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马匪

第十四章 马匪

        野牛寨主的无头尸身,依旧保持着跪拜的姿势。

        一道血注冲天而起,化作一阵漫天血雨倾泻在一众马匪身上。

        有马匪下意识舔了舔猩红的嘴角。

        ‘原来大当家的血,是这个味道……’

        脑中闪过这样一道奇怪的念头。

        看着那颗被马蹄踏碎的头颅,那马匪忽然想到了之前尝过的一种胡瓜。

        红红的瓤,可甜。

        可惜那伙雍人商队让他们杀光了,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尝过那样甜的瓜。

        这让他遗憾了许久。

        这世上的很多事,就是这样。

        当时是痛快了,可事后总会不知不觉地开始后悔。

        后悔当时不应该逞一时之快。

        后悔当初没有想得更远一些。

        后悔完这个,后悔那个。

        然后总感觉人生总是没有圆满的时候。

        然后为了填满这个不圆满,热血上头之下,又造就了另一个不圆满。

        如此往复,好像一切永远没有尽头一般。

        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困扰在心间的疑惑,那马匪不禁悄然叹息一声。

        不过他听说南面那些雍人有一种名为‘书’,据说能解这世上一切困惑。

        可惜他没有见过。

        他只是一个马匪。

        他爹当初抢了他娘,生下了他。

        后来一不小心,他娘就死了。

        马匪就是这样,对于物件从来都不知道珍惜。

        总觉得下一次抢来的东西会更好。

        可万一没有下一次呢?

        就像他爹。

        早上说再给他抢一个娘回来,等晚上马队回来的时候。

        他就只剩下一半了。

        要不是那匹老马还算聪明,跟着马队一路跑了回来。

        就这一半估计也回不来。

        那一段时间,寨子里的所有人都在笑他爹是个蠢货。

        这么大一片草原上,一个女子独自跨马儿行。

        所有人都在疯狂打马逃命,就他爹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

        然后不出意外,让那女子一剑给斩了。

        他清晰地记得当初嘲笑他爹的,其中就有刚刚被踏碎脑袋的大当家。

        这让他感觉有些好笑。

        因为他忽然感觉大当家这个寨主,其实跟他爹也没啥区别。

        一样的蠢。

        一样的可笑。

        独身女子危险。

        大雍就不危险了吗?

        不!

        只会更危险!

        传说中温暖如春,拥有吃不完的粮食,无数财货的宝地,谁不想要?

        可如今数千年过去了,大雍还在!

        祂就好像当初那个独自草原晃荡,四处招摇的女子一样。

        总会招惹一些不知死活的蠢货,前赴后继地冲上去送死。

        然后就如同大当家一样,堂堂真元境的先天宗师被人轻描淡写地斩去头颅。

        干净、利落且毫无波折。

        想到这里,他抬头望向篝火旁的那道高居马上的挺拔身影。

        眼中闪过一抹艳羡。

        这才是他想像中的雍人!

        强大!悍勇!霸道!

        一言一行,都跟他们这些草原上的蠢货不一样。

        与真正的雍人相比,他们就像草原上那些只会刨洞的老鼠,浑身充满了难闻的土腥味。

        而真正的雍人,就好像草原上那肆意奔跑的神马。

        高傲,如居云端。

        ‘如果有下辈子……让我做个雍人吧!’

        马匪不知道第几次许下宏愿。

        ……

        马蹄隆隆,一道道同样身穿黑甲的铁骑,鱼贯着冲到这片最大最中央的篝火处。

        早已被吓破胆的马匪们,根本不用招呼。

        扑通——

        扑通——

        接连跪伏在那些黑甲铁骑面前,再也看不到半点先前的凶狠与狰狞。

        “将军!饶命!我等愿降!”

        “都是寨主的错!我等都是无辜的啊!”

        “不错!是寨主执意要跟乌丸人勾结!我等也是没有办法啊!”

        反正寨主已经死了。

        而死人又怎么可能开口?

        该说的,不该说的,还用人教?

        “将军!我知道乌丸人送来的财货,放在哪里!”

        “只要将军绕我性命,我愿意带将军去!”

        “是啊!将军!那些财货我们是一分一毫都没有动啊!”

        道道哀求活命的声音,又情急之下的蛮语,也有半生不熟的雍语。

        被一众铁骑簇拥着的韩绍高居马上,俯瞰着下方这一幕。

        转而扭头望向身边的铁骑,呵呵笑道。

        “我问你们一个问题,答对了,生。”

        “答错了,你们就去死,好不好?”

        听着韩绍毫无温度的笑声,一众马匪浑身颤抖。

        可面对韩绍抛出来的活命机会,赶忙磕头应声道。

        “将军慈悲!我等愿意!”

        “还请将军尽管问!”

        可听到韩绍这话的将士们,却是脸色一变,连声道。

        “司马!不可啊!这畜生留着就是祸害!”

        “当尽数诛杀之!”

        就连很少在人前开口的公孙大娘子,此时也蹙了蹙绣眉。

        “你……”

        只是她话音刚起,便被韩绍打断。

        “我是司马,还是你是司马?”

        此时黑色面甲覆面的韩绍,浑身冷若寒冰。

        那双毫无波动的眸子注视下,公孙大娘子终究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言。

        虽说她跟韩绍相处时间还不长,却也摸透了几分这人的性子。

        这人是属狗脸的。

        前一刻对你笑脸相迎,下一瞬或许便会翻脸不认人。

        霸道、蛮狠!

        公孙大娘子一时间也想不通,这厮在今天之前不过是军中区区一小卒。

        哪来的环境和底气,让他养成这狗脾气的!

        “你是司马,你说了算!”

        对于公孙大娘子这句不无赌气意味的话,韩绍只是静静看了她一眼,便重新收回了目光。

        转而重新看向下方的那些马匪。

        “你们觉得对于本司马来说,什么最重要?”

        “是你们这些马匪重要?还是那些金银、财货重要?”

        一众马匪原本以为韩绍要问他们有关乌丸人的事情。

        可没想到最后问出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

        是他们重要,还是财货重要?

        对于他们自己而言,肯定是自己的命重要啊!

        没有命在,还怎么抢劫!

        还怎么玩女人!

        可对于这些明显年纪不大的雍人将军来说,肯定是财货重要啊!

        这么一想,一众马匪瞬间惨白了脸。

        可再转念一想,不对啊!

        这个问题的本身,根本不在‘重不重要’上!

        只要猜对了这位雍人将军的心思就行了啊!

        这么一想,他们顿时放松了一些。

        毕竟二选一,总有答对的机会。

        于是短暂犹豫之后,便有马匪鼓起勇气答道。

        “财货!将军我猜是财货!”

        只可惜韩绍闻言,却是摇了摇头,有些遗憾道。

        “抱歉,你答错了。”

        说话间,韩绍手中剑指一指,一道锐意的真元之力便瞬间洞穿了那马匪的额头。

        顺手替那倒霉马匪开了个脑洞后,韩绍语气笑意不减,鼓励道。

        “继续吧,是生还是死,就看你们的答案了。”

        “来,让本司马看看,你们中到底有没有聪明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