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屠!

第十三章 屠!

        马蹄震动山谷,声声回响有如雷霆在咆哮。

        数百铁骑在山谷中急速冲锋着。

        一些寨中的马匪惊见此景,再也顾不得围着篝火狂欢,一个个抽出刀子怪叫着向大军冲来。

        可这些刚从惨烈战场上厮杀存活下来的虎狼之士,又岂是区区马匪所能抵挡的?

        所谓螳臂挡车,可笑不自量。

        不外如是!

        几乎只是一个短暂交锋,便被从军阵中斩出的道道刀气撕成碎片。

        而后马蹄踏过,徒留一地难以分辨的肮脏血泥。

        韩绍依旧一骑当先,可目光却一直被刚刚路过的那颗枯树牵引着。

        ‘将军,何来之迟也?’

        何来之迟?

        一句原本只是唇息微动的无声质问,却有如一道惊雷在韩绍脑中轰然炸响。

        韩绍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思绪一片空白。

        “你在看什么?”

        身后公孙大娘子的声音,有如幽灵般再次传来。

        “为什么?”

        真元震动传出的声音,隐隐有些模糊和木然。

        公孙大娘子明显愣了下,不过很快便明悟过来。

        黑色面甲下那双生得极美的眸子,瞥了眼韩绍有些僵硬的背影。

        “生前遭受无尽的非人凌辱……”

        “死后衣不蔽体,剜去双目,悬尸树端。”

        “是不是觉得很惨?”

        “可我见过更惨的……”

        公孙大娘子清冷的语调,毫无半分感情。

        “你见过尸山吗?定北、廊居两县,城外就有。”

        “你知道吗?其实一城的人堆起来,原来可以比城墙还要高。”

        “负责收尸的将士,后来告诉我,那两座尸山的最顶端……”

        “那孩子甚至还没有长全人型……”

        公孙大娘子用最平淡的口气,不断冲击着韩绍的三观。

        一点一点撕碎着韩绍曾经坚守的某些底线。

        韩绍只觉得腹中一阵翻涌,面色变得有些惨白。

        可心中一股难以言喻的怒火,却在急速地爆发开来。

        在这之前,他从来不觉得杀人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

        他只是单纯地想要活下来。

        又或者单纯的去死!

        可现在!

        他第一次真正地想要主动去杀人!

        这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

        强烈到让他想要怒吼!

        让他亲手斩碎这世上某些不配为人的畜生!

        直到他运起先天境的强大目力,看到寨子中央那处最大篝火旁的景象。

        这一刻,眼前的那些人,不再是人!

        他们是野兽!

        是畜生!

        韩绍胸中积蓄的怒火,有如决堤的怒洪,瞬间宣泄、咆哮而出。

        “屠!”

        先天境强大真元的加持下,一个‘屠’字于山谷中轰然炸响。

        韩绍跨马横刀,双目赤红。

        “屠!屠!屠!”

        “一个不留!尽屠之!”

        正跟着他一路直冲的数百铁骑,短暂迟滞了片刻,应和道。

        “司马有令!谷中马匪!尽屠之!一个不留!”

        “得令!”

        “唯!”

        下一刻,数百铁骑瞬间分出三支,沿着那一堆堆篝火一路绞杀而去。

        听着耳边由近及远接连响起地惨叫声和怒喝声。

        韩绍黑色的面甲下,第一次露出一抹满足的狞笑。

        不过……还不够!

        远远不够!

        那此起彼伏的绝望呐喊,还远远未能浇灭他心中不断爆发的怒火。

        杀!

        座下的辽东神驹,宛如有灵般洞悉了韩绍的心思。

        马蹄踏动间,马速瞬间暴增,直冲寨子中央那处最大的篝火。

        ……

        篝火摇曳。

        将黑暗的夜色,撑出了一片赤红的光明。

        而光明之外,却是越发显得黑暗了许多。

        随着一声‘雍人杀进来了’的惊恐喊叫,以及那一声震天动地的‘屠’字怒吼。

        这些围着篝火肆意放纵、狂欢的马匪,顿时就慌了神。

        怎么会是雍人?

        怎么可能是雍人!

        他们不是刚吃了一场惨败吗?

        怎么可能还顾得上咱们这些区区癣疥之患的马匪?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为首的野牛寨主脸上的横肉,下意识抖了抖。

        口中依旧在呢喃着,“不可能……没道理的!”

        连寨主都是如此,身边一众马匪又能好到哪儿去。

        一边穿好衣物,抽出身边的弯刀,一面将目光齐齐望向自家寨主。

        “寨主,怎么办?”

        “是啊!大当家的!你拿个主意啊!”

        “要我说当初就不该投靠乌丸人!这下子好了!把雍人引来了!”

        “不错!雍人统御中原千余年,哪有这么好招惹的!”

        “咱们平日里抢抢商旅也就算了,如今……”

        篝火外的黑暗中,绝望的惨叫声从响起来后,就没停过。

        每一次响起,都仿佛一柄重锤重重砸在他们的心中。

        巨大的恐惧压迫之下,有精神快要崩溃的马匪,色厉内茬地怒吼道。

        “大当家的!咱们跟那些雍狗拼了吧!”

        可就在这时,身边却是忽然传出一声有如夜枭的凄厉笑声。

        扭头一看,却是某个衣不蔽体的雍女。

        “原来你们这些畜生,也会怕!也会怕……”

        被笑得浑身发毛的马匪,怒目圆瞪抬手就要向那雍女砍去。

        可没想到那雍女竟然踉跄着站起身,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一步步退到身后的篝火处。

        “我在下面等着你们……”

        烈火焚身,女子原本清秀的面容,在火中扭曲、狰狞。

        可那有如夜枭的笑声,却依旧在火中传来。

        一众马匪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直感觉一股莫名的惊悚感,从心中快速滋生。

        平日里杀人如麻的他们,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脊背发凉!

        “来了……来了……”

        火中的声音,从原先的高亢,渐渐虚弱下来。

        “我看到了……”

        熊熊烈火中,她那双原本晶莹的眸子,已经被烈焰灼瞎。

        可她却仿佛心有所感般,伸出了手。

        “看到了……”

        “可惜……太迟了……”

        手臂垂下,再也无声无息。

        而几乎与此同时,隆隆的马蹄声中,一道身披黑色残甲的修长身影从黑暗中刺破光明。

        急速冲出!

        看着那身曾经给草原带来无数恐惧与梦魇的熟悉甲胄,一众马匪瞬间睁大了双眼,浑身剧烈颤抖。

        几乎是本能一般,野牛寨寨主直接丢掉了手中的弯刀,一个滑跪。

        “愿降!莫杀我!”

        野牛寨寨主磕头如捣蒜,口中生涩的雍语,以生平最快的语速,急速道。

        “我有用!有大用!只要将军不杀我,我野牛寨上下愿意任凭将军驱使!”

        “我还能……”

        野牛寨寨主喋喋不休地说着。

        其实他心中还是有几分底气的,在他看来,只要他有价值,无论是雍人还是乌丸人就应该不会杀他。

        可他没想到自己这话还没说完,迎来的回应却是一道霸烈的雪亮刀气。

        头颅滚落间。

        那双瞪大的眼神中依旧残留着难以理解地震惊之色。

        宽大的马蹄重重落下,将这抹震惊的神色,踏成了一地碎末。

        赤红的火光下,马上的骑士黑甲覆面,有如从地府踏进人间的死神。

        淡漠冰冷的语气,似笑非笑。

        “有用?”

        “死人,有什么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