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武侠修真 - 楚道苍穹在线阅读 - 第20章【西天仓山、北齐云山】

第20章【西天仓山、北齐云山】

        自从其七人中有六人都随师父远行到各自的山中拜为关门弟子之后,每位师父都对自己的弟子进行了严格而艰苦的淬炼和磨练。

        北齐云山虽没有南太和山之高,却不乏三十六奇峰,七十二怪岩,谷底幽深,群峰竞秀。天宇跟随师父水易寒大师来到齐云山之后,便也进入了修道境界突破的最关键时刻。

        师父水易寒实为火凤蝶师太的师弟,其修为和道法和火凤蝶同出一辙,但却是一水一火,所有的功夫和淬炼也离不开冰雪和激流,便也让他悟出一套出神入化的功夫“冰霜雪雨”。

        “天宇!今rì你继续坐阵飞瀑之下,不淬炼到十个时辰别想偷懒抓鱼,听到没?”水易寒对天宇怒吼着。其实水易寒其实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徒弟稍有挫伤,师父总会抓些鱼苗熬汤给天宇补身子。

        说来也怪,这飞瀑下总是会聚集成千上万的鱼苗成群结队涌动在水中。而天宇除了要抗衡飞瀑的冲击外,还要抵御鱼群在身边游过所带来的搔痒,逐渐将真气散开,天宇只觉得浑身上下奇痒无比。

        “天宇!为师也有半年没去黄山天都峰见见摇光道人风尘子了,明rì为师准许你陪为师下山,顺便也去会会你那位师兄萧天问。”不等天宇答话,水易寒已经化成一道剑影飞到齐云山顶峰,因为顶峰之上冰雪之中有水易寒种植着千年寒药冰山灵菇,此灵菇食用后可抵御万丈冰雪的严寒而不影响真气运转。

        “师傅!”天宇故意叫了一声,许久没有师傅的应答声后,才潜入潭底顺手从一个水下洞穴中摸出一条巨大的红sè鲤鱼。

        那红sè鲤鱼被天宇称为锦鳞,除了它巨大的身躯上锦绣般的彩鳞,还有一对修长的胡须像两条皮鞭一般,那胡须敲打在岸边的岩石上也能将巨石敲成几块。

        “锦鳞,来陪天宇练功啦!”天宇对着这条巨大的红sè鲤鱼说道。紧接着一阵激流相续从水面好几处地方冲起十丈高的水柱,而天宇则飞在半空躲避着这些水柱的冲击。自从天宇发现了锦鳞的存在之后,锦鳞成了天宇最好的朋友加玩伴,更是天宇修炼防守最好的陪练。

        “锦鳞,我明天要下山了,你自己先玩着,要等我回来啊!”天宇刚说完,锦鳞腾空跃起几丈高,不停发出“咿咿!”的声音,似乎告别又似乎不太高兴。不时还喷出一道激流shè向天宇,而天宇仍是不停躲避着这些激流。见到天宇仍然兴致勃勃,锦鳞反而生气般钻入水底潜水起来。

        “好啦!锦鳞听话啊!我就去两天,两天后一定回来陪你戏水,好吗锦鳞?”天宇就像安慰哭泣的小孩童一般,居然也见效了。只见锦鳞顿时从水面跃起又钻入水中,一连串的鲤鱼跳龙门惹得天宇好不开心。

        天宇和锦鳞一番如同嬉戏般的陪练之后,天宇也告别了锦鳞上了齐云山寻找师傅,一天没吃东西,肚子也已经开始“咕噜”作响。

        “师傅!回来的的正好,徒儿煮了莲子羹!”天宇知道一旦讨好师傅,rì后即便犯些小戒师傅也会通情达理一些。

        “天宇!如实交代,你的莲子从何而来?”水易寒大师一脸惊诧,时逢初冬,何况采摘的莲子早就煮羹和炼丹用尽了,天宇居然能弄到莲子。

        “师傅!是我采的!”天宇一脸无辜,本想讨好师傅,结果倒害了自己被师傅所怀疑。

        水易寒一改常态,“若不说实话!为师便将潭底的锦鳞煮了熬汤!”

        如果说受罚,天宇倒也能接受,可是师傅要拿锦鳞开刀?那可是自己唯一的玩伴!再说了自己刻意隐藏的那么好,并没有被师傅发现,结果师傅还是知道了锦鳞的事。

        “师傅!弟子错了!求师傅千万别伤害锦鳞,我把它当朋友看待的!”天宇知道师傅刀子嘴豆腐心,直接双膝下跪,水易寒脸上的愤怒立刻平静了下来。

        “天宇!师傅只想知道,在这样寒冷之中,你是怎么弄到莲子的?”水易寒的语气平和了许多。

        “师傅!大概两个月前有一只仙鹤飞过峰顶落下一粒东西,我当时没有在意以为是碎石。前天我上峰顶查看灵菇,发现在峰顶悬崖下面长出一朵莲花,莲花上已经结了三颗莲子。我也有些奇怪,怎么会有莲花能在冰雪之中成长,于是便摘下一颗莲子。刚才想起来便将莲子熬成羹了!”天宇把莲子的来龙去脉全都说了一通。

        “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水易寒突然转怒为喜,让天宇一时摸不着头脑。

        “师傅?”天宇疑问的看着水易寒。

        “天宇!你知道吗,曾经师傅还是五岁的孩子的时候,在昆仑山上,西王母的瑶池之中见到冰雪之中的莲花颇为震惊,而为师的师傅告诉我这莲花叫天山雪莲,三百年发芽,三百年开花,又三百年才结果。而移植的天山雪莲可以短短数月吸收天地灵气而开花结果,功效自然也要减半,便被称为冰山雪莲。而冰山雪莲所生的莲子是最为稀世的抵御严寒丹药的药引。”水易寒回味了一番之后又继续说道,“冰山雪莲除了莲子能抵御严寒之外,雪莲也有起死回生之效!只是冰山雪莲相比天山雪莲要略逊一筹”

        “那这么说,这莲子羹也有增强淬炼严寒的功效?”天宇简直不敢相信,这么一颗小小的莲子竟然有那么大的作用。

        “是的!冰山雪莲并不是最强之物,却能抵御这天地间一切严寒。”水易寒说罢便起身飞向峰顶,自己刚去查看了灵菇却太过疏忽没注意到悬崖下的莲花。

        西面靠近鹤鸣山的地方同样也有一座犹如人间仙境般的灵山,林木青翠,四季常青,诸峰环翠,峰峦溪谷一派幽然灵境。此山名为天仓山,又称青城山。

        在天仓山上金太白大师正淬炼着关门弟子陆攀,只见陆攀双手合十,转眼间徒手劈向山石之上,刹那间飞沙走石,坚固的岩石在陆攀双手之下被刻画出一道道深痕。

        “力度不够!为师怎么教你的?再不用心今天甭想喝水了”金太白真人一手捋顺胡须,一手提着一个葫芦摇起清脆的声响。

        “师父!不用真气恐怕真无法达到效果!”陆攀有些抑郁。

        “若动用真气,那还用为师教你吗?徒手碎石炼成之后,再加上真气运转便可悟成排山倒海之术,到时候自然金石为开,运筹帷幄!”金太白说完将手中的葫芦丢给了陆攀。

        “谢谢师父!徒儿一定竭尽全能将师父所教淬炼至jīng!”陆攀知道师父所教的技能都是具有超强攻击力的法术,可是毕竟自己是血肉之躯,想达到境界又岂非易事。拿过师父的葫芦,随手举过头顶一饮而尽。

        “咳咳!”被呛住的陆攀被一股淡淡清香所吸引,“师父,这是什么水?好香!但又有些辣!”

        “为师珍藏了十年的佳酿,花解语!”金太白自叹道,“为师按着楚洲部落族人方法所酿,没想到这酒竟然能提升体质和内力!今rì将此酒赠你,可不要辜负为师的一番好意才好!”

        “谢谢师父!徒儿一定不会令师父失望!”陆攀又喝了一口花解语酒,然后卷起袖笼继续开始淬炼着双臂和身躯。

        “为师明rì要去趟华山,徒儿就在山上好好修炼,另外为师所教的御剑飞行也要记得勤加练习!”金太白说着间,一股真气沉落在双腿之上,稍加用力便腾空而起,飞向了天仓山最高处。天仓山顶是师徒二人炼丹之处,据说曾经太清道德天尊也在此炼丹,也被他们称为老君顶。

        师父走后,陆攀本想偷懒一番,可是诸不知此酒竟然有股后劲,全身真气自然流动而无比畅通。陆攀借着酒力使出十分掌力劈向山石之中,而此刻的山石如同玩物竟被陆攀将十丈之岩劈下,陆攀轻松举起这重如万斤的山岩稍加真气之后,弹指间巨大的山岩化成一股石雨落下悬崖,在潭底砸起几丈之高的水柱。

        “我成功了!”陆攀兴奋的叫着,“我终于练成师父的秘传之术漫天石雨!”

        “嘎嘎!哧哧!”一只土黄sè的貔貅从乱石中跳起,愤怒尖叫着并有些张牙舞爪。貔貅土黄sè毛绒之中泛起一些灰白,加上羚羊一般的脸型,马身还有麟脚组成了一幅四不像般的异兽,尤其是头顶那两只珊瑚状的鹿角左摇右摆似乎随时要攻向陆攀。

        “喔,对不起对不起!我竟然把你给忘了!”陆攀见到自己的玩伴竟然发怒起来,赶紧腾空一跃落到一片竹林之中,在竹林深处采摘了几根粗大的竹笋。

        “嘻!吱吱!”貔貅狰狞的面容立马便得嘴角上扬,从陆攀手中接过竹笋之后,几步跳跃到一处空旷的草地上慢慢享受着属于它的美味。

        “辟邪!慢慢吃!”看到貔貅的样子,陆攀有些深沉,要是自己也能像辟邪这边无忧无虑该有多好。从来到天仓山,陆攀总觉得有很多心事没处说,而这只貔貅一副憨厚可爱的样子总是让他有些好感,渐渐的一有心事就找貔貅诉说。虽然它不会说话,却一点不傻,并且貔貅还教会陆攀用竹叶和草叶吹一些优美的曲调。

        “辟邪!你说要是喜欢一个人,需要向她表白吗?”陆攀不由间想起了丽影,但同时也想起丽影看他时和看楚寻时两种不同的眼神。

        “吼吼!”这只被陆攀称为辟邪的貔貅将前爪使劲招了招,那动作如同一只招财猫一般。

        “哎!其实喜欢师妹的又何止我一个呢!”陆攀不由摇了摇头。其实陆攀并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他觉得自己之所以喜欢上师妹丽影只是因为她是唯一一个自己见到的同龄的女孩子而已,也许真正的爱恋并不只是喜欢那么简单。

        正在考的陆攀突然感觉一道光影朝自己袭来,立刻一跃而起。刚才所站立的地方被数片竹叶穿插入泥石之中,而貔貅一脸怒气的看着陆攀,将前爪又使劲的招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听你的,碰到师妹我一定表白,这行了吧!”陆攀见到貔貅生气了立刻开始敷衍起来。

        听到陆攀的认错,貔貅终于点点头,然后四膝下跪继续啃起竹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