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游戏规则

第十五章 游戏规则

        一个问题,一个答案。

        就是一条人命。

        看着地上那具不时抽搐两下的尸体,就算是向来漠视生死的马匪,也免不了一阵惊惧。

        这一刻他们才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不怕死。

        而是不怕别人死。

        当死亡这件事即将落在自己头上的时候。

        他们还是怕的。

        怕的要死!

        见迟迟没人应答,韩绍有些不耐烦道。

        “既然没有回话,本司马就当你们全都选择死了……”

        说完,手臂微抬,似乎就要下令诛杀所有人。

        一众马匪见状,顿时就慌了。

        有马匪鼓起勇气站起来,颤声问道。

        “这位雍人将军,你确定我们回答了你的问题,你就不杀我们?”

        由不得他不这么问。

        因为唯二的两个答案,在去掉了一个错误答案后,似乎只剩下一个正确答案。

        这是不是意味着,剩下的所有人回答了那个答案都能活?

        这……可能吗?

        而韩绍闻言,却是纠正道。

        “不是回了问题就能活。”

        “而是回答了正确的答案,才能活。”

        听到韩绍这话,刚刚问话的马匪本能地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可这个时候,韩绍却没有给他深思下去的机会。

        “你问完了吗?”

        那马匪下意识点头道。

        “问……问完了。”

        韩绍闻言,黑色的面甲下传出一声轻笑。

        “那你就去死吧。”

        说话间,一道雪亮的刀光亮起。

        鲜血喷涌间,韩绍收刀归鞘,摇头道。

        “我讨厌不相信我的人。”

        再次被鲜血浇了个满头的众马匪,这个时候终于扛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

        一面跪地叩首,一面连声说道,“是我们!是我们重要!”

        看着那一众争先恐后给出答案的马匪,高居马上的韩绍,面甲下的嘴角悄悄勾起。

        而就在他即将做出裁决的时候,忽然看到那一众马匪中有一道身影,依旧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韩绍饶有兴致地问道。

        “他们给了本司马答案,你怎么不说话?”

        “你不想活?”

        依旧跪伏在地上的那道身影,抬起头露出那张惨白的脸,涩声道。

        “回雍人将军……我……我想活。”

        “但我不敢说,说了还是得死,不如不说。”

        这话说得有些绕,身边一众马匪一个都没听懂。

        在他们的心中,眼前的这些雍人说到底还是舍不得杀他们的。

        想要留着他们的命,给他们雍人卖命。

        你看!这问题是怎么问的?

        ‘是我们重要,还是财货重要?’

        两个答案,去掉财货,就剩他们了!

        说明这些雍人这是在告诉他们,他们比财货还要重要!

        这是要用这种方式,收他们的心啊!

        有马匪心中不屑,‘这些雍人就是迂腐,要让咱们卖命就卖命,扯这些有的没的干嘛!’

        当然这些马匪心中怎么想,并不重要。

        倒是韩绍有些讶异地打量了地上那马匪一眼,随后忽然哈哈笑道。

        “有点意思!”

        笑完之后,韩绍忽然俯下身子,目光直视着那跪伏在地上的马匪。

        “既然你知道反正都是死。”

        “说出来听听,或许本司马改注意了呢?”

        韩绍这话出口,原本纷扰混乱的场面,瞬间一静。

        且不说一众马匪脸上的神色,有多精彩。

        就连他身边的一些黑甲铁骑,都在用古怪的目光看向了这位新将主。

        至于说一直跪伏在地上的那年轻马匪,在听到韩绍这话后,想了想终于还是涩声回应道。

        “在……在将军心中……财……财货确实不重要。”

        “但……但是……我们这些马匪更不重要!”

        听到这话在场的一众马匪顿时呆住了。

        韩绍再次哈哈笑了起来。

        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比你说出了一个梗,有人能接得上,更让人高兴的事呢?

        韩绍看着地上那年轻马匪,眼中的兴奋地神采,溢于言表。

        “那你说说,什么才对本司马重要?”

        那年轻马匪死死将脑袋埋在地上,声音隐隐带着几分恐惧的哭腔。

        “没有我们这些马匪,对于司马来说才重要!”

        没有我们才重要?

        听到这里,一众马匪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

        这才是真正的正确答案?

        不可能吧?

        不可能的!

        我们虽然只是马匪,但是我们还有用的!

        最起码我们熟悉这片草原!

        不少马匪用充满希冀的目光,望向韩绍的方向。

        内心无比期望,他能给出一个否定的答案。

        可惜韩绍却是摇摇头,无奈道。

        “他答对了,而你们都答错了。”

        “所以……他活,你们死。”

        令人绝望的答案,公布于众。

        除了那一脸劫后余生的年轻马匪,其他马匪全都面色惨白,如丧考妣。

        “将军饶命啊!”

        “是啊!将军饶我一条狗命,我愿意为你效死啊!”

        又是一阵求饶声,韩绍有些烦躁地摇摇头。

        “既然是游戏,咱们就都要遵从游戏规则,不是吗?”

        “所有人都知道,我们雍人最讲信用了。”

        韩绍这话没错。

        相较于乌丸人明面上的狡诈,说翻脸就翻脸。

        雍人则要讲规矩得多。

        所以有些小部族宁愿跟雍人商旅做生意,也不愿接近那些乌丸人。

        毕竟跟雍人做生意,顶多被多赚点牛羊、皮货。

        可要是乌丸人,这一场生意做下来,说不得连部族也做没了。

        看着韩绍坚定的神色,以及那一众蠢蠢欲动的黑甲铁骑。

        不少马匪绝望之下,悄然握紧了手里的弯刀,似乎准备拼命了。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决死反击的时候,却听韩绍忽然再次开口道。

        “要不……我再跟你们玩一个游戏吧。”

        韩绍说完,顺手一指刚捡回一条命,心有余悸的年轻马匪。

        “这个人很聪明,但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太聪明的人。”

        “可是我刚刚已经答应了不杀他,怎么办?”

        被韩绍指到的那年轻马匪,脸上的狂喜之色,顿时僵在了脸上。

        韩绍也是一脸为难。

        “要不你们谁帮我杀了他,取了他的首级送给我,我就饶了谁的命,如何?”

        这话说完,那年轻马匪张了张嘴,想说什么。

        可还没等他开口,一旁的某个马匪已经一脸凶残的站起身。

        “此话当真?”

        韩绍奇怪道。

        “到目前为止,本司马说过一句假话吗?”

        确实!

        从刚开始的那个问题开始,韩绍并没有言而无信过。

        至于乌兰那小子,谁让他那么聪明呢?

        咱们一窝子蠢货,就你聪明!

        你不死谁死!

        所以就在韩绍话音落下的瞬间,无数柄弯刀向着那年轻马匪径直斩去。

        几乎是刹那间,那年轻马匪就被斩成了一地碎肉。

        其中一个反应最快的马匪,拧着那颗死不瞑目的年轻头颅,哈哈笑道。

        “我的!是我杀的!我抢到了!”

        “哈哈!我不用死了!不用死了!”

        至于其他反应稍慢的马匪,脸色晦暗,可看向那马匪的眼神狰狞无比。

        宛如将要食人的野兽。

        而就这时赤红的篝火旁,那道高居马上的挺拔身影,似是无意地说道。

        “啊!你运气不错,看来就只有你能活了。”

        “只可惜啊,这头颅只有一颗,你活的话,其他人就只能去死了,啧啧啧……”

        阴阳怪气地感慨声中。

        一众马匪霍然转身望向那颗头颅的方向。

        是啊!

        只有一颗头颅!

        你活!我们就只能去死了!

        怎么办?

        下一刻,又一阵刀光闪过。

        最先抢到那颗头颅的马匪,瞬间惨死当场。

        从他手中抢过头颅的那个马匪,顿时欣喜若狂。

        “哈哈!我抢到了!我……”

        可他没想到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所以他死了!

        阵阵连绵不绝地惨嚎声中,一个又一个马匪在抢到头颅的下一刻,就迎来了曾经同伙的集火砍杀!

        没人能坚持到说完一句完整的话。

        凶残!无情!

        才是这片赤红篝火下的主旋律。

        那一柄柄弯刀不断收割着身边同伙的生命,任何怜悯与犹豫,都会让自己命丧当场。

        这一刻,血色的炼狱与赤红的火焰交相呼应。

        死亡,一刻也不曾停歇。

        ……

        “我……我抢到了……”

        “雍人将军,我是不是能活了……”

        看着眼前浑身是血的马匪,韩绍呵呵一笑,从他手中接过那颗头颅,打量了一眼。

        真是个聪明的年轻人啊!

        可惜啊……非我族类……

        韩绍随手将手中的头颅,丢到了篝火中。

        然后转过头,用奇怪地眼神看着那最后幸存下来的马匪。

        “你说,你们这些马匪要多蠢,才会选择相信敌人的话?”

        看着那一脸痴呆的马匪,韩绍一脸嫌恶。

        “真是不开化的野兽啊!长得倒挺像人。”

        说完,刀光闪过,归刀入鞘。

        一切行如流水。

        看着摘下面甲露出一脸复杂神色的公孙大娘子,韩绍同样摘下面甲。

        赤红的火光下,那张俊秀的白皙面容,挤出一抹僵硬难看地笑容。

        “大娘子,是对的。”

        公孙大娘子愣了一下。

        “什么意思?”

        “有些畜生,确实只是长得像人……”

        韩绍扭头看向篝火中那道焦枯的身影,长呼一口浊气。

        微微阖上双目,在心中默念一声。

        ‘抱歉,来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