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武侠修真 - 楚道苍穹在线阅读 - 第24章【黟山切磋道法】

第24章【黟山切磋道法】

        “水易寒师兄!别来无恙!”风尘子远远的便开始套起来,跟随风尘子一起的是弟子萧天问。而远方走来一位面容和善,英姿焕发的道人双手握拳很是气,此人便是北齐云山水易寒大师,而跟随水易寒一起的便是金天宇。

        “哪里话!咱师兄弟也才半载未见,不知风尘子师弟过的可好啊?”水易寒双手向后一扬,道袍犹如清风拂过摇摆在身后。

        “师兄今rì前来便是,若不嫌弃的话贫道已经准备好丰盛的野菜宴,咱师兄弟把酒言欢!”风尘子早就备好菜肴,就等着水易寒他们前来了。

        “气了!不知道风尘子师弟的这酒…”水易寒故意停顿了一下,除了西天仓山的金太白酿得一壶好酒外,也只有水易寒自己靠着对水的了解酝酿出了上好的玄酒,诸不知风尘子也会酿酒。

        “师兄太高看我了!哈哈哈,我这酒便是金太白师兄所赠。”风尘子一番恭维之后带着水易寒和金天宇入了宴席,萧天问紧随其后。

        入了席萧天问和金天宇两人对坐,天宇也从十五岁少年长成七尺男儿,两人都各含几分英姿飒爽之气。

        “萧师兄近况可好?在鹤鸣山一别已经两年了,天宇甚是挂念各位师兄师姐!”借着萧天问倾倒茶水之际,天宇先开口了。

        “托师傅洪福,有师傅的照顾我在天都峰可比师弟过的如意些。”天问一番话既是夸了师傅风尘子,也是给了天宇一个下马威。

        “哈哈哈!我们天都峰灵气再旺,也比不上你水易寒大师的齐云山!若是有朝一rì我天都峰呆不下去了,还得去投靠水易寒师兄才好!”风尘子借着天问的话将话锋一转仍是恭维着水易寒,话中虽然有几分带刺,可水易寒却听得舒服。

        借着花解语酒,两位大师和两位徒弟都彼此畅谈畅饮一番,天sè也逐渐暗了下去。

        一夜的睡眠和休整之后,水易寒和风尘子都不约而同来到一处空旷的山谷中,两位徒弟随后。

        “不知师兄的徒弟天宇现在修为如何了?”风尘子随手将眼前的松树一支伸到面前的松枝弯过身旁,对水易寒作了一个请。

        “今rì的比试点到为止,咱们师兄弟一场不想伤和气,可别让晚辈在此隔住伤了和气!”水易寒虽然没有回答,可是这番话已经证明水易寒对天宇的修为技能和境界都有十分的把握。

        “师傅!徒儿已经准备好了!”萧天问跟在风尘子身后说道。

        “天宇你呢?”水易寒见天宇不说话,反倒自己先开了口。

        “徒儿随着准备应战!”天宇将两手下垂,拳头一捏,两股寒气自手上而出。

        天问和天宇各站一边,清晨的草地上全是露水,时不时几阵微风将不远的野花野草吹得随风摇曳,而松林之中也窜出几只松鼠“吱吱”作响,一场比武就此开始。

        “师弟先出招吧!”萧天问摆出一副兄长的样子,将右手摊开指向天宇作出一个请字。

        天宇二话没说,双手呈兰花指稍稍弹出,几十道冰箭便shè向了萧天问。

        萧天问顿时双手交叉朝着shè来的冰箭划过去,两道龙卷风便映现在眼前。冰箭遇到龙卷风即被卷入风里,只是龙卷风风势却变得极弱。

        天宇不给师兄喘气之机,又shè出几道冰箭,只是在冰箭shè出之后双手十指张开一股无形的气息洒向冰箭,转眼那冰箭变成冰锥,且冰锥上无数道小冰柱锋利的如刀锋一般。

        萧天问知道这招属于高级冰箭术,不敢再施展低级龙卷风,于是气沉丹田将一股真气一分为二,两股真气聚集在双手之上。萧天问脚底一蹬在空中旋转起来,无数道风刃从萧天问身上发出抵御在冰锥之上。冰锥渐渐被风刃削弱得只剩手指粗细,但并没有减慢飞行速度。

        随即萧天问以攻为守,旋转的身体猛的朝前方侧转,“风月无边!”一声大吼之后,一股极大的龙卷风如同带刺一般升起在萧天问身前,只是龙卷风原地旋转并没有朝天宇而去。冰锥被龙卷风吞灭,而且天宇的身体就像被吸住一般牢牢被锁死,并且逐渐被龙卷风吸向前好几步。

        天宇没想到风卷残云的威力竟然是以守为攻,随即一阵掐诀,左脚先在草地中扫过一番随后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形,一道弯月般的激流飞向龙卷风,看来天宇是运用了草地的露水。

        龙卷风吸收了露水从无形变得有形,但随着激流占据整个龙卷风之后,风渐渐停了下来变成了一座龙卷风冰柱,只是冰柱外侧的锋口全是旋转着的。

        “师弟竟然能将我的风月无边凝住,果然厉害!那师兄可要出狠招了!”萧天问说完竟然摆弄出一个凌空打坐的姿势,身体下一股小龙卷风将他支起。风尘子看了之后也不禁点头微笑,可是水易寒虽然没有将笑容展现脸上,心里早已经认定以天宇的修为和对技能的掌握,一定能稳拿胜局,两位大师其实早在心里已经在演示着各自的招式和战法。

        萧天问将双臂平于胸前,两只掌心对在一起,真气从双臂缓缓流入双掌之中,掌心处升起一股无形的气流,“蹑影追风”一声大吼之后双掌推出,一道道巨大的风刃旋转着从掌心shè出飞向天宇。

        天宇早已将一记顺水推舟从掌心发出,草地的水珠汇成一股洪水般的巨浪抵御在天宇面前,那些巨大的风刃遇到巨浪之后没有激起任何水花便被推向天宇的两侧。

        见风刃没有靠近天宇,萧天问使出最后绝招,双手一挥,两股龙卷风骤然升起,随即汇集成一股巨大的龙卷风将地面野草碎石全都随风刮起卷入风心,“风卷残云!”大吼之后龙卷风肆虐的卷向天宇。

        天宇也借风刃转向喘气之际将身体后仰呈现一幅弯弓状,随即真气逆转,自丹田而起,突然身体前倾犹如弓箭shè出,“冰霜雪雨”一声怒吼之后,自天际之上急速飞落无数道冰雪砺剑,那些冰柱冰锥各式各样的形状无法用言语形容。天宇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半秒钟不到从身后抽出含光剑使出一招“抽刀断水”,只见含光剑无数道寒气shè向萧天问的头顶之上。

        萧天问不知为何突然间天宇使出抽刀断水,但随后便觉得自己所站立之处四周全被无数道形同冰剑一般的冰锥冰柱插入地底几尺深,草地下布满的花岗岩全都炸成了碎石露出了数不清的洞穴。只是自己头顶之上有一道冰层,而冰层之中已经插入无数的冰剑。待到空中冰剑全落地之后这道冰层才慢慢开始裂开并坠落了下来。

        同一时间,萧天问的风卷残云肆虐的从天宇身上穿过卷到后方的松林之中,几百颗松树变成一片废墟,已经看不见一丝松树的痕迹。天宇口吐一口鲜血,将含光剑插入地面支撑起半个身子,身上的道服也成了无数条碎布片挂在天宇身上。

        “天宇!”水易寒感觉不对,立刻飞身落在天宇身旁,将天宇扶起。然后一只手装进袖口掏出一瓶小青花状的丹药瓶,“快服下此雪莲丹!这是为师用冰山雪莲所炼!”

        “萧天问!今rì比试你已经输了,还不快快去看看师弟的伤势!”风尘子将手中装有花解语酒的小葫芦丢给萧天问,随即将目光转向受伤的天宇。

        天问接过葫芦赶紧跑到天宇身边,“天宇师弟!师兄愧对你了,赶紧喝口酒暖暖身子先。”

        “天问师兄!我没有大碍,谢谢两位师傅和师兄的关心了!”话刚说完,又吐出一口血。然后缓缓站起身将含光剑插入剑鞘,“今天我和天问师兄打成平手!”说即,两个师兄弟抱在了一起相互拍着对方的肩膀。

        “天宇师弟,师兄背你回去休息!”天宇刚想要说什么便被天问拦住,天问随手将天宇扛在了肩上然后向前走去,水易寒和风尘子相视一下,在心里两人都确定了天宇的话,的确今天打的是一个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