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高武三国:自易命序列开始长生在线阅读 - 第43章 黄老医再现,冀州瘟疫雷池出(6K6合章)

第43章 黄老医再现,冀州瘟疫雷池出(6K6合章)

        河间鄚县,乃峡中古城,背依雄伟山岭,面临浩荡江景,壮丽二字莫过于此。

        河间楼,静梧院。

        这是一座幽静的院落,种满了青竹,竹叶婆娑,清筠滴露,以供张家家主宴请项稷三人。

        一夜推杯换盏,此前种种误会已在不断送来的‘礼品’前消弭,不止是此前的百年何首乌、三阳刀谱、药王图录与分心秘术,张家还差人送来了五百两银子与雪莲、灵芝等补品,算是‘教习之礼’,不仅是拉近关系,也是为张郃出远门时每日药食着想。

        至于拜师一事,双方都暂时没有提,时间还早,还太年轻,待到洛阳书院站稳后再论,对他们都有好处。

        同时间,鄚县之外,一座小山头上,两道身影正遥遥相望,目睹了天阳刀的离去,也见到了酒楼别院内的众人。

        “可惜,若是天阳刀在此留下,分散张家与县衙注意力,此刻鄚县也已经有机会成为传播‘天灾’的据点,擒下刘阳奴役精神也可将乐成刘氏拉下水;结果半路冒出个翻天鲲,把计划全搅黄了!

        这家伙究竟从哪里冒出来?不在幽州好好呆着,非来冀州凑热闹,真是烦人。”

        山头上,当先一人身着兽皮大氅,黑发用蚕丝缎带束起,足踏云靴,气质不俗,只是一双眸子此时有些阴沉,泛着冷光,在其身边,立着一名玄袍中年人,双目微阖,气息若有若无。

        “使者莫要生心火,大局为重,变数虽生但也不是没有机会,此子不会久留,待他走后无非是我们多花费些功夫罢了。”这时候,那立在一边的玄袍中年人蓦地睁开双眼,淡淡道。

        那使者闻言又瞥了一眼大河方向,蹙眉道“阁下身为世家长老,已经完成了真正的神通仪式,若是那怪老头再来,你可有把握擒下他?”

        “没有。”玄袍中年人回答的很干脆,而后又沉吟道“不过使者,他也阻挠不了我们,这场大戏终究是成为我等联手更进一步的机会。”

        “希望如此,不然与我们草原联手图谋序列,你们这些冀州世家在那天子面前也讨不了好。”草原使者冷哼,总怀疑这些世家出工不出力。

        渐渐的,晚风平息,高悬云层间的银月淡去,整个鄚县都陷入了静谧中。

        直到一轮红日跳出了地平线,暗夜里的沆瀣、浊气全都烟消云散,什么黑暗、阴气尽皆无所遁形,阳光普照,充斥世界的是博大生机。

        日出东方一片红,正是辰时。

        院落里,迎着朝阳初升,面向朝阳紫气,正有三道身影晨练。

        项稷脚踏明王桩,双手作相背,右手朝上,左手朝下,手背相向,两指小指背向相钩,倏尔长吸一口气,身前的一小片空气都被扯动,雾气冰渣子成为一道白色匹练,被他纳入腹中。

        一瞬间,冷热交替下气血滚滚奔流,浑身大筋拉动嘣嘣作响,周遭劲气四射对冲,如连珠强弓,九尺身躯上浮盈起一层淡淡的赤光,离火劲渐渐外显。

        这一刻,项稷举起那口离阳刀,五指关节变得晶莹,他一掌握刀擎天,赤色火劲如蛇般盘绕纠缠刀身上,在刀尖交汇下如成了一个漩涡,四周空气极速向当中坍塌,仿佛天地四方都尽在其中,赤光不断凝结压缩,逐渐形成了一轮人头大小的‘火轮’,也就在其成型之时,项稷骤然挥刀,朝着前方迅猛劈下。

        轰!火轮骤然飞旋斩过,在地面上摩擦出大片的火星,而后猛地炸开,崩散成漫天赤光熊熊燃烧,焚煮方圆一丈之地,更有一柄黑刀自火光中刁钻刺出,极为隐蔽。

        这正是三阳刀法中的第一式·一阳复始,这门刀法位列二流级别,开创者乃是自传说中道门郭纯阳创立的绝学‘正一纯阳功’中悟出。

        刀法一共只有三式刀招:一阳复始、二阳当空、三阳交泰;但却能彼此轮转,形成循环,三变六升九,暗合周易乾卦之奥妙。

        “所谓三阳,取之于《易》,十月为坤卦,纯阴之象。十一月为复卦,一阳生于下;十二月为临卦,二阳生于下;正月为泰卦,三阳生于下;冬去春来,阴消阳长,有吉亨之象,明了这些,刀法自然从容,我修行易术在身,这刀法倒是出乎预料的合得来。”

        足足演练百遍,项稷方才收刀而立,思索起来。

        三阳之后未必不能继续推演下去,易之中九方为极,日后他修为高深了,自然可以演化三阳之后做自己的刀法。

        而更令他在意的,还是药王图录内记载的内容,标注的是一处名为药王冢的神异之地,那里与神农尺有关,还记载了一条前人所留的探寻路线,可对于那药王冢如今的位置,却有些不清晰。

        片刻后,一旁的赶山客与秋老虎也渐渐收功,周身筋骨齐鸣,并不是很剧烈,反而如同秋蝉鸣动,拥有一种韵律。

        “四关特征,金肌玉骨之奥妙?”

        项稷被吸引,将一旁哼哼哈哈打拳的张郃也叫了过来,一同观看。

        只见两位四关武师呼吸渐渐不可闻,皮膜血肉竟慢慢变得淡金透明,四肢百骸若隐若现,乃至气血流动,五脏六腑都显化出来,两百零六块骨头也染上了一抹玉白。

        再跟着,张郃忍不住瞪大眼睛,清楚看到两人的骨头也慢慢变得透明,可以见到当中亮红色的髓血在流淌,不是很快,好像生出了一种粘稠感,汩汩而动。

        新奇的是,院落内开始有一股清新香气自生,回味甘甜,若琼浆玉液,都是自赶山客与秋老虎体内传出来的。

        筋骨化秋蝉,髓血酿琼浆!

        项稷目光一闪,行功至这一步,人体奥妙方才凸显,骨髓造血,炼髓等同于换血,换去一身气血杂质,自然成就不垢之体。

        “走街串巷,磨剪子磨刀嘞~”

        长街上,贩夫走卒起得很早,此时叫卖声不绝,热腾腾的包子,自西域传来的胡饼,锅里上下浮动的汤饼,人世间的种种生活,都在此时随着袅袅炊烟复苏。

        “老板,来四个烧饼。”

        推开院门,项稷叫住了那位贩夫,递上了钱。

        那卖烧饼的老汉一脸笑,掀开篮子上遮盖的白布,伸手一捧就递过来四个油纸包,道“您拿好,我家的烧饼,个个馅儿足。”

        “尝尝吧,倒也不必因为练练武就把自己和世俗分开,分的越开反而陷得越深。”

        听着话语,看项稷递过来的油纸包,张郃挑了个最小的,赶山客与秋老虎面面相觑,而后接过来送入口中,他们可有相当一些年头没吃过这东西了。

        吱呀~院落门户闭起,四人拿着烧饼走在长街上,一路向南,要离开鄚县前往司州洛阳。

        不远处,张家家主带着一众族人遥遥相送,很是不舍,但他也明白,小地方难养大人物,给孩子走出去的机会,见证更广阔的天空才有光明未来。

        跟在翻天鲲的身边,可比呆在他身后有潜力的多。

        离了鄚县,沿着官道一路而下,至原都信国,再过清河国便可入司州,以四人的脚力,要不了太久时间。

        可意想不到的是,才在官道上走了五日,项稷便遇到了一位故人,一位令他都意想不到的人。

        “师傅?”

        他诧异无比,黄老医不是在幽州涿郡呆着吗,什么时候也来了冀州?

        只是观黄老医的衣衫多有破损,似乎与人交手不久,若非气息依旧平稳,项稷都要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你自河间国而来,不知晓也正常,早在两月前冀州西北部便出现了大面积的瘟疫,死伤惨重,尸体更是顺着江河漂流而下,让整个冀州西部都出现了问题,我特意赶来查探,医治救人,四年前的那场瘟疫与此很像,当初没能阻止,今日一定要弄明白。”

        黄老医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叹间道出了缘由。

        在这段时日里,冀州与幽州发生了不少大事,关外族群不时南下劫掠,加上瘟疫的折腾,可谓是乱象初显。

        项稷恍然,那时候自己正在代郡灵丘的地宫下苦熬,的确不知晓这些事情,而根据自己印象里的历史记载,171年的春季,一场大瘟疫爆发过,引起恐慌。

        原本的正史里,这种源头很难说清,但在眼下这个武道神通俱全的时代,就未必是真的天灾,很可能是人祸!

        甚至二十八宿序列里,为他所知的就有两条与之牵扯在一起:

        亢金龙:主管人间瘟灾、大风、飚石、百药、国师、三公、五老百官禄秩之司。

        鬼金羊:主管人间金玉疋帛、丧祸诅咒、毒药、司察奸恶之司。

        “师傅的意思是,冀州瘟疫不绝,很可能是有星宿者在背后影响?可这样的行为岂不是犯了众怒,视百姓如草芥啊!”

        项稷微微蹙眉,说到底人口还是重要的资源,朝廷应该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才对···可紧跟着,他忽地想起,眼下正是党锢之祸余波将要再起的节点,朝廷也许并没有太多的精力来关注这些。

        黄老医神色沉重的点点头“对于世家大族而言,百姓可算不上人,他们,才是人;牺牲一些不重要的东西换来权柄的壮大,境界的突破,对他们而言可是十分的划算。

        且,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借势乱世的不止是这些世家,还有天下人都意料不到的一个人呢,那么这所谓的天下大乱,灾疫连连便不再是把柄、威胁,而是壮大的源泉,他,将所有人都摆了一道啊,以最不可能的位置图谋了最不为人注意的道果。”

        “师傅,你说半句留半句,很让人难受啊。”

        “不是不告诉你,而是提及便会有感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交谈一番后,项稷只觉得自己云里雾里,更讨厌猜谜语了,不过师傅不说,那也是有他的考量,日后自然会明白。

        亢金龙还是鬼金羊?眼下这情况,我更倾向于亢金龙,但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只是他心中仍旧没放弃猜测,联想到了史料上的一句句话语,简短却触目惊心:

        170年正月,河南河内饥荒,夫妇相食。

        171年二月,地震,海水溢,河水清;五月河东地裂,雨雹齐落,山水暴出,疫出。

        173年正月,大瘟疫。

        174年秋,洛水泛滥,洪涝遍地。

        175年六月,三辅之地横遭蝗灾。

        177年,夏四月,大旱,蝗灾;八月辛丑,京师地震。

        178年二月,四月两度地震。

        179年春,又发大瘟疫,三月京北地震。

        180年秋,酒泉地震。

        181年六月,夏日落冰雹,大如鸡子。

        这么看来,很可能是有神通者暗中推波助澜,以天灾人祸来攥取权柄壮大己身。

        如此发现令项稷眉头紧蹙,他不是什么圣人与大公无私者,但也不喜欢被莫名其妙的牵连,成为他人壮大的资粮,那种感觉绝不好受。

        “不过查了这么久,此前我也与几个参与者交手,他们逃往河间国方向去了,还有草原人混在其中。

        冀州瘟疫之事逐渐有了眉头,我怀疑是其中有桃侯国的人参与。

        你行走的这条官道,正好会经过原信都国,也就是药王谷遗址,而今的桃国封地,便助我探探虚实,闹出些动静的好,最重要的是,桃府封地中的雷池前身乃是药王冢,我自师门秘典中查询到神农尺与之有关,连桃侯一脉也知之甚少,你若有机会可以探查一番。”

        神农尺,记载在历史中的神兵之一,是一枚九地玄玉以千毒千药浸炼,成为一柄既能医重病,又能毒杀人的绝世神兵;上一代掌握者在其上留下盘古五极修行法,后葬于药王冢中。

        没有过多的停留,黄老医要事在身,叮嘱了项稷一句后便匆匆赶向了河间国的方向。

        他要去追先前的两个参与者,搞清楚瘟疫的源头在哪里。

        桃侯?药王冢?神农尺?

        项稷闻言目光一动,这下药王图录的记载路线与御使之法就派上用场了,正可完成,更何况自己最大的两个仇敌之一就在冀州,怎么能不去看一看呢?

        那神农尺更属神兵之列,还记载有前代主人的神功,如盘古五极等外功秘术,而平皋一脉就在司州内,这一趟可真是一个也不会错过。

        “走。”

        心思一起,他脚步也快了几分,日夜兼程的奔行,很快便来到了桃侯国附近的山岭间。

        考虑到张郃年幼的问题,四人选择了在附近的古庙中歇息一晚,拾来了不少干草,一点火星自项稷弹指间落下将之点燃,照亮了漆黑的夜。

        这是一座荒庙,不是很大,庙中破败,墙壁腐朽,但所幸能挡住几分风寒。

        “呼,乘夜赶路,巧遇诸位,真是缘分,在下也想借宿片刻,不知可有惊扰?”

        就在此时,庙外响起脚步声,一位黑发披散的青年大步走进来。

        青年看上去眉目粗犷,十分爽朗,背后背一口紫柄长刀,虽然刀在鞘中,但依然能从中感受到一股至阳至刚的力量内敛。

        项稷看了他一眼,平静道“荒山野庙,天下共有,自然没有独占的道理,阁下自来歇息便可,不嫌弃的话也可来烤烤火。”

        “哈哈哈,那就打扰了。

        不过,朋友你们若要离庙,需待到天明才安全,至少一个时辰内不要出庙;春夜有惊雷,在下休息片刻,梦醒时分便是春雷乍起之时。”

        青年说完,拍了拍身下的稻草,侧身就躺下,须臾间就有呼噜声响起。

        项稷不禁看了他一眼,这个有些莫名其妙的家伙生的浓眉虎目,胸前敞开很坦荡,有几分张狂与不羁。

        这是一个少见的年轻高手!

        但他也不以为意,这世间江湖藏龙卧虎,年轻一辈高手如云,他虽有自信,但也绝对不会小觑天下人。

        倒是张郃打了个哈欠,多看了一眼那青年背负的紫刀才合上了眼,渐渐无言。

        呼!

        荒庙外寒风凛冽,春月冰寒,高悬于九天之上,如雪白的冰霜凝聚而成。

        哗啦啦!

        有寒风裹挟着落叶枯枝吹进荒庙中,篝火明灭不定,火星四溢。

        与此同时,原信都国,今桃侯国,桃县。

        白鹤飞舞,鸾鸟筑巢,亭台楼阁叠嶂坐立一座孤峰上,格外瞩目,在这诸多亭台楼阁中央,一座木楼耸起二十七丈高,通体光熠熠,雕刻有蟠桃长生图,更有一株株桃树相伴而生。

        蟠桃楼!

        这是历代桃侯的族地,昔年曾因坐酎金一案削爵失位,走向衰败,但在数十年前,这一代桃侯突然崛起,肩挑大梁,硬生生凭借着实力与财力将爵位升了回来,得到了当朝天子的赏识。

        与他相似的,还有同样因坐酎金而削爵的平皋一脉,不过当代平皋继位者就要差些,至今也没能重回侯位,仍旧在努力。

        所谓坐酬金,就是诸侯给皇上的祭祀品成色不够,其实就是汉武帝找茬削藩,元鼎五年九月,列侯坐献黄金酎祭宗庙不如法夺爵者百六人,丞相赵周下狱死。

        而如今这座楼,都是用高达三丈,粗有两尺许,生长千年的实心檀木大料修建而成。

        楼顶,正有一位中年人盘膝而坐,他鬓发垂髫,眉毛修长,一双眸子微阖,气息若有若无,似处于虚实之间,生命气机都微不可查。

        嗡!

        这时,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桃侯睁开双眼,他眸子中如有万千雷霆幻灭,身前隐约浮现出来一口古朴的池子,这池子是一道虚影,但其中雷浆涌动,毁灭气息震裂长空。

        若有旁人在此,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这是雷池!

        传说中酝酿天罚之地,无尽劫雷汇聚,孕育于此。

        “又一次世家与宦官的争斗吗?比想象中还要快,这是个机会。

        如此一来,就难有人关注到冀州发生了什么。”

        桃侯淡淡道,这一刻,他体内五脏六腑齐齐放光,竟传出了呼喝祭祀之音,像是联通九霄诸神,在祷告接引,征召天兵天将。

        一刹那,他的身影便没入了虚空间,化作一簇雷光转瞬即逝的消失不见。

        门外,一位位家仆皆露出敬畏之色,低垂头颅。

        这位桃侯,已有足足三年没有出手过了,谁也不知晓他走到哪一步,当初重立侯位时便是五脏通神,把握神通的层次,而今只怕是会更恐怖。

        “刘康大公子还未回来吗?”蟠桃楼外,侯府管家唤来仆从,问询起近来声名鹊起的小侯爷,字天笑的刘康的下落。

        只是那仆从却犯了难,弯腰拱手道“小侯爷传了书信,说是遇上了龙虎榜上前五十的高手,暂时不回来了,要好好斗一场。”

        “小侯爷样样都好,就是好斗,三年一度的雷池机缘也要错过,我现在担心的是,刘愁少爷能否镇得住场子,他虽位列第八十五位,但冀州的龙虎可半点不少,听闻那个翻天鲲就在河间国露过面。”

        管家闻言有些无奈,也只好摆摆手让他下去,该准备近来雷池之地开放的事情了。

        这可是桃侯一脉笼络人心,结交冀州世家的大事,不容有误。

        而在封国外的荒山野岭间,黄老医在此显出踪迹,望着周遭枯藤老树,阴云蔽月之景已是了然。

        月黑风高,杀人夜。

        “出来吧,跟了半路,还在等什么?”他淡淡开口,手中竹杖点在岩石间,露出淡淡的蓝光,犹如雷霆般猛烈扩散,化作一连串的涟漪震荡开来,冲击四面八方。

        唰唰唰!

        霎时三道破空声响起,此前曾在鄚县外现身的使者与世家长老,乃至赶来的桃侯皆黑袍罩体,戴上黄铜面具,结成三角方位将黄老医堵在中央。

        “这件事,你不该掺和,在冀州传教,以符水救人我们不阻,但你千不该,万不该的来查探大疫的真相,朋友,你过界了。”

        桃侯淡淡开口,言语间直指黄老医追查瘟疫一事。

        这触及到了他们冀州势力的利益,绝不容许被揭开。

        “三个人,皆是星宿路上的人物,便以为吃定我了。”黄老医神色平静,环顾周遭,眼神不起涟漪,仿佛就有着绝对的自信。

        而这样的姿态,便令世家长老与草原使者面沉如水,一股前所未有的不详感笼罩而来,让他们心中悸动。

        算漏了什么?

        还是说,也有帮手在附近?可根本就不曾察觉到气息!

        “弟,便出来助我吧。”

        而就在他们惊疑之时,黄老医低语,竹杖一敲地面,天灵处顿时腾起一团明黄庆云,金灯高举而明,双眸内伫立的身影刹那由虚化实作两条清气冲出,融入他头顶的庆云之中。

        霎时异象连连,如有天人下,金车羽盖,骖龙驾虎,而后明黄青云滚滚,便化作两道面貌与他相似的男子落在左右,盯住了桃侯与草原使者等人。

        “咒宝符命,速显威灵;八方威神,使我自然。”当先一人黄衣执符,口诵真言,团团阴影将他环绕,面庞与黄老医有七分相似。

        “合方三十六统,散太平大道。”第二人披黄甲,手握法印,周身三十六道雷光环绕成卦象,面庞与两人亦有七分相似。

        “你们··又是何人?”

        这突兀蹦出的两位高手令三人措手不及,怎得从未听说过,也不曾见过,却在此时出现?

        “地公张宝。”

        “人公张梁。”

        一前一后,两道人影便似是有自己思想一般的开口,俯视着桃侯三人。

        “他们,是我的弟弟,一直活在我思想中的··弟弟!

        而现在,便是我张角,与两位兄弟战你们矣。

        雷公助我!”

        轰隆!九霄之上骤现狂雷,昔日的黄老医,如今的张角须发飞扬,不知何时亦然换上了一身黄袍,周身八十一张符箓飞舞,手中竹杖化作九节,遥指高天。

        呼风唤雨,驱雷策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