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高武三国:自易命序列开始长生在线阅读 - 第39章 奎木狼序列·十步武夫!

第39章 奎木狼序列·十步武夫!

        奎木狼,西方第一宿,号天之府库,故奎宿多吉。

        权职为主管人间武库兵甲戈矛、沟渎池庭、风雨雷电之司。

        对应的入门职介便是:十步武夫,十步百人屠,心血铸武经。

        荒山野洞外,项稷取出了一颗又一颗的心脏,整整一百零八颗人心全都被盛放在了青铜大鼎中,血水不断挤压,逐渐填满鼎内。

        一百零八锋芒也外放而出,串起一颗又一颗的头颅跟在他脚步后面,就像是某些序列的赶尸人一般,在这冷寂的夜里愈发悚人怪异。

        “欢喜教,还有那淫僧全部伏诛,我也算是大仇得报,只是还有那虎魔仍未知晓逃往何处,也许真该仔细考虑一下翻天鲲的提议了。

        洛阳书院,镇国大宗之一,若无机缘,我与老秋一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进去,而今,这个机会就摆在眼前,还是一位救命恩人,不得不考虑啊。”

        赶山客思量着此前提议,没有插手,他隐约猜测这是某种仪式的准备,显然是不能有外人干预的。

        要说没有窥探的心思,那是不可能的,谁不渴望星宿序列的力量?

        但之后的代价与后果,才是令人望而却步的因素,惹恼的可是一位能杀四关武师的人物,况且自己武器断裂,实力只剩下原本的五成,更不会被贪心蒙蔽做出愚蠢举动。

        而若是选择与翻天鲲同行,进入洛阳书院,机缘颇多,怎么的也比眼下混得好,说不得日后还有能踏足神通领域的可能,再不济打个十年八年工,翻天鲲自己掌握的那一条神通序列传授一二入门仪式总该可以吧?

        相较之下,他心中已然有了判断,几十年都这么过来了,还在乎多等一会儿吗?自己又没有家室。

        另一边,夜风之下,项稷带着一鼎心脏与百颗头颅来到了山巅,遥望明月,可见群星相伴,闪烁而鸣。

        天高几许,星有几多?

        莫名的,他生出这样一个念头,人的一生在这广阔的天地间,实在太微不足道了,若想留下自己的痕迹,那便只有登临而上,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与其碌碌无为一世,不若绽刹那极尽芳华。

        让这天地铭记,他来过。

        千秋知我名号!

        铛!

        大鼎落下,内里心血皆挤压而出,填满了整个鼎身,而一百零八颗头颅也被项稷对应着天罡地煞之星位排列在了大鼎周围,与天上群星相呼应。

        摆放完全后,他便开始点燃香烛,每一根都安插在了头颅的眉心处,那是人的‘祖窍天眼’,是与天地万物沟通的所在,而所燃烧的方向也是正对大鼎。

        做完这一切后,项稷方才脱干净身子,一步步踏入了鼎内,浸泡在血水之中,直接淹没到了他的下巴,只露出一颗头颅在外面。

        月夜下,荒山大鼎煮心,头颅点香烛,怎么看怎么诡异。

        下方,赶山客没有窥探,只是静静盘坐在山洞内定心神,思索起自己所知晓的洛阳书院情报来。

        大鼎内,项稷扫除杂念,然后盘膝稳坐,左腿向外,右腿向内,为阳抱阴;左手大指捏定中指,右手大指进入左手内捏子诀,右手在外,为阴抱阳,此名‘子午养气法’,所谓手脚和合扣连环,四门紧闭守正中是也。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不同,大鼎内流淌的不再是血,而是一种更本质的东西,一种生机;而环绕的百颗头颅愈发醒目,浮现了一种强烈的精神力,那是对死亡的恐惧,临死前的不甘,像是怨气,足有一百零八股,正被香烛燃烧带起的烟雾牵引,汇聚往大鼎内。

        项稷有所感应,这些生机与怨气的目标,似乎就是自己的眉心,而眉心神庭祖窍为中心,上下承南北,左右承东西,这是一处星位,是吸纳天外群星之力的关键所在。

        “这摆下百颗头颅,在眉心点燃火烛燃起烟雾,为的是吸收百人残留的精神力?吞噬百人临死前的怨气与不甘?于精神力而言,的确是在受到巨大情感刺激或生死之间时会爆发时的膨胀与沸腾,变得无比浓烈。

        而心脏则是造血之所在,亦是人躯体最重要的‘生机’,内里蕴含了武学所讲究的一点‘生命精华’,百颗心脏堆积鼎内化血河,为的就是汇集百道生命精华入体,强健体魄?

        是了,如此一来就说得通,进阶十步武夫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十步之内击杀这些人后达成的‘心灵状态’,更是需要这些没有流逝的生命精华与怨气精神力当媒介补品入体,才能进行仪式!

        难怪原始部落时代祭祀多要用人,因为人的情感最充足浓烈。”

        项稷逐渐明白了仪式的一些规律,归根结底就在于‘情感与生机’,能同时具备二者且浓烈的,便是‘人’!

        所谓的神通仪式,并不是常人所想的那般祭祀天地,祈求权柄,而是祭祀自己!

        通过祭祀自己来壮大本源,契合天地运转规律中的一部分,从而得到那部分权柄,化为己用,让自己成为规律的一种,甚至演化为自己的规律,这就是神通的本质。

        而举行仪式并不代表就一定会成功,还有很多因素的干扰,至少对体魄与元神强度有一定的要求,否则也不会出现公认的三关方可入门,五关才能成就神通的标准了。

        “按照县衙密卷记载,将这些怨气精神力与生命精华统合入体后,便要深入眉心祖窍,以人之‘天眼’沟通天外群星,与对应的奎宿呼应,接引星光入体交感,打破屏障将之降伏炼化,方才算是仪式完成。”

        等到心灵沉静,再没有一丝尘埃,项稷慢慢调动自己的精神力统御鼎内生机与鼎外怨气,这两股力量逐渐交融,结合成了一种奇异的暗红色能量,在他的引导下缓缓入体,由足下穴位进入游走体内,缓缓沿着脊柱逆行入脑。

        就在这一步时,他便察觉到了不对,仿佛醉酒一般,整个人变得昏昏沉沉,脸色通红,感到无比的燥热,浓郁的怨气爆发,让他自己像是成为了那个被杀的人一般,体会他们的痛苦。

        甚至很快出现了幻觉,看到了很多不该看到的画面,这股燥热感很快传遍全身,须臾间就大汗淋漓,霎时大鼎内蒸气腾腾,如云雾缭绕,项稷整个人如一只煮熟的大虾,每一寸肌体都赤红如血,渗透出来大量的水珠。

        这是什么?模糊之间,他眉心一凉,与天上星宿呼应,忽然看到了奎宿十六星,左右两半正如两髀的形状,于天外放光。

        “生前都被我击杀,死后怨气还想作祟?不知死活的东西,就让你们连鬼也做不成!北冥鲲鱼,九天大鹏,给我出来!”

        项稷冷哼,脑海内顿时浮现了鲲鹏二相,翻江倒海,洗练星河,刹那就破去了那重重幻象,所谓一百零八人怨气也不能抵挡,第一时间被覆灭。

        生前都无力回天,死后还想逆天?笑话!

        而在击穿这些怨气后,项稷顿时见到了一幕奇异景象,那仿佛是奎木狼星宿化形的模样般,出现了一位男子,衣丹纱单衣,带剑操刀,奎星神主之,上治六府,下治蒙秦山。

        这一刻,一抹星光也从天而降,出现在他眉心祖窍前,但却像是受到了某种屏障阻挡一般无法进入。

        “蜕变,就在今夜!”

        项稷目光一亮,以精神力裹挟暗红能量蜿蜒攀升,扶摇而上冲向眉心祖窍,当接近星位窍穴所在时,他真实感受到了一股类似于城门壁障的存在,且生出一种莫名的渴望,迫切地想要破门而入,仿佛在那壁障之后,拥有着难以抵挡的诱惑。

        轰!

        他操纵着这股力量开始撞击眉心门户,祖窍外星光也在闪耀,两者彼此呼应,更加剧着内心的渴望与冲动。

        咚!咚!咚!

        一次又一次的撞击,项稷的精神力在飞速消耗着,但他习练两幅精神图录,质量与数量远超寻常三关武师,这一层门户对他们来说也许极难撞开,可于此身而言,并不难。

        唳!

        霎时鲲鱼跃北海,大鹏翱九天,两者上下一撞,便硬生生凿穿了那层无形门户。

        一声巨响顿时迸发脑海内,如天雷勾动地火,项稷浑身剧震,祖窍神庭针刺一般,星光一下子冲了进来,融入头部并蔓延向全身,一股清凉的气流泄露出来,他双目刺亮,竟有精光闪烁,眼前的世界再不相同。

        星光炼化入体,此刻由眉心祖窍绵延全身五脏六腑、四肢百骸,这清凉气流很微弱,却可以感受到一种亲近的气息,好像自己的双手一般,念动之间,便可掌控自如。

        而当这些力量全部融入体内后,项稷只觉得脑袋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明,再看周遭,荒山野岭的寒风呜呜作响,可以听到湖水被掀动,溅起的涟漪声,很多回忆都涌上心头,过往种种,事无巨细,甚至很多遗忘的事物,都一一浮现在眼前。

        除此之外,诸多武学语句,姿势图录,运劲手法等往日里不能够理解的段落,此时也都生出诸多明悟,思维无与伦比的清晰。

        且就连他的肉身也发生了变化,本就是七尺之身,仪式完成后更是直接增高到了九尺男儿身,腰围臂围相较此前也大了一圈,肌肉块块隆起,大筋紧绷如弓弦,自鼎中走出后更显身形魁梧,如一座黑色铁塔,一头发丝都染上了些许暗红,眉毛和瞳孔内不时闪过赤光。

        而在胸膛心脏所在,则有血色纹路盘绕成了一个经书般的图案浮现,那是这一序列的象征·武经,细细看去,会发现这本经书共有五页,分别对应着项稷研习与创出的武学招式,是属于他自己的‘心血武经’。

        到最后,这武经便会升格为奎宿的‘武库’,统管天下之武,位通真武;出现这样的印记,也意味着仪式完成,十步武夫已然成就。

        十步百人屠,心血铸武经,便是如此。

        “这股力量,果然不同,我的精神意志炼化了足足一百零八人的怨气,已然化作了武道意志,锋芒毕露,而我现在就有一种感觉。

        一种可以将武学化形而出,随心所欲驾驭的,感觉!”

        项稷喃喃自语,他的武道意志与外放气劲融合,竟凭空凝聚出了一头展翅翱翔的雄鹰,翼展覆盖十步之遥,纵横长空,抬爪一抓就将一块一人高的巨岩捏了个粉碎,而后陡然一变,又凝聚成了一簇簇跃动的雷霆,噼里啪啦的炸响着,随意一轰就打出一方寸深的坑洞来,一片焦黑。

        继而这股力量扩散成烟云,在他身上攀附凝结,化成一个高达一丈的上半身人形,面容与项稷一般无二,赤裸健硕如古神像,一个呼吸就掀起狂风,双臂一个舒展就横扫十步以内的山石草木,就像是他整个人都铸就了法身一般。

        而在他一念间,这三米高的人形就又猛地崩散成十八股流光,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十八般兵器齐现,全部凝聚成劲气般的产物,他更如同自小习练一般,对百兵有着莫名的熟悉与亲近。

        要知道,气劲凝形本该是五关武师的手段,他却在完成仪式后仅凭三关便可做到类似的效果,气劲通武化百兵,这正是人间武库权职的入门显照。

        而跟着,项稷一声长啸,如同火山喷发般一大簇殷红气血自他每一处毛孔中冲起,形成滚滚狼烟飘荡,足有三丈高,笼罩周身十步之地,形成一种烟霞般的‘场域’。

        什么?!山洞内,静修的赶山客一下子被惊醒,整个人都生出了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在那狼烟临近之地,他一身血气都运转晦涩,内劲竟也被禁锢体内,无法外放!

        “这是···哪一条序列?”

        他心头一寒,对于神通序列也只是听说过,知晓二十八宿,但相关的权职与名称却是一无所知,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平头百姓所能触及的。

        荒山之顶,项稷缓缓张开双手,那气血狼烟不断飘荡,更有团团紫雷爆发,让他明白了,十步武夫的神异,是为何物。

        武夫者,气魄也!

        十步之内,气魄无疆。

        属于武夫蜕变后熔炼百人魂魄的武道意志与劲气外放相合,便会诞生出属于十步武夫的第一种神异·气魄,即凝聚化形出对应的武学意象与自我意志,笼罩十步之内,是精神力与内劲融合出的‘有形气劲’,能与己身协同杀敌,甚至威能更劲,外放时更能够震慑自己境界之下的其它武者,禁锢精神意志,就如同遇见自然界的天敌捕食者般,失去反抗能力。

        而第二种神异·血气狼烟,则是肉身吸收百人生命精华后的本源蜕变,血气壮大达到能够如劲气一般外放的层次,形成淡淡的血色烟雾,冲天而起,是谓狼烟,影响范围同样是十步;而狼烟笼罩下,其他人的血液与劲力都将运转晦涩,不再如臂指挥,甚至被压制在体内无法外放。

        夫血者,当如狼!

        十步之内,烽火狼烟。

        有此二神异的压制,方才显出神通序列对常人的绝对优势,同层次几乎就是碾压。

        这也正是从未有平民推翻过世家的缘故,差距大到绝望,神通序列被垄断,光凭基础武道根本无法对抗。

        “难怪公孙越能以三关之身位列七十二位,令诸多四关武师都惊惧忌惮,甚至成为了追击虎魔的主力,神通序列,的确大不相同。

        有此提升,哪怕不动用一百零八剑与斗转星移,我也不逊色四关武师,正面对抗亦可杀之,若无神通序列在身,就是面对群攻也可从容败之。”

        项稷对己身实力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已然无惧于四关层次的普通人物了,除非是同样掌握了入门权职的神通武者,其他的已如插标卖首,皆是土鸡瓦犬。

        此刻,他蓦地想到了公孙越之女土蝠序列的神异,是魑魅、魍魉两种权职,还是魑魅魍魉与另一种权职?

        自己出身问题摆在那里,对于神通序列的情报还是知晓太少了,唯有借助官府才能查阅,正好临近灵丘县衙,干脆申请在这边查阅一番好了。

        十步武夫之后的层次也该早点知晓才是,毕竟这世上,不会有人嫌自己实力强,知道的东西多。

        “恭喜兄台仪式圆满,成就神通!”

        片刻后,直到一切异象散去,赶山客才走上来道喜,避开了此前的仪式种种。

        这也是在表明自己的亲近态度,若是他人可未必就有这份定力,灭门之祸也让他有所改变。

        “赶山兄不必多礼,早先我跌落悬崖,正是承两宗之情才开启石门得救,有了机缘与突破,门内种种我不会隐瞒,待到秋老虎苏醒,我一一告知你们,所得骑射之术也不会藏私,钥匙与秘籍皆在这里,当物归原主。”

        项稷见他到来,面露和善,直接自黑木匣子里取出了箭矢钥匙与血祭秘籍,没有一丝留恋的递给了赶山客。

        地宫虽好,但终究不是他的,能得机缘已是运道,不可贪心蒙眼。

        接过钥匙与秘籍,赶山客没想到项稷竟也愿意分享出地宫内的秘术与见闻,事实上他完全可以隐瞒,甚至不透露出自己进入了地宫,就连秘籍与钥匙也完全可以凭借着实力与救人的恩情占据囊中,他与秋老虎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但眼下,对方却并未如此,而是真诚待人,不仅还回了钥匙与秘籍,还愿意分享所得的机缘,这就是截然不同的意义了。

        再联想到此前的救命恩情、报仇灭教与思考,赶山客面色一肃,彻底下了决心,拱手一拜道“兄台于我、与两宗皆有恩情,我等自微末市井间摸爬滚打崛起,绝不是知恩不图报之辈,今日种种折服我心,愿追随同行,共赴洛阳!”

        “好,有兄台此言,虎魔之事我也会追查到底,将之手刃以祭奠亡魂!”项稷心中欢喜,面上却依旧肃然,上前一步将赶山客扶起,紧紧握住了他的双手,连连称好。

        他同意,秋老虎基本也是稳妥了,等若于他直接多出了两位四关武师级助力!

        这样的实力,在眼下已然足以纵横一州之地,就是县令也才堪堪五关而已啊,县尉也不过三关,县丞才有四关的实力。

        如此,到了洛阳,他也可以借两人之力培育班底,打造属于自己的势力。

        荒山顶上,两人就灵丘局势交谈半响,此刻已然至翌日辰时,一方金白二色杂糅的天穹显现出来,东方,紫气如烟,袅袅升起。

        朝阳初升,一大片的紫气东来,氤氲如雾,几乎遮蔽了小半边的天穹。

        这像是某种吉兆一般,笼罩在灵丘县边缘,仿佛也在庆贺一位十步武夫的诞生。

        “哈,哈哈,哈哈哈!”

        项稷举目望去,只见官道之外烟波浩荡,江海无极,云垂天外,如龙饮水,不自禁心怀大旷,纵声长啸。

        这大汉十三州,天下龙虎前列,当有他一席之地!

        今日起,他便有了与那些世家传人争雄的底气,便看一看,谁才是那龙虎交汇的真正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