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南将通名

第四章 南将通名

        骑军,从来无需额外的战鼓,激励士气。

        脚下的大地,就是他们随身携带的战鼓。

        座下战马的马蹄,就是他们的鼓槌。

        马蹄纷飞,每一次踏动大地响起的闷雷之声,传到耳中就是世间最能激励人心的鼓乐。

        鼓声不停!

        冲锋不止!

        韩绍身胯座下辽东大马,一骑当先。

        身后数百黑甲骑军策马相随,在维持住阵型的前提下,不曾落下分毫。

        看着前方密密麻麻远超己方数量的蛮族骑军,韩绍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正干着一件无比愚蠢的蠢事。

        毕竟先前一直躲在骑阵中浑水摸鱼,还感觉不到什么。

        可当他冲在最前面的时候,看着对面那一眼望不到边的敌军,以及在阳光下寒光熠熠的雪亮弯刀。

        一股莫大的恐惧瞬间充斥在心头。

        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他也是怕死的!

        明明在这个莫名奇妙的陌生且野蛮的世界,他根本不存在丝毫的眷念。

        更没有任何熟悉的人和没做完的事,让他心存怀念。

        可忽然之间,他就是怕了!

        ‘难怪都说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韩绍强压胸中那颗因为恐惧,而剧烈跳动心脏。

        因为这个时候就算是后悔也已经晚了。

        就在他们发起冲锋的时候,对面那些惊慌失措显得有些混乱的蛮骑,陡然分出一支骑军迎面就冲了上来。

        同样的悍不畏死!

        同样的悍勇决绝!

        就算是分属敌我双方,韩绍也不得不在心中感慨一声。

        只可惜这世上从来都是屁股决定脑袋。

        彼之英雄,我之仇寇!

        战场之上,你死我活!

        “死中方能求活!冲垮他们!我等皆能活!”

        身胯辽东大马的韩绍,手中长刀挥刀一指。

        “杀!”

        身后数百黑甲残军,听得韩绍这声爆喝,随即应声。

        “杀!”

        骑军对冲,一两里的距离,不过瞬息即至。

        甚至来不及让恐惧转化为转化逃跑的念头。

        两支数量相仿的骑军,便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一骑当先的韩绍,作为锋矢阵的箭头,此刻也忘了‘怕死’二字。

        一道霸烈的先天刀气,当先斩出。

        迎面冲来的数骑蛮骑,瞬间人马具碎。

        残肢乱飞间。

        韩绍从漫天血雾中冲过,尚未失去温度的热血,甚至让他感到了一丝滚烫。

        “痛快!”

        哈哈大笑间,浑身鲜血淋漓的韩绍,有如来自炼狱的阿修罗,手中长刀再次一个斩出。

        下一刻远比真气要磅礴许多的真元之力,瞬间沿着他也搞不懂的经脉宣泄而出。

        “斩!”

        一声爆喝,巨大的刀光向着前方横扫、肆虐。

        所过之处,除了死亡,还是死亡!

        甚至听不到对方临死前,发出的凄厉惨嚎。

        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快到不少策马冲来的蛮骑,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眼前便陡然空了一块。

        再然后便看到原先被前方族人遮挡的南狗,已经冲到了自己身前。

        还没等脸上的错愕退下,那道瞬间将自己族人撕得四分五裂的璀璨刀光,再一次出现在自己眼前。

        而这一眼,便已经是永远……

        韩绍策马狂奔,单手持缰操控着座下的辽东大马,从先前自己斩出的沟壑一跃而过。

        “跃!”

        仓促间的短短一个字,身后的黑甲骑军心有灵犀。

        “跃!”

        “跃!”

        霎时间,数百道黑甲骑军的身影宛如一体,在空中拉出一道黑色的弧线。

        越过沟壑,稳稳落下。

        继续跟着韩绍的背影,策马直冲。

        一面用手中同样的厚重长刀,不断收割着身前、身旁那些敌军的生命。

        恍惚间,他们隐隐感觉这一次本来抱着决死之心,发起的冲锋,似乎要比自己想象中要轻松一些。

        他们要做的,只是跟着冲在最前方的那道身影,不断冲锋,不断收割。

        仅此而已!

        有些不认识韩绍的,不禁有些奇怪。

        这军中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等猛人?

        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要知道军中慕强,向来强者为尊!

        似这等年纪轻轻就强得离谱的军中强人,竟还如此默默无闻的事情,不说闻所未有。

        也可谓是离了个大谱!

        ‘莫不是哪家世家子,又或者宗门嫡传,来我镇辽军中历练来了?’

        有将士心中腹诽、猜测着。

        可认识韩绍的一些人,脸色就已经不是奇怪,而是古怪了。

        此时他们心中唯一的念头。

        那就是‘绍哥儿’怕不是鬼神上身了……

        只是眼下战场之上,生死一瞬间,捞不着机会上去质问罢了。

        ……

        穿了!

        杀穿了!

        近乎同等数量的骑军对冲。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己方这支近乎筋疲力尽的残军,便杀了个对穿。

        看着身后那一条自己踏过的血色通道。

        有黑甲骑军猛地高举手中的长刀,嘶声吼道。

        “无敌!”

        下一刻,数百道声音齐声怒吼。

        “无敌!”

        面对这一场短暂到来的胜利,韩绍明显也有些意外。

        扭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一双双隐隐现出狂热之色的眼神。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赶忙看向前方明显被这一场惨烈对冲吓住了的蛮骑大军。

        手中厚重长刀再次一指。

        “今日我等死战,只为乞活!”

        “敢挡我者,皆死!”

        下一刻,胯下辽东大马电射而出。

        “镇辽军!冲锋!”

        爆喝一声后,韩绍一人单骑,率先向着数千蛮族骑军冲锋而去。

        身后打出几分信心的数百黑甲残军,马腹一磕,紧随而来。

        “乞活!乞活!”

        “挡我者,死!”

        而面对这支南人残军,突如其来、莫名其妙地爆种,与之相对的蛮族骑军顿时失了方寸。

        “不好!南狗拼命了!”

        有蛮族骑军面色惊慌。

        刚刚那数百骑,整整一个小部族的人,割草一般的就没了。

        如此惨烈的一幕,实在是太过骇人。

        就连冲在最前面的族长,先天宗师级的人物,还没来及出手,便被那南狗‘统领’一刀给斩了。

        死的太过无声无息且滑稽。

        也有蛮骑中的统领人物面色狐疑,心中不断揣度着什么。

        如此强大的南狗,先前的大战中怎么不出手?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陷阱?

        有或者是有什么其他的隐秘?

        那蛮骑百夫长一级的统领,越想越心慌,越想越没底。

        他们这些小部族的人带着族人们南下,是准备跟着可汗发财的。

        要是族人死光了,那还发个屁财!

        别说是发财了,就算是他们身后的部族,怕是也会其他部族吞得骨头渣滓也不剩!

        草原,向来是吃人的草原!

        这一点千万年来,从来没有变过!

        “族长!我带族人们挡一阵!只要杀光这些南狗,必能在可汗面前立下功劳……”

        面对麾下族人的建议,那名在蛮骑大军挂着百夫长名号的小部族族长,抬手就是一马鞭。

        “你姓青离,不姓乌丸……”

        看着族长凶残阴鸷的目光,挨了一马鞭的年轻族人,似乎还想说什么。

        可族长看着那数百骑横冲直撞的黑甲骑军,却忽然压低声音下令道。

        “带着族人……撤!”

        ……

        很显然,与青离部族长有着一样想法的蛮骑统领,明显不止一人。

        很快这片辽阔的草原上,便出现了数千蛮骑被一支数百人的黑甲残军追着砍的荒唐一幕。

        什么叫兵败如山倒?

        就这是兵败如山倒!

        放眼望去,无数蛮骑四散奔逃。

        甚至不少蛮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逃。

        只知道别人跑,自己也跟着跑。

        跑着跑着,莫名其妙就有人边跑边喊。

        “败了!败了!”

        这就败了?

        可明明那些南狗只是几百残军啊?

        一些蛮骑只感觉这场大败,实在是有些稀里糊涂。

        有不死心的,鼓起勇气聚拢了一些人,向着那支黑甲残军迎面冲了上去。

        这些蛮骑不可谓不悍勇,实力也不可谓不强大。

        可转眼间,便被杀得七零八落。

        为首的一位先天真元境百夫长,甚至被那杀得疯魔的南狗‘统领’,直接拧断了脑袋。

        弃尸在这片茫茫荒原之上!

        “长生天在上!南狗凶残!不可敌!跑啊!”

        一时间道道惊恐的声音,到处都是。

        等到另一支蛮骑大军从缓坡出现的时候。

        为首的那员蛮将看着下方那乱糟糟的一幕,顿时黑了脸。

        “一帮子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是丢尽了我乌丸族的脸面!”

        再看下方那支黑甲残军,那蛮将顿时被为首的那道年轻身影,吸引了目光。

        好一个雍人少年虎将!

        短暂思虑片刻,当即用生涩的语调,说道。

        “南将何人?可敢通名?”

        声音起先不大。

        可转瞬之后,便有如滚滚惊雷,在整片战场上响起。

        已经觉察到不对的韩绍,第一时间舍弃了追杀那些蛮骑溃兵,向着相反的方向狂奔不止。

        口中哈哈朗笑道。

        “某家韩绍!”

        “大雍镇辽一小卒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