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大医仙林峰林婉婷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这脸是没好了

第三十四章 这脸是没好了

        此刻的张勇内心也是无比的悲催,原本终于下了决定,昨天就拟好了文件,今天取消中医科。



        刚刚也派出了宋义,让他来敲打林峰,也算是出一口气。



        正当坐在办公室里得意地品茶时,突然电话响了,竟然是市首打过来的。



        蒋正说他老爹在医院遇到了点问题,有个叫宋义的家伙叫了保安,要把老人家扔出去。



        一番话说得很平淡,但张勇却能听出那边的怒火,顿时吓得屁都凉了,急三火四地跑过来处理。



        “你这个蠢货,谁让你冒犯老爷子的?”



        进门之后他上去就是两个大嘴巴,打得宋义连连倒退。



        “呃……”



        宋义捂着肿胀的脸颊,满心悲催,自己这张脸是没好了,这个打完那个打,这两天都挨了多少嘴巴了!



        张勇哪顾得上他想什么,回头满脸谄媚地来到蒋国良面前,“老爷子,蒋伯伯,你还记得我吗?”



        老头子依旧一肚子火气,“少他妈跟我套近乎,老子跟你很熟吗?”



        “老爷子,您真是贵人多忘事。



        我父亲当年可是您的手下,张铁牛,您还记得吗?”



        “张铁牛的儿子?”



        蒋国良想了想,似乎有了一点记忆,口气也缓和了许多。



        “是我!是我!”



        张勇心中一喜,能跟老爷子套上近乎今天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蒋伯伯,您怎么突然到这儿了?让蒋市首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呀,我好去接您!”



        他这番话说完,旁边还在观察的宋义顿时犹如五雷轰顶,一屁股坐在地上。



        难怪这老头气势如此之足,人家真的是市首的老爹,而且前面还加个蒋字。



        在江南市能够称为蒋市首的只有一个,那可是站在权力的最巅峰,掌控着这座城市的一切。



        自己今天是惹祸了,而且是惹的滔天大祸,这可怎么办?



        蒋国梁看着张勇:“你小子也别跟我扯那没用的,来这做什么?你就是这个医院的狗屁院长吗?”



        “呃……”



        老爷子口气不善,张勇却不敢有任何表示,老脸依旧笑得跟菊花一样。



        “我是院长,您老爷子有什么意见尽管说,我马上照办。”



        “是这样的,我这个兄弟在你们医院挨欺负了。”



        蒋国梁指着林峰,“对了,按辈分应该叫叔,给你叔叔问好!”



        “我……”



        张勇顿时一头的黑线,一张脸瞬间垮了下来,本来就是想跟这老头攀攀关系,结果攀成了林峰的晚辈。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方怎么搭上了蒋家这条大船,还和蒋老头子称兄道弟。



        关键自己都已经五十几岁了,管这么一个小年轻叫叔,还是死对头,这脸往哪儿放?



        看他这个样子,蒋国良顿时老眼一瞪:“怎么,你不愿意?张铁牛没教你尊重长辈吗?”



        “这……”



        看到蒋国良发怒张勇是怕了,这老头他是真得罪不起。



        “叔叔好!”



        说出这三个字,张勇简直都要哭了。



        从当上这个院长以来,他一直打压对方,可结果呢,道歉,表彰又给人家带大红花。



        现在连叔叔都叫上了,按这个进度下去恐怕真离叫爸爸不远了。



        可不管心中有万般不愿,此刻却不敢有任何表示,毕竟眼前这老头的来头太大,自己是真的得罪不起。



        “算了,这个不跟你计较。”



        蒋国良说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有我老弟这种神医,你不把中医做大做强,还要取消中医科,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张勇连忙解释:“是这样的,我准备在医院进行改革,所以才剔除中医科,全力做强做大西医……”



        “狗屁,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就是被你们这些不孝子孙给糟蹋了!



        那西医是什么东西,比得上中医吗?老头子我的命就是中医救回来的!”



        蒋国良瞪着一双牛眼,“现在就给我改回来,不然老头子拆了你的骨头!”



        “这……好的,我马上就改,马上就改!”



        在这老头面前张勇真的是连半个不字都不敢说,马上拨通了办公室的电话。



        “早上发的文件撤销,恢复中医科接诊,挂号处马上开始挂号。”



        打完电话他讨好地看向蒋国良:“伯父,您看这行吗?”



        “还不错,知错就改,这次就这么地了。”



        蒋国良又看向缩在墙角的宋义,“这家伙是你派过来的人吧,准备怎么处理?”



        宋义真是哭的心都有了,刚刚不停的祈祷这老头把自己忘掉,结果该来的还是来了。



        “伯父,千万别误会,我就让他过来做个通知,真没让他冒犯您。”



        张勇赶忙撇清关系,“这个不开眼的东西,我现在就撤他的职。”



        蒋国良说道:“冒犯我没事,欺负我兄弟不行。



        这狗东西刚刚让我兄弟去扫厕所,这样好了,我就让他来干吧。”



        张勇只求不殃及自己,对于老爷子的话自然不敢反驳。



        “听您的都听您的,从今天开始他就负责在医院扫厕所!”



        宋义坐在角落里,眼泪哗哗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早知道送个通知就完了,给自己加什么戏呀,结果现在倒好,科长的帽子丢了,成了一名掏粪工。



        蒋国良拍了拍林峰的肩膀:“老弟,您看这么处理行吗?”



        林峰微微一笑:“老爷子英明,宋科长这气质就适合扫厕所!”



        张勇松了一口气,满脸堆笑地上前:“伯父,您看还有什么要求吗?蒋市首那边还麻烦替我美言几句。”



        “行了,这次老头子就不跟你们计较。”



        蒋国良摆了摆手,“好了,都出去吧,不要影响我兄弟治病。”



        老头子一发话,张勇和宋义赶忙跑了出去,回手带上了房门。



        “清静了,老弟,你赶快给我这侄子看一看。”



        蒋国良将轮椅推了过来,林峰先是用神识扫视了一下,随后又搭在脉搏上,片刻后将手收回,微微一笑。



        “大哥,怎么称呼?”



        “铁头。”



        光头大汉的口气很生硬。



        “你小子,跟我兄弟也这么说话。”



        蒋国梁在铁头的脑袋上轻轻的拍了一巴掌,关切的问道,“老弟,他这病怎么样?能不能治?”



        林峰点头:“能治,多少麻烦一点,但问题不大。”



        “胡说,你是不是想骗钱?”



        铁头的目光锐利,“我脖子后面的脊椎骨断了,切断了神经,这辈子只能是个高位截瘫,是不可能治好的。”



        “骗钱?我给你治疗是免费的,能不能治好等一下就知道了。”



        林峰说着将铁头抱起,脸朝下放在了旁边的病床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