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辛夷

第十七章 辛夷

        一个人活在世上,有些东西是很难改变的。

        言行举止、饮食习惯。

        尽管韩绍已经很努力地去伪装了,可有些东西并不是你想伪装,就能伪装得了的。

        就比如这个吃食方面。

        公孙大娘子这个世家贵女都能吃得下的东西。

        偏偏韩绍刚入口便吐了出来。

        只要智商没有问题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不对来。

        这他妈还怎么演?

        总不能说他一个出身普通的大头兵,比世家贵女过得还要精致吧。

        面对那一双双意味莫名的眼睛,韩绍眨巴了下眼,想着要不要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

        可低头看了眼手里那块在火光下不断闪烁着油光的羊腿。

        那股生理和心理上带来的双重不适感,便翻滚着涌上心头。

        吃?

        还是不吃?

        吃,这玩意儿就等同于在给自己喂翔。

        不吃,那岂不是证明自己这只混进狼群的哈士奇,连演也懒得演了?

        这分明是在为难我胖虎啊!

        韩绍举棋不定,看向公孙大娘子的目光,眼神中充满了哀怨。

        你说这么漂亮一娘们儿,不说话还好。

        怎么这一说话,面目就分外狰狞起来了?

        韩绍心中腹诽不已。

        而与之相对的公孙大娘子嘴角浅浅勾起,似笑非笑。

        心中不知怎的竟生出几分‘复仇’的快意。

        她倒要看这厮接下来要怎么应对!

        又是一番巧舌如簧,强行狡辩?

        还是直接摊牌,给出一个答案?

        她真的很好奇。

        不过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既然开了口,总会露出一丝破绽。

        到时候她就能循着这丝破绽,一点一点揭开这厮隐藏在重重迷雾后的真身。

        公孙大娘子正暗自得意的时候,忽然有位将士凑了上来,哈哈笑道。

        “估计司马是没什么胃口,卑职这里有饼,干是干了点,要不……司马凑合着吃两口?”

        听到这声突如其来的插话,公孙大娘子霍然扭头望向那将士。

        目光冰冷,满是不悦。

        天门境大宗师的强大神魂压迫下,那将士脸上爽朗的笑容,变得有些干涩。

        可手上递饼的姿势,却没有半点退回去的意思。

        大娘子她出身高贵,一言一行可以任性。

        可他,还有一众兄弟们却不行。

        这位韩司马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来历……

        这重要吗?

        根本不重要!

        他们只是想活下去。

        只要能带着他们活着回家,活着见到爹娘,见到妻儿,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

        于是一个又一个将士顶着公孙大娘子的威压,从行囊中取出干饼递了出来。

        “司马别急,不够我们这儿还有!”

        这边有人递饼,那边又有人哈哈笑着,取出水囊。

        “怎么能让司马干吃饼,我这儿有水!”

        “滚!你那张嘴臭气熏天,可别把咱司马恶心坏了!”

        “来!司马喝咱的!”

        你一言我一语。

        原本死寂的场面,瞬间热闹起来。

        除了几个一直跟在公孙大娘子身边的甲士,在场几乎所有将士都围了上来。

        “放肆!你们敢忤逆大娘子?”

        公孙大娘子身边的甲士,脸色气得发青。

        可没人搭理他们,一个个依旧围在了那位司马身边。

        连带着一旁的公孙大娘子,也被直接无视了。

        “这些蠢货真是不分好歹,不辨是非!”

        听到身边甲士的怒斥,公孙大娘子沉默了下,随后缓缓收回了身上的威压。

        这些对着韩绍大献殷勤的将士蠢吗?

        不,他们一点都不蠢。

        反倒是聪明的很。

        至少他们清醒的知道,蛇无头不行,更何况是军队!

        一旦韩绍这个仓促之下,走马上任的新司马,被证明出有‘问题’。

        他们这些从各营各部溃散出来的残兵败将,或许下一刻便会陷入群龙无首,一盘散沙的境地。

        与其这样,还不如一起装糊涂。

        只要韩绍这厮不背叛他们,不故意将他们带向死路。

        那他就是这支数百人的残军,雷打不动的头领!

        谁站出来破坏这好不容易构筑的局面,谁就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

        甚至是敌人!

        此刻才想明白一切的公孙大娘子,不禁背后隐隐有些发凉。

        某种意义上讲,如果她不是出身公孙氏嫡脉。

        如果她不是就算受伤,还有着天门境的强大修为……

        或许就在刚刚她出言质疑韩绍的下一刻,当即就会有人向她挥刀了!

        想到这里,公孙大娘子不禁用复杂的目光,望向被将士们簇拥着的韩绍。

        人群中,这厮先是愕然,随后便一脸嫌恶地接过一张又一张大饼,嘴里嚷嚷道。

        “够了!够了!妈的!你们这些狗东西这是要撑死老子啊!”

        明明是脏话连篇,粗言秽语。

        可听到这话的将士们,脸上的神色却是越发亲近。

        因为这才是他们这些厮杀汉彼此之间的真正交流方式。

        满嘴之乎者也,那是上面那些世家贵种糊弄人的,平日里听听也就算了。

        那些世家贵种生来高高在上,哪会真正跟他们这些厮杀汉一条心?

        就像此时的公孙大娘子,她就有些想不通。

        为什么有人明明被骂了,脸上还这么开心?

        看着韩绍咧开嘴角大口撕咬大饼的样子,公孙大娘子那双凤眼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你现在一定很得意吧?”

        听到这声传音的韩绍,抬眼看了眼那道退到人群后的身影。

        明明是一身甲胄,却依旧能看出几分窈窕与修长。

        此时的韩绍也已经反应过来,将士们为什么会宁愿得罪这位世家贵女,也要替自己解围了。

        群体意志!

        这股意志一旦形成,除非是内部瓦解,或者被外力强行破开,便再也无法撼动。

        而他韩绍恰逢其会,正巧成了这股意志的代言人。

        韩绍心中暗呼侥幸,明面上却是一脸桀骜。

        “是,又如何?”

        韩绍撕咬大饼的动作,极为凶残。

        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公孙大娘子窈窕的身躯。

        而瞥见韩绍眼神中不加掩饰的贪婪,身为女儿身的公孙大娘子本能地生出一股羞怒。

        “你的胆子真的很大……”

        世家子弟千千万万。

        敢用这样轻薄的眼神,凝视辽东公孙氏嫡女的。

        他韩绍,是第一个!

        听着耳边传来的轻声幽语,韩绍无所谓地笑了笑。

        有恒产者,有恒心。

        反之,无恒产者,则无恒心。

        这世上最可怕的是什么人?

        是无牵无挂的!

        他莫名奇妙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与这个世界毫无瓜葛。

        自然无所畏惧。

        世家贵女,又如何?

        信不信老子疯批起来,来日将这艹蛋的世界掀个天翻地覆!

        什么清冷孤傲!

        什么高高在上!

        hetui~

        韩绍又咬了口大饼,一边用力咀嚼着,一边传音道。

        “大娘子,咱们打个商量如何?”

        韩绍的眼神,毫无敬畏,目无尊卑,一如既往的放肆。

        看得公孙大娘子心中越发憋闷,可理智回归之后,还是吐出一个字。

        “说。”

        “既然咱们目标都是活下去,有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就不要继续纠结了。”

        韩绍不以为意,想了想,又对之前的问话,做出了解答。

        “另外先前之所以不直接杀了那些马匪,无非是为了避免无所谓的伤亡罢了。”

        那些被韩绍一通嘴炮逼杀的马匪,明显是那些马匪的核心人物。

        就算是乌合之众,可既然能在这片草原生存下来。

        修为自然也低不到哪儿去。

        将士们一路厮杀、奔逃,早已精疲力竭。

        为了避免这些百战精锐在阴沟里翻了船,韩绍才宁愿多费几句口舌。

        见韩绍似乎有主动求和的意思,公孙大娘子脸色缓和了几分。

        可听到后面一句解答,公孙大娘子眼神不免有些狐疑。

        “就这?”

        什么叫就这?

        韩绍白了她一眼,冷笑回应道。

        “将士们的命,也是命。”

        “他们也是爹生娘养的,也有妻儿子女!”

        “不是你们这些上位者,战绩簿上的一串数字!”

        面对韩绍毫不客气的训斥,公孙大娘子出奇的没感到被冒犯的感觉。

        反而陷入了一缕沉思。

        过了一会儿,忽然对着韩绍抱拳施了一礼。

        “谨受教!”

        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一愣的韩绍,还没来得及反应。

        便见公孙大娘子一脸孤傲地昂首回应道。

        “既然你回答了我之前的问题,本校尉也不占你便宜。”

        “你先前想问什么,现在可以问了。”

        额,之前不是死活不答应的吗?

        韩绍有些无语。

        而见韩绍愣神,公孙大娘子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要问什么,快点问。”

        “本校尉还要去疗伤,不要浪费时间。”

        瞧这口气!

        啧啧啧——

        韩绍玩味笑着。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知道你叫什么。”

        总是‘大娘子、大娘子’的叫着,感觉怪怪的。

        “就……”

        公孙大娘子脸色一黑,刚想说‘就这’,可一想到刚刚这两个字说出口,自己被怼得不轻。

        赶忙住嘴。

        “辛夷!公孙辛夷!”

        虽然女子芳名一般不会轻易让人知道,可公孙大娘子出身兵家将门,有些规矩并没有那么讲究。

        只是说完之后,她还是有些羞臊难堪。

        于是一面直接转身离开,一面恨恨告诫道。

        “若是你敢在人前称呼本校尉的名讳!仔细你的皮!”

        辛夷?

        韩绍咂咂嘴,感觉这名字还挺雅致。

        不过很快,他便想起这似乎是某种花的别名。

        “木兰?”

        韩绍鬼使神差地补了一句。

        可没想到这两个字刚出口,那道清冷孤傲的背影身形猛然一顿。

        下一瞬,那张如玉美颜涨红了脸,怒视着他。

        “无耻贼子!找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