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雀巢

第十章 雀巢

        关于雪,千古以来,雍人习惯用一篇篇或荡气回肠、或婉转缠绵的诗词去描绘它。

        可在这片辽阔无垠的草原上,能够形容‘雪’的就只有两个字。

        白灾!

        死亡、冰冷,整片天地落得个白茫茫地真干净。

        这就是草原蛮族对‘雪’最真实的印象。

        韩绍虽然不知道这草原上的白灾,到底有多可怕。

        却也不想顶着漫天飞雪,在野外窝上一个晚上。

        更何况身后这数百死中求活的将士,无论身心都需要休整。

        否则的话,接下来还不知道多远的南归之路,最后估计活不下来几个人。

        韩绍暗自叹息一声,口中顺势长呼出一口浊气。

        先天真元境的冗长气息,透过黑色面甲的空隙,拉出一道老长的氤氲白雾,跟冒烟了一样。

        看起来有些滑稽。

        可身边脸色冻得发青的中行固,却不敢露出丝毫的笑意。

        一路小心翼翼地跨着座下的战马,与韩绍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尽管就在刚刚的不久之前,眼前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少年宗师,力排众议保下了自己的命。

        ……

        天色已经彻底灰暗下来。

        或许下一瞬就会陷入彻底的黑暗。

        韩绍端坐马上,任由座下的战马带着自己,向着一个粗略的方向,缓步前行着。

        身后数百将士同样也是如此。

        期间有将士心疼座下的马儿,想要下马步行,却被韩绍劈头盖脸地呵斥了一顿。

        开玩笑!

        人重要,还是马重要?

        当然是人重要!

        马就算死光了,靠着两条腿、两只手,爬也能爬回去。

        要是人死光了,还回去个锤子!

        让马儿背着尸体回去么?

        那还有什么用?

        韩绍心中嘲笑着这些莽夫的死脑筋,耳畔却再次传来熟悉的清冷声。

        “我受伤了。”

        韩绍闻言一愣,你受伤了告诉老子干嘛?

        老子又不是郎中。

        “筋脉受挫,神魂有损,出手的机会不多。”

        韩绍这才明白过来,先前的突围之战,对方为什么一直拖到最后才悍然出手。

        ‘原来根源在这里……’

        不过那会儿当着所有人的面,为什么不解释?

        韩绍眼中闪过一丝明悟。

        呵,还是个死傲娇!

        果然,或许是觉得自己口气太过软弱。

        身后那位大娘子接着便冷下了语气,冷声道。

        “没别的意思,现在告诉你一声,只是不希望你误判了我的实力。”

        “从而做出错误的决断,将将士们带向绝路!”

        韩绍呵呵一笑,微微点了头,表示知道。

        看着韩绍这幅全然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公孙大娘子眼中闪过一抹恼怒。

        忍了片刻之后,还是开口道。

        “你真的相信这个叛逆?”

        身为雍人,披发左衽!屈身蛮夷!

        这对于绝大数雍人来说,都是莫大的耻辱!

        更何况公孙这个从来将蛮族视作野兽、边夷贱内的世家子弟了。

        若不是先前韩绍一意孤行地阻拦,她早在将对方严刑拷问后,杀之而后快了。

        听到公孙大娘子这话,韩绍莞尔一笑,回应道。

        “我不相信啊。”

        就在刚刚他又拥有了一个极为实用的被动技能。

        【被动:传音】

        将体内真气、真元,以特殊的频率震荡出去。

        最后发挥出跟声带类似的功能。

        也就能悄么么地跟人私聊了。

        ‘要当初有这个技能,又何必冒着被老师发现的风险,跟小女生传纸条啊!’

        韩绍神色怅然。

        虽然穿越没多久,他已经开始怀念另一方世界了。

        而这时,得到韩绍回应的公孙大娘子,那张姣好到堪称绝色的脸上一片漆黑。

        刚想说什么,却听韩绍接着幽幽道。

        “但我相信他怕死啊。”

        韩绍说着,随口解释道。

        “怕死的人,在刀刃悬颈的时候,一般是不会骗人的。”

        听到这般解释,公孙大娘子仔细回味了一阵,脸色总算缓和了几分。

        可口中却还是忍不住质疑道。

        “万一呢?万一他撒谎了呢?”

        韩绍闻言,面上笑意不减,忽然扭头对身边不远处的中行固,和声问道。

        “老固啊,你不会骗我吧?”

        听到这声毫无征兆的问话,中行固先是一惊,随后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老固?

        什么破称呼?

        可透过狰狞的黑色面甲,对上那双满含笑意的眼眸。

        一股难言的恐惧,却瞬间爬满了中行固的整颗心脏。

        明明背后彻骨冰寒的他,额间却是满是汗珠。

        “司马说……说笑了,中行固屈身蛮狗,早已罪孽深重!”

        “如今死中求活,只为司马一念慈悲,哪敢欺瞒司马!”

        中行固语音带颤,却说得极为顺畅。

        韩绍闻言,哈哈大笑。

        然后转身看向身后的方向,一脸得意地看着大娘子。

        “你看,他不敢骗我。”

        看着韩绍这幅洋洋得意的模样,公孙大娘子强忍着没有以手掩面。

        这厮难道就不知道尴尬二字,到底为何物吗?

        此刻她忽然有些后悔,将此獠强行按上这别部司马之位了。

        不但一身修为太过离奇。

        还罹患脑疾!

        ……

        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下,韩绍仰头望天,伸出手精准地接住了天上落下的第一片雪花。

        然后缓缓握住,任由它在手心一点点融化。

        身后的公孙大娘子策马前行了几步,来到他身边,语调冰冷道。

        “很显然,你信错了人。”

        韩绍没有搭理她,而是目光深邃地看向一旁的中行固。

        “老固啊……”

        “你知道吗?我一般不愿意相信别人的。”

        口中叹息一声,韩绍幽幽道。

        “但你好像……辜负了我的信任。”

        数百人的残军,随着韩绍的一声‘止’字,缓缓停下。

        沉默的憧憧黑影中,中行固额间汗如雨下。

        “司马!”

        中行固颤抖着身子,滚落下马,趴伏在冰冷坚硬的草地上瑟瑟发抖。

        “韩司马!再给我一点时间!能找到的!一定能找的!”

        “那处匪窝,前些时日我才刚来过!”

        “只是如今天色太暗,难以辨别方向!”

        中行固的声音因为恐惧,越发颤抖。

        “司马!我还需要一点时间!请再给我一点时间!”

        “若是还没找到,再杀我不迟!再杀我也不迟啊!”

        听着身前的草地上,邦邦地磕头声。

        韩绍把玩着手中的马鞭,神色似乎有些犹豫。

        “司马!此等贼子叛国辱族,寡廉鲜耻!”

        “那马匪窝定然是他为了拖延时间,编造出来的,不如速速杀了干净!”

        “是啊!司马!这狗东西连祖宗都能背叛,有何信义可言?”

        “杀了吧!留着这狗东西的性命,如何对得起我幽州数十年死难的袍泽与百姓!”

        听着身边黑暗中的你一言我一语,韩绍有些恼火。

        妈的!

        一个个,都在教老子做事?

        连带着看向那道跪在地上不断磕头的身影,目光也开始冰冷起来。

        虽然从内心来讲,他是愿意相信中行固的。

        毕竟草原这鬼地方,一眼望去连个参照物也没有。

        想要在这茫茫草原之上找到一个匪窝,几乎跟沧海寻岛一般无二。

        可谁让这厮身上背了个‘雍奸’的名头呢?

        为了稳住军心,或许他也只能学曹操斩粮官了。

        而就在韩绍目光越发冰冷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急速的马蹄声。

        “司马!”

        是之前放出去的夜不收。

        急速奔回的夜不收,语气激动。

        “前方!前方丑时三刻方向!有……有火光!”

        有火!就有人!

        韩绍手中拔出一半的长刀,骤然归鞘。

        哈哈大笑着,跃马而下,大步走到中行固面前,一把扶起他。

        “老固啊!你怎么回事?”

        “这天寒地冻的,怎么能跪在地上?”

        韩绍大手一挥。

        “来啊!哪位袍泽有多余的衣袍,快给我们的功臣披上!”

        “千万别冻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