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爬小说 - 武侠修真 - 楚道苍穹在线阅读 - 第15章【剑冢名剑】

第15章【剑冢名剑】

        第二天午时,玄心道长、玄鸣掌门、玄松道长、依次站在大殿前的台阶之上。而两旁都是身穿深蓝sè道服的众道士。这些都是玄生道长的贴身弟子,每个人都拥有着一项特殊的技能,也就是玄心师父所说的修xìng者和修命者。

        台阶之下站着的是玄心道长的三十个徒弟,其中格外显眼的是正中间两位女子,娇紫嫣和楚丽影。他们除了惹人注目的身材,更主要的是那白里透红的面颊给人一种深藏不露的深沉。此刻的气氛既严肃又充满激动,若被选中则有可能已经接近了仙道之的边缘。

        “好了!午时已到!有请掌门道长公告此次拜师资格的弟子!”玄心说完将一张兽皮递给掌门。

        “此届弟子优胜者出列:李楚寻!金天宇!娇紫嫣!楚丽影!陆攀!萧天问!…嗯…嗯…还有金灶沐!”

        弟子中一片哗然,如果说楚寻和天宇他们优胜,大家都没意见,但是金灶沐?一个资质平庸而且修炼境界比大多数弟子都要低的人也能成为优胜者?是自己听错了还是道长老糊涂了!要么就是因为他是天宇的堂哥?单凭这层关系便能成为关门弟子那不是太荒唐了吗。每个人都各说一套,弟子的沸腾声也越来越大。

        “有哪位弟子不服?”玄心问过之后,片刻变得鸦雀无声。虽然议论纷纷,可是弟子门还是懂得尊师重道。

        “我不服!”突然一声,所有的弟子都相互望着,都在猜谁敢说这样胆大的话。

        这时自大殿后院一侧传来一句微弱却带着愤怒的声音“就算要将我逐出师门,至少要让我知道我到底错在哪里!”然后走出一个驼着腰杆的少年。

        “张奎?”丽影和金灶沐同时脱口而出。

        “哈哈哈!我现在的样子你们满意了吧?咳咳!我一定会战胜你们的!等着吧!”

        “张奎,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丽影忍不住往前两步。

        “小心!”天宇一把把丽影的手拉住,挡在丽影前面,“他手里的东西很奇怪!”

        只见张奎从手掌中滑落一件管状的物体,那物体中透着黑sè的光芒。

        “魔焰?”掌门道长随即一跃而起,化作一道剑影落在张奎身后,手中的管状物体已经落在掌门手中。

        “张奎!你好大胆,竟敢私自解封魔焰!掌门师兄,此弟子不可留在本派!我即刻将他送下山去!”玄心道长一改从前的慈祥,脸上的怒气几乎要吃人一般。

        见掌门师兄没有吭声,就当是默许,随即点名两名道士随他一同带着张奎飞身下了鹤鸣山。此时,丽影一直在观察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等回过神来感觉手心一股暖流,这才发觉天宇一直牵着她娇小的芊芊玉手。

        “天宇师弟,我手痛了。”虽然有点排斥,但丽影的脸上泛起一片cháo红,但丽影仍是不太放心的朝楚寻望了望。其实楚寻余光早已经看到天宇对丽影的过分热情,但现在的楚寻已经不是当初的少年,他宁可当做没看见一般,将眼神放在远去的玄心道长和张奎身上。

        “哦!”天宇也有点不好意然后转移话题,“其实张奎就是野心太大,不然的话他和我们也一样能成为优胜者,更不至于被逐出师门!”

        “好了,既然玄心道长不在,就由我带你们去剑冢取剑!刚被点名的七位弟子请跟我来!”这时玄松道长说话了,随即也转身朝向身后的众殿。

        “取剑?不是说优胜者去拜师吗?”那个名叫萧天问的少年说道。

        萧天问是三年前,不,是四年前入三清派的弟子。人长得一表人才,风度翩翩,xìng格直率儒雅。在众多弟子之中资质最高,可悟道境界却是最低,一直以来都是娇紫嫣将自己所领悟的每一个小窍门全都用兽皮卷帮他记下来才使得他逐渐领悟和提升。用一句话来说,娇紫嫣喜欢萧天问。

        可是自从出现了楚寻之后,娇紫嫣已经有些移情别恋起来,当自己和楚寻的眼神相对,一股心跳过速的快感便占据了内心!当然,此刻的丽影虽然曾有想过给楚寻机会,可是触碰到萧天问的眼神之后,自己也深陷其中。难道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大自己三岁多英俊的青年了吗,要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和天问说过一句话。

        “走吧!顺其自然就好啦!”娇紫嫣拉了拉萧天问的衣袖说道。

        随即七人便相续随着玄松道长绕过殿堂向后山走去。楚寻和丽影并排,而娇紫嫣和萧天问并排。虽然娇紫嫣和丽影心中所挂念的人并不是身边的人,可是又不忍放弃原本内心纠缠过的那位少年。

        接着玄松道长带着他们进入到剑冢,也就是后山脚下一处石洞之中。进入石洞便有一股寒气传入每个少年的心里,一阵寒意让少年们无不胆颤。剑冢犹如一个巨大的藏剑池,只见剑冢之内各式各样的剑穿插其中。其中有多把巨剑都有从四面八方的粗大铁链将其捆绑,进入石洞不远玄松道长停下脚步:“左边为残剑剑冢,右面为朽剑剑冢,中间为上古剑冢,而前方为葬剑剑冢!葬剑剑冢非德高望重及得道之人无法踏进,轻则伤人重则毙命!你们要记住了,在此选中自己的剑后没有掌门允许不可再踏足半步!”

        说完,七位被选中的弟子都将目光放在各个剑冢间徘徊,既然有此机会,自当选一把让自己受益的宝剑!

        “这位弟子!见你气宇不凡,依贫道之见,左前方三尺,残剑剑冢内必有弟子受用之剑!”玄松道长将手掌

        摆向了天宇的左方,只见那残剑剑冢之中一道极寒之气仿似寒冰一般将所有残剑上都披上一层冰霜。

        天宇顿时眉目之间透入一股寒光,双拳紧握,目光在残剑之中环视一圈,最后锁定在一把被暗蓝sè冰霜包裹着的剑柄上。他看了看道长,见道长面不改sè,不敢肯定的又环视了一圈,最后确定的站在了那边残剑边缘,搓了搓手之后,伸手要将此剑拔出。当手握剑柄时,一股寒气传遍全身,握剑之手也逐渐开始结霜。“啊!”天宇一声大吼,用尽全身竭力拔出了那把暗蓝sè的宝剑。刹那间,天空之中降下一阵雪花。

        “我终于有我自己的剑啦!”天宇兴奋的向大家喊道,然后玄松道长手臂一甩,一道符文金光一闪印在宝剑之上,然后宝剑之上被套上了剑鞘。

        宝剑也有层次之分,平庸、优品、jīng品、稀世和绝世。根据其坚韧度和锋利度排名,其次便是是否有剑灵融入其剑身,即使平庸之剑若有剑灵也可称为jīng品。

        “天宇获取的宝剑叫含光剑,乃稀世之作。”玄松说道。

        丽影紧随其后,而她选择的是右边的朽剑剑冢。朽剑剑冢之内恰恰相反,不但没有寒气逼人,反而近身之人汗流浃背。在这些数不清的朽剑之中有两把一模一样的燃烧着赤红火焰的剑柄格外特别,而两把剑之间燃着暗蓝sè的火焰。

        丽影唯有舍其一而选其jīng,见其中一柄剑剑柄上燃起的火焰印入丽影的双眼之中,在丽影的脑海呈现出一场惊世画面:

        一位铸剑师在用一种天外飞石所含之jīng铁熔成铁水,只是这铁水如何也不能完全熔化,铸剑师的妻子将头发斩断投入铁水才使其熔,然而这把剑却怎么也铸不成,铸剑师说此剑之所以不成是因为缺少一样东西,而是什么物质他始终没能想到,之后妻子梦到滴血铸剑,后独自起身被铸剑师发现,但最终还是没能救下妻子,这位女子将自己葬身在铸剑的熔浆之中,此时铸剑师趁势铸剑,泪水流在剑身之上,而后剑成。化作两把宝剑,一雄一雌,分别被取名“干将”“莫邪”。

        “此剑既然已将记忆传于你,相信你便是此剑之主,雌剑莫邪,非你莫属!”玄松道长字字带有刚劲。

        “莫邪!好剑!”丽影随即将真气逆转,运气于手掌之上,手未触剑,剑已随手而动,当丽影拔出莫邪那刻,仿佛剑身的光芒如午后阳光一般照亮了整个剑冢,那赤红的光芒之后如同一只凤凰掠过,让丽影心头一亮。

        楚寻此刻闭上双眼,由心去感觉属于自己的宝剑。他所要的剑一定也会指引他而获新生,因为他坚信。同时他运气于掌心,将双手举过头顶,一柄微微发出声响的宝剑暴露在楚寻紧闭的双眼之中,他侧身一跃,将其拔起。睁开双眼的那刻他和丽影都傻眼了,他所选择的竟然是干将!这是一把和莫邪剑产生共鸣的赤焰宝剑,干将其剑身和莫邪剑身似乎有一股感应,相互吸引着将两把剑的主人靠紧。最为激动的是楚寻,上天也注定他们拥有夫妻双剑,是否证明他们之间的缘分是前世已经注定的呢。

        “干将莫邪!一yīn一阳,同属火却有明暗之分!若两位能将两把宝剑灌入剑法,双剑合璧定威力无穷!”

        此时天宇、丽影、楚寻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剑,剩下的四人也都开始有些焦急,宝剑配英雄,都希望自己手中的剑才是天下无双!

        陆攀在残剑剑冢和朽剑剑冢间也学着楚寻开始闭上双眼,同为闭眼选剑却没有得到任何感应,于是随手从正前方的上古剑冢中抽出一把没有光泽的剑柄,剑柄上一个突起上写有“影”字,剑柄之下似乎根本没有剑身,却有着很强的重力感。剑柄一出,石壁上隐shè成一把巨剑剑影,随即手心有血渗出,他便赶紧将剑换到左手。

        “此剑原名为影,又称承影!与含光剑同出一辙,也可谓孪生。含光所不能及承影必出!”玄松又对剑赞赏一番,此后陆攀也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娇紫嫣作为大师姐却没能第一个被关照,虽心有不甘,却也能大释前嫌,接着她看中了一把光彩夺目的剑柄,而剑身置于石缝之中。同样她将真气聚集手掌之上,全力抽出此剑,剑身仍不见所动,突然正当自己想要放弃之时,那剑身自然而升起。只见剑身幻化无穷,似有似无。

        “此剑见影不见光,方夜见光而无形,名曰宵练!”玄松道长紧接着道。

        “这是一把真火淬炼的宝剑,名曰腾空,其剑如其名,若有任何危及剑主的风吹草动,此剑便如龙吟虎啸且奋力击之。”玄松话音落后大家才注意到,此刻的萧天问手中也拿起了一把宝剑,只见宝剑剑身很薄,而天问手掌稍稍颤抖剑身便发出龙吟之声,论剑而言这也一定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

        后只剩金灶沐呆呆的站在那里,他左看看右看看,既像拿不定主意,又像对剑没有任何喜爱之sè,最后走到玄松道长身边。

        “道长!我不想用剑!使用兵器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天赋!”金灶沐一番话大家都有所迷茫了。

        “既然灶沐弟子不愿,贫道何须强求!贫道送你一样东西,此物虽有兵器之长,却绝无兵器之说!”

        说完,玄松从袖口掏出一只造型奇异的石头:“此物为番天印!为太师祖元始天尊所赠之宝物!”

        “此物有元始天尊当年修炼第二元神之灵气镇守,若有危难之时,此物可生结界,结界三尺之距,可抵御任何劫难!”

        “弟子何德何能,能让道长愿将此物送给弟子?”金灶沐没有想到自己舍弃兵器却能得到此等宝物,在金灶沐心里他宁愿让堂弟和其他少年踩在自己肩头往上爬也不愿独自一人冲击巅峰,这便是金灶沐的xìng格和心态。

        “好了!拿着吧。既然各位弟子都已选好佩剑,就随贫道前往大殿待见掌门道长吧!”说完,玄松作了一个请的手势,弟子们也争先从剑冢中出来。随后玄松掐诀一阵之后,剑冢被封上了结界。