽了抽。

        早个屁,老子他妈一晚没睡着!

        可面上却是一片和煦。

        “不早了,我看不少将士们都起身了,来看看你们。”

        这话出口,就算是有些原本对韩绍有些陌生的将士们,此时也免不了生出几分亲近。

        毕竟这世上几乎所有将帅都知道,与将士们同甘共苦,体恤将士,能极大的提振军心和自身威望。

        可知道归知道,能做到的,又能有几个?

        而这时,韩绍却依旧一脸自责道。

        “昨夜太过仓促,让将士们忍寒受冻,是我这个司马之过!”

        听到这话,一众围了上来的将士,赶忙道。

        “怎么能是司马之过?将士们死里逃生,能有一处安身之所庇佑,全赖司马定策!”

        “更何况昨日要不是司马冲锋在前,奋力厮杀!我等将士说不定早就让那些蛮狗围杀了!”

        有将士甚至一脸怒意道。

        “是啊!司马这般说,是不是在司马眼中,我等兄弟就是那等狼心狗肺之辈?”

        那厮这话说完,当即被身边上官抽了个脑瓜子,训斥道。

        “怎么跟司马说话呢?还不快向司马赔罪!”

        见那也不知是伍长还是什长的上官,强按着那厮就要下跪赔罪。

        韩绍上前拦住,拉着一脸桀骜的那厮,温言道。

        “你说得不错,是本司马见外了。”

        见那厮一脸意外,甚至露出几分惭愧。

        韩绍笑笑,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亲近。

        嗯,顺毛驴,就得这么来。

        松开那厮之后,韩绍环顾了一番四周的将士,然后朗声道。

        “都是袍泽兄弟,以后见外的话,本司马就不说了!”

        “今日兄弟们受的苦,本司马心中有数!”

        “等来日南归之后,本司马在镇辽城最好的酒肆,大宴诸君!”

        听到韩绍这话,一众将士顿时面露喜色。

        “这个好!兄弟们记住了!司马说要在最好的酒肆宴请我等!”

        “到时候可别让司马赖了账!”

        “滚蛋!你以为司马跟你这贼鸟厮一个癖性?”

        “咱司马那可是顶了天的汉子!一个唾沫一个钉!哪能赖账?”

        有贼厮一脸戏谑道。

        “你说对吧,司马?”

        韩绍一巴掌给他兜鍪拍歪,口中骂骂咧咧道。

        “妈的!老子要你挤兑?老子说一不二,说请客就请客!”

        说着,韩绍补充了一句。

        “对了!玩女人,老子可不请客!这个太晦气,老子还没成婚呢!”

        对味了!对味了!

        韩绍这话说完,四周围上来的将士们,顿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阵阵哈哈大笑声,在这片四面环山的山谷中,回荡不绝。

        匆匆赶来的李靖等四人,看着被将士们围在中间的韩绍,本来还以为出了什么变故。

        等听到笑声,才终于放下心来。

        一路挤进人群,李靖四人赶忙上前拜见。

        “见过司马!”

        可韩绍只冲他们点了点头,便重新望向四周的将士。

        “好了!先前本司马允了你们一档子事,现在你们也答应本司马一个要求!”

        众将士闻言,笑声不减。

        “只要司马请客,别说一个,就算一百个要求,咱们兄弟也答应!”

        “不错!司马你说,我老陈但凡皱一下眉头,就是……”

        旁边有人瞬间接话。

        “哈哈,就是我养的!”

        “哈哈——”

        一阵笑闹声中,韩绍忽然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道。

        “本司马要你们活下来。”

        这话出口,原本笑闹一片的场面,渐渐安静了几分。

        “别让本司马请客,寻不到人……”

        “这就是本司马的要求。”

        韩绍声音低沉了几分。

        “也是本司马以司马身份,对你们下达的第一条军令!”

        压抑的气氛,在这片名为野牛寨的山谷,弥漫开来。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短暂的笑闹过后,他们此时的处境依旧残酷。

        茫茫无边的辽阔草原,意味着数不清的敌人、蛮狗。

        或许今日笑闹的他们,下一刻也不知道会在何处伏尸……

        “唯!”

        忽然一直站在韩绍身后的吕彦,单膝抱拳。

        “卑职谨遵司马军令!”

        下一刻,这片山谷中无数道身穿黑色甲胄的身影,轰然跪下。

        “唯!”

        “卑职谨遵司马军令!”

        “善!”

        韩绍朗声一笑,终于将目光看向一旁的李靖四人。

        “令将士们起锅造饭!”

        “本司马带他们回家!”

        ‘回家’二字,似乎也将李靖四人触动,面色一整便抱拳轰然领命。

        “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