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炼狱

第十九章 炼狱

        韩绍敢用人格保证,他说这话的时候,心中毫无邪念。

        眼中更是一片赤诚。

        等到说完之后才感觉有些怪怪的。

        好在这个世界孟德公还没有大行其道,‘托妻寄子’这个成语也没有被彻底玩坏。

        所以当韩绍说出这完之后,李军候抱拳深躬。

        “司马仁义!”

        对此,韩绍轻叹一声,直接扭头离去。

        他怕再继续待下去,他会忍不住从对方手中抢过丹药。

        ……

        望着谷口方向,正与一众将士饮酒食肉,尽显武人豪迈的李军候。

        韩绍不知怎的忽然想到了太祖的那句‘为有牺牲多壮志’。

        恍惚间,第一次对这支名为镇辽军的军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兵甲不差。

        战斗意志也不差。

        军中又不乏李军候这样的慷慨壮烈之辈。

        韩绍一时之间实在有些想不通,这样一支甚至可以撑得上强大的军队,又怎么会输给草原那些蛮族?

        而且还输得那么惨……

        “你知道为什么吗?”

        面对韩绍突如其来的问话,一旁小心翼翼陪侍的中行固,有些不明所以。

        韩绍收回望向谷口的目光,扭头看着中行固。

        “就算以我的眼光,镇辽军也不算是一支弱旅,就算是败,也不应该败得这么惨吧?”

        韩绍以前确实没吃过猪肉,但猪跑却见过不少。

        另一方世界的历史上,一汉当五胡的汉军。

        盛唐时,几千劲旅带着数万仆从军,就能横扫西域的唐军。

        再到后来明军不满饷,满饷不可敌的明军。

        至于最后那支地表最强轻步兵的子弟兵,就不提了。

        毕竟后者和先前那些朝代军队的性质,有着根本性的变化。

        可单单翻开那个世界的史书,与眼下这支镇辽军相比。

        就算是撇开单体力量超凡的前提,镇辽军也不算是弱者。

        可它偏偏还是败了。

        所以韩绍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本来这个问题,他应该是选择直接去问公孙辛夷的。

        可奈何那女人眼下明显不太信任他。

        就算问了,估计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来。

        韩绍也懒得浪费时间了。

        索性将中行固这个‘雍奸’拧出来发问了。

        而眼见韩绍问出这个问题,一直表现得畏畏缩缩的中行固,竟然难得露出一抹嘲弄的不屑冷笑。

        “还能是因为什么?”

        “无非是朝堂上的某些人对镇辽军在幽州日渐坐大,有些不放心了……”

        韩绍闻言,眉头微拧。

        “所以你是说……有人暗中使了绊子?”

        中行固脸上嘲讽之色更浓。

        “镇辽军分兵出塞,左右两路大军全部遭到伏击。”

        “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问题来了吧?”

        听到这话,韩绍深吸一口寒冷的空气。

        直感觉一股冰寒刺骨的气息,冰凉了整个肺腑。

        “又是这样吗?”

        韩绍露出一丝无奈苦笑。

        总感觉这剧情分外熟悉。

        中央朝廷猜忌地方,甚至不惜勾连异族。

        这妥妥的是即将亡国的剧本啊……

        韩绍有些感慨。

        至于这其中是不是还有别的争斗,就不得而知了。

        静静地瞥了中行固一眼,韩绍忽然道。

        “你以前也是天门境大宗师?”

        这话出口,中行固佝偻的身子一僵。

        四周死寂一片的旷地,气息瞬间凝固起来。

        一直在所有人面前卑躬屈膝的中行固,一点一点直起身子,抬头望向韩绍。

        下一刻一股庞大的神魂之力有如山洪倾泻,向着韩绍笼罩而来。

        身处这股巨大威压的韩绍,神色不变,反倒是摇头失笑。

        “行了,一个空有神魂之力的废人,就别在本司马面前装模作样了。”

        一巴掌拍下,那股骇人的威压有如纸糊一般,瞬间消失不见。

        中行固捂着半张脸,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迎着韩绍那双看似清澈,却仿佛深不见底的深邃眼眸。

        中行固恍惚间竟有种被人从里到外看了个通透的错觉。

        “你待如何?”

        中行固涩声说着。

        却也不觉得韩绍真的会杀自己。

        毕竟要杀的话,早就杀了。

        又何必等到现在?

        对此,韩绍哂然一笑,不置可否道。

        “你觉得你还有点用,我不会杀你?”

        “你错了……”

        中行固闻言一惊,正思忖着韩绍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

        韩绍已经笑着继续道。

        “你该感谢那些被掳来草原的女子,没人认出了你,否则的话……你现在已经死了。”

        没人知道谷中那颗树上挂着的尸体,以及那一句无声的‘将军,何来之迟也’,对韩绍的冲击有多巨大。

        也没人知道那名女子赤着身子,一步步退向火中的一幕,对韩绍的震撼有多强烈。

        更没人知道韩绍那一刻的杀心,有多么炽烈。

        只知道在弄死所有马匪后,有将士禀告说在谷中搜出一些马匪眷属,问韩绍这个司马怎么处置的时候。

        韩绍只重复一个字。

        屠!

        阵阵绝望凄厉的惨嚎声,配上那些幸存女子有些疯癫的笑声。

        韩绍感觉自己那一刻,不在人间。

        而是身处炼狱。

        身处炼狱,你我皆非人。

        都是畜生!

        或许是感觉到韩绍身上强烈的杀机,中行固再次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司马!那些被掳来的女子跟我毫无关系!”

        “我只是跟着那些蛮狗运送过一些财货……更何况……”

        更何况就算是他遇到了,他又能怎么办?

        他只是一个废人啊!

        从他稷下学宫像狗一样爬出来的那一刻,他所有一切的一切就已经全部都毁了!

        “我是……一个废人!”

        中行固脑袋死死扣在地上,将脸埋在脚下的泥土里。

        韩绍居高临下地看着中行固。

        虽然并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从一尊宛如神魔的天门境大宗师堕落成这样。

        但他能感觉到这人在某种意义上,其实已经死了。

        如今还动弹的,无非是一具被某股执念牵引着的躯壳罢了。

        什么尊严、荣辱,对于一个死人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

        韩绍没有说话,只是重新将视线望向谷口的方向。

        他在等。

        等谷口那边的动静。

        这一刻,其实他是有些后悔的。

        后悔当时一时冲动将那些土匪屠的太干净。

        否则的话,那些马匪才是最佳的试药材料。

        死了,不心疼。

        活下来了,一刀结果了便是。

        无非是浪费一颗回血丹罢了。

        可现在就算是后悔也已经晚了,只能静等结果了。

        时间一分一毫的过去。

        就算是韩绍,内心也渐渐生出一股焦灼的情绪。

        这一刻他竟然也有些怕了。

        他怕那个昂然豪迈、无惧生死的厮杀汉,因为自己而死。

        更怕活着去到镇辽城,面对他家中的老母、妻子儿女。

        看吧,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因果,就会生出顾虑。

        从此再也无法继续无所畏惧。

        韩绍露出一抹苦笑。

        不过这抹苦笑只露出一半,便化作了欣喜之色。

        感受着谷口方向传来越来越强烈的真元波动。

        韩绍忽然哈哈笑道。

        “成了!”

        说着,顺势踢了脚下已经跪得麻木的中行固。

        “为我效命!”

        “日后若你足够忠心,我可以考虑让你重新恢复修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