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高武三国:自易命序列开始长生在线阅读 - 第19章 神通途径奥妙显,天雷入刀淬此身

第19章 神通途径奥妙显,天雷入刀淬此身

        厢房清净,一株熏香燃起,荡开袅袅白烟。

        项稷翻开官府记载神通序列的竹简,被强权垄断的知识顿时现于眼前。

        最开始所书写的内容,便是三句话,为神通序列的本质:

        序列本质是自然存在的天地权柄,亦是自古流传的神位命格。

        序列有互补,也有冲突,可以转修逆改,但同修会有未知的灾祸。

        最初的功法(武学‘前身’)与序列同期出现,但武道诞生却在神通序列之后,为始皇帝开创普及,汉武大帝完善改良,的确是一种‘可以兼容’的序列雏形。

        三句话之后,便是标注着‘级别不够’的空白,项稷不由眉头一皱,这显然还有其他禁忌与隐秘,却不是现在能知道了的。

        跟着的,便是流传在世俗间的一些流言,真相却有所不同:

        武学会影响可选择的神通序列,但并不绝对,仪式与命格影响更大。

        神通序列如武道一般,亦是有‘入门’的阶段,可以在第三天关,筋弓脉弦·劲气外放时举行仪式完成,但序列第一关,却必须要第五天关的武道体魄才能承受蜕变,开始修行。

        除却二十八星宿外,还有其他上古神魔与前贤遗留在武学中的特殊序列,但鲜少有完整体系,大多前路断绝,不具备二十八星宿的普适性。

        “越看越是觉得平民百姓没有出路,只有世家与门派才是真正的‘人’,寒门士族也只是拥有入场卷而已。”

        越是翻阅,项稷便越觉得无奈,这种武道至上的世界,垄断简直太容易,甚至难以打破,高境界、高层次的路直接被人家断了,捏在手里,只给自己人,你怎么斗?

        所以,至今的天下之争,都是皇室与世家的游戏,仅此而已。

        感叹了一番,他也终于见到了神通序列的信息,映入眼帘的便是自己命格中武道坤山劲诞生后的上位序列·‘角木蛟’。

        角木蛟:主管人间将军、兵甲、雨泽、延生、农田耕稼之司。

        入门权职·执戟甲卫、一关·坤山夫长,后续空白·无法查看。

        “仪式居然要入伍后才能查看,看起来有些像军队的所属职介··第二个是,亢金龙?怎么还被标了个禁忌?”

        项稷轻咦,官府对这些东西把控的太严格了,标注着入门仪式的少之又少,大部分都要申请才能知晓,这对应着亢宿的序列更是被特殊标注。

        亢金龙:主管人间瘟灾、大风、飚石、百药、国师、三公、五老百官禄秩之司。

        入门权职·乘风鱼龙,后续与仪式便是一片空白,连第一步都不知晓,似乎被故意隐瞒,封锁禁止他人修行。

        而跟着的一条序列便引起了项稷的注意,不由瞪大双眼,露出愕然之色。

        氐土貉:主管人间后妃官府、山林草木、雨水淫溢之司。

        “入门权职·掷果郎(媚骨魁),居然是那问柳棍李寻花的上位序列,仪式是让九位女子或男子爱上自己,得到精血做药吞服?这···妥妥的采花大盗啊,难怪问柳棍被人喊淫魔。”

        项稷倒吸一口凉气,顿感恐怖如斯,赶紧看向下面的序列。

        房日兔:主管人间藏内、宝器金玉、管惊风、骇雨负重、擎骆之司。

        入门·梁上君子、一关·摸金校尉。

        箕水豹:主管人间斜风细雨、奸邪淫佞妄、蛮夷狐貉、虏狄津梁水族之司。

        入门·落草之寇、一关·草头天子。

        尾火虎:主管人间祥云瑞雾、女人不和之司:【入门·布衣神相。】

        参水猿:主管人间将军权衡境域、杀伐冤仇、劫夺忿悦之司。【入门·绿林好汉。】

        奎木狼:主管人间武库兵甲戈矛、沟渎池庭、风雨雷电之司【入门·十步武夫。】

        鬼金羊:主管人间金玉疋帛、丧祸诅咒、毒药、司察奸恶之司【入门·毒手无常。】

        危月燕:主管人间丘陵坟墓悲泣、旋风沙石、危厄艰险之司【入门·借道阴兵。】

        “奎木狼,涉及刀兵与雷电,倒是与我很适合,难怪是最先出现的上位序列,只是这接下来的鬼金羊与危月燕,也太古怪了些。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序列的职介,似乎也只对应了序列权职的一部分,残缺的,而非全部。

        这又是为何?是遭受过缺损,还是隐藏了某种隐秘?”

        项稷放下竹简,不由沉思起来,县衙内捕头能查看的序列只有这么多,剩下的需要更高官职才能查看。

        看完能知晓的卷宗后,他轻咳一声,朱黑皮顿时心领神会,转过身来,取出了一块特殊的蓝色火石,略一碰撞就点燃了一簇血色火焰,飞速将一摞竹简燃烧成灰烬,落入陶罐中。

        这火焰··似乎与神通序列有关?项稷状若无意的扫了一眼,目睹着朱黑皮收起灰烬,行礼告退后方才闭眼思量起来。

        一等便是一炷香过去。

        呼!

        狂风澒洞响天籁,长空隐约轰春雷。

        此刻,大风呼啸,乌云泱泱,不知何时一场惊雷将要降临。

        “虽未有紫雷心法,但以同属性的震雷劲催动紫雷刀法,以精神武功调和,未尝不可借天地之雷杀敌,而今正是雷暴天气,可以一试。”

        他一跃上九层楼顶,立在最高处望着泱泱乌云,那沸腾的银弧让他心中悸动。

        天地之威,自然之力,却可以人身调动,就像是一个支点撬动了庞然大物,有一种别样的触感。

        铮!

        长刀寸寸出鞘,每一声铁音响起都伴随着一道闷雷震响,刀身粗犷、泛着寒光,伴随着他缓缓扬起,积蓄的震雷劲盘绕刀身每一寸角落,划过之处空气皆被撕裂,拉出一道苍白的波纹。

        呼吸。

        沉气。

        九层楼顶,项稷缓缓闭上了眼,舌抵上腭,呼吸止住,双脚合拢与高举长刀过头顶的双臂连成一线,整个人都化作了一条笔直的线,一颗挺拔的古松,一口冲天的刀!

        呼~~~

        风,渐渐沉凝。

        轰嚓!

        当空一声惊雷乍起,银弧从天而降,撕裂长空,璀璨的光芒在一刹那照亮了整个天空。

        噌!

        也就在同时间,项稷动了,骤然挥刀,是紫雷刀法第一式,春雷暴殛!

        乌云聚,雷霆落,刀光生,狂风起,呜咽如鬼哭厉啸。

        轰隆!天上那一道闪电滚滚而过,似乎也完全连贯上了刀势!

        这一刀,人,天,雷,风,完全融合!

        紫雷七击·春雷暴殛!

        这一刀挥出,天地似乎变了颜色,就连那条落下的雷霆也被微微牵引了轨迹,向着长刀劈落的方向扫荡过去,更有一丝电弧混着刀身与震雷劲混合了过来,激荡项稷全身上下,就似一尊驱雷策电的天君涤荡人间,摧毁一切。

        轰隆!

        雷霆轰坠,前方一片山地直接被轰爆成焦黑一片,橙色的火焰自地面上跳动而出,延续着毁灭。

        天雷地火,至阳至刚。

        而挥出这一刀的项稷亦是僵在了原地,利器寻梅刀铛的一声坠落在地,他意识恍惚,满头发丝根根倒束冲天,蒸腾白烟,肉身焦黑一片,浑身仿佛遭受了烈火焚烧一般,衣衫都烧成了灰烬,只有坤山劲庇护分担的头颅与胸膛被护住,却也不断淌血,裂开一道道口子。

        “妈的,这一刀还没劈人,先把我自己劈死了。”

        只来得及骂一声,项稷仰头便倒,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痛酥麻,那可是自然界的雷霆,哪怕只有一簇被长刀所导附着了过来,也足以造成恐怖的温度与杀伤。

        若非他的震雷劲与天雷同属,加上坤山劲庇护的体魄超越寻常武师数倍,这一丝电弧就足以让人昏迷过去,而不是眼下这般瘫软在地,意识清晰。

        不过,玄奇的是,在这天雷刺激下,那停留脑海中的光武碎片,第一次出现了异动。

        嗡!

        那沉寂已久的光武碎片悠悠生辉,竟扩散出了一层又一层的金色浪潮,像是要融合,改造,诞生出一口光武神兵般。

        而它,又能与什么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