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网游竞技 - 高武三国:自易命序列开始长生在线阅读 - 第13章 涿江有庙现明王,东海王氏逐圣僧(6K)

第13章 涿江有庙现明王,东海王氏逐圣僧(6K)

        涿江,西鹤楼。

        日上中天,江波微漾间金鳞如画,水面上渔船点点,张张大网洒落,不时有观景赏玩的游船驶过,装扮奢华,船头都立有壮硕的家仆护卫。

        岸边杨柳垂枝,小桥石亭成簇,田地肥沃,塘里鱼虾肥大,酒楼庄子的西侧是磨房,酿酒坊,榨油房,还有养畜牲的场子,这是以西鹤楼为中心形成的农庄,除了官府把控的盐之外,基本能自给自足。

        西鹤楼上,许多江湖客喜欢登高远眺,品尝江鲜,谈论江湖见闻,庙堂大事,时而可浮一大白。

        此刻,三层临窗的位置,县令设宴,众人其乐融融,正在介绍其各路身份。

        “原来这位便是山河少侠,早就听闻虎狼峰的名声,如今再见,已然是武师,三招两式间就败了消灾楼杀手,真是年少有为,意气风发。”

        “哪里哪里,卢氏之名扬天下,书院之风涤涿郡,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几人彼此互相吹捧了一阵,县令方才笑眯眯的请他们入座,饮酒吃食。

        这终究是答谢之宴,自然不会有什么弯弯绕绕,杂七杂八的东西,七人随性而谈,项稷与阿德虽然不懂这些繁文缛节与习俗,但跟着黄老医、学着卢平等人也未出什么问题,正好长了见识。

        他也因此知晓,之前在楼内出言提醒的,正是那位灰袍青年卢平,其见项稷有动手的心思,便顺水推舟的开口担保。

        而书院与卢氏来人,也不单单是陪坐,更重要的,还有另一桩事,就是相助县令维护涿县附近的治安,以及将消灾楼与饿狼寨占据的‘狼溪村’给打回来。

        所谓的维稳,似乎也是因为涿江上游发生了一些事情,一路波及了过来,造成了很大影响,甚至牵连到了一些大宗与世家的传承,不得不防备。

        至于源头是什么,县令没有说,众人自然也无从知晓。

        “偶尔享受一番平静的田园生活,也不错。”

        看了一眼‘埋头苦干、风卷残云’的大德,项稷享受的眯起眼,饮一口清茶,看一眼窗外街头喧闹,吃一口鹤羽酥,入口香脆,不粘牙齿,清甜香气由喉入腹,当真是舒坦。

        这一口,也就是一贯钱,一桌宴席,足要数十上百两银子,寻常百姓人家,一年的用度,至多也不过七、八两银子,一两银子是一千文,而三文钱,就能买到一个洒满了芝麻,油香四溢的大烧饼。

        与正史的走向不同,眼下经济还未崩溃至以物易物的时候,布匹粮食等只是赏赐,主要购买力还是金银铜币,哪怕是武学也是以此交换。

        “实不相瞒,家师便是大儒卢植的弟子之一,故而我也算得这一系门人,自该投桃报李。

        呵呵呵,说到此,我还有一份礼送于山河小兄弟,以报恩情。”

        县令说出了自己的来历,也因此他才能稳坐涿县这等一郡治所的县令,背后的靠山便是卢氏!

        所以,书院与卢氏族人才会来助他,彼此都是一系。

        语落,他探手一推,递来了一部户籍文书与官印,上面还刻写着‘追风捕头’四个大字。

        “山河谢过县令。”项稷接过户籍文书与捕头官印,心中不由泛起喜意,日后他也有了真正的安全身份,不必担忧那些平皋一脉与桃侯麾下的纠缠,且还在官府得了个职位,有了武学与兵器、人力的提供,自然是好事。

        武师实力,县令恩情,完全足够坐稳捕头之位了,更不用说还是追风捕头这种时刻游走在外,搜集情报的闲散之位。

        在朝廷内,捕头同属护龙山庄,也被划分了完整品级,即普通衙役、武者捕快、各类武师捕头、青绶捕头、银章捕头、紫绶捕头、金章捕头、神捕、总捕头;自青绶开始,地位便等同于县尉,但无实权处理政务,只有缉杀镇压之权,最后的总捕头兼任护龙山庄庄主,乃是皇帝直属,嫡系中的嫡系。

        而目睹这些,卢平与高诱却面无异色,在他们的观念中,做事哪里有施恩不求回报的说法,名利皆是报,若施恩无回报,长此以往,天下谁肯施恩义?

        不求回报,九成都是假仁假义,引人忘恩负义,自古以来,施恩义都要接受报酬才能长久下去,形成秩序。

        “背靠朝廷好办事,小友天赋异禀,也可借此习练朝廷武学,平步青云。”

        “武学虽不影响境界突破,但却与实力真切挂钩,天关之后的神通序列也息息相关,也不得不考虑啊。”

        卢氏族叔与县令纷纷开口,道出了武学的关键,也是世家大族不衰落的根基之一,除却垄断的神通序列外,他们还把持着高等武学这一核心。

        正式踏入五大天关后,便对武学的需求极大,各式‘内劲’也会因武学的不同而打磨出不同的作用与强度,各种武学也有不同的‘锻体’方法,‘养身秘方’;虽然不至于武学差就不能突破、走的更远,但这却真切关乎到实力问题,武学越精妙,发挥的实力自然就越强。

        抛开个人资质、单纯以正常人而言,三流武学习练者与二流武学交手,自然是不敌的,与一流武学交手,兔起鹘落间就是要被放翻的,练出来的‘体魄与内劲’强度也很难相比,‘打熬的效率、锻炼的区域、孕养的内劲都是差距’,除非能做到那传说中的‘至诚之心’或‘人武合一’的心灵境界,可这二者极难达到。

        前者需至情至信,心灵无有缺漏,达成者无一不是历史上义薄云天的忠义之辈;后者需要几十年如一日的武功打磨,只练一门武学,将之精通到合一层次,皆很困难。

        故而到了练皮,所有武师都会开始寻找强大的武学修行,实在不行就多修几门普通武学,以繁对精,也诞生了一批人物。

        且好的武学有一个特征,便是涵盖‘下位’,也就是说只要路子相同、练法相近,武人是可以无损改修上位武学的,并不会冲突导致内伤等。

        这也就成了世家大族与门派的一种发展、约束手段,先给下位武学,等到忠心后才可以习练上位武学,实力提升并无影响。

        更有一种关于神通序列的说法,认为所修武学的‘方向与类型’也会影响适合己身的神通序列,倒不是说不能随心所欲的选择,只是早选定早准备,这便是平头百姓所不知晓的领域了,一些原因、秘密全都把持在世家大族手中,根本不愿外泄,不加入便不知晓。

        “难怪衙门捕快这般吃香了,吃公家饭,还有完整的武学体系与神通序列知识。”

        了解这些后,项稷不禁感叹,免费提供武学的衙门一下子显得诱人起来,毕竟对于散修强者而言,投效世家和门派,远不如直接效力朝廷,不仅有资源财物,还有主理江湖事物的权利和地位,并且不是客卿,没有上升的血缘和传承障碍,若立功晋升,更是可以得到相应秘籍。

        另外,朝廷还有对应举孝廉的武举,为护龙山庄招收人手,这是让天下习武者有出头的一条路子,不至于只能依附门派和世家,若非朝廷的资源也是有限、不少强者习惯不受拘束的江湖生活,说不得护龙山庄早就将诸多散修收入麾下。

        当然,门派和世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在这方面施加了很大压力,让皇室的实力不至于膨胀,保持在各方可以接受的水准,而且,门派和世家也在往山庄与朝廷里掺沙子,比如每三年一次的武举榜单少不得门派俗家弟子世家支脉子弟的名字。

        涿县衙门内的百花武学与坤山武学便是朝廷创出的三流武学,足够纵横县镇之地了,而立功者与县衙实权者,更有机会一窥二流的朝廷武学,完美衔接,也是朝廷笼络人心的手段。

        就是卢氏书院里,对正式弟子也只是传授三流武学,精英弟子才可炼就二流武学,代言人才可得到真正的一流武学传承,提前触及神通序列的仪式。

        好的武学练出的筋肉劲力非比寻常,横推八马倒,倒曳九牛回都非虚言,月旦评龙虎榜上的人物都是如此,世家大族与镇国大宗在这些方面太有优势。

        “我是否也要寻些武学呢?紫雷刀法只有前三式,关键的紫雷心法也缺少,鹰爪功也只有练法与招法,关键的还是神通序列,完全被世家门派与朝廷垄断,没有别条路可走。

        而今也算是涿县捕头,可修习坤山类武学,劲走刚猛也是一路,日后可寻上位武学替代,只是如此未免有些不甘,寿元未必够这么慢慢修行,这霸王后人的名头越来越感觉假了,真有可能是个‘引人耳目’的鱼饵。

        不过黄师傅曾给我一幅鲲鱼图卷,是淬炼精神意志的武功,加上后天气运与天机,也可暂时替代一会儿,只可惜不知晓开启下一次易命的条件是什么,莫非还要吸收其他的光武碎片或者突破武道境界?”

        项稷面色不变,心中却是不断思量起来,他目前需要的便是一门锻体练劲的武学心法,以此为目标,还有寻找其他的光武碎片,都将是自己接下来一段时日的计划了。

        思绪漂浮间,县令与卢氏、书院之人已然谈起了正事,时而激愤,时而感慨,时而又叹息失意。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灵帝遭受十常侍等妖人蒙蔽,竟忽略了师祖的肺腑之言,唉!”

        “乱世出真龙,盛世孽龙舞,世家大族暗中的动作不少,我看不出几年,第二次党锢之祸后的余波又要再起了。”

        断断续续的话语声中,黄老医目光微动,以此捕捉到了些朝堂局势,暗中的风起云涌。

        天下,并不太平啊。

        “涿江之上,东海王氏传人与白马寺小圣僧对决,已是从上游一路打过来了。”

        忽然,有粗布麻衣的江湖客进来,大喝一声,呼朋引伴,哗啦一下数十上百人涌出去,本来食客众多的酒楼,一下空了近半。

        不论是男女老少,还是江湖客等,都不愿错过这武学对拼的大场面,要去看热闹,若是因此得些机缘,能照葫芦画瓢学个一招半式,那都是天大的造化啊。

        “果然还是来了,便有劳三位相助维稳了,我担忧的是涿江下的那片旧地现世,白马寺他们很可能就是因此而···?!”

        县令闻言立刻起身,请到来的三位卢氏强人相助,可话还未说完,西鹤楼外,涿江江面上便是轰然一震!

        轰隆!

        惊涛拍岸,虚空生闷雷,那波涛汹涌的江面下,赫然有一尊巨大的佛影显现出来,这尊佛生有三面八臂,通体暗青,手执钵、杵、棍、刀、轮、剑六种武器,背后黑金火焰蒸腾,一闪而逝。

        武学异象,传承现世!

        “降三世明王?”

        “数百年过去,当初坐化涿江内的最后一代明王传人,斗酒狂僧所留的庙宇现世了!”

        霎时涿江岸边惊呼声一片,降三世明王身,传说是光武大帝起兵时所现世的武学,与白马寺关系密切,昔年创始人更是以此入神通序列,搬山填海,化在世明王,武学诞生之日,天降祥云,佛光普照,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

        哪怕是在天地凋敝,寿元被压制的当世,此法也有强大威能,位属一流之列,仅次于顶级世家与镇国大宗的传承武学。

        眼见异象现世,县令也只能无奈叹道“唉,我担心的就是此事,昔年修炼此法的最后一代传人,斗酒狂僧便是坐化涿江之上,为避免自己死后失控的‘明王忿火’伤及无辜,便在滔滔江水中葬下了自己的舍利子与庙宇。

        没想到事与愿违,还是被波及现世了,要说白马寺那群和尚没有在暗中影响,想取回明王秘法,我是不信的,也少不了东海王氏的推波助澜。”

        “降三世明王身,与白马寺也有些因果,昔年一代在世‘明王’所创的武学啊,号称:身担业火携昆仑,三面八臂定阴阳,曾是一门一流武学,只可惜难练难通,一不注意就是业火焚身,自燃心脉,时而煞气入脑,丧失理智。

        佛门武学都是这样,拆分成两部分,一半是武功一半是化解反噬的佛经,暗地里防备流传与外人,没有佛经调和便是只知杀戮而不明慈悲,容易反噬、忿火入脑,历代成就者也数的过来。”

        “世上哪门强大武学又不难练呢?或多或少都有些弊端与负面作用。

        但相较于实力而言都是值得的,练成之后自然强大无比,苦尽甘来。”

        卢氏书院与族人对此却兴趣不大,他们有着完整的传承与体系,自然不会冒险去争这习练苦难的武学,最重要的是路子与他们截然不同,更与白马寺有些因果,就是抢到了也练不了,还惹得一身麻烦,何必费这个心思?

        其次一点,就是白马寺那群和尚里不乏有顽固迂腐之辈,若是因此产生纠缠,那也是够头疼了,世家大族能避免就避免,只有江湖客才不会在意这些,因为也没有什么影响,白马寺不可能全天下的找寻他们,正是合适的人选。

        “降三世明王身?莫不是镇国大宗之一,白马寺内流传出来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正思量着武学来路的项稷一下子注意到了此事。

        不过此时,窗外另一件事也引起了他的注意,长街上行人不知为何聚集了起来,齐齐跟着一道身影向前。

        他顺眼看去,流云下,日辉金红,青丝微漾,一名红裙少女沿街而行,约莫碧玉年华,身姿婀娜,双腿修长,只是缓步行走,就好像翠柳摇枝,漾人心神,她前额饱满,肤若凝脂,睫毛很长,唯一令人惋惜的就是双眼处以一条黑纱系起遮掩,并不能视物,手持一块幡杖,轻轻拄地,摸索前行。

        “天妒红颜,这般年纪却不能见光明。”

        “可惜了,不过算个命也是好的。”

        “这年头相师算命,有几个不是察言观色?不是老头子就是道士和尚,难得有这样的女子。”

        周遭行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却情不自禁的跟上,也不知是要算命,还是想看人。

        片刻后,那红裙女子来到了一张不大的榆木桌子前,自桌底抽出一条长凳,桌子前竖一块幡,上面书写两行大字:

        ‘屈指梅开明算八九避灾祸、开口方见二一生机趋吉福’。

        “也是个学习易数的?”

        项稷有些兴致,他身怀易术卦法,也算是一条路上,自然想见识见识其他易数的功夫。

        不过眼下宴席未散,自然还不是动身的时候,不急。

        过了片刻,事从紧急,县令便先一步告退,带着卢氏书院的高诱与家族的卢平三人前往了涿江沿岸维护稳定。

        临别前,他已然付下了定金,为项稷三人定下了十日的厢房。

        吃穿用度皆在西鹤楼内,安置的很稳妥。

        “山河兄,我先练功去了,咱俩就在隔壁,串门也方便。”

        阿德走入了乙字号第三间厢房内,伸了个懒腰,便脱干净衣服,在室内扎起马步来。

        黄老医的在乙字号第一间,项稷则在第二间,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各自入房歇息。

        “练武有张有驰,日日紧绷也不像个样子,我便该外出走一走,交感天地。”

        以子午养气打坐法运功两个时辰后,项稷自床榻上睁开眼,莫名觉得心中有些活泼,便起了下楼走走的念头。

        嗯?那算命的竟然还在?

        当望见长街上那一方木桌时,他不由挑眉,自白日算到傍晚,少见有这么久的相师。

        项稷索性缓步上前,来到摊位前坐下,也有见识一番其他易术的心思。

        他看向红裙女子黑纱下紧闭的眸子好奇道“这位师傅莫非学的是心卦,开慧眼算尽世间起落?”

        “这位公子说笑了,小女子天生失明,算命不过家传易学,糊口而已,哪里懂什么心卦。”红裙女子微笑道,她笑容极明媚,似乎艳丽更胜西落斜阳,轻声道“不知公子要算什么。”

        项稷想到了锻体练劲的武学一事,不由沉吟“算前路方向,机缘何在。”

        “请公子一语,名或字皆可。”红裙女子抬手在案板上摸索起来,能够见到桌布上一朵朵梅花的纹路,霎是繁复。

        项稷微微犹豫,还是轻叹道“山河。”

        “一物从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

        能知万物备于我,肯把三才别立根。

        天向一中分造化,人于心上起经纶。

        仙人亦有两般话,道不虚传只在人。”

        红裙女子得了一语,掌指瞬息在案板上堪算起来,手速极快,但却隐约能看出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

        万算不离阴阳五行八卦,这是根本。

        原来是梅花易数···项稷心中一动,通过口诀便知晓了对方的易数来路,与自己的易术有所不同,正可借鉴一二。

        而其这一法,便是为人占;凡为人占,其例不一。或听语声起卦,或观其人品,或取诸身,或取诸物,或因其服色、触其外物,或以年、月、日、时,或以书写来意。

        听其语声音,如或一句,即如其字数分之起卦。如语两句,即用先一句为上卦,后一句为下卦。语多,则但用初听一句,或末后所闻一句,余句不用。

        “咦?算不出来。”

        半响,红裙女子眉头微蹙,像是遇上了什么古怪之事一般,忍不住轻咬嘴唇。

        她心头疑惑,这人命格好生古怪,变换不定,时而富贵不可言,时而低微惨戚戚,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更奇怪的是,牵扯之下,她自己的命格竟也有卦象改变的趋势,这是什么道理?

        “算不出来又怎么能称得明算八九,二一生机?”项稷心中诧异,虽然只是字,但一语却是真,仍然能算出相关之事才是。

        除非,有异物遮掩了他的命数!

        红裙女子依然微笑道“算不出来就不能开口、自然不明,即不应幡言‘开口方得’之四字;算出来了自然得一二生机,且公子这名,未必全嘞。”

        原来如此··项稷瞥了一眼那梅花纹路,取出一贯钱放于案上道“尽人事,知天命,谁又真能时算时准呢,我等习练易术,反而更易自困。”

        “公子既可自算,又何必来问我?是来寻我开心呢?”

        红裙女子眉头一扬,语气软糯,她姿容妩媚且清丽,两种气质交融,却没有半点不合,浑然一体。

        借着那一卦,她似乎算出了些东西,却又不能肯定,这位少年的卦象变化不定,实在奇异,在这么多年里还是头回见,不由起了几分好奇,留意起来。

        听着这话,项稷微微一顿,可目光扫过对方雪白的脖子时,却不由自主的弹了弹指节,想起了平日里习练鹰爪功的景象,这等距离,若是横扫,一爪便可压住其脖颈,二指激突也可碎裂咽喉···若拔刀,足有六种斩法,刀刀断命只留痕,不落头。

        一息后,他摇摇头,驱散这些练功练魔怔的心绪,轻笑道“医者难自医,与人论证总胜过闭门造车。”

        “公子说的在理,不过这卦钱却是多了,如此,我便送你一个契机,涿江一线,明王有悔,机缘所在,便看公子能否有所得了。

        还有公子,下次与女儿家会面时,可不能盯着人家脖颈想不好的事情了,寒意虽无锋,却也难逃五感。”

        淡淡的笑声中,红裙女子已是起身离去,拄着那布幡,一步一步,消失在长街尽头。

        “梅花易数···有趣,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物啊。”

        项稷略一掐算,却莫名感知到一种不谐,以易数算易数,显然不通。

        今夜,月长明。

        无云,不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