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高武三国:自易命序列开始长生在线阅读 - 第20章 鲲吞光武登巨灵,楼桑变故匪寇生(6K合章)

第20章 鲲吞光武登巨灵,楼桑变故匪寇生(6K合章)

        风起雷鸣,大雨如雾。

        烟柳细丝密密成潮,如天瀑西垂,带来湿润的气息。

        而那雨幕中,沉闷,滚滚做响的银雷,惊醒了生灵,也惊醒了大地之中蕴藏的那份生机。

        “打雷下雨,回家收衣~”

        长街小巷,人人都感觉得到,雷雨之中,那份清新,那种压抑后的释放,舒畅的心情,从每个人的心底深处渐渐浮现。

        西鹤楼顶,项稷仰躺在瓦片间,四肢酥酥麻麻,在细密清凉的雨水中蒸腾起朦胧的白烟。

        在他精神世界中,沉寂已久的光武碎片被天雷刺激,终于有了异动,那明暗不定的金光扩张,激荡出一圈圈环状波纹,搅荡的北冥神海一片轰鸣,掀起横天狂澜。

        它像是在寻找能够融合的载体,在精神世界里兜兜转转,想要挣脱出去,与外界那口紧握的长刀融合,蜕变光武神兵,但却被易命图所化的紫色星河牢牢封锁,堵住了所有方位。

        光武碎片无法离开这片精神世界,它所能融合的载体便只剩下了一个,便是这精神世界的源头与核心,属于项稷的元神!

        若是让外界知晓,必然觉得不可思议,自光武中兴以来,碎片融合的一直都是兵器,这类以外力限制而被迫融合元神的情况还是头一遭,闻所未闻。

        “光武碎片,要融合我元神?这···我的光武神兵成自己了?!”

        饶是项稷也一阵讶异,对这种情况说不出话来。

        可光武碎片却不理会那么多,直接撞入了精神世界的最上空,融入了那一团朦胧的气雾中。

        在雾中,一幕幕画面闪烁交错,有项稷今生在山林中打猎、练功、成长的十五年,也有他前世的种种,象征着他的精神意志。

        嗡!霎时金光轮转,宛如齿轮般将气雾带动,不断打散重组,逐渐聚拢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形,头颅、双臂双腿,凝聚成了一个粗陋的人体框架。

        就连脚下那沸腾的北海海水内,一片阴影的大鱼也凝实了几分,躯体轮廓填充了三成,已经能看到鱼鳍与鱼尾,头部阴影也出现了纹路,北冥鲲鱼图取得突破。

        “这像是我另一个身体一般!”

        项稷元神试探性的蹦了蹦,双手一张一合,似乎与外界的肉身也没有太大差别。

        不过似乎是精神力强度不够的原因,这元神凝聚成的身躯只有一个人形而已,毛发、五官、血肉等什么都没有,空荡荡一片,远远望去就是一个发着白光的人形轮廓。

        “这究竟有什么神妙,还有待摸索,不过最明显的提升,就是我的精神力翻了足足一倍,精神武功更是突破,观想图录愈发凝实。

        反馈到肉身上,便是反应更快、五感更敏锐、悟性更高,且也有了如‘锻兵’一般提升精神力的法门。

        且,冥冥之中,我似乎有种感觉,元神之身似乎能够····出窍显化?”

        摸索了一阵,项稷大概知晓了融合光武碎片后的变化,两者相合让其宛如肉身,好似一件兵器般可以不断成长,甚至有了几分传说中‘灵魂出窍’的本事。

        若是真实显化世间,那岂不是有了两个他?同时出手,那战力的提升巨大。

        下一刻,他尝试顺着这种‘出窍’的感觉放开自己,元神之体一伸手,竟是自肉身的眉心祖窍中探了出来!

        若是有行人见到这一幕,恐怕会瞠目结舌,高呼闹鬼,怎么会有发光的手臂能从人额头探出来?简直赶上山海志异里那些神通序列的‘仙人’了。

        跟着,那条手臂晃了晃,宛如实体,一个发着光的上半身人体轮廓便紧随其后的出现,从眉心外放而出,虽然没有眼眸,但却能感受到在打量着周围,甚至手臂能够接住天空的‘雨’,握起一旁的刀。

        但这种出窍化形对精神力消耗很大,且元神还不能离开肉身一丈范围内,两者动作是一致的,元神做出什么肉身会即时反应,有局限性,暂时达不到‘一心二用’,可意义却大不相同,相当于多出了一张关键时刻逆转局势的底牌。

        “虽然挨了雷劈,可也用上了光武碎片,若成就二关武师,肌肉强度上升,抗击打能力增加,我的长江三叠浪也不再是一个时辰内只能打出一击,而是可以连续施展,甚至敌人越多越好。

        如今,我之武学才算是有了勾连的桥梁,进可攻、退可守,能够联合而发,统合一体。”

        喜上心头,项稷元神发光,躺着的肉身也忍不住咧嘴笑起来,虽然练刀遭雷劈,但也因祸得福,获得了不小的好处。

        唰!

        以精神力感受了片刻天地的不同,他已那出窍的元神顿时回归肉身,楼顶上那具仰躺着的身躯再度动弹起来,项稷睁开了眼,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已然能够从眉心扩散而出,影响到周身一丈以内!

        一念之间,精神力所凝聚的虚幻浪涛连绵跌宕,环绕在他一丈以内浩荡席卷,水面之下更隐隐有一团巨大的阴影徘徊,深不可测。

        嘣~在这浪涛影响下,一丈以内的尘、土、沙石、树叶草木等全部被卷起,如同被旋风托着一般漂浮在空中,起伏升降,就连云层中射下的日辉也被扭曲,分散成了斑驳光谱,倒映在这虚幻的海面上。

        咫尺北冥,海纳百川!

        要知道,武道正儿八经的劲气外放,至少也是得三关武师,筋弓脉弦的层次方可!不过两者显然有着不同,劲气外放距离可以达到十丈,甚至能够做到百丈之流,而如今的精神力外放只能笼罩周身一丈以内,超过三米三便没了影响。

        而那冲刷的北冥神海恍如真实,海浪奔腾之音都清晰可闻。

        若是有武师在此,必然会受到精神武功的影响,被慑服意志,真的以为身处北海中,踏足一丈以内,被海浪冲刷,而精神反馈到肉身,‘所思所想’便成了真,肉身也就真的受到了影响与桎梏。

        以此护身,只要一丈以内交手,项稷便可影响对方精神,制造一击必杀的破绽与时机,比之对付盘山三虎时更加娴熟强大。

        “光武碎片,竟如此玄妙,以往融合兵器造就神兵,倒是成了制约我的固有印象,显然不止于此,任何载体都将发展出不同的方向,是了,就像天子传奇中吕布的赤兔马,便是光武碎片融合了肉身,塑造出独一无二的赤兔铠。

        而融合兵器,对实力提升巨大而明显,胜在快捷;而如我这般融入魂魄,实力提升缓慢但却余韵悠长,胜在潜力,不同的方向,不分高下,只看使用的人。”

        一番适应,他不由忆起天子传奇三国历史线上的特殊变动,孙坚便是得到了一枚光武碎片,引动天雷结合佩兵“古锭刀”,造出一把可引动天雷补充自身,然后能释放紫雷战斗的光武神兵——光武雷刀。

        而他如今也是引动了天雷,不过却是天雷入体,而不是融刀,让光武碎片与灵魂、精神意志融合起来,换而言之,项稷如今的光武神兵,便是他的元神,修行着北冥鲲鱼图的元神神兵!

        只不过如今他魂魄的强度,还远不能与那些神兵相比,不过也推动了精神武功的突破,脑海内观想的北冥之海也扩大了范围,愈发清晰。

        接下来,若要提升碎片的强度,便有两个方法,其一便是修为突破,肉身反馈元神,得到滋补自然水涨船高,但进度缓慢;其二便是吞噬天下的‘矿石宝料’,吸收其他的‘利器精气’,乃至‘宝兵灵气’或其他的光武碎片,进度快但危险高,也不容易得到。

        就是涿县下面诸乡,也只有家世不凡的王老爷子收藏了一口,还是昔年江湖好友所赠,他自己更是与县尉王谦关系密切,显然不简单。

        再放眼其他乡村,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涿郡之内的百炼利器也是有名有姓的。

        “前路广阔,可我眼下却是动弹不得,该不会要在这里躺到天黑吧?”

        蓦地,项稷反应过来,他现在都还是浑身酸麻,动弹不得呢,也没人知道他在屋顶练功遭雷劈了,该如何是好?

        总不能在这里躺到晚上,再到天亮吧。

        那日后涿郡消息可就热闹了,翻江复蹈海·楚山河练刀遭雷劈,于屋顶躺尸一日一夜后被人发现···

        “唉,你这孩子,练刀就练刀,还要在雷雨天来屋顶练;屋顶练就算了,还非要拿把铁刀举那么高,旁边就是树,这不是自己找劈吗,常识都忘却。”

        好在片刻后,黄老医找了过来,看见那僵躺着的项稷不由挑眉,露出古怪之色。

        打雷下雨天还提着把铁刀跑最高处晃悠,作死有一手。

        “疏忽,哈哈,疏忽。”

        项稷尬笑两声,总不能说自己突发奇想,练绝招把自己给弄成这样了吧。

        黄老医闻言却目光微微闪动,心中不由冒起了一个念头“方才那股波动,不会错,光武碎片在他的身上,只是···唉!”

        不知怎得,他在原地呆立了数个呼吸,方才一叹,将项稷的身躯扛起,跃下楼顶,回到了厢房中。

        跟着,便见阿德自三号房探出脑袋来,露出狐疑之色,见没有什么变故就又缩了回去,安心练功去了。

        乙字一号房内,黄老医自背负的行囊中取出了一排瓶瓶罐罐,自里面挑选出一些草药来,给项稷浑身涂抹上,一股清凉感顿生,附着在烧伤的肌体上,让他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忍不住轻呼一口气。

        “这次也是个教训,治治你这胡来的性子,平日里有所得了,志得意满,行事也变得随意起来。

        虽是人之常情,但也要注意一二,日后出去了行走江湖,可没人这么时时刻刻盯着你,若是如方才那般,遇到谋财害命,打家劫舍的匪人又如何是好?

        那个时候,就是你有天大的机缘、再好的资质、再大的背景都没用,死了就是死了,什么都不剩下。”

        一边涂抹,黄老医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提点着一些行走江湖的保身之法。

        在这世上,可不缺乏铤而走险之人,只要收益够大,他们什么都可以践踏,都可以无视。

        项稷静静听着,窗外细雨浠沥沥落下,枝叶间露珠透亮,几只鸟雀呆在树冠下,轻声鸣叫,房屋内药香浓郁,老人声轻柔,一切都显得的祥和,刚刚好。

        楼下的脚步声,客人的交谈,小二的吆喝渐渐遥远。

        不知不觉,他沉沉睡去,心神松弛,久违的放下戒备、放下心绪。

        “这孩子,十五岁而已,又何必搞得苦大仇深的模样,可惜啊,我的两位弟弟便是这般年纪遭了劫,若是未死,孩子也该这般大了。”

        黄老医涂完药,发觉少年已睡去,不由笑了起来,联想起了自己昔年因饥荒而饿死的弟弟,一阵感怀。

        翌日,卯时。

        日出东方,朝阳初起,明媚金辉洒落大地,唤醒了尘世喧嚣。

        长街上,吆喝声四起,早已热闹。

        就连西鹤楼内也聚拢了不少江湖人,在谈天说地,论武言今。

        “习武之后,还是第一次睡得这么安稳,看样子已经能下地行走了。”

        项稷醒转,看了一眼身上的伤痕,在草药治疗下已经结疤,能够自由下床活动了,但要想恢复,至少还要个十日。

        他索性披了件大袍,带起斗笠与面巾遮掩容貌下了楼去,打听打听近来的消息。

        这般装扮倒也算不上少见,行走四方的江湖游侠,十个里有八个都是这样的装扮,也没什么人多看两眼,让项稷成功融入了进来。

        才一坐下,就听着了附近的几位武者在讨论古今天下闻名的‘武学’。

        “要我说,近来声威最大的,还是乔家的那一门降龙廿八掌,掌法之流刚猛第一,当代少主直接北上横扫了塞外十八狼骑。”

        “第一?你怕不是忘了白马寺、乃至整个佛门自古流传的武学,如来神掌!那可是号称为昔年打遍人世天外无敌手的世尊所创,哪怕是最鼎盛的天地时期也是神魔级武学,与神通序列有关,成就后都有莫测变化。”

        “不错,一直都有传闻,世尊如来所创的如来神掌、女娲大神所创的浑天宝鉴、轩辕黄帝所创的先天乾坤功等,都是最为特殊的武学,是真正的神魔传承,修成之后在天地鼎盛时期都可飞升天界。”

        “万万不可厚此薄彼啊,还有其他上古大神创立的武学,历代天子各有修行,炎帝所演化的九天神皇诀,蚩尤的吞天灭地七大限,伏羲大神的上天下地至尊功;就是妖魔乱世之辈,也有大天魔创立的‘天魔功’,昔年在元始天魔手中于殷商覆灭时期大展神威,还有大天妖留下的‘天妖屠神法’,无一不是厉害到惊天动地的武学,将昔年的神州大地都击碎了不少疆域,毁灭无数洞天,碎片散落天外成为星辰,缩减成了如今模样。”

        “可惜,我等如今也只能遥想先贤风光了,就当世凋敝的天地环境而言,很难发挥出强大武学的威力了,遥想昔年,摧山断岳、填海造陆都是世间记载的交手场景,而今却连神通序列的人物都难见,唉,武道真要衰微了不成?”

        “也不一定,京城里一直有传闻,称天地凋敝可由人力来改变,只要诞生出打破如今境界壁垒的高手便可推动天地恢复,可要造就这样的存在可不容易,要么是席卷天下的大变,要么是一场巅峰对决···”

        这些江湖客们讨论的热闹,说到兴起,更有人拍击着桌子,大声叫嚷着,仿佛自己也是修行那盖世武学的一员般。

        “快了,光武碎片现世,第一个大事件便是黄巾之乱。”项稷自然是知晓,这些开创神魔级武学的大神仙佛们是真实存在的,甚至天界与阴间都是真实,就在后世的隋唐交替时期,摩诃叶与杨玄感大战都能元神出窍厮杀到地府中,从而招致十殿阎罗联手镇压,足可见世界之广阔与神秘。

        天外天、人外人,只是引而不发,还未到真正的时候,人间皇朝更迭也不是他们愿意插手的,自有注定的历史轨迹。

        “我还听说,京城里最近很不安平,连卢氏书院都受到了影响,刚平息的第二次党锢之争很可能又要再起!”

        “的确有可能,近来很多闻名一州的高手都在赶赴皇城,说不得就是要为人站队撑腰?”

        跟着,便有人低声讲起小道消息,关乎着京城风云变化。

        而自他们口中,更是吐露出一个又一个震天响的名字:

        历经万劫无增减,降龙伏虎定乾坤·灵真法师、八步赶山赛专诸、赶浪无丝鬼见愁等等闻名一州之地的武林大家纷纷现身。

        “灵真法师张衡?连五斗米教都掺和了进来?”

        项稷闻言一惊,那位降龙伏虎定乾坤的猛人可是当代五斗米教的天师领袖,号称天下前十的高手!

        历史上的第二次党锢之祸已经发生过,但余波发酵也就在这几年了,莫非江湖武林也要受到牵连,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接下来的九日,他不曾行功,而是一直在西鹤楼住着修养,每日听一听江湖消息,看一看涿江风光,倒也惬意。

        期间,他也出钱将厢房续了十日,毕竟县令只留下了十日的订金,如今已是超越了期限。

        又过了一日,项稷伤口尽数愈合,再度恢复了巅峰,更因此而有所精进,皮膜下的血肉得到淬炼打熬,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就了第二天关。

        修行之道,有张有驰,他这些时日也暗合此理。

        “因祸得福,光武碎片融入魂魄,我的武道修为也随之水涨船高,练皮圆满,生出的皮甲膜衣厚达三寸,加上此前的天雷‘炼体’,草药滋补,更是直接达到了二关武师,练血的层次!”

        项稷身躯一震,皮膜下的肌肉顿时块块绷紧,整个人都壮硕了起来,一块块肌肉夯实有力,在日辉照耀下晶莹生辉,被三寸厚皮甲膜衣所包裹,更显精壮。

        哗啦!体内血液奔涌,他猛地气血勃发,探出去的一条手臂都猛地涨大一圈,足有木盆宽,好像成了巨灵的手掌,空气被推动,生出了连绵的褶皱,砰的一声将一块巨岩打的凌空飞起,四分五裂的栽入了数丈外湖泊中,溅起大片的水花。

        练血如搬江,巨灵逞凶狂!

        这是第二天关,练血武师的‘特征’异象,‘巨灵搬血’,一念之间,全身气血勃发,可以肆意到达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力量凝聚,造成一种巨大化,好像神话传说中的巨灵神一般,顶天立地。

        且,在降三世明王的锻体练劲下,他也成功超越了一关圆满时的三牛之力,练至了四牛在身,蛮力‘撞山’的层次,而当突破二关后,原本的三牛之力便凝成了‘一虎之力’。

        对于二关武师而言,一头虎熊之力是开始,三头虎熊之力便是圆满的标准。

        如今的项稷内视己身,易命图上所显露的信息赫然变成了:一牛一虎之力。

        “二关武师?也算是因祸得福,那些龙虎榜榜尾的人杰们也多是这个层次,不过入了前一百,便至少也是三关的底蕴了,杰出者更是完成了神通序列之入门仪式。”

        就在此时,黄老医现身,见状也微微颔首,十五岁的年纪能走到这一步已是很不容易,毕竟不是什么世家大族的培养。

        龙虎榜上年轻人杰的武功,不仅仅是攻伐力冠绝年轻一辈,对于武学的体悟与运用,也远远超出常人的想象,手段之老练,倒像是精研了数十年以上,且不少人已经开始为神通序列做准备,成为‘入门预备役’了。

        跟着,项稷自西鹤楼内借来了一张二百斤大弓,只用一根手指搭上弓弦,直接开弓绷弦,凌空虚射,一连震了九响!

        嘣!

        弦音悠长,长空如爆竹,凶猛劲气将两人合抱粗的大树都射出了九道孔洞,拦腰便倒,这还是虚射,根本没有箭羽,只是残留的劲气而已,若是搭箭,威能可怖。

        单指连开二百斤弓,巨灵搬血逞凶狂,毫无疑问,项稷已经稳稳成就了二关武师的层次,开始熬炼血肉。

        这一层次的武师,练到将全身大块肉结实饱满,反应灵敏,能单指开二百斤弓连射,能赤手空拳杀全副武装联手的十位皮膜甲士,镇杀五十位武者甲士围攻,血气运转气息,洗练身心,可以巨大化身躯每一处部位。

        “山河兄,不好了!”

        正当项稷沉浸在突破的喜悦时,在与江湖客凑热闹的阿德急匆匆跑来,神色有些紧张。

        而不待他开口,已然有夺门而入的江湖客大喘气高呼“大消息!涿县治下狼溪村被消灾楼与饿狼寨匪徒联手抢占,与县衙人马交手后分兵奇袭楼桑村,已是将整个村落包围起来了!”

        “什么?!”

        众人皆是一惊,楼桑村,被匪徒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