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王族

第五章 王族

        寒风烈烈。

        缓坡之上,那杆上纹九头妖禽的大纛喇喇作响。

        一身甲胄外罩狐裘的蛮将,在一众蛮骑的簇拥下俯瞰着远处的战场。

        当听到雍人虎将报出名号的时候,不禁眉头微拧。

        转而瞥了眼身边的一名文士。

        “你们雍人有姓韩的世家大族?”

        那文士一袭儒衫,却是披发左衽,整个人充满了违和、矛盾的感觉。

        此时骤然被那蛮将点名,一众蛮骑也顺势看向了他。

        面对身边那一道道蔑视、戏谑的目光,那文士面色不变,姿态恭谨地抚胸行礼。

        “回达利特勤!”

        “雍人中能称的上世家的大族,并无姓韩的一支血脉。”

        特勤,是乌丸部的官名。

        多由王族宗室子弟充任。

        那名为达利的蛮将眯着眼睛打量了文士一眼,随后用手中金丝缠绕的马鞭指着下方。

        “啧啧,年不过二九的先天宗师,这样的天骄人物就算是我乌丸王族中也不多见。”

        “竟然不是雍人的世家子弟?”

        迎着那蛮将质疑的眼神,先前还能稳定神色的文士,顿时色变。

        慌忙从马上滚了下来,匍匐在地,连忙道。

        “中行固绝不敢欺瞒特勤!”

        中行固口气斩钉截铁。

        “中行固早年在儒门圣地稷下学宫进过学,对雍人各家大族了若指掌!绝不会有任何差错!”

        看着中行固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样子,旁边一众蛮骑中有人忍不住嗤笑一声。

        本就充满蔑视的眼神,越发不屑。

        曾几何时,谁又能想到曾经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雍人,如今竟会在他们这些不开化的野蛮人面前摇尾乞怜?

        稷下学宫?

        雍人三大圣地之一?

        就这?

        一众蛮骑笑声越来越大,已经不加掩饰。

        趴伏地上的中行固,将脑袋死死叩在身下的枯草地上,用来掩饰脸上的狰狞与愤恨。

        高居马上的乌丸达利挥手止住身边蛮骑的笑声,却没有丝毫训斥的意思。

        毕竟这世上哪有因为一条狗而训斥家人的道理。

        “行了,起来吧。”

        中行固闻言,赶忙重重叩首。

        “谢特勤开恩!”

        ‘虽是雍人,却也是条听话的好狗。’

        见中行固如此恭谨,乌丸达利心中评价了一句,面色勉强缓和了几分。

        刚刚爬起身的中行固见状,心中紧绷的神经一松,赶忙表现道。

        “那雍人小将既然不是世家子弟,想来必是跟奴才一样出身百家、宗门一支!”

        自古以来,武道修行从来没有捷径可言!

        功法、秘药,缺一不可。

        而这二者,除了世家大族和百家、宗门,普通人是绝对接触不到的。

        所以能在如此年纪就有这等修为的天骄,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中行固自认自己这番推论,有理有据。

        可听到他这话的乌丸达利,却是沉默了下来。

        片刻之后,忽然自语着感慨道。

        “大雍……曾经真是让人绝望的存在啊……”

        百家诸子、世家大族、地方宗门……

        哪一个不是传承千年、万载?

        还有那位高居镐京九重帝阙,被冠以人皇之名的雍帝。

        当年的老可汗前去镐京觐见,一步一叩首,直至叩满十里朱雀长街,才能入得帝阙,观得天颜!

        对此,老可汗从来不觉得这是屈辱。

        甚至每每提到此事,都是满面容光,更将自己当年在帝阙献舞,视作自己一生的荣耀。

        这就是曾经的大雍!

        这就是曾经的乌丸!

        不过好在现在……那座看似不朽的皇朝,祂已经腐朽了……

        而他们乌丸族苦等数千年的机会,终于来了!

        ‘北方将有黑龙出,以水德克火德,斩赤龙而代天下!’

        想到那则在草原流传数百年的谶言。

        乌丸达利平日里古井无波的脸上,隐隐生出一抹激动的酡红。

        甚至就连身体也隐隐战栗起来。

        早晚有一天,他们会追随着可汗的脚步,用手中的弯刀彻底摧毁雍人所有的骄傲与荣耀。

        夺取他们的财货、土地、女子……

        所有一切的一切!

        让他们的子孙后代,世世代代都匍匐在乌丸部的铁蹄和弯刀之下,为奴为仆!

        就像眼前这狗奴一样!

        啪——

        突然挨了一马鞭的中行固,捂着脸上的血痕,眼神里满是错愕。

        “特勤……”

        乌丸达利也不解释,哈哈大笑一声后,忽然指着奔逃向远方黑甲残军,饶有兴趣地问道。

        “你说本特勤该如何处置那些雍人?”

        中行固闻言,也顾不得脸上血流不止的鞭痕了。

        当即再次匍匐在地,语气冰冷道。

        “请特勤速速追击!以免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一众蛮骑哈哈大笑。

        数万镇辽大军都被他们一战而破,区区数百残军也配称虎?

        还后患无穷?

        当真是可笑至极!

        哄然大笑中,一身甲胄外罩华美狐裘的乌丸达利也是一阵莞尔。

        “你觉得他们会降吗?”

        面对乌丸达利的再一次问话,中行固悄然抬首,见乌丸达利看向下方那道领头奔行的身影,满是欣赏。

        心中顿时洞悉了乌丸达利的心思。

        虽然知道镇辽军那些出了名的臭石头,怕是不会降。

        还是顺着对方的话,说道。

        “那韩绍先天宗师的修为,却自称镇辽军小卒!必是镇辽军郁郁不得志之辈!”

        “奴才觉得可以试试!”

        中行固说这话的时候,其实也是报着一丝希望的。

        毕竟甘愿在蛮族中当狗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他一个人当狗,实在是太过孤单。

        要是有人跟他一样,愿意打断自身脊梁骨,俯首当狗,自称奴才。

        到时候抱团取取暖,想来也是极好的。

        至于说以后狗多了,会不会抢食。

        中行固觉得还没到那个时候。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果然,被他这一番话说到心坎里的乌丸达利,脸上笑容顿时真实了许多。

        “希望他的骨头,也跟你一样软。”

        面对乌丸达利的羞辱。

        中行固挤出一副扭曲的笑脸,再配上那道血流不止的鞭痕。

        狰狞中更显滑稽。

        引得身边一众蛮骑再次哈哈大笑。

        而这时乌丸达利已经跨着座下的神驹,缓步上前。

        用生涩的雍语,朗声道。

        “少年宗师,可谓天骄!”

        “如今却屈居镇辽一小卒尔,可见你们雍人朝廷昏庸无度、不识英才!”

        “如愿降之,本特勤保你一个千夫长的位子!”

        “若是日后立下大功,本特勤愿在可汗面前替你举荐!”

        “到时候美人、财货,荣华富贵,应有尽有!”

        说完,见久久没有得到回应。

        乌丸达利蹙了蹙眉,再次追加道。

        “假以时日,等你修为精进,就算是封王拜将、统领万骑也不在话下!”

        话音有如阵阵滚雷,在这片辽阔的草原上响起。

        不少乌丸蛮骑也是一脸惊愕地望向缓坡的方向。

        千夫长!

        封王拜将、统领万骑!

        好大的口气!

        可当他们看到那杆上纹九头妖鸟的大纛时,顿时没了声息。

        因为那是王族的旗帜!

        而此时跟着韩绍一路奔逃的数百黑甲骑军,在听闻这番劝降的话时,心中不禁一沉。

        不管那蛮将开出来的价码,到底几分真几分假。

        可诚意却是摆出来了。

        要是韩绍降了,最起码也能保下性命。

        而人道贵生,生死之间向来有着天大的恐怖!

        这世上谁人又能真的不畏惧死亡?

        更何况韩绍如此年少,就已经拥有了先天宗师的修为,若是不死,或许要不了多久,这世间便要多上一尊纵横无敌的武道巨擘!

        ‘若换了自己,能否在这生死之间……作出抉择?’

        这一刻,不少黑甲骑军都在心中拷问着自己。

        最终却发现这样的抉择,实在是艰难无比。

        而作为当事人的韩绍,座下一路奔逃的辽东大马却是没有停下半分。

        ‘嚯!这画饼的功夫,是跟在某些老板后面进修过的吧!’

        正吐槽着,韩绍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冷硬语调。

        “绍哥儿……不要降!别让婉娘看不起你……”

        婉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