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高武三国:自易命序列开始长生在线阅读 - 第14章 北冥有鲲翻穹苍,九霄落雷搅寰尘(7K)

第14章 北冥有鲲翻穹苍,九霄落雷搅寰尘(7K)

        月华如水,洗涤长空。

        长街空荡不见往来,短巷孤衣入世西去。

        “梅花易数,六壬易术,看来都已出世了。

        风云之世,鱼龙混杂,各大易术门派也纷纷有传人下山,是延续大汉这将朽的倾颓江山,还是另择潜龙,谁又说得准。”

        黄老医自乙字一号房窗畔收回目光,掌指间竟有气劲凝形而现,化作了一幅玄之又玄的三层卦盘。

        细细看去,第一层卦盘中央是黑白交织的阴阳图,第二层卦盘则是排列的先天八卦,第三层卦盘则铭刻着天干地支与二十四节气。

        若是项稷见到这一幕,定然要心中一惊,有形气劲造物,虚空凝卦定盘,这等手段不下于县令,而更令人讶然的,则是黄老医所施展出的‘易术’,这赫然又是一门威名赫赫的‘奇门遁甲’!

        论起易数玄奥高低,奇门遁甲与大六壬一般不可撼动,深奥玄秘,源头更是模糊,有人说是鬼谷子,也有人说是黄帝与九天玄女,传承稀少到只有一代王朝才见一人的程度。

        “那红裙女子是什么来路,修行梅花易术,也是一代隐世门派不成?”

        项稷在长街上行走了片刻,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西鹤楼前,再次登楼回到了乙字二号房中。

        他瞥了一眼左右两侧,黄老医的房内仍亮着灯,听不到内里的任何动静;阿德房内漆黑一片,但却能听到起伏深浅的呼吸声,伴随着吐气,显然是在打坐行功,准备通宵苦练。

        “庙堂市井三六九等,有人得势便自满止步,有人趁势便勇猛精进,阿德如此心性,倒是我近来春风得意,轻慢了武道,不该如此啊。”

        项稷触景有感,反思己身近来的‘飘飘然’,少年人心性总是不自觉的表露出来,相较于那些老江湖与摸爬滚打的人精,他还是差了些火候。

        虽是低语,连行功的阿德也不闻,但黄老医这般人物自然还是能有所察觉的,闻言不禁点点头,世上人才不少,少的是愿意自省的人才。

        听人劝、吃饱饭,这是自古以来的真理。

        回到乙字二号厢房内,项稷正襟危坐,心神放空之间徐徐上浮,意识空间内再度触及了那紫色星河凝聚的易命图。

        伴随着他破入一关武师的层次,不仅寿元增加一年,己身命格也随之而改变,受武道影响反哺,走向壮大。

        轰!

        项稷意识空间中,属于他的那颗青烟环绕的黑色孤星猛地变大,于原有基础上又粗壮了一圈,外围的一抹煞气弧光也随之改变,化成一种白色的罡气,星外行气,是谓天罡!

        缭绕星球表面的青烟也逐渐浓郁,凝实成了一朵又一朵的祥云将孤星托扶起来,青气成云,这是成就了中乘青色命格,若是再由云而成火,便是上乘命格。

        破星升格,后天易命!

        自那天罡孤星之内,骤然射出一道光与他交融,青色星辰表面更是形成了一张面孔,变成了他的模样,一股青色的强光开始在项稷体内闪烁,蔓延向脚底,双足下方的第二颗穴窍命星缓缓亮起,跟着点亮!

        后天改命·青色品级·不动如山。

        “看来,每突破一个武道层次,便能起到命格壮大,命星突破的效果,从而后天改命。”

        项稷凝神,外界的肉身脚部也开始火热起来,脚底的第二处穴位赫然开启,对应的星辰大亮,映照出了一幅画面,那是一个脚踏大地,沉稳如山岳的不动明王,任外界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

        不动如山!这一新命格正与他最初觉醒的‘动如雷震’相呼应,彼此共鸣,可连成一线。

        足下二窍开启,亦是产生了另一种‘内劲’,名为:坤山劲!

        “等等,世上一直有传闻,内劲的属性与武功路数会影响日后的神通序列,少听闻有人身居多种属性的内劲。

        那么我如今有了坤山、雷震二劲,是否意味着,日后可以选择两条神通序列彼此转修、亦或相辅相成?”

        一下子,项稷思绪急转,心跳加速,陷入了一种紧张与兴奋中,若是为真,那日后当真是有了底气与退路、甚至隐藏的底牌,意义太大了!

        直到百息后,他方才平静少许,决定要自县衙内阅览一些神通序列的情报再做打算,当务之急还是先熟悉自己的第二命格。

        这一能力,是以防御为主;当双脚踏地,生根不动时,便可由‘坤山劲’贯连足下二窍与大地厚土勾连呼应,将敌人打来的攻伐力道卸下三成导入脚下的大地中,削去部分伤害,哪怕是精神伤害也如此。

        若与震雷劲相配合,则可以将导开的三成力道反打出去,配合着‘震雷劲’一同轰出,反攻敌人,造成部分斗转星移般的效果,借力打力、威能更增。

        是谓:不动如山·动如雷震!

        这也是两大命格的联动与配合,并不是觉醒了就各自为政,而是连成一线,相辅相成。

        而这也并未结束,此前所把握的青色天机·刚烈,亦可与此命格联动,成为一个整体,意味着当三成力道被卸去打回时,剩下临体的七成力道将会触动‘刚烈’,将自己受到的伤害劲力混合在出手攻杀中、再一次打回给敌人,造成第二波的‘反弹’。

        “如此一来,敌人打我一击,我足能还他两击,且己身还只承受七成的威力,真是划算买卖,一炮两响。”

        喜意涌上心头,项稷嘴角忍不住上扬,两道命格交融,宛如一体,更令他感受到了己身的改变,天赋根骨皆是优化,易命图上的纹路也随之而变化:

        命主:项稷·字山河。

        命格:中乘青色命格·温饱人家·祸福相依。

        命星:天罡孤星(万千尘埃之一,稍有特色)。

        根骨:千里挑一。

        后天改命:不动如山·动如雷震。

        把握天机:观星、诛害、黩武、刚烈。

        武道序列:一关武师,可晋级上位-奎木狼序列·十步武夫/角木蛟序列·执戟甲卫(未完成仪式)。

        道果星图:无。

        武学招式:紫雷刀法,鹰爪功。

        寿元:一年零三百四十一日(练皮增寿一年)。

        战力:拥有二牛之力、雷山二系内劲的武师,一关级可以一敌二。

        嗯?多出了一条角木蛟序列?

        项稷心中一动,不由对自己的猜想有了三分把握,这正是坤山劲出现后的变化。

        也许,自己真的可以多修行一条神通途径?

        呼~

        片刻后,风起。

        厢房床榻上,项稷缓缓睁开了眼,一呼一吸间浑身肌肉绷紧,一寸皮膜鼓起时已然深厚,壮大成了两寸厚,整个人都多出了一丝沉稳的气韵,仿佛一座峰峦压在此地般。

        “古怪,明明只是几个呼吸间,他的命数就发生了变化?!

        世上哪有这么逆天的事情,就连根骨都改善,还是说此前他一直都在藏拙?不愿暴露?”

        乙字一号房内,黄老医破天荒的的面露讶然之色,紧紧盯着墙壁,目光似能透过去,将项稷望穿一般。

        越是相处,他便越感觉到这个少年的不同,太特殊了!

        可以说,他对修行易术的人而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渴望发掘其命格变化的缘由,背后的真正命格品级。

        “当初,老师傅给了我这副观想图,让我练成之后再去寻他,记载的乃是一门精神武功···据县令当初宴席上所言,不少专门培养谋士的家族便历代有人修行此类法门,号称以三魂七魄交感天地,甚至能够做到驱物御物、灵魂出窍、借天地自然之力的程度。”

        而在二号房内,项稷盘坐床榻上,取出黄老医所给的图录打量着。

        指节摩擦其上,竟有种磨砂般的颗粒感,尤其是那鲲鱼图纹,自指腹间传递来一股淡淡的冰凉之意,仿佛真的身临北冥冰海一般。

        点上一炷香,白烟袅袅,淡淡的香气让他心神安定,摆开子午打坐法行功运劲,这副北冥鲲鱼图便铺展在了双膝之上,一种冰冰凉凉的触感与劲气游走的灼热混杂一起在体内蔓延开来,仿佛是冬天雪地里的刮骨寒风断断续续吹拂一般,让他肌体时而青白时而火红,变幻不定。

        肉身刺激、精神观想,两者同步进行,项稷脑海内不断勾勒着波澜壮阔的北海,每一寸海浪由苍白到真实,甚至出现了阵阵冲刷之音,沉浸之下,就连他自己也有些分不清,到底是真的立在海岸,还是脑海内观想出的声音。

        渐渐的,海浪颜色加深,由蔚蓝转向漆黑,海面走向平静,水下却是暗流汹涌,隐隐有一片阴影出现,那是观想中的鲲。

        与此同时,那横放席上的图录微微放光,上面的纹路如活过来般,浮现一片幽深的汪洋,一头通体生有乌黑斑纹的鲲鱼破浪而出,扶摇而上九万里,化作一头宛如黄金浇铸的金翅大鹏。

        而在项稷的脑海里,精神世界已经彻底化为了一片乌黑冰海,虚空似乎变得层层叠叠,天地也变得五彩斑斓。

        海水幽暗,海底泛金芒,伴玄黄之色,巨大的珊瑚在生长,海藻凝碧。

        天穹之上流转黑白阴阳二气,缠绕银电,乌云泱泱如河,阴阳成眼,照见五彩斑斓的虚空。

        伴随着观想,精神力不断拔高,与草木相合,与山海相合,与天地相合,仿佛世间一切隐秘都在眼前曝露开来,乾坤在握。

        轰!

        终于,水面之下,那片阴影凝实,化成了一条雾霭缭绕的鱼形生物,模样模糊,形体粗糙,只是初见框架,但却搅起了无边浪涛,席卷苍穹。

        心神观想之下,项稷仿佛自己都成为了那只‘鲲’,填四海、凌九天,忍不住运气胸腔,长啸破空。

        同一时间,那观想出来的鱼形阴影也跟着长吟,翻海覆天,洗炼星河!

        北海有鱼,其名曰鲲,翻江复蹈海,六合定乾坤!

        哗啦!

        一刹那,乙字二号房内就生出了骇浪冲刷之音,可却只维持了一息便骤然消散,仿佛从未发生过一般。

        “北冥孕鲲,红尘生海,初次观想便化出了脑内北海,凝聚了鲲鱼假形?

        如此图录,庸人观之一月也不会有感触;中人十日可初窥玄奥;才子一日可聚海,只有接近或真正的璞玉才能在一夜观想就做到这些,北海现鲲苗,我当初果然没有看错,这是一块好苗子!

        不仅与我投缘,合乎心意,更身怀易术,命格玄之又玄,若错过这颗苗子,再想找传人就不知要费几十年的功夫了!”

        这显然瞒不过持续关注的黄老医,整个人身躯一震,眸光都更亮三分,心中一下子欢喜起来,这真是场机缘,寻觅这么多年终于有了一个对胃口的传人,资质与命格亦是重要因素。

        古往今来无数人物的例子进行了资质划分,将人的资质分为七个层次:

        庸人:让他学习一套基础武功,怎么都学不会,人也懒,怕吃苦,就算给他机缘,也不会有太大成就,终其一生能成武者都是祖坟冒青烟。

        中人之姿:学习拳法和读书就要快很多,连些比较深奥的武学都可以练成皮毛,勤勉习练之下,半百之前可成武师。

        钟秀才子:百里挑一,性格聪慧,哪怕出生贫寒都有不凡之气,这种人到哪里都可以出人头地,读书可以著作,做生意能够成就富豪,练武可以成就好手,名扬一县。

        璞玉天成:万里挑一,了不得的人,这些人集天地灵秀而成,性格坚韧不拔,让人一看就知绝非等闲,习武有望名扬一州,成就一世泰斗,一方巨擘。

        天之骄子:俗世难得一出,出之必定惊天动地,是一个时代的风云人物,弄潮儿。

        天生圣人:集天地大运而生,这种人物,任何武学一学就会,一学就精,甚至不需要任何学习,看见对方的武学破绽,一击而溃;是一个时代的璀璨明珠,注定名流青史,成为一段历史的引导者与谱写者。

        天命之子:天降大任,人世之主,注定会成就九五至尊的无上存在,一个时代、一段历史、一个皇朝的开创者。

        若是项稷知晓这些,自然明白其中根源,严格来说,他资质只是千里挑一,是在‘天机’的影响下才接近了璞玉。

        这也意味着,他的根骨天资在一州之地都排得上号,悟性不凡,是各门各派都愿意收纳的‘传人’,不论是修行武功还是观想图录,都远超常人,事半功倍。

        不知晓隔壁房内的动静,项稷自观想中醒转,赫然发现一缕晨曦破夜,染红万里层云,照进厢房清净,洒落一地光明。

        不知不觉中,已是观想了一夜!

        感此大日东升、日夜交替之变,观想北海鲲鱼有成的项稷敏锐察觉到精神壮大了一截,视野大不相同,眼前所见类似金芒凝重,看到五光十色,看到紫气腾空,而虫鸣声,爬动声,风声,低语声,清晰地传入耳朵,带走了夜的宁静,焕发出生的脉动。

        俗话说的好,身养神,神壮身,他肉身武功已达武师层次,再回头修持精神武功自然效用翻倍,精神力在肉身血气滋补下活泼雄浑,居于眉心祖窍内,加强着他的思维与五感。

        最重要的是,他的精神武功一夜之间已然入门,达到了图录背面所记载的‘开窍’层次,拥有了一定手段;当与人双目对视时,自己的精神力便可共鸣传递,在对方脑海内制造幻象来慑服意志,越是凝练便越强,但惧怕‘强盛血气’,若是血气足够强大,甚至能够将精神力幻象反震回来。

        在俗世中,一些大儒、道长与高僧都会习练精神武功,以此辅佐肉身武打,达到灵肉并进的程度,实力自然也强于寻常武人;只是据传也有些单独习练精神武功的门派与世家,达到一定程度可呼风唤雨,宛如古时的巫祝与祭司一般,他们走的是一种神通序列。

        “黄老师傅究竟是什么来路,仅仅这一幅图录内,就隐藏着一门精神武学,以观想之名淬炼精神,是要将自己元神捶打成成鲲鱼吗?

        还是说,他的身份与正道镇国大宗之一,北冥宫有些关系?”

        念头转动下思绪万千,项稷只越来越觉得黄老医身份神秘,精通医术、以符水治病救人,又身怀莫测武功与精神图录,莫不是与日后的‘黄天’、太平道有所关联?

        可黄老医早先说过自己弟弟十五岁时便死于动乱了,太平道内也没有对的上号的人,实在古怪。

        “涿县,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有我这个被认为是霸王后人的猎户,有个一字之差的阿德,还有个跋涉而来、疑似太平道的黄老医,潜龙之地未必不为真呐。

        罢了,想这么多做什么,日出之时,阳气开天,正是习练紫雷刀法的时候。”

        摁下心头杂念,项稷脱下上衣,抬手一抓便将三尺长刀纳入掌心,一步出窗,二步赶檐,三步登顶。

        呼吸之间已是立在西鹤楼顶,迎着那初升朝阳练起刀来。

        一招一式间不运劲气,不发筋骨,只行招,参其意。

        那三尺寻梅刀雪白,在金霞照耀下折射出淡淡的赤光,伴随着双臂舞动渐渐生风,练到兴起,项稷双脚一蹬跃起,双手紧握刀柄高举,刀尖已然扬起指天,只见他舌抵上腭,骤然挥刀下劈,势大力沉,双臂每一寸肌肉都鼓荡起来,青筋暴起,哪怕不运劲气,只凭肉身挥击也荡开了雄浑之风,吹拂身周三丈。

        紫雷刀法第一式·春雷暴殛!

        而跟着,他刀势不停,在即将落地的一刹那侧刀横斩,皆而左脚点地、右脚猛地一蹬发力,让整个身体都歪斜着划出一个圆圈来,手中长刀更是不断挥舞,结合着‘足力、腰力与腕力’同时爆发,不断挥舞,产生带气的旋风,带起多重斩击,可攻可守。

        当震雷劲运起的一刹那,虚空生雷音,没有半点征兆,空气刺啦一声崩开,亦无半分异象,这惊雷炸响于刀落刹那,当项稷将长刀收起时,闷响才逐渐淡去。

        紫雷刀法第二式·天旋雷转!

        参悟习练之下,他终于将这套刀法的第二式也粗通入门,可以成功施展出来,实力长进。

        “不知那二关武师的高诱实力如何,自卢氏书院走出,可曾入那龙虎榜?”

        精神力开窍,习得紫雷刀法第二式,几日之间项稷实力便又有了明显精进,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变强让他沉醉其中,很是兴奋。

        他微微估量,算上精神武功,如今一关武师内难逢敌手,也许可‘以一敌三’,就是二关武师当面,也能凭借两式刀法与精神武功来过过招,的确有了掺和涿江一事的资本。

        在眼下时代,筋弓脉弦·劲气外放的三关武师可都是县尉级人物,很难出现,一二关武师便可纵横一郡之地了;当然,若是在那龙气鼎盛,人世繁荣的岁月里,就是外功大成的武师、神通序列者也不算什么。

        “山河,该用早膳了。”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正是黄老医,他不知什么时候自四楼乙字一号房内探出了头,招呼用膳。

        来了!项稷应了声,一跃而下,又回到厢房内穿起了衣裳,内白衫外青衣,高冠束发,将长刀入鞘挂在腰间便走了出来,与阿德、黄老医会合。

        “用膳后便去打听一番消息,涿江啊涿江,那降三世明王身是不可错过的机缘,也许得到后便是我成就二关武师的契机,若无练劲武学,就只能习练官府的武学了,日后也免不了麻烦,上位武学可只有功勋才能换取。”

        他心中暗动,已是有了计划,黄老医还打算在这歇息几日,县令付下的钱足够十日,完全有机会。

        脚步与呼吸虽稳,目光锐利,但心神有些起伏,是有何事困扰···黄老医余光瞥见项稷,不由心中好奇,略略推算下便有了端倪。

        武学、还是武学,他如今缺的,也只有武学,显然是对涿江那降三世明王身动了心。

        “这样的好苗子,既然已经参悟了我之图录,便适合做传人,若在涿江出了意外可不好。”黄老医有所思量,对于项稷不由更关注了几分。

        至于阿德,则在对着膳食狠下杀手,行功一夜早已腹中饥饿,若此时不进步,那可就要气血亏空了,穷人家练不出武,只有大户人家才供养得起。

        用过早膳,项稷一个人在酒楼里打听起消息来,很是关注涿江变化。

        这几日以来,县令联同卢平、高诱几人镇压涿江岸边,倒是遏制了不少作乱的江湖人与武者,难得风平浪静;只可惜伴随着两位龙虎榜高手的争斗,江面波澜四起,那昔日的佛门传承,似乎将要现世了。

        天近午时,让人不安的变化出现了,原本的晴朗天气忽然昏昏沉沉,阴霾多云。

        “怪哉,早先还是明媚之日,忽而就成了风雨飘摇,莫不真是高手激斗,武学借力、血气交感之下引起了天象变化?”

        有老江湖蹙眉,古老相传的传说与典籍里有所记载,当武人血气强盛到一定程度时,便可形成‘气血狼烟’,以人身影响天象,改变天气。

        而一些特殊的武学,也可达到这样的层次,但要想造成大范围,少不了天地之力的相助。

        渐渐的,天穹之上,阴云生雷音,丝丝银电自虚空中浮现。

        轰隆!

        下一刻,阴云密布的天空似乎有所感应,忽地炸响一道闷雷,虚空中毫无半点征兆,一道足有手臂粗细的银电浮现,劈落下来,让长空扭曲,生出连绵大浪。

        可怕的力量直接将一座孤崖轰的四裂坍塌,呼吸之间银电炸碎,成为细碎的电光,洒落四方。

        这一幕看的不少人缩脖子,敬畏于天地自然的伟力。

        “紫雷刀法与紫雷劲相合可驾驭天地雷霆,但我若以震雷劲气替代,是否可引雷?若是能成,这也许是一个机会,一个属于我的底牌。”

        得见于此的项稷却是眼前一亮,有了全新的‘点子’。

        此事若成,他在雷雨天气里可就如鱼得水。

        “快快快!涿江生乱,有人自上游闯了过来,是月旦评上的高手,位列龙虎榜榜尾的血头陀与寒江剑!”

        忽地,有轻功好手自涿江岸畔冲了回来,一阵高呼,透露出了最新的变化。

        咚咚咚,不知多少江湖好汉手中的木筷落在了桌上,落在了地上,啪啪啪,不知多少酒碗,饭碗摔得粉碎。

        他们极度震惊,纷纷转头望向涿江方向,竟然又来了两位龙虎榜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