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卸甲

第二十二章 卸甲

        夜色笼罩,片片雪花被微弱的寒风裹挟着翩然而下。

        竟然有几分别样的美感。

        景美。

        人似乎还要更美一些。

        褪下一身甲胄的公孙辛夷,白色的内衬劲装,少了几分锋芒与冷硬。

        整个人虽然看上去依旧孤傲冷漠,却明显柔和了许多。

        等李靖、冯参四人全都消失在这处僻静所在,气氛似乎一下安静了许多。

        韩绍原本还准备装一下深沉。

        可谁知道下一刻便听得一道冷声。

        “能不能跟本校尉解释一下……”

        “什么叫磨磨唧唧,像个娘们儿?”

        公孙辛夷面色如霜,黑如锅底。

        她才不信这厮是无心之言!

        定是有心为之!

        好!

        很好!

        倒是会指着和尚骂贼秃!

        看来之前那一通老拳,着实是打轻了!

        公孙辛夷心中不断积攒着怒火。

        刚刚有外人在,她要给他这个司马留着点面子。

        现在没人了,想来再打一顿,也不打紧。

        就算教不会这厮礼敬上官,也能出口恶气!

        想到这里,公孙辛夷背在身后的粉拳,隐隐有青筋露于手面。

        觉察到有些不对的韩绍,赶忙扭头看向这毒妇。

        “你要干甚!?”

        这话出口,顿时有如打开怒洪闸门的开关。

        “不干甚!”

        见韩绍一脸惊恐,公孙辛夷心中不屑,冷笑道。

        “揍你!”

        你不是说‘娘们儿磨磨唧唧’吗?

        本校尉就给你来个干脆的!

        说话间,公孙辛夷那身白色内衬劲装,飘忽有如鬼影。

        几乎是刹那间,便出现在韩绍的面前。

        两相眼神对视间,韩绍心中也是火大。

        老子他妈遭你、惹你了?

        上来就开大!

        双手近乎本能地在胸前一撑,整个人便倒飞出去。

        好在这娘们心里还是有点儿数的,没有下死手。

        韩绍只是感觉胸口气息一滞,倒是没什么大碍。

        唯一让他有些不能接受的是他堂堂一个大男人,三番两次让个女人给欺负了。

        这他妈谁能忍?

        “你这娘们儿疯了?”

        娘们儿?

        又是娘们儿!

        公孙辛夷银牙暗咬,她从小到大最讨厌人拿她这副女儿身说事。

        于是挥舞着粉拳,便向着韩绍冲去。

        她早就看出来了,韩绍这厮虽说有着先天宗师的修为,可一身技击战法却是稀疏平常的很。

        甚至可以说是完全在凭借本能出手。

        正巧可以帮这厮磨砺一下战法,省得日后因此死在战场上。

        ‘所以……这也不完全算是泄私愤吧……’

        公孙辛夷心中给自己找了个体面的理由,下手越发‘狠辣’。

        本就疲于招架的韩绍,越发吃力。

        嘴里却是依旧不服输的叫嚷道。

        “以力压人,算什么本事?”

        拙劣的激将法!

        公孙辛夷心中不屑,可身子却很诚实。

        下一刻,便将修为压制在了先天境。

        甚至就连真元波动,都几乎跟韩绍一般无二。

        韩绍瞳孔微缩。

        这就是天门境大宗师?

        好强的控制力!

        他却是不知道,天门境大宗师开天门而见神。

        而这个所谓的‘神’,便是自身之‘神’。

        对身体的掌控,早已洞察秋毫,细致入微。

        于是接下来,又是一顿胖揍。

        只是打着打着,韩绍却是一边打,一边脱着甲。

        “你在做什么?”

        公孙辛夷有些羞恼。

        韩绍傲然道,“我一个大男人,穿着甲跟你这个女人打,未免太过不公平。”

        “所以为了以示公平,等我脱了甲,再跟你打!”

        实际上韩绍此时是有苦说不出。

        跟这毒妇对招的时候,每次挥拳拍掌,挨上一记便有一股诡异的力量,有如跗骨之蛆一般透甲而入。

        原本能防刀枪剑戟的上好良甲,却是屁用也不顶。

        反而碍手碍脚,施展不开。

        还不如脱了干脆。

        而眼看韩绍这厮死鸭子嘴硬,公孙辛夷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索性停了手,静静地看着他卸甲。

        只是等了半天,却发现这厮依旧在手忙脚乱的卸甲。

        怎么能这么笨!

        公孙辛夷差点被气笑了。

        “平时你怎么穿甲的?”

        平时?

        老子这刚来,怎么知道?

        韩绍有些烦躁,越解越乱,越乱越烦躁。

        艹!

        正恼火的时候,忽然愣住了。

        只见一只玉白手掌骤然出现在自己眼前,随后三下五除二便将自己卸了干净。

        啊……这……

        韩绍一脸愕然。

        而做完这一切的公孙辛夷,此时也反应了过来。

        自己似乎莫名其妙地就干了件蠢事!

        迎着韩绍诧异的目光,公孙辛夷往日冰冷孤傲的脸色,瞬间涨红。

        可嘴上却是故作无意道。

        “军中袍泽,解袍卸甲,寻常事尔!你不要胡思乱想!”

        是这样吗?

        我刚来,不懂军中规矩,你可不要骗我啊!

        韩绍看向公孙辛夷的目光,满是纯真。

        “这个寻常事好啊!”

        韩绍一脸恳切。

        “以后卑职卸甲不便,还劳大娘子多多费心。”

        “好啊!”

        好?

        见公孙辛夷一口就答应下来,韩绍眸子一亮,满是期待。

        “果真?”

        公孙辛夷一双凤眼,煞气毕露。

        “只要你抗揍!”

        这话出口,她本以为韩绍会被吓住。

        可谁知道这厮忽然哈哈笑道。

        “大娘子,这话果真?”

        公孙辛夷神色一滞,心中不知为何生出几分慌乱。

        刚想出言否认。

        可这时韩绍已经迅速接话道。

        “军中无戏言!想来大娘子这等巾帼不让须眉之辈,定然不会胡乱开口许诺!”

        被韩绍这话一堵,公孙辛夷脸色再次涨得通红。

        已经被逼到墙角的公孙辛夷,索性只能硬着头皮道。

        “不错!军中无戏言!”

        用近乎咬牙切齿的样子,吐出这句话。

        公孙辛夷面色一狠,便要将韩绍这个目无尊上,惯会以下犯上的撮尔小卒好好收拾一顿。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情绪太过激动,还是先前多次出手,从而牵动了伤势。

        刚要动手,内腑和神魂全都传来一阵刺痛。

        公孙辛夷身子一晃,张口便吐出一口鲜血。

        近在咫尺的韩绍,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手揽过那纤细柔软的腰肢。

        “你……真是不怕死……”

        公孙辛夷凤眼开阖,有种软弱无力的冷若冰霜。

        真是一双好看的眼睛啊……

        韩绍不得不承认,他打第一眼起便牢牢记住了这双眼睛。

        “死?韩某人可舍不得,我还要留着有用之躯,等大娘子替我卸甲解袍呢!”

        韩绍这话刚刚出口,其实就有些后悔了。

        他本来想的是,拿话刺她一句的。

        可谁知道这话出嘴边,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暧昧起来。

        还他妈挺油!

        不!

        不对!

        明明老子是个直男来的!

        韩绍暗自懊恼。

        果然听到这话的公孙辛夷,似乎呆愣住了。

        目光散乱无神地看着韩绍,等回过神来后,公孙辛夷忽然叹息一声。

        “真不知道你这厮到底有几个胆子……”

        说完,一面挣扎着起身,一面冷漠道。

        “不过本校尉还是想提醒你……不该有的心思,最好不要有!”

        切!

        牛批啥啊!

        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给谁看?

        韩绍心中不屑,面上却是打着哈哈敷衍道。

        “对对对,大娘子说啥都对!”

        说着,也不等公孙辛夷反应,直接取出一颗回血丹,在公孙辛夷错愕的眼神中,径自塞入她口中。

        看着怀中女子原本惨白的脸色,快速恢复红润白皙。

        韩绍咧嘴一笑。

        “好了,从现在开始,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欠我一条命了。”

        “记住了,要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