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我本边军一小卒在线阅读 - 第二章 鏖战

第二章 鏖战

        污言秽语,口吐芬芳,总是会不知不觉地消磨人的理智。

        让人变得狂躁。

        但也会让人陷入无所畏惧的疯狂。

        而这恰恰是战场之上,最珍贵的品质!

        身下、四周无处不在的沉闷马蹄声,有如敲响的战鼓鼓点。

        不断催促着马上的骑士,冲锋!冲锋!再冲锋!

        一身黑色残甲的韩绍,身形随着战马的动作,上下起伏着。

        原先高高举起的厚重长刀,也开始学着身边同伴的样子,露出刀锋横于身侧。

        他学得很快!

        而作为学费和代价,便是本就残破的黑甲,又多了几道残缺。

        至于说破甲之后的那几道微不足道的伤口,肾上腺素急速飙升之下,他浑然不觉。

        此时他的眼中,只有那道从前方阵型中漏过来的身影。

        老实说韩绍从未想过,人的骑术真的能精湛到这种地步。

        看着对方在马上辗转挪移,如履平地。

        不时闪过两边黑甲骑军的砍杀,甚至顺势将两名黑甲骑士斩落下马。

        韩绍来不及为那两名袍泽哀伤,瞳孔微微收缩。

        ‘双向行驶,甲的速度为……乙的速度为……’

        韩绍脑海中飞快地做着小学数学题。

        “去踏马的数学!”

        只几个刹那,那悍勇蛮骑便已经出现在韩绍的眼前。

        焦黄的牙齿,凶残的狞笑。

        两柄横于臂膀两侧的雪亮弯刀,在草原的阳光下寒光熠熠。

        韩绍抿了抿嘴,微微眯起被寒风吹得发干的眸子。

        就在对方故技重施,在马上挪移身体的时候,横在马侧的长刀微微偏转了方向。

        并且突然延伸出数尺。

        那蛮骑猝不及防之下,狞笑的脸上露出一抹错愕。

        接着转瞬便化作惊恐,直至彻底凝固。

        韩绍隐约看到对方临死前,嘴唇动了动,似乎说了什么。

        可惜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到生死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前一刻还活生生的人,下一瞬便横尸当场。

        这就是战场!

        【击杀乌丸蛮兵(凝血境七重),获得经验值700】

        【您的等级已提升!】

        随着体内再次涌起的一股暖流,韩绍感觉自己又变强了。

        不但手里的长刀握得更紧了。

        甚至就连与座下战马的配合也越发默契。

        体内不断迸发的强大力量,更是让他在这片纷乱的战场,多出一缕名为自信的感觉。

        “彩!”

        “彩!”

        “彩!”

        将那具坠落马下的蛮狗尸体踏成肉泥后,身后一连传出数道喝彩声。

        韩绍一时间没听懂。

        直到听到一句‘绍哥儿,好样的!’

        他才明悟过来,身后这些人是在夸自己。

        杀人,原来是一件值得赞扬的事情么?

        韩绍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麻木了。

        也懒得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因为那是活下来之后,才有资格去考虑的事情。

        ……

        噗——

        又是一刀划过敌军柔软的脖颈。

        被完整切下的头颅,一下子飞出老远。

        马上那具壮硕的无头身躯,血如喷泉,冲天而起。

        溅起的血沫,落在冻得僵硬的脸上。

        竟然还有几分温热。

        【击杀乌丸蛮兵(凝血境五重),获得经验值500】

        至此,就连韩绍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斩杀的第几人。

        只知道这一路冲,一路杀,前方的那些敌人不但没有减少的趋势。

        反倒是仿佛越杀越多一般。

        而与之相对,那些冲在韩绍前方的黑甲骑军,却显得越来越单薄了。

        身处骑军阵中的韩绍,最直观的感受便是如今需要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多。

        能冲出去吗?

        韩绍再次问了自己一句。

        顺势又借用马速,斩下一颗敌首。

        【击杀乌丸蛮兵(凝血境八重),获得经验值800】

        【您的经验值已满,是否立即提升等级?】

        脑海里这道有些不一样的机械提示音,让韩绍微微一愣。

        能升级,为什么不升级?

        面对这种脱裤子放屁的举动,韩绍有些不解。

        “升!”

        念头一动,韩绍瞬间感觉浑身的血液宛如沸腾了一般,在体内不断奔腾狂涌。

        甚至让他的心脏,感受到了一股磅礴且巨大的压力。

        韩绍闷哼一声,脸色涨红,神色痛苦。

        而就在这时,一连数骑蛮狗陡然冲破前方黑甲骑军的封锁。

        有如一柄锋利的尖刀一般,直插阵中!

        “不好!是蛮狗的十夫长!”

        十夫长?

        正陷入巨大痛苦中的韩绍,并不清楚其中的区别。

        不过当他亲眼看到对方手中弯刀临空一斩,便是一道长达丈余的雪亮刀光,还是免不了瞳孔一阵剧烈收缩。

        超凡!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身体强大,所能达成的成就了。

        韩绍心中震惊之际,还没等他反应。

        忽然听到身后刚刚惊呼出声的那道声音,怒吼道。

        “后天境真气有限!他斩不出几刀!”

        “冲上去!围杀他!”

        话音刚落。

        正强压痛苦的韩绍,便看到数道黑甲骑军的身影,快速越过他的身位。

        强行将他挤到身后,然后悍不畏死地向那蛮族十夫长冲杀而去。

        “绍哥儿!冲!不要停!”

        “咱们镇辽城见!”

        冰冷的面甲下,语调冷硬。

        可这一眼的决然,给韩绍的震撼,甚至远远超过刚刚亲眼见证超凡存在!

        韩绍目光闪动,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心潮,不断激荡着他的内心。

        让他下意识想要仰天咆哮。

        “都闪开!让我来!”

        韩绍脑子一抽,便怒吼出声。

        可这个时候那些黑甲骑军已经迎着对方的丈余刀气,发起了决死冲锋。

        “镇辽军!冲锋!”

        韩绍见状,心知已经来不及。

        但心中莫名涌起的焦躁,却依旧不断催促着他冲锋上前!

        韩绍眼眸赤红,脸上青筋展露,宛如魔纹。

        正催动座下战马不断加速的时候,脑海中再次响起一道机械的提示音。

        【您已经成功升级!】

        几乎是与此同时,韩绍猛地感觉到自己脐下三寸的位置,骤然诞生出一股奇异的力量。

        “道家那些典籍中所说的‘炁’?”

        念头电光火石闪动的瞬间,韩绍来不及多想。

        手掌一翻,在坐骑上一拍,整个人霎时间腾空而起。

        ‘真尼玛不科学!艹!’

        凌空而起的韩绍,怒目圆瞪,几乎是刹那间便越过了那数道黑甲骑军的身影。

        然后重重地砸在前方的空地上。

        轰——

        “是绍哥儿!”

        顾不上身后的惊呼,就在落地卸力的瞬间,韩绍那具身批黑色残甲的身躯,屈膝一弹。

        整个人便有如炮弹般,再次腾空跃起。

        而这时,再次杀戮数名黑甲骑军的蛮族十夫长,正巧冲锋而来。

        脸色涨红,青筋暴露,有如入魔的韩绍,凝空爆喝。

        “死!”

        那蛮族十夫长看着那道凌空斩下的霸烈刀气,神色一变。

        “好南狗!”

        用生涩拗口的口音怒喝一声。

        蛮族十夫长手中弯刀一转,一道刀气逆斩而上,转瞬之间便迎了上来。

        轰——

        破碎的刀气,四下爆射。

        那紧紧跟在蛮族十夫长身后的数个蛮兵,瞬间被强劲的刀气生生贯穿,栽倒下马。

        “我……轻敌了……”

        蛮族十夫长瞥了眼手里的断刀,看着有些喘息的韩绍。

        “凭什么你们这些南狗,占着全天下最温暖、最肥美的土地?”

        “穿着最华美的衣衫,拥有最好的工匠,打造着全天下最好的兵器?”

        “这……不公平的……”

        面对他的抱怨,韩绍握着手里这世间最大的‘公平’,斩下了他的头颅。

        【击杀乌丸蛮族十夫长(真气境三重),获得经验值3000】

        【您的经验值已满,是否立即提升等级?】

        “升!”

        再次翻身上马的韩绍,感受着体内再次充盈、并不断壮大的真气,满是血污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这一刻,他看向远处那些不断向着他们围杀而来的蛮族敌骑。

        目光里充满了贪婪与渴望。

        不过在扶了扶马上的尸体后,韩绍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想到刚刚那些黑甲骑军发起决死冲锋时怒吼的那句话。

        ‘镇辽军?’

        镇不镇辽,对于韩绍来说不重要。

        重要的是此时的他,已经决定彻底疯一把。

        于是手中长刀一扬,学着那些黑甲骑军的样子,怒吼道。

        “镇辽军!”

        “冲锋!”

        那模样,恰似一只正努力伪装自己混入狼群的哈士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